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零三章 计划提前

第一百零三章 计划提前

  以木炭为主要燃料来炼铁,这是执委会早就定下来的穿越前期金属冶炼方案,但目前看来在实际运用当中还是出现了不大不小的问题——保证一定规模的生铁产量问题不大,但如果要扩大生产规模,却并不太容易实现。

  木炭最大的问题是生产时间太长,以穿越众现在所采用的炭窑,每一窑碳从进料到出碳,至少需要五天时间。而这耗费五天时间所烧制的木炭,仅仅只是勉强够冶金车间炼一炉生铁,这就使得木炭的消耗速度远远高于生产,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增大木炭的产能。

  但这并不是靠着多修几个木炭窑就能解决的事情,每新建一个炭窑,那么相应的伐木队就至少得增加二十到三十人。因为燃料已经成为战略储备物资,目前伐木队基本停止了使用油锯,只能靠着斧头锯子硬上,劳动效率可想而知。而且产出的木炭不仅仅只是供应给冶金车间使用,目前穿越集团辖区内几乎所有要用到明火的地方都改用了木炭作为燃料。运行中的六个炭窑有一多半的产量供应冶金车间,剩下的则是被其他单位所瓜分。而依照现在的发展趋势,需要燃料的项目只会越来越多,比如说很快就要投入实际使用的蒸汽机,那也是一个消耗燃料的无底洞。

  根据白克思和刘星礼的计算,如果冶金车间要再增加一个炼铁炉,那么至少还要新建四到五个木炭窑才能保证生产的顺利进行。考虑到未来一段时间内蒸汽机的投入,那么新建炭窑的数目可能得达到十个以上才行。这样的规模会让伐木队立刻变成执委会旗下人员编制最多的单位,甚至将会超过目前两个公社的人数之和,届时只怕还要专门成立一个伐木公社来对这个单位进行管理才行。但就算再增加一个炼铁炉,生铁的产量也还是不能满足执委会拟定的各项发展计划,燃料已经成为了扩大生铁产能最大瓶颈。

  白克思的说明让执委们都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宁琦急忙问道:“生铁产量的停滞,对我们的发展计划会有多大的影响?”

  白克思看了一眼自己的笔记本道:“如果说生铁产量在年内没有明显的提高,那么我们之前制定的各种计划都会因此而滞后,比如说在工业生产中大规模使用蒸汽机,制造大口径岸防炮,铁器制品的输出等等,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就是说我们必须得尽快弄到充足的煤才行……”陶东来已经明白了白克思的意思,缓缓地点了点头。

  “就算是为了炼钢,也得弄到煤!”白克思斩钉截铁地说道:“远的先不说了,我就只说一个最直接的影响,没有钢,我们造出来的蒸汽机上有很多零部件的强度都达不到要求,这会严重影响蒸汽机的使用效率和寿命。”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些资料,国内当年土法大炼钢铁的时候,民间建的土高炉好像也有用木炭当燃料的吧?”顾凯愣愣地问了一句。

  “别说木炭,连直接用木材的都有。可那种土法炼钢根本就炼不出什么合格品,农民们把自家的铁锅菜刀都拿去熔了,最后只得到一堆废铁而已。58年的钢、铁产量都过了千万吨,但实际合格的也就只有国营钢铁厂的产品,民间炼出来的几百万吨土钢土铁几乎全都只是废品。我们现在要搞的是工业化生产,而不是社会运动。”白克思说完盯了顾凯一眼,顿时让这个文科生羞愧地闭上了嘴。

  “海南南部是没有煤的,北边的儋州和琼州府倒是有煤矿,不过产的都是褐煤,并不是很适合用来当作冶炼钢铁的燃料。事实上我们之前从崖州买到的煤炭,大部分也就是从海南北部运过来的褐煤。”陶东来补充说明道:“如果我们要买更好的煤炭和焦炭,那大概只能从广州想办法了。”

  “从广州买,这一来一去的消耗,倒不如自己去开矿挖煤了。”颜楚杰缓缓地说道:“我看有必要把海外煤矿的开发计划提前。”

  所谓的海外煤矿开发计划,是穿越前筹委会制定的对后世越南鸿基煤矿的开采计划,这个坐落在越南东北部下龙湾的煤田有超过二十亿吨的煤炭储量,是整个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煤田之一,也是距离海南最近的一处巨型煤矿,离海南岛西岸仅仅百余海里。这里的煤层厚,表土薄,利于露天开采,而且煤的质量极好,基本全是无烟煤和焦煤,并且拥有好几处天然良港,筹委会在制定穿越计划之初,便已经将这里当作了发展计划中的一颗重要旗子。

  当初筹委会制定计划的时候,鸿基煤矿倒并不是急于开发的目标。筹委会是打算把海南岛的南部乃至西部沿海地区纳入治下之后,再将鸿基煤矿和石碌铁矿同时进行开发,并且在石碌建设整个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煤铁复合体。在筹委会的整体发展规划中,这一步其实是作为中长期的目标来制定的,但不曾想计划没有变化快,筹委会当初自以为能靠着自产木炭和进口煤焦炭来度过最初的发展阶段,却没料到穿越之后仅仅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燃料就已经成为了制约工业生产的最大瓶颈。

  “要开发鸿基煤矿,我们需要解决两个问题才行。”宁琦扳着手指说道:“第一,人力。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力,就算去了那里勉强进行开采,也不会有足够的产量来供应大本营。第二,运力。以我们目前的运力水平,恐怕也难以满足实际需要。”

  “我认为这不是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颜楚杰似乎对此已经有所考虑,立刻回应道:“在人力安排上我们没有必要从大本营运送太多的人手过去,只需要从现在的公社中选一些吃苦耐劳的人迁过去,绝大部分矿工我们可以直接在当地雇佣。开发鸿基煤矿,我们所需要的是在当地驻留一个管理团队和一支足以保证安全的武装力量。”

  “不过越南在这个时期是什么局面?那里的政权现在应该是叫安南吧?我们如果冒然在那边开矿,会不会引起敌对?”陶东来有些担忧地问道。虽然越南人的武力水平不会比明朝卫所军高到哪里去,但要远隔重洋在那里建设海外基地,并且开矿设埠,驻留人手,那就不得不先要考虑到安全上的问题。而越南此时的国内形势,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在场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也只有宁琦这个历史爱好者了,他清了清嗓子,对陶东来所问的情况做了一个简单的说明。

  在15世纪初越南曾经被明朝军队有过近二十年的占领期,当时的越南被称为“安南国”,后来明朝政府在当地设立了指挥使、布政使、按察使三司官署,就将越南改名为“交趾”。1427年越南重新独立,明朝政府册封了当时的傀儡君主为“安南国王”,在这之后安南便陷入了连绵两百年的内乱之中。

  16世纪中叶,因为连年的战乱,安南甚至陷入了南北分裂割据的局面。直到16世纪末,后黎朝大将郑松才击败了盘踞北方的莫朝,让黎氏王朝统一了安南。但多灾多难的安南并未因此而迎来和平,很快黎氏王朝便沦为政治傀儡,而新的权臣郑氏和阮氏分别在北方和南方崛起,再次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局面。

  “这就是说现在的越南……不对,应该是安南,正处在内战爆发的边缘?那敢情好,或许我们的第一笔军火交易可以着落在这帮猴子身上了!”颜楚杰听到这里立刻便兴奋起来。战乱的国家可怕吗?对当地的百姓来说或许是的,但对别有用心的人来说,一个战乱的国家却往往意味着巨大的利益。

  “事实上就在1627年,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期,南北双方已经开战了。从今年开始,直到45年之后,对峙的两方一共进行了七次大规模战争,而且到最后的结果还是打和。”宁琦对颜楚杰的看法显然非常认同,继续说道:“如果我们能合理利用好安南目前的国内形势,那么能带给我们的利益不仅仅只是军火输出而已,还有大量逃离战区的难民,也是我们可以充分加以利用的人力资源。如果我们能收容到足够多的人力,那我们甚至可以直接在当地割据一方,像三亚一样形成一个独立于当地政权之外的地区。”

  一想到可能会有数以万计的战争难民,在场的执委们立刻眼睛都红了,而且这场战争将会在安南国内持续数十年,那也就是说在此期间还会有海量的难民不断产生。这大量的人口别说开发鸿基煤矿了,只要利用得当,真的可以如宁琦所说的那样,在北部湾地区扶持起一个新兴的傀儡政权。

  陶东来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不管是人口还是煤炭,我们都要拿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