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章 庭审

第一百章 庭审

  抓捕参与斗殴人员的过程并没有起什么冲突,首批被揪出来的几个轻伤员很快就交代了同伙的名字,于是又很快进行了第二次抓捕,最后一共抓出了十七人。加上先前在打斗现场发现的七名死伤者,数目上与哈鲁恭所说的情况基本一致。

  “看来我们的基层组织工作还需要改进,现行的公社管委会模式,出了事完全就没有抵抗能力。这还好是内部斗殴,如果是有敌人来袭,恐怕很难把人组织起来防御吧?这两天新进入公社的移民又多了不少,我看还是得多派点人到公社里坐镇才行。”刚刚赶到公社的顾凯忧心忡忡地说道。

  “农场公社这边的工作人员可不算少,农业部的人都在这边工作。”一牵扯到人力相关的问题,宁崎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样:“只是军警部这边不派人驻守农场,出于安全上的考虑,绝大部分人每天还是会回到一号基地那边过夜。一般晚上就留下三个人在公社这边守夜值班。”

  “我们军警部也是没办法啊!”颜楚杰哪会背这黑锅,赶紧分辨道:“军警部的人手从来都不够用,这个情况我已经在执委会上反复强调过很多次了,我们现在只能做到对一些治安事件多发地段重点布控,不可能像撒胡椒面一样,把人手平均分配到每个地方。”

  “军警部不是新训练出了一个保安连吗?”顾凯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说是一个连,其实也就只有两个排的编制啊!”颜楚杰叫苦道:“这两天都有移民到港,所以大部分人员都派到胜利港维持秩序去了。至于二号基地这边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没人盯着,那些黎人和苗人三天两头就得打起来,斗殴规模可不比公社这边小!”

  “行了行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忙着追究管理部门的责任,而是得先把眼前这一摊子事给处理好。”陶东来眼见这几个家伙又要开始打嘴仗,赶紧劝阻了他们:“都说说意见吧。”

  “公社的规章制度,在这些人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反复宣传过了,我看就按制度来,凡是参与斗殴的,全部送劳改营!”颜楚杰恨恨地说道。

  “送劳改营不是问题,不过我觉得有必要先审一下,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行,这对我们今后开展群众工作也有好处。”宁崎也表达了自己看法。

  “审问肯定是有必要的,不过我建议就在公社进行公开审判,一是展示我们从重从快处理事件的决心和能力,二来也可以借此对现在公社的社员做一次法治教育,让他们知道尊重规章制度的重要性。”陶东来综合了两人的意见并加以补充。

  “那么还需要组织一个临时法庭?”赶来公社看热闹的施耐德饶有兴趣地插了一句。

  “我看法庭就不必了,不过法官倒是得有一个。”陶东来说罢,众人的眼光都转向了顾凯。

  顾凯愕然道:“都看我干嘛?我的专业是律师,是法官的对手……”

  “我们现在不需要律师,只需要法官。你看看,现在还有比你更熟悉法律的人吗?”陶东来拍拍顾凯肩膀道:“老弟,早点转行吧,法官可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在穿越众当中从事过司法体系工作的人并不止顾凯一个,比如劳改营的任亮在穿越前的工作就是狱警。但如果要说对法律法规的深入了解程度,却是很少有人能比得过顾凯。毕竟他在穿越前所从事的律师职业性质比较特殊,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通过对法律的研究来寻找其中漏洞,并且对这些漏洞加以合理利用。虽然目前限于客观原因,仍由军警部将司法和执法的双重职能一肩挑,但执委会的长期规划当中,在制定出适合本时空现状的法律体系之后,司法体系从军警部独立出来是迟早的事情,而未来司法机关的领军人物,执委会一致认为整天跟法律条文打交道的顾凯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实际上顾凯目前除了日常参与执委会的管理工作之外,更多的时间就是花在了制定法律体系上。当然说制定或许不太确切,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以后世的法律条文为基础,参考本时空的实际情况加以修订。这套法律体系涵盖了民商法、行政法、刑法、经济法等方面,工程量颇为浩大,虽然只是在现成的模本上进行修改,但仍是一件颇为耗费时日的工作。据顾凯自己的估计,等制定出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自己和女友瑞莎的孩子大概都能打酱油了。

  顾凯在穿越前也的确曾经设想过,自己作为海汉共和国首席大法官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情景,法庭上庄严肃穆的气氛和至高无上的权威感简直就让人心醉,大声呼喊着“饶命”的死囚和跪地哭叫“青天大老爷”的百姓,似乎也不再是影视作品里的景象。

  不过顾凯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料到,自己的首次法官体验居然是在农村的晒谷场上,根本谈不上什么庄严肃穆的气氛,面前这张案桌还是临时从公社管委会抬出来的饭桌充当的。好在维持现场秩序的法警力量还是很强大,几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周围一站,让这些旁观庭审的百姓全都变得畏畏缩缩不敢出声。

  这些百姓也并不都是自愿来旁观庭审的,绝大部分人是被强制性带来这里,不过大家其实都很想看看,海汉老爷们是如何升堂审案的,而那些因为参与斗殴被抓起来的人,又会被施以怎样的惩罚。

  到场的另外几个执委会委员充当了陪审团的角色,这让初次坐上法官席的顾凯稍稍镇定了一些。以前在这个场合,他可都是站在对面跟法官打嘴皮子仗的人。

  首先由一名军警部成员大声宣布了法庭纪律,主要是提醒旁听者不得大声喧哗,不得扰乱法庭秩序等等。当然其实这个程序走不走都无所谓,因为旁听席的百姓现在已经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就更不用说喧哗之类的了。

  “带犯人上庭!”顾凯板着脸宣布了审判开始。至于什么“犯罪嫌疑人”之类的称呼直接就被他抛到了脑后——穿越众的法庭上可没什么嫌疑人一说,也不打算搞什么“无罪推定”,凡是被抓起来审判的人,一律当作犯人对待。

  两个保安押着一个垂头丧气的青年上前,站到了标有“被告席”的地方。这青年头上还裹着布条,隐隐有血迹渗出,看样子是在早上的打斗中挂了彩。

  问过姓名年龄等基本信息之后,顾凯迅速切入了正题:“今天早上你是否参与了村口的斗殴?”

  “我只是去帮我三叔……”

  “回答问题,你是否参与了斗殴?”顾凯可没兴趣跟他慢慢扯下去,今天这起斗殴案最重要的是定性和处理,至于起因反倒不是那么要紧。再说这二十多号犯人等着审理,一个个的细细盘问下去,只怕到天黑都审不完这起案子。

  “……是。”

  “入社的时候,你是否学习过公社的规章制度?”

  “你是否知道在公社打架斗殴会被处以劳动改造?”

  “跟你一起动手的参与者还有哪些人?”

  顾凯的审理速度很快,快到根本就不留给被审者思考的时间,而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青年似乎也根本就没有什么狡辩的意识,一五一十地照实交代了问题。第一个犯人的审理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到中午的时候,犯人已经审理了一大半。看看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顾凯便宣布休庭一个小时。公社的伙食是由集体食堂负责,此时早已经做好了午饭送来了法庭现场,于是一时间出现了法官、陪审团、犯人、法警和旁听群众在一起吃饭的奇特场景。

  执委会的几个头头围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讨论上午的庭审过程,同时也要商量一下最后的判罚尺度问题。

  “上午的庭审已经让案情很明显了,典型的新老移民之间的矛盾。”顾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本案的重点:“如果我们不及时调整相关的移民安置措施,这种事只靠事后处罚恐怕很难有效杜绝。”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资格较老一批的公社社员认为新来者不懂规矩,在劳动的时候也不听从安排。而新移民认为老社员是纯属刁难,仗着有海汉人撑腰,故意对他们进行打压。这天一大早,两边又因为劳动任务的分配问题发生了争执,冲突很快就由口角升级到抓扯,然后就有血冲脑门的人操起了家伙,最后演变成一场出现了数人死伤的大乱斗。

  “之前这些新移民到港的时候,也安排他们去劳改营看过,看样子震慑作用不够啊!”颜楚杰颇为遗憾地感叹道。当初让新移民参观劳改营的这个主意就是他提出来的,但现在看来效果并不好,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就有这么多人胆敢公开违禁寻衅滋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