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十九章 内乱

第九十九章 内乱

  不管服还是不服,事实已经无可辩驳地摆在了眼前,罗升东除了哀叹上天不公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挽回两者间越来越大的差距。罗升东很清楚,海汉人根本就不顾忌让他看到这些东西,甚至是有意识地在向他进行展示,就像前一次向他展示那些犀利的枪炮一样,因为自己即便是知道了这些蒸汽机和先进武器的存在,也没有办法让大明的工匠将其复制出来。这种无力感大大地冲淡了先前大笔银子进账所带来的欣喜,让罗升东甚至有了连夜就离开胜利港的念头。

  虽然蒸汽机的试制工作取得了圆满成功,但穿越众也并没有因此而忘乎所以。目前造出来的这台样机还存在诸多问题,粗重、热转化率低、密封性能差……很多项目都还需要在制造工艺上作改进。并且这么大块头的蒸汽机也只能安放在矿山或者工厂,想要作为推进动力使用,目前这样机还远远达不到要求。

  目前造这种往复式的双动蒸汽机,作为固定的动力来源使用问题不大,但如果想要放到船上使用,那么就必须得造出结构上更为复杂的多胀式蒸汽机才行。由于在海上的淡水补充受到极大的限制,而普通的往复式蒸汽机在工作时需要消耗大量的淡水,顶多只能用在内河航道上的小船使用。而多胀式蒸汽机由于结构上的优点,蒸汽在做功过程中通过不断的减压过程,可以重新进入到锅炉加热,从而就大大节约了淡水的消耗,非常适合海船使用。

  但多胀式蒸汽机的结构比往复式要复杂得多,光是汽缸就有三个以上,这在加工和准备的难度上也相应增加了不少。按照专家组所给出的意见,以现在这样近乎纯手工的加工方式,要打造多胀式蒸汽机不是不行,只是性价比实在太低,整个冶金车间加上一群技术水平高低不一的钳工,只怕一个月都未必能造得出一台合格的产品。最可行的办法是等到机械加工设备安装到位、水电站投入运行之后,再用带来的那些先进的设备来进行重要零部件的加工。

  而且蒸汽机的上船也不是说造出多胀式蒸汽机就能完事,如何设置舱室、调整船的重心,如何计算实际运行状况下水与煤的用量,定出船只的续航里程,以及水下推进系统的制造等等,没有哪一项课题是轻松就能拿下的。

  执委会也清楚这种爬科技树的过程急是急不来的,很多东西就算知道原理,就算图纸摆在面前,受限于目前的客观条件,造不出来的仍然还是造不出来。于是专家组的意见获得了执委会的首肯,大规模的蒸汽机制造稍稍延后一段时间,接下来还是以完善蒸汽机的设计方案和工艺流程为重点。

  天明之后,揣着一肚子心思的罗升东离开二号基地返回胜利港,所有的贸易在昨天就已经完成,该装上船的货物也已经全部装载完毕,今天就可以出发去文昌,那里还有好几百两银子等着他去拿。但让罗升东略微有些失望的是,今天离港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一名海汉人的头领来码头相送,码头上就只有几个明人水手在帮着解开缆绳,这与他前两次离开码头时的情景大相径庭。

  “跟这些海汉人混得太熟,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罗升东带着一丝惆怅离开了胜利港。

  其实罗升东是有一点误会了,并非没人愿意去码头上送行,只是今天一早接到消息,农场公社那边出了事,执委会的几个实权人物都赶过去处理紧急状况,顾不上去胜利港送罗升东一程了。

  农场公社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就给执委会发去求救信息,称公社内发生了“大规模流血冲突”,搞得军警部鸡飞狗跳,立刻拉警报集合了一批精锐,又带上了新成立的保安连,急急忙忙地赶去了农场公社。带队的颜楚杰走到半路才想起忘了通知医务组,赶紧又联系基地让老摩根带着医务组尽快出发赶上来。

  等应急部队抵达农场公社村落的时候,发现这里的冲突已经结束了,村口外的空地上散落着不少乱七八糟的家什衣物、锄锹棍棒,而且能看到一滩滩尚未干涸的血迹。有几个伤者还躺在地上无力地呻吟着。而行凶者显然已经散去,这让原本有些紧张的救援队稍稍缓了一口气。

  颜楚杰命令保安队先四下散开维持秩序,让懂得急救知识的人对伤员先进行基本处理,同时让人去找公社管委会的人。早上管委会发来求救信息的时候,颜楚杰便已经要求他们第一时间先确保自身安全,不要冒然行事,等救援部队到了之后再说。执委会可不希望有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时候出面去当英雄,要是一个不小心被这些头脑简单的明朝农民给打死打伤,那就太不值得了。

  管委会的几个人很快就被找到了,他们在公社的住所是单独建造的,独立于整个公社村落之外。事情发生后他们也按照执委会的要求,一直待在屋里没有出去,直到救援队伍到来。

  担任主管的高欢到此时说话还有些哆哆嗦嗦,看来是被当时的情形吓得不轻:“我早上出门……就看到两拨人在村口打了起来,而且全是下狠手……我吼了几声没人听我招呼,于是我就回来打电话联系你们了……”

  另一名管民政的穿越众从头到尾都没出门,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剩下就只有指望负责治安的军警部成员了,驻扎在农场公社的这名军警部成员是一个肤色黑黝的蒙古大汉,叫做哈鲁恭。他曾在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一营服役,这也是后世国内唯一一支成建制的骑兵部队。有鉴于哈鲁恭的特殊经历,军警部已经内定未来归化民部队的骑兵教头非他莫属,而把他分配来农场公社驻扎,有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他跟马打交道的时候比较多,对目前农场公社负责饲养的马匹也能进行照料和驯养。

  对于参加穿越的原因,哈鲁恭可能算是穿越众当中比较特殊的一类。他的祖上据说是蒙古的斡罗纳氏,在元朝时出过好几个大官,后来到了明朝才改了汉姓为哈。而哈鲁恭选择参加穿越,就是因为他很想来这个时代寻访一下先人的痕迹。虽然现在离他家族最辉煌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好几百年,但哈鲁恭认为说不定还能在这个时空中碰到自己的某个先祖之类的,上演一出跨越时空的寻根之旅。

  当过兵的哈鲁恭显然比两个同事镇定多了,很平静地讲述了早上发生的事情:“……我听到高欢回来喊着外面打起来了,就背着枪出去看了看,有几个家伙我也认得,应该是新老移民之间的械斗……人数嘛,有大概二十四五个人参加。考虑到安全问题,我没有上前阻止他们,就拿着枪去了牲口棚守着,怕有人乘机捣乱搞破坏。直到那帮人打完散伙,我才从外面回来。”

  “这帮家伙……”颜楚杰听完之后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只是新老移民的内斗,那性质倒还算比较单纯,怕就怕有外敌入侵或者是有针对穿越众的袭击行为。至于这些移民,死伤几个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这倒不是颜楚杰太冷酷无情,视人命如草芥,而是这样的械斗在民间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为了牛啃了几把青苗,为了溪水的流向,为了田坎应该算在哪家的地里,都有可能会引起一场村级规模的械斗。公社虽然设有管委会,但仅仅几个人的管理机构要掌管一大帮脑袋里没有任何法治概念的村民,显然缺乏足够的威慑力,甚至连打起来了都不敢随便出面去进行劝阻。这当然也有客观原因的存在,毕竟军警部的力量有限,新训练出来的保安连也基本都布置在胜利港和二号基地外面这种治安问题多发地段,而公社内因为有一系列的规章制度约束社员,反而还是社会秩序相对比较安稳的地方,所以军警部也一直没有在公社布置强力机构。

  既然现在出了这种事,军警部也不可能视而不见,如果不做严肃处理,那么说不定军警部前脚走人,公社这边后脚又会开打。此时老摩根带领的医疗队也终于赶到农场公社,开始对伤员们进行救治。很快医疗队便统计出了这次大规模斗殴造成的伤情:两人不治身亡,五人重伤,其中有两人可能会落下残疾。现场没有找到轻伤者,是因为这些家伙大概都已经跑回家里躲起来了。不过现在想躲也躲不了,颜楚杰已经带了人马开始一家一家地进行调查,而身上带伤的家伙根本不用审问,直接就先抓起来再说。...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