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十五章 换装

第八十五章 换装

  晚饭的时候,何夕晃晃悠悠地回来了。他出去的时候打着空手,回来却是手里提着一堆包袱。关于何夕在崖州的职能作用,执委会没有过多的细说,只说了他的工作是“自由调研”,而且他的个人行动资金是单独列项,不需在邱元那里报备记账。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心头对此多少都有点数,所以对于何夕出门去了哪儿、做了什么,众人都不会过多的关注。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出去转了一天,买什么好东西了?”马力科打趣地问道。

  何夕抬了抬手里的包裹:“这都是给你们准备的。一人一包,人人有份。”

  “这么客气,还买礼物了!”马力科伸手便去接何夕手中的包袱。

  何夕却是打量了一下包袱,才将其中一个递给了他:“这是分人的,每个人的都不一样。”

  马力科心头疑惑,感觉包袱轻飘飘的,打开一看顿时哭笑不得——里面是一件蓝色缎面的衣衫,圆领大袖,还带有一顶折得整整齐齐的四方平定巾。这一身打扮,正是明朝士子的标准日常衣着。

  其他几人也已经打开了各自的包袱,果然都是差不多的明人服饰。只有赵晓若的包袱里内容比较丰富,有好几套衣裙,还有一套大红色的袍子十分惹眼。

  “我也是估摸着各位的身材买的,可能尺寸上不是那么准确,不过好在这些衣服都够宽大,穿起来应该也不会差太多。”何夕笑眯眯地看着目瞪口呆的一群人说道:“各位不妨先穿戴起来看看。对了小赵,你可以试试那套红色的,其他的都好买,唯独这红色的缺货,我可是跑了好几家铺子才买到。”

  赵晓若啐道:“我现在又不是新娘子,穿这么红干嘛!”

  何夕笑道:“你这就是不懂科学了,这种红色大袖的袍子,在明朝可是贵妇才能穿的,其他那几件桃红、浅紫、淡绿,都是老百姓穿的。”

  赵晓若脸上一红道:“我又不是贵妇……”

  “我们也不是明人。”何夕脸上的笑意渐渐收了起来:“但既然我们来到崖州,来到这个明人聚居的城市,我们就应该想办法融入这里,而不是显得格格不入。”

  “但我们的使命是改造这个时代,怎么能被它给同化掉?”赵晓若不服气地反驳道。

  “先了解,后改造,实践出真知。我们如果不融入这个时代,那怎么知道该如何去改造现在的社会?”何夕苦口婆心地劝说道:“不过是换身行头,有那么困难吗?”

  于是在何夕不懈的努力之下,众人都各自回房更衣。第一个换好了衣服重新出现在院子里的人,自然就是已经驾轻就熟的何夕。他换了一身青色的直裰衣,带上四方巾,看起来的确有几分像这个时代的读书人了,只是出于个人习惯,脸上的胡子刮得太干净,看起来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很快众人都换好各自的服装出来,基本都是直裰、道衣、鹤氅这几种明朝士人常穿的样式。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新奇不已,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又过了片刻,赵晓若那间房的房门也“吱呀”一声打开了,只见她果然穿着那套大红的袍子出来了,头发还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看上去颇有古韵。张广张着嘴,已经看得呆了。

  “还不错,再加上饰品就完美了。”何夕点点头认可了赵晓若的装扮:“也不知道你的喜好,就没有给你准备首饰,明天自己去城里买一些吧。”

  何夕说罢用手肘顶了一下张广,张广回过神道:“买买买!马上买!全都买!”

  打杂的杨老头抱着一摞饭碗正好进来,看到这群家伙吓得一声惊呼,差点把碗给全砸地上,还好旁边冯安楠眼疾手快扶住了他。杨老头哆哆嗦嗦地说道:“我还以为家里突然进了贼人……”

  何夕给每个人都采购了明人的服饰,可不是为了一时好玩。当晚的工作会上,何夕便向众人提出了分头拜访崖州各界人士的建议:“你们两个搞商务的,还是继续负责贸易这一块,多走访一些本地商户,看看有什么我们可以利用的信息。老穆和小冯有空可以去驻军附近多转转,虽说崖州驻军是战五渣,但咱们多收集一些信息,也算有备无患。至于政界的人,我会想办法去接触。小赵嘛……如果能走通夫人路线就好了,明天开始多去城里卖布匹、女红、首饰的店铺转转,能搭上几个官家的太太小姐就最好。大概的分工我暂时就是这么设想的,各位有什么意见不妨提出来,咱们再一起合计合计。”

  “那我呢?我做什么?”张广从头听到尾,发现居然没自己什么事,当下赶紧追问道。

  “你?你还需要专门分配吗?”何夕一脸捉狭的表情道:“你只要跟着小赵就行,这就是你的工作。”

  玩笑归玩笑,何夕的建议却并非胡闹,作为执委会派来崖州的前哨,工作组里的每个人都有收集信息充当谍报人员的职能,只不过绝大多数人是兼职,只有何夕是专职而已。而如何才能又快又全面地完成信息收集整理工作,这就是成员们体现自己能力的时候了。这工作做得好,未必能立下什么显赫的功劳,但若是做得不好导致出了漏洞,那妥妥的会被执委会记录到黑名单中,今后前途堪忧。

  作为工作组组长,马力科原则上同意了何夕的建议,只是作出了一点小小的调整——张广跟着何夕而不是赵晓若。马力科的理由也很充分,赵晓若既然是要走内眷路线,那么张广跟在她屁股后面满城晃悠就不太合适,毕竟两人现在又不是夫妻关系,让注重礼法的明人看了做何感想?

  当然如果没人反对,张广应该是不介意把自己扮演的士子角色改成仆役家奴之类的,但毕竟这是很严肃的情报活动,可不是小情侣闹着好玩的Cosplay,所以马力科的建议说出之后,张广也并没有表示异议。

  这时候冯安楠提出了问题:“就我们现在这文化水平,假装士子要是被人撞破了怎么办?就说我吧,我说得出名字的明朝诗人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遇到吟诗作对的场合怎么办?”

  何夕摇摇头道:“做人不能太死板啊,你穿一身士子衣服,就一定会吟诗作对吗?要学会充分利用我们的优势啊!”

  冯安楠茫然道:“我们有什么优势?有枪?”

  “有钱啊!”何夕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听说今天谈下来两笔大生意,进账近万两,有这回事吗?”

  “没错,不过两家商行没有付那么多现银,大部分还是要用实物交易,只留了一千多两银子在这里。”马力科向他说明道。

  何夕点头道:“这不就够了,一千多两银子,咱们七个人分分,每个人都有一两百两银子,在崖州这地方已经不是小数目了。装不了士子,还装不来土财主暴发户?遇到麻烦直接拿钱砸,这总不需要教吧?”

  “这样会不会太奢侈浪费了一点?”穆夏柏的思想还是比较保守一点,对于何夕这种过于奔放的做法有些不太认同。

  “算不算奢侈浪费,那要看我们的工作结果,而不是工作手段。”何夕耐心地解释道:“如果咱们钱花了一大笔,结果什么信息都没查到,那肯定就是浪费了。但如果能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或者是建立一些能加以利用的人际关系,那这钱就花得值了。就像你们以前当兵一样,明明几十年不打仗了,国防开支还是每年增加,我记得穿越前国家的年度军费预算是八千多亿吧?反正没打仗,你说这么多的钱花出去是浪费了吗?”

  “那怎么能是浪费,这钱不花不行!没这么多军费撑着,美国佬恐怕早就骑到咱们脖子上来了!”穆夏柏像被踩到尾巴一样就弹了起来。

  “我们搞情报工作也是一样的道理,效果可能在明面上看不着,但作用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就是执委会的千里眼顺风耳,我们所收集到的信息,会作为执委会未来决策的依据。”何夕环视众人,沉声说道:“这个钱只要花到点子上,多少都是值得的。”

  “难怪执委会给了特权,让我们可以在三千两的额度内截流崖州这边收到的现银。”负责财物的邱元似乎这时候才恍然大悟。

  解除了成员们的心理障碍之后,何夕抓紧时间做了一个简单的情报收集技巧培训,主要内容也无非是一些待人接物,察言观色的细节处理,但通过何夕专业的角度指点之后,众人都有眼前豁然开朗之感,对于情报工作的观感也没之前那么抵触了。

  第二天上午,工作组的成员们便按照各自商定的分工安排,分别去向崖州城中各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