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十一章 未来形势

第八十一章 未来形势

  何夕的这一剂猛药让罗升东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脸色煞白、神情恍惚的状态中,中途有船员过来向他汇报航速航向,他也只是挥挥手示意船员退下,连一个字都没有说。

  何夕这样做的确是一种很冒险的行为,如果罗升东的心理不够坚韧,那么他的话很可能会起到反作用,让他心中对于厂卫的畏惧更加严重。但何夕却坚信大力出奇迹,结合罗升东个人的实际情况,通过剧透这一手段对未来大明国内形势作出预言,应该就是粉碎他的心理障碍最直接有效的方法,这可是他在出发前跟几个喜欢研究心理学的家伙熬夜好几天分析出来的结论。

  当然更为关键的是,何夕必须要在抵达崖州之初就掌握有关厂卫的初步信息,否则对他接下来开展地下工作是极为不利的。尽管何夕深信自己的专业素养超过这个时代的同行一大截,但干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犯错,一次犯错就可能贻害终身,而避免犯错的最基本手段就是掌握足够多的信息,这样才会在需要作出决断的时候不会发生误判。

  直到船快驶进南山县境内的时候,罗升东才再次主动找到何夕,继续之前未尽的谈话:“崖州城里有一处锦衣卫衙门,便在西门附近……”

  罗升东一开口,何夕便知计成。像罗升东这样的聪明人,绝不会等着看预言是否真的实现才会作出决断——从他听到这个预言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被拖下水了,而这个预言到底是海汉人的妄言还是真的会实现,反而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只要罗升东想通了这个道理,那么就不难作出决定了。

  如果这帮海汉人在崖州出了事被厂卫抓走,那么他罗升东不管最后是落在海汉人手中还是厂卫手中,结果都难逃一死。既然如此,罗升东就只能选择站到能让自己活下来的一边。相比以缉捕官员为使命的厂卫,罗升东还是觉得一向信守承诺的海汉人更值得信赖一些。既然何夕那么想知道厂卫的事情,罗升东就决定把自己所知原原本本地告诉他,反正以眼前这么有限的几个海汉人,也不太可能在崖州与厂卫为敌公开作乱。

  何夕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情报,或许是因为偏远之地,而且此地又多是犯人犯官,在流放地抓人实在没什么功劳可言,厂卫在崖州所布下的力量并不大。东厂有一个小档头,带了二十多个番子,负责在各处衙门坐班。而锦衣卫在崖州的衙门只有一个总旗官坐镇,别说百户,连个试百户都没有放在这里,也足见锦衣卫的上一级机构对崖州这地方实在不感冒。

  船驶过崖州水寨时并未停下,而是沿着宁远河继续上行了数里,一直到了崖州城外的码头才靠岸停船。罗升东一边让人到码头上寻人雇车,一边指挥水手将工作组的行李逐件搬下船。

  很快罗升东的手下便雇来了四辆大车,将行李搬上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西门进了城,穿城而过到了离南门不远的驻地。罗升东的手下上前拍门,很快守院子的老苍头便出来开了大门,将众人迎进去。

  罗升东看着手下将行李全部搬进院子之后,便急匆匆地向工作组众人告辞,他心里还挂着码头上那两千斤盐,那可是好几百两银子。至于双方平时约见联系的方式,倒是早已经在胜利港谈好,此时就不需再多说了。

  送走罗升东,几个人先在姓杨的老苍头带领下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均觉得这处院子相当不错,地方够大,交通方便,生活设施也算完备——除了没有抽水马桶和淋浴装置。七间正房,正好一人一间不用抢。剩下两间耳房,一间给守院打杂的杨老头住,另一间用来当作机要室,放置电台和其他一些物品。房里家具都很齐备,不需另外再添置,而且都是成套订做的好东西。众人看着这些雕工细致的实木家具,都忍不住伸手触摸,感叹不已——这么一套东西要是流传到后世,起码也得六位数以上了。

  张广从柴房里找到一张梯子,搭在机要室的房檐上,把电台天线直接牵上了房顶。下面的人也帮忙,把太阳能电池板也递了上去。趁着把杨老头打发去做饭的工夫,张广打开电台,调好频率,与大本营取得了联系并告知平安。

  马力科从机要室出来,见邱元正站在院子中间的天井里发呆,便走过去递了支烟给他:“想什么呢?”

  邱元回过神来,笑着接过烟:“你说我们以前那时候,要买这么大个院子,得花多少钱?”

  马力科皱了皱眉头道:“我看了这院子差不多能有四百平米,如果是在一线城市比较好的地段,至少八位数。”

  “是啊,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能买这种房子。可是现在呢?二百六十两银子,算算也就三万多不到四万块钱吧,连在农村买块宅基地都不够,啧啧……这趟还真是来对了。”邱元一脸感慨地说道。

  “价可不能这么算。”既然扯到了经济问题上,马力科倒是很愿意跟邱元讨论一番:“现在的一两银子可以买两石米,这院子能换五百多石米,差不多十万斤,搁咱们以前那社会也值好几十万了。不过归根结底,还是现在这个社会的消费水平低。”

  “没办法,这跟现在的生产力水平是成正比的。”对于马力科的看法,邱元也表示了认同:“不过崖州这地方可能过一两年就会开始有变化了,我们的到来必然会带动这个区域的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届时我们可以还亲眼目睹消费水平由低到高的变化过程。”

  马力科狠狠地吐出一口烟:“说得没错,我们都是受过专业教育的人,对于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用前瞻性的目光去看。等这边的工作上路之后,我们也可以建议执委会,对崖州的不动产市场作提前投资……”

  “如果你们想搞崖州炒房团,我看还是先省省吧。”不知道什么时候,何夕也已经走到了天井中:“执委会的发展规划还是会以三亚为中心,至于崖州,跟后世一样,只会作为三亚的辐射地区而存在。你们要是真想圈地,还不如现在去凤凰镇,天涯镇那些地方比较可行。”

  “你的意思是崖州的消费水平很难带起来?”邱元问道。

  “至少在不动产方面会很难有大的涨幅。”何夕慢慢悠悠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执委会的发展规划,今后田独河一带都是作为重工业生产基地存在,胜利港跟后世一样,将被建设成为南海最大的军港。而三亚河和临春河两岸的沿海平原地区,才是今后重点开发的商住区。我们都知道三亚的人口将会很快超越崖州,经济水平也是一样。以我的看法,今后崖州这边的有钱人恐怕都会想办法搬去三亚,因为新城的居住条件会胜过崖州许多。”

  “也就是说未来三亚的崛起会引起崖州大量资本的外逃,这样反而有可能会引起崖州经济水平的下降?”马力科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他虽然也能接触到一些执委会的秘密决定,但长期发展规划一直只有有限的少数人才清楚,而何夕显然就是其中之一。马力科主动请缨来崖州,可不是为了想在这里观察崖州是怎么一步一步衰落下去的,要是不能在崖州作出一番令执委会瞩目的成绩,那还不如就在大本营继续窝着,起码还能在执委会里混个脸熟。

  “未来怎么样,现在也很难说啊,搞不好执委会也把崖州当作了下一步的发展对象,毕竟这崖州城周围也有大片的平原,搞农业开发还是很合适的。”邱元对此倒是很乐观,当然这种乐观是建立在他并不了解执委会规划的基础之上的。

  “你说的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何夕毫不留情地给邱元也泼了一盆冷水:“在三亚站稳脚跟之后,执委会的下一个发展目标是昌江,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太可能再分出更多的资源给崖州。”

  地处海南西部的昌江地区有面积巨大的平原,而且地广人稀,适合大量安置移民垦荒。最关键的是,这里便是执委会极为重视的石碌铁矿所在地。这个矿石平均品位超过50%,储量超过三亿吨的巨型优质铁矿矿脉极浅,和田独铁矿一样适合露天开采,而且除了铁之外,还并生有钴、铜、镍、硫、铝、金等多种矿产资源,对执委会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聚宝盆。

  在执委会的远景规划中,昌江将是未来海南岛上最重要的冶金基地,为此执委会甚至会不惜远征,去开发与昌江隔海相望的越南鸿基煤矿,让昌江地区得以形成一个完整煤铁复合体的工业布局。与战略地位更为重要的昌江相比,缺乏产出的崖州的确显得份量不够。...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