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十九章 崖州工作组(三)

第七十九章 崖州工作组(三)

  执委会对工作组的安全要求是,如果在崖州出现了敌对冲突,成员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必须优先考虑保住性命,无法安全撤退的时候可以选择投降被俘。工作组将利用电台,每天定时与大本营联络两次,如果超过24小时失去联络,大本营这边就会启动紧急预案,派出强力人员去崖州救援。

  考虑到武器的使用便利性,这次军警部没有再给工作组的人配发56式半自动步枪,那玩意儿实在太打眼了。六名男成员倒是每人发了一把MK23和两个弹匣的子弹,以备不时之需。而赵晓若则是拒绝了佩戴武器的建议,她认为如果出现六名男成员都保护不了她的情况,那么再多一把手枪也于事无补,这话让已经以护花使者自居的张广在心里暗暗憋了一股劲。

  另外军警部也不打算浪费穆夏柏和冯安楠两个颇有战斗力的人员,所以他们二人除了手枪之外,还一人配发了一支MP5SD6微声冲锋枪。MP5这种由德国HK公司出产的冲锋枪一向都是各国特种部队的标配之一,而由北美帮挑选采购的这个型号,除了伸缩式枪托让整个枪身显得更加短小精干之外,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枪管前段自带消音器,另外在百米内的射击精准度非常高,很适合执行一些不宜公开进行的特殊任务。不过这两支枪属于私人财产,在将来任务完成之后,枪和没有使用的弹药还是得归还给北美帮。

  除了武器之外,工作组还带上了一部军用电台,太阳能电池板加上蓄电池和照明灯的一整套充电设备,另外为了以防万一还带了一部手摇式发电机。再加上其他的药物、货物、一些食材调料和个人物品,倒是足足装了有十几个大木箱。好在昨天已经将数量最多的食盐装完,今天把这些东西装上船时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这次工作组的出行不再另行安排船只相送,就由罗升东的船将他们直接送到崖州城外,也充分展现了执委会对于罗升东的信任。

  穿越众留在胜利港和一号基地的人几乎是倾巢出动来码头欢送工作组,毕竟这次出发前去崖州跟前一次考察的性质完全不同,如无意外的话,他们至少也得一两个月才会回来一次了。在场的多数人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因为这差事虽然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同时也就摆脱了大本营这边枯燥乏味的生活,如果事情办得顺利,那妥妥地能在执委会的功劳簿里记上一笔,日后穿越集团开疆拓土之时,这些人将肯定是会被优先启用的人员。抱着这样想法的,基本都是先前也参加了报名而未能通过的人。

  当然也有人对工作组的前景表示担忧,比如赵晓若的好姐妹吴巧,从早上来到码头就拉着赵晓若哭哭啼啼个不停,仿佛是生离死别一般。站在她的立场上,根本不能理解赵晓若为何要放弃眼下还勉强算是安逸的生活,跑到百里外的崖州去跟那些“原始人”一起生活。

  陶东来将工作组的成员向罗升东一一作了介绍。工作组在崖州的行动,有很多还需要罗升东的配合和帮助,特别是当工作组遇上一些突发事件的时候,罗升东很可能会充当救星的角色,所以提前搞好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罗升东也知道这几个人大概就是自己将来跟海汉人打交道的主要对象,上前一一见礼。唯一觉得有点奇怪的,就是这支队伍中为何还要带个娇滴滴的美貌女子。但他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这女人指不定就是其中某人的妻妾,这些海汉人打算去崖州常驻,自然会带上家眷同行。

  众人登船之后,罗升东便下令拔锚升帆,船只很快就缓缓地离港向南而去。工作组的七个人都站到了船舷边,向码头上的人群挥手道别。

  自从开始跟海汉人打上交道,罗升东便多了一个观察人的习惯。回想起来,这大概是他在劳改营的时候无意中养成的,通过不断观察几个上司的各种细节,推测他们的性格与思想,这样罗升东在与其接触的到时候便可以更多的投其所好,避其锋芒。这在当时来说,固然是为了生存不得而为之的手段,但后来罗升东却觉得这个技能非常有用,让他在回到崖州水寨之后,与上司同僚打交道中也比过去更加游刃有余。

  此刻罗升东便在默默地观察工作组这几个人,试图从他们身上能琢磨出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马力科和邱元很明显是养尊处优的人物,皮肤白净,手上没有劳作的痕迹,谈吐也很斯文。回想陶东来给自己介绍的时候,专门说明了这两人是工作组的主要人物,罗升东的心情就放松了很多——今后自己跟这种读书人打交道,总比和颜长官、古长官那种杀气腾腾的军人交手轻松得多。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所作的这个推论简直错得离谱。

  叫作张广的小伙子皮肤黝黑身体健壮,但身上却没有军人的那种杀气,罗升东认为他有可能是这支队伍中担当劳力的角色,肤色就是最好的证明。罗升东还注意到他一直有意无意地盯着那个女子,看来其中必有不为外人道的隐秘。

  而叫做穆夏柏和冯安楠的两个人,则是具有明显的军人特征。而且罗升东在与海汉人交手的那次战斗中就见过穆夏柏,印象非常深刻,他的亲信手下张疤子就是被这人一枪打碎了脑袋。这两人的眼神和表情都显得非常坚定,很显然是这个团队中的保镖角色,罗升东倒是很想找个机会,跟这两人切磋一下拳脚上的功夫。

  最让罗升东感觉忌讳的反倒是那个上船之后就一句话没说,表现得十分冷漠的何夕。这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军人,当兵吃粮的军人绝对不会情绪如此内敛。每次跟何夕对上眼神,罗升东都觉得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样,后脊梁直发冷,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

  罗升东想了很久,试图找到这种感觉的根源。后来船都快驶出胜利港了,他才猛然回过味来——这个何夕要是穿上飞鱼服,挎上绣春刀,不就跟崖州城的锦衣卫一模一样!

  罗升东自认为想明白了何夕的身份,反倒是不那么怕了。锦衣卫的职能是监视朝廷官员,这个何夕在工作组中的作用大概也差不多,就是用来监视其他几个海汉人是否有贪赃枉法之举。不管怎样,只要不是针对自己,罗升东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罗升东这次来胜利港,还是用的上次带回去那艘小广船,航速顶多五六节,从胜利港到崖州短短几十海里,几乎要跑上一整个白天才行。左右闲着无事,工作组的人便找罗升东攀谈起来,旁敲侧击地了解崖州的各种信息。工作组这几个人上次并没有参加崖州考察团,对考察团带回的报告中所提到的一些东西,也没有那么直观的认识。这次有了罗升东这个土著带路,正好可以了解一些针对性比较强的情况。

  马力科想了解的主要是崖州的官僚体系,各个衙门的构成、责权分配以及官员之间的人际关系。邱元很想知道一些崖州在商品贸易方面的数据,不过回答这个领域的问题显然不是罗升东的强项,看到对方一问三不知,邱元也只能暂时打消了念头。两个退伍兵问的就更加专业而细致了,连城防巡逻的布置方案都要一点一点问清楚,让罗升东一度认为这些家伙是不是打着贸易的幌子准备玩夺城了。张广倒是什么都没问,他的职责只是保障通信畅通,余下的时间都准备用来跟赵晓若培养感情,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也没兴趣知道。赵晓若也打听了一下崖州城里有几家药铺,几个大夫,水平又是如何,让罗升东误以为她是有病在身需要求医,当下便拣了自己熟识的一个大夫好一阵吹捧。

  最后何夕一开口,罗升东险些就尿了:“崖州城里应该有东厂和锦衣卫的编制吧?”

  “这个……有是有的,不过在下也不太清楚他们的具体情形如何……”罗升东一边说,一边就开始在冒汗了。开什么玩笑,东厂和锦衣卫是能随便招惹的衙门吗?不被他们盯着就算万幸了,哪有人敢去注意他们的事情。

  罗升东没敢接话,何夕却是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现在是天启七年四月……没记错的话,东厂番子现在是归魏忠贤管,锦衣卫的缇骑归田尔耕管,罗把总,我有没有说错?”

  罗升东急得差点要跳过去捂住他的嘴:“不可说,不可说!”

  “你不用怕成这样吧?这船上不都是你亲信吗?如果要出卖你,够你砍头的事早不止这一件了。”何夕面带一丝嘲讽地说道。

  罗升东急道:“话虽如此,但东厂和锦衣卫万万不可随便提起,否则必有祸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3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