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十七章 崖州工作组(一)

第七十七章 崖州工作组(一)

  便在此时,离此不远的另一处靶场上传来了隆隆的炮声。罗升东听到这炮声脸色微变,陶东来看在眼里,便邀请他去火炮靶场参观。这正和罗升东之意,立刻便应承下来。他实在很想看看,海汉人制造火炮的技术是否跟他们造火绳枪一样精湛。

  来到火炮靶场上,首先吸引罗升东注意的并不是正在试射中的火炮,而是在这尊黑乎乎的火炮不远处,有一群海汉人招收的民团士卒,正在一板一眼地操作着一门同样大小的木炮。

  罗升东只看了两眼,便已经看出那门木炮只是个样子货,并不能实际发射。但多看了一下,他就发现这些士卒照着海汉人的样子,清膛、装填、发射,每个步骤都一丝不苟,连每个人的站位,动作的幅度似乎都是固定的。罗升东略一思忖,便明白了海汉人这样做的深意。

  罗升东虽然没有操过炮,但也看得出来这分明就是海汉人在按照一种严苛的操作方式,培养土著炮手。罗升东现在实在很想骂街,海汉人嘴巴上倒是说的好听,只是组建一支协防治安的民团,但说好的民团呢?要知道崖州城现在都没能装备上铸铁火炮,只有几门铜发熕和佛郎机炮,而初来乍到的海汉人却连炮兵都训练出来了,炮兵加上火铳兵,这种武器上足以碾压正规军的阵容尼玛还能算是民团吗?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罗升东脸上的肌肉也随着颤动了一下。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很难在这么大的响动面前保持镇静,罗升东已经竭尽全力才能勉强做到身体不动。然而那群土著炮手却像没事一样,继续按照教官的口令,模仿旁边海汉炮手的动作,同步操作着那门木炮。

  陶东来一行人到来之后,正在试射的炮组也停了下来。在这边带炮组的人正是颜楚杰,自从这靶场开张之后,他就根本没离开过,吃住都在这地方。等到后来新兵营也定在了附近,颜楚杰就更忙了,上午帮着新兵营军训,下午测试武器,晚上还得抽时间给已经粗通汉语的新兵们上思想政治课。颜楚杰为此特地向执委会递了申请,暂时停止执委会委员的工作,专心先把新兵营和武器测试的事情搞完,所以今天罗升东到访胜利港的时候,也没人去通知他出面接待。

  “老颜,辛苦辛苦!”陶东来看到脸被炮火硝烟薰得跟花猫似的的颜楚杰,心中也是一阵感慨,赶紧上前握住了他的双手。

  “为执委会服务!”颜楚杰笑嘻嘻地开了句玩笑。

  “现在进展如何?”陶东来问道。

  颜楚杰接过旁边民兵递来的水壶先灌了一大口,抹抹嘴角应道:“目前6磅炮的陆上校射程序基本都完成了,这两天主要是在训练民兵炮手。木工房那边的船用炮架还没做好,下一步就等着上船测试了。”

  “这炮……还要装到船上去?”罗升东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必须装到船上去。”陶东来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他:“罗把总,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一条装备了上百门大炮的帆船在海上航行是什么样子?”

  罗升东张大了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上百门大炮,那不就是一个刺猬么?

  然而他受到的震撼没有就此结束,陶东来接着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许多艘像这样的帆船组成一支庞大的船队,在海上会有什么样的威力?”

  罗升东喃喃道:“不可能,世间怎会有如此骇人之物?”

  陶东来摇头道:“可惜世间已经有国家拥有了这样的船队,而且不止一国。荷兰、佛郎机、英国,这些国家都拥有我所说的这种船队。天启四年,福建巡抚南居益举兵驱除盘踞在澎湖的荷兰人,这事你听说过吗?”

  罗升东点点头道:“在传抄的邸报上见过,福建水师大获全胜,荷兰人败出澎湖,撤去了台湾岛。”

  “好一个大获全胜!”陶东来叹道:“福建水师出动两百艘战船,上万的军队,对付只有十三艘战船,九百多人的荷兰,足足打了八个月都没打下来。最后还是靠着谈判,才让弹尽粮绝的荷兰人撤出了澎湖。荷兰人所用的战船,就很类似于我所形容的那种炮舰。罗把总,打成这样的结果也能算大获全胜?”

  罗升东老脸一红道:“邸报上多有不详尽之处,在下并不清楚澎湖之战的详情。但想必这荷兰贼寇已是西夷中的穷凶极恶之徒,靠着船坚炮利逞威一时罢了。”

  陶东来摇摇头道:“荷兰人先去了南边吕宋的马尼拉,想占据那里的港口,结果被佛郎机人直接揍了出来,然后才去的澎湖。罗把总,船坚炮利者,不止荷兰一国,而现在大明所持的不过是船多人多,拿人命换胜利而已。这次来的是十三条船,还能勉强打个平手,要是下次来一百三十条船,那又该怎么办?”

  不等罗升东作声,陶东来便指向了远处的火炮道:“我们制造这些火炮,不是为了攻打城池,而是要为汉人守御疆土。大明失去的东西,我们会夺回来,大明将来无法守护的疆土,我们会去尽力镇守。我们的枪炮、士兵,都是为汉人开疆拓土而生,都将为汉人屹立天下而战!”

  罗升东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因为陶东来这番话给予他的震动实在太大了。在此之前他始终有点摸不清这帮海汉人的目的到底何在,既像是掉进钱眼里的商贾,事事均计较得失利益,又像是觊觎天下的反贼,偷偷摸摸地制造武器,征召民团。但陶东来刚才这番话无意是解开了他长久以来心头的困惑——原来这帮海汉人志向如此之远大,先前倒是我罗升东小觑了他们。这一刻,不管别人信没信,反正罗升东是信了。

  趁着罗升东被震得七荤八素的时候,其他围观的穿越众都纷纷向陶东来悄悄竖起大拇指,对他卓越的嘴炮功力表示由衷的钦佩。陶东来也是一脸自得,对自己刚才的即兴发挥非常满意。

  罗升东打开了这个心结之后,再看这些海汉人似乎也顺眼了很多。一想到不用再与这些危险的人保持敌对关系,罗升东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向着陶东来抱拳行礼道:“陶长官志存高远,心怀天下,罗某实在佩服!”

  陶东来也笑眯眯地还礼道:“等有朝一日我海汉舰队纵横大洋之时,一定会邀请罗把总上舰参观。当然,那个时候应该已经不是把总了,至少也是守备或者参将,如果能立下战功,晋升总兵也不是不可能。”

  两人互相大肆吹捧之后,结束了这次愉快的会面。在施耐德和任亮的悉心安排下,当天下午就把需要送去崖州的货物全部装上了罗升东带来那条船。不过当天罗升东并没有离开胜利港,他应陶东来的要求,要等到第二天再与执委会派驻崖州城的工作组一起出发。

  第二天上午,罗升东在码头上见到了这次将与他一起返回崖州的工作组。这个将会常驻在崖州城的工作组一共七人,其中包括执委会办公室、外交商务部、信产部通信组、后勤部医疗组各一人,军警部三人。

  工作组组长是执委办的马力科,现年二十八岁,单身男,穿越前在某县招商办当副主任,也算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不过此人一向不甘安于现状,加之单位分配了不少有背景的新人进来,越发感到生存压力巨大的马力科自恃有些业务资源,干脆就辞职下海到了广州,偶然的机会之下结识了白克思,然后就被拉进了穿越集团。

  穿越后马力科因为以前的工作经历,被分配到了执委办搞行政工作。执委办的日常工作是就执委会的决定对各部门进行具体的任务分派,同时搜集整理各部门反馈的各种信息,供执委会在决策时参考。这个部门主要是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信息渠道功能,同时也兼具一定的指挥协调作用。

  马力科过去好歹也是副科级公务员,现在连个执委会委员都没混上,甚至还不如蒙贺这种战斗力只有五的宅男,心理上多少还是有些落差的。这次执委会决定要派出工作组常驻崖州,马力科是得到消息之后第一个主动报名的人。他的想法非常实际,目前继续待在三亚这边的岗位上,以工作性质来说,短期内很难做出什么令人瞩目的成绩,与其这么混日子,倒不如去崖州搏上一搏。崖州的环境固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同样也存在很多的机会,只要自己在崖州的工作做得出色,那么引起执委会乃至其他穿越众的关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将崖州城纳入到执委会的辖区,这在执委会制定的发展计划中是既定的目标,而实现这个目标只是时间问题。马力科认为自己如果能够在完成这个目标的过程中起到加速的作用,那对整个穿越集团来说都是大功一件,因为这就意味着穿越众在整个海南岛南部将不会再有任何对手。如果真能立下这样的大功,那么一年之后的执委会改选,自己也就有很大的机会在这个最高权力机关里占据一把交椅。...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