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七十六章 货比货

第七十六章 货比货

  “你大概会需要这个。”王汤姆递给罗升东一个奇怪的小物件。

  罗升东接过手来,按照王汤姆的指导,将这东西戴到了脸上,发现眼睛前面被一层透明的东西罩住了。

  “这样你等下开枪的时候就不用闭眼了。”王汤姆耐心地给他解释道。

  罗升东恍然大悟,顿时觉得海汉人这个小玩意儿的实用性真是非常强。这个时代的火枪手在开枪时为了避免火药飞溅灼伤眼睛,在射击点火的最后关头,枪手都是闭着眼开枪的。而这样的开枪方式想要击中距离稍微远一点的目标,显然需要很大程度的运气成分才行。

  罗升东最初入伍之时,便是被分配成了鸟铳兵,并且接受过系统的训练。手上这杆火铳虽然与明军目前装备的鸟铳、鲁密铳都有所不同,但铳身的大体结构是一致的,罗升东操作起来也不会有什么障碍。

  罗升东首先清理了一下铳身中部的引药孔和引药锅。这个地方极容易被火药残渣所堵塞,如不注意就会因无法引火而造成发射失败。

  接着罗升东拿起引药,小心翼翼地倒入到引药锅,然后合上盖子,将散落在引药锅外的引药轻轻吹去。然后拿起标有“发射药”字样的小瓶,将发射药从枪口倒入枪管中。罗升东注意到海汉人所用的这种火药并非自己常见的粉末状,而是呈微小的颗粒状。照正常的操作规程,火铳用多重的铅子就装多少火药,火药重量与子弹重量持平就行。但罗升东不明白这种火药和自己以前所用的火药在性能上会有什么区别,出于谨慎,他还是将惯常的份量减去了少许。

  罗升东从桌上的小碟中拿起一粒铅弹,将它装入枪口。仅仅凭手上感受到的份量,罗升东便几乎可以确定,海汉人造的这杆火绳枪的口径应该跟明军装备的鸟铳是一致的。

  罗升东用通条伸入枪管,捣实了弹丸和发射药,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了火绳,将火绳固定在铳身的火绳夹上,端平火绳枪,对准了百步之外的标靶。标靶是刚刚王汤姆命人新换上的,一块用白色颜料涂了几层同心圆的木板,即便是放在百步外,罗升东也能看得非常清楚。

  罗升东稳稳地端着火绳枪,扣下扳机,火绳落下的同时,引药锅盖打开,燃烧的火药发出耀眼的白光,然后感觉手上一震,应该是已经射出了这发子弹。但火绳枪发射的同时,火药燃烧造成的白烟遮挡了罗升东的视线,所以他一时也看不清自己的射击成果如何。

  罗升东倒也不急着去看是否射中标靶,在征求了王汤姆等人的同意之后,他又试射了五发,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了这杆火绳枪。

  “如何?”陶东来饶有兴趣地问道。作为穿越众军火生意的未来客户之一,罗升东的使用感受显然非常重要,这可是有关部门今后改进火绳枪工艺参考依据。

  罗升东沉吟了一下说道:“此火铳比我明军配备之鸟铳稍重,但射击之时铳身极稳,想必是这木把抵肩之效。”

  穿越众造的这火绳枪与明军用的鸟铳最大的不同之处,便是枪身后部的枪托了。鸟铳虽然也有类似枪托的结构,但更适合将其夹持在腋下,这样开枪时的稳定性自然就好不到哪里去。这种奇葩的架枪姿势其实在当时看来并不奇怪,因为开枪时无法睁眼瞄准,所以架枪的高度也不用做到与头部一致。而穿越众的火绳枪采用了现代步枪的枪托设计,开枪时枪托抵肩,靠身体卸去了大部分后坐力,稳定性自然就胜出一筹。

  罗升东接着又道:“我装填之时就有意减少了火药份量,但爆炸之力似乎还胜过鸟铳,想必这火药的制作也有独到之处。”

  陶东来面带微笑地轻轻点头,未来的军火贸易当然不会只卖枪炮出去,这弹药同样也是得搭配着卖的。而卖出去的武器要想在使用中具备正常的威力,那就必须得搭配着使用穿越众所制造的特殊火药才行。这样的搭配设计可不仅仅是为了多赚几个钱,更多的是借此来防患于未然,即便是潜在敌人通过某些渠道购买到了穿越众的武器,也不得不在弹药问题上受制于人。等过几年推出定装弹步枪和火炮之后,这种限制的作用就会更加的明显。

  很快有新兵营的民兵取回了罗升东刚才瞄准射击的那块标靶,罗升东惊讶地发现,这块一寸厚的木板上被子弹打穿了好几个孔,在这种距离上子弹还能保持这样的威力,已经大大胜过了鸟铳,想必也是那独门火药的功效。明军中的鸟铳很难在百步的距离上打中标靶,只有少数制作精良的鲁密铳才能做到。而且即便是击中,也很难有击穿标靶的威力了。海汉人的火绳枪能在这个距离上直接打穿一寸厚的木板,那么至少也保持了破棉甲的威力。而一般的鸟铳要想击穿棉甲,大概还得把这个距离缩短一些才行。

  “六发三中,枪法还是挺准的。”王汤姆对罗升东的枪法精准度表示了赞赏。

  “在下疏于操练,见笑了!”罗升东颇为自得地抱拳示意。

  戚继光所著的《纪效新书》中对于鸟铳射击的精准度有过明确的要求:“以八十步立五尺高、二尺阔木牌,三发一中,十发七中为精。”刚才穿越众树的这块标靶直径顶多两尺,而罗升东能在百步距离上保持五成的命中率,再加上他是首次使用这种火绳枪,这结果的确是殊为不易了。事实上军警部这帮人在之前试射的时候,因为不太适应开枪方式,很多人都是五发中一,没有一个人能在这个距离上打出全中的成绩。

  “此火铳精准度堪与鲁密铳一比,威力尤胜之,想必打造也颇为不易吧?”罗升东很谨慎地试探道。

  罗升东既然有兴趣主动提问,陶东来自然也乐于解答他的疑问:“我知道你们明军使用的鸟铳打造起来非常困难,造一支鸟铳往往需要熟练工匠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但我们这种火绳枪没有那么费事,不同的岗位生产不同的零件,熟练工装配一支枪大概只需要一天的时间。”

  罗升东眼睛一下就瞪圆了,他不知道陶东来所说是否属实,但若是海汉人真的能把这种火铳的制作时间缩短到一天,那可就是了不得的事情。先不说这造价如何,光是这装备部队的速度就是明军万万赶不上的,几十年都难得换装一次,要知道现在崖州守军装备的鸟铳和鲁密铳,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万历年间的老东西,平时拿来吓唬人可以,战时很难运用到实战当中,因为没人知道那已经锈迹斑斑的鸟铳会不会在击发时直接就炸了膛。若非如此,上次罗升东带队偷袭穿越众,也不会被打出了十五比零的伤亡比。

  当然陶东来的说法其实也是有水分的,因为穿越众要大规模制造枪械的话,肯定将会采取零件分别加工,然后流水线装配的生产形式,而这个所谓的“一天”,其实是按照耗费的工时来算的,实际所需的时间不止这个数字。但就算如此,工业化的制造方式也会在生产效率上将明朝的同行们远远地抛在身后,而与之相对应的,便是制造成本上的巨大差距了。

  明朝火器专家赵士桢所著的《神器谱》中有记载,“况铳值只须一人安家之费并一月行粮。”按照当时的物价计算,一个士兵的安家费因地区不同,约莫在五到十两之间。精确度更高的鲁密铳因为工艺更精细复杂,所以造价也几乎要在此之上翻倍。据罗升东从自家老爹那里了解的情况,万历年间朝廷配发给边军的这些鲁密铳,兵部的采购价都在二十两银左右,而鸟铳也都在十两银上下。尽管价格不菲,但大明还是咬着牙在部队中广泛装备了鸟铳为主的单兵火器。

  罗升东现在跟穿越众也算是惯熟了,便将自己所知的情形说了一些。陶东来听完之后对王汤姆问道:“怎么样,我们的产品在成本上能有多大优势?”

  王汤姆摇头道:“这个你问我没用,我只是搞技术的,不是搞成本管理的。我只知道我们的火绳枪肯定会比罗把总说的价钱低,但至于低多少,你得去问负责这个项目的人。”

  罗升东摇头道:“无需麻烦,这火铳是极好的,但即便价钱低,崖州水寨也无自行采买之权。军械更换,至少要报备至琼州府城那边才可。”

  陶东来呲了一声,摇头叹道:“官僚主义害人啊!”

  不过这火绳枪还处在试制阶段,即便开始小批量生产了,肯定也是先装备民兵部队。至于出口军火在短期内是不太可能的,至少也得等到技术部门制成了技术含量更高的燧发枪,确保自身武装与出口的军火之间形成技术代差才行。因此陶东来对于出口军火的事情也并不太着急,既然罗升东表明了目前还存在困难,那就一步一步慢慢来好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