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十九章 征兵

第六十九章 征兵

  像任亮这样闲到极致,还有心情慢慢调教手下的穿越众毕竟是极少数,不是每个人手下都有一帮可以随意使唤的苦役可用。刚刚调离劳改营的古卫,现在就正处于十分焦躁的状态中。

  古卫是接到军警部调令,让他加入到新成立的征兵办,同时会在征齐兵员之后出任这一期新兵的总教官一职,这对于长期从事民兵训练的古卫来说自然是驾轻就熟的差事,可比在劳改营天天对着那群泥猴子发火好多了。当然,这个机构目前也只是挂着一个“征兵办”的头衔,因为用房紧张,执委会根本就没有给这个机构安排办公室,必要的时候只能先去军警部的办公室挤一挤了。

  这次征兵的主要对象是已经加入两个新成立公社的本地百姓,这些人基本都经过了身份鉴别和登记,可靠度较高,对穿越众也已经具备了一定程度的信任感,军警部的头头们认为这两处地方绝对是上佳的兵源提供地。而古卫被分配到的任务,就是到农场公社这边征兵。

  古卫最初拿到这差事的时候非常兴奋,他的个人目标就是成为未来军校的掌权人物,而训练本土民兵显然就是实现这个目标的第一步。还没去农场看到自己未来部下的时候,古卫就已经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被一大帮归化民军官簇拥着的景象了。

  不过当古卫真正来到农场看到这里的景象之后,他不得不面对现实,重新调整自己的想法,至于什么陆军学院之类的构想,大概是要再往后延一延了。

  农场公社管委会已经接到执委会的通知,提前将公社中所有男子集合到一起,供征兵办的人挑选。而站在古卫面前的这些本地百姓,绝大多数都是又黑又瘦,身体甚至比劳改营的那些苦役还要单薄。

  首批加入公社的本地百姓,大多是生活极度贫苦,为了求一口安稳饭吃其他的都可以不管不顾,加入公社也算是他们抓住了一棵伸手可及的救命稻草。这样的民众,身体素质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古卫不免担心他们能不能经得起繁重的新兵操练。

  “高欢,这就是你们公社的所有人了?”古卫还是有点不敢置信,只能指望农场管委会这边还打了什么埋伏,藏起了一部分青壮劳力。

  高欢也是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你还别嫌弃,就这我还舍不得把人交给你们呢!我这儿能干体力活的就这几十号人,你们一句话就准备给我划拉走一半,我这边的生产任务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名册也在这儿,你可以照着点点数。”

  “全都瘦得跟猴似的……不是说你们农场的伙食是开得最好吗?”古卫一边打量这些一脸麻木的劳工,一边向高欢询问道。

  “这些人才收进来几天而已,哪那么快就能调养好身体,就算顿顿吃补药也不行啊。”高欢解释道:“再说现在很多作物才种进地里,能有什么可吃的?顶多就是让他们能三顿吃饱不饿肚子而已。”

  “这尼玛根本就没几个可用的啊!”古卫心说颜楚杰还指望能从两个公社里挑出一百号青壮,真该把他拉来这边亲眼看一看——青年倒是有一些,壮的可一个都找不到。

  一圈看下来,古卫也没发现几个合适的,只能又对高欢问道:“咱们的征兵政策,给这些人说过了吗?”

  “说了啊!”高欢扳着手指数道:“咱们是代崖州招兵,但就在本地服役,不用去崖州。每月有军饷、每天能吃肉、战死战伤有抚恤、退伍安排工作、子女安排入学……哦,对了,退伍兵还可以申请承包土地。你看到了,公社所有人都报名了。”

  “这些人都已经报名了?”古卫先前可没想到这些投军的积极性能有这么高。

  “我要是跟他们一样,很可能也会报名参军啊,毕竟待遇那么好。”高欢叹口气道:“不过你也别高兴得早,说不定他们眼中的当兵吃粮就跟明朝的屯军是一样的。”

  “所以这些人以为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当农民而已?”古卫这才恍然大悟,这个时代的屯田兵几乎已经跟农民划上了等号,而对于这些人来说,不管是在公社当社员还是去投军当兵,反正都是种地,待遇却大不一样,那为什么不选一条对自己更有利的出路呢?

  这样一来,古卫觉得军警部先前对于兵源的乐观就越发靠不住了,除了身体素质之外,这思想素质也相当堪忧。如果大量招收抱着这种心态的人去当兵,前期的思想工作恐怕要比预计的程度困难得多。

  虽然农场公社的人报名积极性很高,但古卫出于顾虑,并没有在这里大规模收人,最后只精挑细选了不到二十人出来。就算这样,古卫对于自己挑选的这点人也不甚满意,看着这群瘦弱的青年,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叹气再叹气。

  当天下午,不甘心的古卫又跑了一趟盐场公社,但这里的状况比农场公社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大部分人的身体素质和思想状态仍和古卫的要求相差甚远。唯一能让古卫觉得比较欣慰的是,这里的社员是以榆林渔村的村民为主,所以对穿越众的认同度更高一些,也有人敢大着胆子跟古卫交流几句。

  比如公社管委会特别助理于大山就凑过来畏畏缩缩地问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长官,你们这样公然招兵,是不是……打算……造反?”

  古卫倒抽了一口冷气道:“于大山,你能想到这个问题,思想觉悟倒是很高啊!”

  上午去农场公社的时候,那些人可没谁向古卫提出过这样的问题,或许有些人是想到了也不敢问。军警部当然也没有指望那个“代崖州招兵”的借口能糊弄住所有人,总有一些聪明人能看破这中间的猫腻。只是古卫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是一贯老实巴交的于大山先提出了这个问题来。

  于大山脸色一下变得煞白,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别怕!”古卫也知道自己的口气大概是吓着于大山了,当下压低了声音对他问道:“有多少人跟你一样的想法?”

  于大山结结巴巴地应道:“没……没了,我没对其他人说过。”

  “其实吧,我们这次招的不是兵,是警。”古卫知道这事要是不说个明白,像于大山这样的人只会越来越害怕,而这种情绪一旦传播开去,对控制归化民的思想绝不是好事,所以他立刻搬出了军警部准备好的另外一套说法:“我们招这些人,主要是用来维持地方上的治安,平息纠纷、缉捕盗匪、抵御海贼,其实就跟巡检司做的事是一样的。不过我们是自己招人自己养,也不需要听崖州的调动。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于大山抬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我会把长官的意思原原本本告诉后生们,免得他们胡思乱想。”

  “懂事!难怪执委会这么看重你……”古卫觉得于大山很是知情识趣,自己并没有把话点透,于大山便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下一步了。

  虽然过程还算顺利,但结果仍然不甚理想,古卫在盐场公社最后只挑出来二十多人。当然,如果不是安西全程黑脸跟在旁边,古卫或许会厚着脸皮再要几个人。

  这样一来,从原本军警部预计的两处兵源集中地,招收的人连预计数目的一半都还没到,这个状况显然是没法让军警部感到满意的。于是备用的计划就不得不再次被提了出来——征收本地少数民族青年入伍。之所以这里会提到少数民族而不是黎族,是因为目前穿越众的地盘上已经开始小规模地出现了苗族的打工者。他们来自比黎族峒寨更远的深山里,生活状况也比黎人和本地汉人更为贫困。

  这些苗人基本都是嘉靖至万历年间被征发来海南平乱的苗兵后裔,《崖州志》中有记载,“盖前明时,剿平罗活、抱由二峒,建乐定营,调广西苗兵防守,号为药弩手。后营汛废,子孙散居山谷,仍以苗名。”因为他们的客军身份,本地的汉人黎人都不太待见他们,以至于这些人只能定居在深山之中。

  军警部一开始没有过多考虑将黎苗两族作为兵源,是认为这些人尚未完全开化,而且不同民族的混杂可能会给后续的军事训练造成一些麻烦。但现在根本就招不齐预定数目的兵员,让军警部不得不重新开始考虑招兵计划。

  军警部里本来就有不少人赞同从少数民族征兵,前次去符山峒做交易的时候,就有人已经在建议组建黎族山地部队,只是当时因为各方面的条件不成熟被否决掉了。现在旧事重提,还加上了一个同样善于山地作战的苗族可供选择,这种组建多民族混合部队的呼声就又变得大了起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