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十八章 高桥南

第六十八章 高桥南

  这帮海盗俘虏中的日本浪人虽然不算多,但也有十几个人,任亮会从这些人里注意到个头矮小的高桥南,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这个家伙有姓有名,并不是普通的浪人倭寇。

  当初任亮在审讯高桥南的时候,听到这个小鬼子一本正经地报出自己的姓名,任亮就意识到这家伙可不是普通浪人。任亮在穿越前也算是一个轻度动漫宅,所以对于日本的民风民俗还是有一些粗浅的了解,据他所知在这个时代如果不是贵族和正式的武士,普通百姓的名字都是没有姓氏的。

  难得有机会在这个时代见识到一个真正的日本武士,在任亮饶有兴趣的盘问之下,俘虏高桥南用并不流利的汉语结结巴巴地交代了自己的来历。

  高桥南声称他来自摄津国,原本是隶属于地方高官内藤家的武士,因为酒后冒犯家主而被判了流放,后来在颠沛流离中稀里糊涂就跟着一群浪人到了福建沿海,然后又慢慢流落到广东沿海,加入了上次来袭的这伙海盗。没想到第一次跟着这帮海盗南下打劫,就撞上了穿越众这块铁板。

  如果不是任亮以前通过动漫略知一些日本史,恐怕也很难知道这个名字有些不雅的摄津国其实就是后世的大阪地区。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德川家康灭掉丰臣秀吉的两次大阪之战,就发生在十几年之前。不过这高桥南声称自己只有二十三岁,很显然他没能赶上参加那两次改变日本历史的大战。任亮后来还通过查阅大资料库的日本相关资料,发现1619年摄津国成为幕府直辖地之后,幕府所任命的地方长官就是姓内藤,极有可能便是高桥南所说的家主,这也证实了他的确没有编造自己的来历。

  当然如果高桥南仅仅只是具备了一个武士的身份,那顶多能满足一下任亮作为动漫宅的好奇心,并不会因此而拥有什么特殊待遇。真正引起任亮对他关注的,是高桥南在平日所秉持的那种所谓的“武士作风”,与其他浪人在一起的时候永远保持高人一等的姿态。而这些浪人显然也深受日本国内等级制度的毒害,对这个落魄武士仍然保有一定的敬畏,在跟高桥南交流时往往都是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

  而这种高傲只是相对的,高桥南在几个穿越众看守面前,却一直表现的十分顺从,面对任何的指令都是“嗨”、“嗨”地立刻应承下来,从无其他海盗身上会出现的懒散、抗命的现象。任亮试了几次,甚至让高桥南直接跳进水电站工地上又臭又脏的河底泥潭去安放抽水管道,高桥南每次都是毫不犹豫就去做了,让一向喜欢体罚俘虏的古卫都暗叹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任亮认为这是小日本自古以来形成的一种民族劣根性,即对强者的崇拜和绝对服从,这些家族武士从小所受到的洗脑教育,让他们可以为自己的效忠对象和秉承的武士道精神毫不犹豫地献出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但与之伴随的还有对人性的摈弃,只要是他们认为正确的命令,就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哪怕是为此让自己变成毫无人性的杀戮机器也在所不惜。任亮认为,当高桥南发现与他一起劳作的苦役竟然是一群大明军队的士兵,他对穿越众还保存的那一点点对抗念头就应该已经彻底磨灭了。

  在罗升东离开劳改营之后,任亮一直在寻找一个替代者,以便让这些苦役的怨恨不要过多的集中到穿越众身上——人最痛恨的往往不是敌人,而是自己阵营中的背叛者。高桥南表现出的这种对上级命令绝对服从的态度和一贯良好的执行力,正是任亮所需的替代者应有的素质。

  于是在任亮有意识的安排下,高桥南开始逐渐担当起工地负责人的职务,而且做得相当的尽职尽责。每每看到有人在工作时偷懒,高桥南嘴里骂着“八嘎”的同时,拳脚就一起上去了,出手比几个穿越众看守可狠多了。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反抗他,但这家伙身为武士,倒是有一点身手,任亮有一次看到他以一对三的情况下,很快就赤手空拳打翻了对方的三个东南亚猴子,而自身则是毫发无伤。任亮掂量了一下,自己虽然比这日本小矮子高出了快一头,但真要放开手打一场,自己极有可能还真不是小鬼子的对手。

  高桥南逐渐成为任亮有意识扶持的傀儡之后,劳改营原本存在的一些内部冲突反而减少了许多。这倒不是他有什么特别的管理方法,就是单纯的下得了狠手治得住人。以前罗升东在的时候,劳改营里都是他的手下,罗升东又担心逼急了这些人会故意怠工来害他,所以有人犯错,罗升东往往都只是责骂几句了事。劳改营里虽然规矩立了不少,但实际的执行效果并不是特别好。

  但高桥南上位之后,这种情况就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高桥南跟明军士兵和中国海盗都没什么交情,自然也不会留什么情面,那些浪人倭寇虽然与他同出一国,但在他眼里却并非同一个等级的的存在,而在武士道精神中上级对下级的责骂和惩罚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至于剩下的那些黑不溜秋的南海海盗,在高桥南看来根本就只是群还没开化的猴子而已——自从他偶然听到任亮发表过这种言论之后,就深以为然,将其奉为正理了。

  古卫在看过几次高桥南训斥惩罚不得力的苦役之后,不禁对任亮感叹道:“这小鬼子下手比我们可狠多了,有这么个狠角色在劳改营压阵,我看我都快要失业了。”

  古卫的话可谓是一语成谶,没过几天果然军警部就发来了内部调令,让古卫去新岗位报到——军警部决定招收一批本土青年,作为未来的归化民部队试验品进行培训,而穿越前拥有丰富民兵训练经验的古卫显然就是最佳的人选。

  古卫调走之后,就变成了任亮独掌劳改营大权。按理说任亮会因此而变得更为忙碌,但事实恰恰相反,任亮的日子反而比以前更为悠闲了,这都是多亏他成功发掘了高桥南这个头号狗腿。虽然高桥南没有罗升东那么善于揣摩上意和处理苦役内部的人际关系,偶尔还会显得过于死板,但正是这种一板一眼的性格才符合劳改营的管理需求。在他堪称严酷的管制之下,劳改营的工作效率比之前有了明显的提升,而任亮因此也拥有了更多的闲暇时光,让他甚至能在监工的时候享受垂钓乐趣。

  如果是放在以前,任亮如此大胆的用人策略肯定会受到同事们的质疑。但最近任亮可是执委会看好的红人,他所提出的劳工积分制改进版现在已经开始在两个新成立的公社中试运行,而且据说效果不错,执委会已经准备在近期再补充招收一批社员,并且会将这套“劳工等级制”在今后的控制区内进行推广。甚至有风声说由任亮提出的这套制度极有可能在一年后的首次全体大会上作为立法提案之一进行审议,一旦通过就会作为今后几年内执委会的施政手段确定下来。在这样的形势下,任亮在工作中有一些尝试也被认为是合理的,加之最近劳改营各方面状况都有了改善,也就没人会对他目前的管理方式提出质疑。

  正当任亮在琢磨应该用何种方式烹调今天的收获之时,高桥南屁颠屁颠地小步跑了过来,什么都没说先来了一发九十度的深鞠躬,然后才开口汇报道:“任长官,您交代的工作已经完成,请指示!”

  任亮还没来得及说话,感觉手上一沉,当下赶紧用力一抬胳膊,一条半尺长的鲫鱼随着鱼线飞出了水面。

  高桥南倒是手疾眼快,在鱼划过自己面前的时候一伸手紧紧地抓住了它,然后取下鱼钩将鱼放进任亮面前的桶里。

  任亮赞许地点了点头道:“高桥……”

  “嗨!”高桥南立刻响亮地答应道。

  “以后不要老是嗨嗨嗨的,听着别扭,我说什么你回答‘是’,就可以了……”

  “嗨!……是!”

  “还有,我说话的时候先听我说完,不要随便打断我……”

  “是!”

  对于这个不懂得变通的死脑筋小鬼子,任亮嘴角抽搐了几下,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高桥,为什么你就这么听话?难道你一点反抗的意愿都没有吗?”

  高桥南一本正经地答道:“武士的存在就是为了强者效命,不能执行命令的武士不是一个合格的武士。”

  “你这么努力,你家里人知道吗?”任亮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我高桥南会用一生来证明的!”谦卑的小矮子突然抬起头大声说道:“任长官,请你务必相信我!”

  任亮不由得失笑道:“别这么郑重,我不是你的效忠对象。你就算要效忠,也应该是向执委会效忠,而不是我个人。”

  “执委会?”高桥南对于穿越众的组织架构并不了解,重复了一遍这个陌生的词语。

  “没错,执委会。”任亮想了想,又解释了一句:“就跟你国家的幕府一样,是我们海汉的最高权力机关。”

  最高权力机关是什么意思,高桥南不太明白,但“跟幕府一样”这句话他是理解的,当即眼睛就亮了:“任长官,那我有机会成为执委会的武士吗?”

  “当然有,你也说了,努力就一定会有报应……哦不是,有回报。”任亮忍住笑继续鼓励他:“只要你继续努力,一定有机会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