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十七章 试炮

第六十七章 试炮

  要说这种前装式的火炮的操作,穿越众大多在各种影视作品里看到过,但真论实际操作,却挑不出几个有经验的人。整个军警部八十几号人,连海军、空军的退伍兵都有,居然就没一个正经八百在炮兵部队有过服役经历的人。就算是北美帮这三个号称有实际操作经验的人,也只是曾经在全美枪会的活动中有过那么两三次的发射经验而已。

  不过这也难不住准备充分的穿越众,有人早就从大资料库里查到了17世纪前装火炮的标准操作程序,现在照葫芦画瓢,慢一点按部就班的来就是了。

  饶是如此,木工房送来的一大堆长长短短的木杆还是看得在场的人们有些眼晕。这些木杆都是按照军警部的要求,木工房连夜赶制出来的火炮装填工具。有蘸水熄灭炮膛火星用的刷子,有擦干炮膛水分用的刷子,有清除炮膛残余药包的钩子,有填塞火药和炮弹的装填杆,还有点火用的长杆,零零总总功能各有不同。

  四名炮手先分好工,然后按照操作步骤,模拟操演了好几次,确保每个人都记清了自己所负责的工作之后,才开始准备正式试射。其他围观人员都先下到了避弹战壕里,只露出肩膀以上的部分看着他们操作。

  “先按零度角射击吧。确定了平射射程,才好调整角度。”作为指挥员的王汤姆其实也没什么把握,但还好他知道这种滑膛炮的新炮测试程序是怎样进行。

  “射角零度!”颜楚杰大声宣布。站在战壕里的记录员立刻记下来,稍后射击数据将用来统计命中率和计算射表。

  “装药两包!”颜楚杰继续大声告知射击参数。这个装药量是冶金部和化工部联合计算出来的,是纸面数据上的最佳装药量。但实际效果还有待试射来证明。

  “装弹!”

  球形铸铁炮弹从炮口被塞入,然后摩根用装填杆伸进炮膛,将炮弹和火药包一起压实了。

  “准备射击!”

  王汤姆用铁锥从点火口伸进去刺破了药包,然后在点火口灌满火药,装好火绳。

  “射击!”

  负责点火的乔志亚将点火杆头的火捻凑到了点火口的火绳上,只见点火口迅速向上喷出一股火花,然后听到轰然一声巨响,炮口喷出浓密的白烟和火光,炮身连同炮架一起猛然往后退去,在炮位后面小斜坡的作用下慢慢停住,然后又滑回去一截距离。

  滑膛炮的炮弹出膛速度很快,众人只看到一道黑影远远地落到了数百米外的地面,然后连着弹起几次,又向前飞行了几十米之后才撞上目标土墩停了下来。

  “好大的响动!”有思想准备不足的穿越众掏着嗡嗡作响的耳朵抱怨道。

  陶东来已经跃出战壕,拿着望远镜查看炮弹的落地状况:“撞到400米的土墩停下来了,看来这个角度的有效射程是在400米以内。”

  打完一炮之后,技术人员对这门炮又做了一次探伤测试,确保这门炮没有在刚才的发射中产生内部裂纹之类的隐患。而其他人已经兴奋地往着炮弹落地的地方跑去了。所有人都想亲眼看看,这不到三公斤的炮弹究竟有多大的威力。

  炮弹最后弹跳的一段在地面上拉出了长长的痕迹,颜楚杰兴奋地指着这道长达三十米的弹痕道:“这一炮要是打进密集阵形,直接就能犁出一条血路啊!”

  炮弹最后撞进土墩的深度还有十几厘米,足见其巨大动能所带来的惊人杀伤力。这还仅仅只是最小的6磅炮,更大的12磅、24磅、32磅火炮的威力更将是数倍于此,每每想到此节,就让军警部这帮大炸逼主义者兴奋不已。

  接下来试炮组调整不同的发射角度,又打了十来炮,最后确定这门炮的有效射程大概是在一千米左右。实际上超过800米之后,炮弹在空中飞行轨迹和最后的落点都会出现不小的偏差,根本就已经和之前瞄准的目标位置无关了。

  这个有效射程跟后世的火炮自然没法比,但对于穿越众来说,这个射程距离已经完全足够了。胜利港港湾通向外海的峡口最窄处只有400米,几乎正好就是这种小炮命中率最高的距离,军警部认为只要在峡口两边各架上两三门这种小炮,就足以封锁住港口,防止外来敌人从海上闯入。

  而同样的防御机制还适用于穿越众所看好的三亚湾峡口的防御,那里的出海口宽度连胜利港这边一半都还不到,用这种炮打进出峡口的船只完全就是用枪顶到脑门上射击,对手连躲避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这门炮因为射击频率过高,导致炮管很快温度过热,打了十多炮之后就不得不暂时停下来散热。不过炮组已经完全停不下来,将另一门炮换上炮架,继续进行测试。直到一口气将装在藤筐里的三十多发炮弹全都打出去之后,炮组这几个人才气喘吁吁地倒在地上。

  “太累了。”就连一向以坚韧著称的王汤姆都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还是……得尽快上后装炮才行。”颜楚杰一边喘气一边说道:“这体力活确实强度大,我先前小看这活儿了。”

  每次发射前的十多道操作程序都还好,虽然繁琐一点但对体力耗费不多,只是每次发射完之后几个人都得推着沉重的炮架让火炮复位,不管瞄准还是调整角度,全是依靠人力,中间还将两门炮从炮架换上换下几次。这三十多发打下来,把这四个壮汉都累得够呛。

  试炮的结果,观察团一致认为这两门炮的质量已经合格,达到了设计要求,可以直接运用于实战。不过目前的问题是严重缺乏炮手,甚至连同时操作两门炮进行试射的人手都没有。哪怕仅仅就是出于这个原因,目前都没办法让冶金车间开始大量铸炮。

  于是军警部不得不暂时收起立刻组建炮兵部队的痴念,今后一段时期内还是以这两门炮为基础,依靠不断的试射定出射表,同时培训更多的合格炮手。

  冶金车间接下来的任务是以这两门炮为基础,改进铸炮工艺,同时也要开始研究大口径前装炮和更高级的后装线膛炮的生产工艺。执委会也提出了明确要求,军工相关部门要秉承“装备一代、生产一代、研发一代”的武器研发原则,保持武器装备的可持续发展。不仅仅是火炮,接下来要进入研发的火铳武器、战船等军工项目,也要以相同的方式来进行操作。

  冶金车间对此安排的抱怨声是颇大的,水电站离竣工还有些时日,目前没动力电可用,导致那些高效的金属加工机床迟迟不能投入使用,所以现阶段几乎所有的金属冶炼和加工任务都暂时划给了冶金车间。他们现在不但要造各种铁制农具和生活用具,还得搞武器研发,而接下来他们还要负责协助生产工业部和能源部联合开发的蒸汽动力原型机,根本就忙不过来。刘星礼已经很郑重地告诫执委会,这样高强度的生产任务安排就算不把人累垮,也很容易会造成过度疲劳,发生生产事故。而冶金车间一旦发生事故,后果肯定就是非死即残,到时候只怕没人背得动这个黑锅。

  受到无情压迫的并不止冶金车间一家,面临同样状况的还有化工部和木工房。化工部要在生产场所和生产设施都尚不完备的情况下,为军警部的火器试验场继续制造颗粒火药。而木工房则是得到通知,让他们在近期制作一批木制枪靶,作为未来生产出的火铳试射之用。

  所有人都忙得脚打后脑勺的时候,倒是有一个部门的工作人员显得格外的清闲。

  任亮坐在田独河边的树下,手里拿着根竹鱼竿,一边钓鱼,一边盯着近在咫尺水电站拦河坝上挥汗如雨的苦役们。尽管军警部认为目前的劳改营因为看守太少,已经开始存在安全隐患,但任亮却不这么认为。他在穿越前的工作中所学到的那些管理技巧,现在正好运用到劳改营这些苦役身上,而且收效还非常不错。

  上个月这一百来个海盗俘虏入营之后,任亮便已经将他们打散重新编组,由少量明军俘虏管理占据多数的海盗俘虏。罗升东带着几个心腹手下返回崖城后,劳改营的苦役中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权力真空,不管是出于生存的欲望还是有意识的钻营,一些先前被罗升东有意压制的人开始逐渐展现出个人能力,不光是明军俘虏,海盗中同样也有这样的人存在。

  这伙海盗来路很杂,既有大陆沿海地区的中国海盗,也有来自南海勃泥、婆罗洲等地的土人,更有一小撮日本浪人混在其中。而最近被任亮特别关注的,便是这群日本浪人当中一个本不起眼的小个子,名叫高桥南。...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