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十五章 火炮(四)

第六十五章 火炮(四)

  “有太平日子可过,未必有那么多人会选择当兵吃粮,如今这个时代当兵可不算什么好出路。”宁崎对于军警部的计划并不是那么放心:“你们别搞得兵没招齐,最后变成抓壮丁了。”

  “这个你大可放心。”陶东来信心满满地说道:“没好出路,那是明王朝的军队,你要知道,我们能给士兵的可不仅仅是微薄的军饷和一天两顿稀粥。”

  在军警部的规划当中,未来的归化民士兵将拥有特殊的社会地位,而这种社会地位的获得不仅仅只是因为他们身在军队这个暴力机关,有关部门要通过长时间的宣传和理念灌输,在主流社会文化中树立起军人的高大上正面形象。只要选择加入归化民军队服役,那么士兵未来的军饷、医疗、教育,退役后的就业、成家、子女入学、伤残士兵养老、战死士兵抚恤等等,全部都将得到执委会的特别保障。

  当然,就算军警部能按计划如期完成土著士兵招收,这些新兵也并不是马上就可以投入使用,至少也得有一个月左右的训练期,让这些人明白什么是军令,什么叫军人。军警部着急上火赶着要扩编,这也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至于真正的战术训练,军警部这些人都很明白,那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急是急不来的。

  “最近不是很多人嚷着要进公社吗?等我们收了这批兵源,你再从现在的打工者里招一批人进公社就是了。”陶东来见宁崎脸色不是很好看,赶紧替他出了个主意。

  “行了,你们也不用劝了,大局为重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过几天不是要派人去崖州城那边设点吗?让他们把罗升东那小子盯紧点,赶快从崖州拉人过来。”宁崎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这不是部门之间的意气之争,孰轻孰重,宁崎还是分得清的。

  第二天一早,一帮红着眼睛的大老爷们陆陆续续聚集到了冶金车间,准备参与第一门火炮的试制工作。说是车间,其实也就是个加固版的茅草棚,只是为了防火,特地把顶棚升高了不少。但就算这样,还是让来此参观的穿越众都不时地盯着头上,唯恐一点半点火星飘上去引燃了房顶。

  17世纪初的中国铸炮工艺还非常原始,主要是采用泥模铸炮法。这种铸炮法非常麻烦,用水和泥制成的模具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烘干。而且一具泥模只能铸造一尊火炮,不能重复使用,且废品率极高,铸出能用的炮不过十之二三,所以铸炮的效率相当地下。而诸如在泥模上增加加强筋,焙烧泥模,镗光炮膛等方法,现在这个时代的中国铸炮匠人是完全不知道的。

  这种泥模铸炮法还有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制造尺寸无法真正做到统一,这样的非标准化生产造成的最大恶果就是炮口的直径、炮管厚度往往大小不一,导致后勤供应的困难因此而大为增加,在极端情况下甚至得为每一门炮单独铸炮弹,以满足正常的发射要求。另外炮管厚度不一,也导致了每门炮的装药量都会有细微的偏差,只有这门炮的专属炮手才会通过数次的实弹射击之后逐渐掌握装药量与射程、射角之间的关系。这样一来,如果在战斗中炮手出现了损伤,即便换上替补炮手,因为不够了解炮的性能,这门炮的战斗力也将大打折扣。

  就算是这样落后的技术,却是作为吃饭的本领被铸炮匠人们视为不传之秘,结果就是造炮技术在很长时期内没有得到质的进步,以至于在元朝就开始装备金属身管火炮的中央王朝,到了明末居然不得不向原本在技术上落后一大截的欧洲人进口这种武器。所以在确定制炮工艺的时候,穿越众直接就跳过了这种泥模铸炮法,而选择了更为先进,更容易实现标准化快速生产的铁模铸炮法。

  刘星礼的职业素养无疑是极高的,昨晚的会议结束之后他根本就没休息,带着冶金小组的几个人连夜就做出了两套6磅炮的铸铁炮模。他们甚至还赶在天亮之前用粗砂对这两套铁模表面进行了打磨,让军警部的一帮人都是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

  颜楚杰更是兴奋地拍着刘星礼的肩膀道:“这才是干革命的态度啊!”

  今天来的这帮人说是参加试制,其实用围观来形容更准确一点。虽然这里大部分人都玩过枪炮,有不少人还在前两场战斗中杀过人,但要他们去操作那一大炉子烧红的铁水,还真没人敢去下这个手。

  技术性的工作还是必须得由专业人士来完成,刘星礼一边操作一边向众人解释道:“现在是给模具内侧刷浆液,这个配方还是在资料库里查到的,浆液分两层,第一层是用细稻壳灰和细沙泥制成的,第二层是用上等极细窑煤加水调制的。”

  刷完之后几个人上来将铁模两瓣两瓣地合拢一起,然后用铁箍从外箍紧,用炉火进行铁模慢慢烘热。这样一截一截地装配好铁模之后,刘星礼才下令开始浇筑。

  冶金车间里目前用一台微型起重机充当起吊坩埚用的行车,这台Maeda公司出品的微型吊车在工作时外观活像一个蜘蛛,朝四个方向伸出去的支撑柱就像四条大长腿,帮助小小的车身稳住重心。这台起重机甚至小到连驾驶室都没有,操作员就只能坐在车后方一个小小的座位上,最大起重重量也只有三吨。本来准备这台微型起重机的目的并非是眼下的行车替代品,而是要在水电站工程中吊装水轮发电机,另外就是目前物资仓库中还没派上用场的数台金属加工机床,到时候也必须要用到这台起重机进行吊装。

  至于冶金车间的专用起重设备,机械部门选择了使用技术成熟的蒸汽机动力,目前已经完成了设计任务,第一批生产出来的蒸汽机的装配对象就是冶金和矿山部门。当然,到时候必须还得对目前这间简陋的车间厂房进行翻修,至少得先弄几个坚固的承重柱,到时候才能安装起重设备。

  小小的起重机吊臂缓缓地将装满烧红铁水的石墨坩埚吊了起来,移动到铁模上方,将铁水从浇铸口慢慢注入。围观的众人虽然都站在十多米开外的地方,但仍然感觉到一股热气铺面而来。

  刘星礼头上戴着防护面罩、安全帽、口罩,穿着全套的隔热服、隔热手套、耐高温鞋,就站在离铁模三米左右的地方,一动不动地盯着浇铸过程。直到石墨坩埚中留出的那股细细的铁水堪堪注满铁模,刘星礼才吹响了口中的哨子,操作浇铸的同事立刻调整石墨坩埚的角度,停止了浇铸。吊臂缓缓地移动,然后开始浇铸第二套铁模,最后用剩下的铁水浇铸了三十多颗球形炮弹。

  两套铁模浇铸完成之后,刘星礼才取下嘴里的哨子,回到众人围观的位置。就这么几分钟的工夫,刘星礼已经是热得满头大汗,足见刚才他所站位置的温度之高。旁人有人立刻递上了一杯凉开水,刘星礼也不客气,摘下口罩之后接过来咕咚咕咚喝了大半,这才抹了下嘴角道:“今天时间太紧,来不及搞中心冷却法了,要用那种铸炮法,型芯得进行单独的加工,比较麻烦一点。等这次铸炮试射成功了,定型生产的时候再用好了。”

  所谓中心冷却法,就是在型芯内部以流水散热,对炮管进行加速冷却,这样就可以使得炮膛内部先行硬化,当炮管外层金属冷却时向内缩拢,整个炮管的金属结构就更加牢固,可以大大减少铸炮时冷却散热不均出现的炮管裂纹现象。现在铸的这种6磅小炮还好,即便真的铸废了也就500斤生铁,但若是铸造大口径重炮,那炮管管壁要比6磅炮厚得多,浇铸后很容易就会出现冷却不均的现象,不采用这种方法的话很难控制住废品率。

  这铸出了废炮,费工还是小事,关键是这种用过一次的铸铁就没法再次用来铸炮,只能用来打造铁制农具了。在这点上生铁铸炮就比不了青铜炮,青铜是可以反复浇铸使用的,在铸炮环节就没这么多后顾之忧。不过以执委会目前那点可悲的铜储量而言,暂时还不敢有这样的痴心妄想。

  刘星礼只休息了片刻,便下令拆去模具。有人问道:“现在拆会不会太快了一点?炮管应该还没冷吧?”

  “冷下来就麻烦了。”刘星礼解释道:“这种浇铸件肯定会有一些毛刺,就是要趁着炮还没冷下来的时候清除掉这些毛刺,顺便把炮管里的泥芯掏干净。”

  很快这道工序便完成了,参观者们终于看到了新鲜出炉的两门小炮,与大家心中想象的黑又粗完全一致,还撒发着阵阵焦灼的气味。

  “来吧,看看我们这两门炮经不经得起检验。”看到两门炮外形完整无缺,刘星礼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