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十二章 邀功请赏(一)

第五十二章 邀功请赏(一)

  崖州因为地理位置十分偏远,自古便是朝廷发配犯人之地,极少会有内地的居民主动迁来这地方,所以在崖州附近的居民,十之七八都是犯人或是犯官的亲属后代。这地方光是被朝廷流放的高级官员就数不胜数,自唐朝以后,单是副宰相以上级别的重臣就有十余人之多,而一位重臣的下马往往又会牵连若干党羽,几百年积累下来。崖州居然有了“幽人处士家”的别称。后世当地政府将崖城当作历史文化名城来进行旅游宣传,号称“诗礼之乡,文化重镇”,并非空穴来风。

  但也正是因为发配到此的官员众多,才形成了社会资源高度集中于一地的奇怪局面。这些高级犯人大多会被限定必须定居在城内,以便于朝廷有关部门进行监控,这样就导致整个崖州的文化人几乎都集中到了崖州城里,城中不仅有学堂、书店,更有文人聚会的专用场所。而城外仅仅数十里远的地方,却连个教孩子识字的私塾都没有。

  出于对文明生活的羡慕,附近镇子上一些有钱的地主也会主动搬去崖州居住,长期下来就逐渐拉高了崖州城的物价水平,导致城里的生活成本上升,一些无钱无地的人没法在城里生活下去,只能到远离崖州城的地方去开荒糊口。而这些由赤贫居民构成的小镇小村,甚至连教师和医生都养不起,生活水平便如行动队先前所见的那般低下了。

  这些新开出的田地因为远离城市,所以土地价值极低,农民们一旦有个大病小灾需要用钱,很可能就不得不卖房卖地倾家荡产来借钱度日,时间一长,土地慢慢就兼并到极少数的大地主手中。而这些有钱的地主又可以利用手中掌握的生产资料,不断地收购兼并更多的土地,导致越来越多的农民变成无产者。

  “穷者越穷,富者越富,两极分化严重,这都是恶性土地兼并带来的恶果啊!”颜楚杰听完罗升东的介绍,不禁也有些感叹。他在穿越前对明末历史的了解也就仅限于当年在学校里学的那点课本知识,还是宁崎加入团队之后经常在课余给大家科普,他才对当时的社会变革和历史事件逐渐有了更多的认识。而如今亲眼见识到这些民情,正好也印证了自己所知的那些史实资料。

  当罗升东得知行动队的下一站是去南山镇的时候,他明确地表示了反对。罗升东反对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南山镇上设有巡检司。

  巡检司是属于军政一体的基层行政机构,在行政级别上要次于县级,主要以军事、治安方面的职能为主。南山镇位于崖州以南,地处山岭之间,是崖州东南方向的陆上要隘,而且因为这里人口较为稠密,所以设立了巡检司对当地进行管理。南山镇外甚至还筑有一堡,平时作为巡检司驻地,战时就成为驻军防御的关口。穿越众这些人要是出现在南山镇,立刻就会引起巡检司的注意,那样或许就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罗升东可不想在自己已经到了家门口的关键时候再节外生枝出什么岔子,当下将其中的利害关系向穿越众一一道明。

  颜楚杰权衡了一番利弊,最后还是同意了罗升东的建议,暂时取消南山镇这一站的考察任务,让罗升东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双方又就今后几天的联络方式进行了一番商议,便离开西玳瑁岛继续行进。

  当天下午,两艘船一前一后驶过了南山角之后,罗升东的船则将径直驶入宁远河,崖州水寨便在宁远河入海口上游不远处。而“飞速号”在后世南山港的位置靠岸停船,将这里作为今后几天的宿营地。这地方离宁远河入海口大约有三千米的距离,如果崖州水寨这边有特殊什么情况发生,“飞速号”也能做到来去自如。

  明万历四十五年,崖州设立了水寨前司。嘉靖十九年,根据两广都御史蔡经的上奏,崖州水寨设置了参将一员作为军事指挥,足见当时中央政府对这个偏远地区的军事防卫还是保持了足够的重视。不过崖州水寨虽然设置了参将这样的高级编制,但兵力却是远远没有达到编制的要求。

  明初的时候,参将手下有几万人也不是什么怪事,到了嘉靖之后,参将最多能领兵三四千,而到了明末崇祯这个时期,参将一般就带个一两千兵了。但崖州水寨的兵力规模比这还少得多,整个水寨正兵加上水手才不到六百人,只维持了以前水寨前司的人员编制水平,以至于实际军官编制根本就无法按照兵部惯例的方案来安排。最后经过种种调整和妥协,崖州水寨的军官编制变成了参将一员、把总一员、哨官即百总两员,而参将与把总之间的游击、守备这些职位统统都被取消了,这种奇葩编制最后能得到兵部的认可也算是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了。

  前任把总上个月前已经调任去了琼州府城,所以罗升东极其迫切想得到的把总位子目前还是空着的。而他的竞争对手魏三柱魏百总比罗升东年纪还大五六岁,平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人的能力,不过投机钻营拍马屁倒是拿手得很——至少罗升东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这边疆驻军中空出一个小小的把总职位,兵部的大佬们自然不会有这闲工夫来过问,一般的流程都是由地方上推荐人选,然后兵部批准,下发任命文件。推荐的人选只要没有什么性质严重的黑历史,基本都能稳稳地升职。而和平时期无仗可打,想要在军中升职就只能和上级拉拢关系。罗升东虽然也算有些眼色,但比起对手还差了一大截,他自知玩花样玩不过魏百总,所以才会主动请命,带兵出去巡逻,指望着能剿灭一股海盗,拿实打实的首级回去邀功。这可是老罗家的传统,罗升东的老爹当初就是靠着砍海盗脑袋从屯军调任边军,再从大头兵升到百总的。

  虽然经过比较曲折,可最终罗升东还是达到了此行的目的,弄到了二十多个海盗首级和一艘船,不要看这数字好像不大,但这功绩拿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要知道上一次崖州驻军斩获海盗超过二十人,还是正德十四年的事情,距现在已经超过百年了。当时的崖州知州陈尧恩,指挥谷正春,在战斗中斩获了来自勃泥的海盗二十四人。从那以后崖州驻军的防区就越来越小,榆林附近的好几个驻军点干脆就废弃掉了,而鹿回头半岛更是成为了南海海盗北上海南岛的打尖之地。

  罗升东的船刚驶入宁远河河口,便已经被在河道上巡逻的一艘哨船发现。那艘哨所靠过来查看之时,罗升东在船舷边现身了:“马瘸子,别看了,老子这船可没打赏给你!”

  哨船上为首的兵头绰号便是马瘸子,听到这声音抬头一望,不禁愕然道:“罗百总!你怎么坐这船回来了?”

  罗升东一脸的意气风发:“你罗爷这次可立了大功了!废话少说,前面领路,我先回寨里交差!晚上叫上兄弟们,罗爷今天醉仙居包场!”

  那马瘸子应了声喏,赶紧呼喝着哨船上的水手把船调头,引导罗升东这条广船往水寨方向行去。

  广船驶入水寨码头靠岸之后,罗升东带着几个手下,提了那装着首级的三个箱子,先去军中文书那里报备,表明自己已经巡逻归来,然后才是去参将那边邀功请赏。不过罗升东发现今天这张文书见到自己之后的神情似乎有些奇怪,心下一动,便悄悄塞了一锭银子到张文书手里——这还是临走前与军服武器一起返还给他的个人物品。

  那张文书倒也晓事,左右看了无人,压低了声音道:“罗百总,前天巡检司在南山镇外查到两个逃兵,他们交代是你船上的人,昨天已经送到水寨来认了人,的确是你带出去那拨人里面的……”

  “嘶——”罗升东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当初战败被俘之后,海汉那边的确是清点过一次战俘人数,算来算去都少了两个,最后是记入失踪名单,没想到这两个逃兵东躲西藏了大半个月,最后居然还是被人给逮到了。这么一来,自己在榆林战败的事不就彻底暴露了?自己这趟回来岂不成了诈功?

  罗升东这一瞬间甚至兴起了调头就跑的念头,趁着寨中军士不备,跟几个亲信抢条船冲出去,应该有八九成的把握能够脱身。只要能跑到海汉人的地盘上,必定保命无忧。但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兴起,便被他自己强压了下去:“老子吃了这么多苦,好不容易才捞到这么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岂能就此放弃!”

  罗升东脸上露出一丝狰狞:“老子找这两个逃兵也找了很久了!这下正好,砍了这两个家伙的脑袋给老子庆功!”...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