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十八章 人选

第四十八章 人选

  袁若修提出的这个人民公社试点方案,与执委会目前正在筹备的一个项目倒是不谋而合。

  北美帮完成废盐田地区的查探任务之后,执委会还没来得及对他们的报告进行讨论,就发生了海盗来袭事件。现在海盗的事情基本已经处理完,局面也稳定下来,盐田项目就被重新提回到议事日程当中来。

  开垦这块废盐田地区并没有太大的技术门坎,就算没有真正在盐田工作过的穿越众,信产部的大资料库里也有详尽的方案可供参考,从设计施工到投产运行,涵盖了盐田生产的各个方面。虽然限于这个时代的条件,穿越众的盐场可能无法达到后世的海盐生产水平,但要做到控制成本的同时,让产盐率和品质超越同时代的盐场却没有太大难度。在执委会看来,只要海盐产量上了规模,那么穿越众的对外贸易之路就算是有了基本的保障。

  目前在这个项目上困扰执委会的问题主要有两点,一是盐场的防御体系,二是盐场的管理体系。防御上还好说,根据军警部的建议,可以把盐场工人的定居点设在远离海岸,内陆靠山的地方,一旦海上有敌人来袭,可以通过榆林角哨所的示警,让盐场工人提前进山避险。但管理体系的问题就没那么好解决,如何合理地组织一帮本地百姓入驻盐场,在组织生产的同时还要将其纳入到穿越众的统一民政管理之下,并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事情。

  但袁若修提出的人民公社方案无疑是给执委会点亮了一盏明灯,这种可以将生产、生活、政权的管理合并到一起的组织形式,相当适合穿越众在目前时期的垦荒屯田规划。

  经过讨论之后,最后执委会决定先成立两个试点公社,一个是处于榆林角对面的盐场公社,另一个则是位于田独河东岸的农垦公社。公社社员的来源主要是附近一些原本靠海为生的渔民、没有土地的农民,以及一部分想要走出大山的黎人。

  公社将统一配发农具、耕牛、种子等生产资料,由相关部门制定统一的生产计划并领导实施。公社的行政管理机关是由穿越众组成的管理委员会,这个管委会将直接向执委会负责,具体人员由负责组织生产的技术指导部门,负责社会事务管理的民政部门,以及负责治安防卫的军警部共同出任。

  而公社中也将首先开始试运行任亮所提出的“劳工等级制”,对所有加入公社的本地居民开始实行身份登记和劳动量统计。“劳工等级制”将在公社中施行一段时间之后进行查漏补缺,完善后的制度会逐步导入到其他的在建项目中去。这样也可以避免所有项目一哄而上,导致人力资源部门不堪重负的局面发生。

  接下来的议题是关于崖州之行,这也是目前穿越众讨论得最多的话题之一。关于罗升东所提出的计划,执委会也在论坛上进行了公示,并且开放了报名渠道,凡有意参加这次崖州之行的穿越众都可以报名,但要表明自己参与这次行动的动机和目的。另外执委会也专门说明了此行的危险性,告诫那些想把这次行动当作短途旅行的人最好早点打消念头。

  当然,即便是报了名,也仍然要通过执委会的严格筛选。因为此行中公派人员仍然会占据大多数,留给自行报名参与者的名额不会超过五个。

  考虑到安全问题,这支队伍的主体仍然将是军警部的精锐人员,北美帮除了约翰逊大夫留守之外,其他五人都将参加这次行动。执委会留下约翰逊的原因主要是考虑到大本营也必须留下一名专业医生以防万一,另外北美帮六人中只有约翰逊是拖家带口,尽量减少他的外派差事也是出于人性化的考虑。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另外五名军警部成员,而颜楚杰将作为这支队伍的最高决策者同行。他们除了一路上的安全护卫之外,还将在这趟差事中完成对沿途地理、水文、民情等状况的考察。如果时间充裕,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他们还将对崖州水寨和崖州城进行军事侦察,为将来可能会发生的武装占领搜集情报资料。

  工业、农业、建设三大部门都各派出一人,如果此行有与崖州当地商户进行交易的机会,他们将负责购买各自部门所需的各种原材料。财政部则是负责人施耐德亲自出马,根据他的说法,是打算要亲自考察“本时空商人的职业素质以及普通民众的消费力水平”。

  同时施耐德还要扮演出纳和会计的角色,负责统筹安排这次出行可能会产生的费用。执委会在穿越前花费巨资储备了整整一吨的白银以及少量黄金,这一吨白银按这个时期的度量衡计算,约合两万七千两。为了便于使用,执委会还将其中一部分白银提前制成了银锭和碎银。

  这次出行,执委会给行动队特别批下了三千两白银作为行动资金,这个数目在经济专家施耐德看来简直就是大炮打蚊子一般不切实际。这个时候的银两还保有比较强的购买力,一两银子就可买到大米二石,这近两百公斤的大米换到后世,其价值比明朝增加了足足有七八倍之多。施耐德穿越前就曾开玩笑说,反正虫洞只有时间限制没有使用次数的限制,只要一直用虫洞在两个时空来回倒腾大米和白银,赚钱的速度可要比用外贸订单骗短期贷款快多了。执委会不是没有对这个提议心动过,但考虑到频繁的大宗粮食买卖必定会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最终还是没有采纳这个赚快钱的办法。

  此时大明朝官员的法定工资也并不高,以崖州为例,文官系统一把手是知州,从五品官员,月俸十四石,折算下来法定年薪还不到百两银子,二把手州同知就只有八石的月俸。而在武官系统中,如果罗升东有幸升了把总,一年的军饷也不到五十两银子,这还是在上级无贪墨无拖欠的情况之下能到手的数目。像崖州这么偏僻的地方,社会经济水平有限,三千两银子放到市面上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不管是用来交易还是给罗升东的上司行贿,这数目都远远超出了需要。说句不好听的话,罗升东要是知道这支队伍带了三千两银子,搞不好一回崖州就会直接翻脸,带着兵来抢这笔银子。

  明代官员的俸禄之低,在历朝历代中都算是一个极致。《明史》中有记载,当初海瑞在浙江淳安当县令的时候,曾因为母亲过生日买了两斤肉,竟被浙江官场传为一时奇谈,这固然见证了海瑞的清廉,但也可由此窥见当时基层官员的生活窘迫程度。张居正在家乡盖房的时候,明神宗赐银千两,时人却称“其数已太多”,皇帝对朝廷重臣的赏赐也就这水平了。明太祖定下了超低水准的官员待遇,也就难怪他虽然想出了“剥皮实草”的狠招来防止官员贪墨,却仍然无法阻止整个官僚系统的逐渐腐坏。

  信产部也有一个公派名额,蒙贺本来打算让刘卓去,但这个名额最后还是被女记者罗舞丹抢走了。罗舞丹在前一次充当了战地记者之后,似乎有胆子越来越大的趋势。在这次行动中她将负责全程的影像资料录制收集,并且会在回来之后发布一系列新闻稿,对本次行动进行详尽报道。

  另外执委会从报名的穿越众当中选出五人,作为特别观察员参与这次行动。在目前穿越众自身的政治制度还不够完善的情况下,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监督方式。五位特别观察员将在这次行动中近距离监督各个部门的公派人员有无失职或其他违背穿越众利益的行为,并且会在回来之后交给执委会一份独立报告。

  最后还有几个名额是留给本地明人的,这主要是方便穿越众与崖州当地民众的交流沟通和信息收集。已经成为老牌带路党的于家父子因为曾经多次去过崖州城而再次光荣当选,而除了他们之外,执委会为了彰显实力,拉拢关系,还特地指名了符家峒的未来峒主符力。

  符力这些日子里一直就住在二号基地外的黎人临时聚居地,每天白天去水电站工地上与其他黎人一起劳作,晚上则是去周恒行的语言学习班练习汉语。最近他已经转到宁琦的班上,和其他粗通汉语的黎人一起开始接受穿越众专门进行过精简的初级教育——主要是以基础数学为主,目的是让黎人能尽快接受穿越众接下来将会推出的“劳工等级制”。同时宁琦会在课余召集明人和黎人的小孩,进行有针对性的文化灌输,比如让他们观看一些精心准备的宣传片。

  当投影屏幕上出现了高楼林立的城市,车辆如织的高速公路,巨大如山的远洋船舶,所有的孩子都惊呆了。符力还曾在课后询问宁琦,他所看到的那些不可思议的画面是否就是仙境的影像。

  宁琦的回答在数十年后都还深深地记在符力的心中:“这不是仙境,这就是执委会将要带领你们去建设的新世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0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