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十三章 不安分

第四十三章 不安分

  罗升东的怨天尤人并没有持续很久,就被突然出现的外来者所打断了。

  一个渔民打扮的家伙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顺手抓起一把锹就开始往地上戳。罗升东赶紧叫停了他:“你干嘛的?别乱戳!”

  先前罗升东带着下属们花了整整一个时辰才按照短毛要求的水准平整完这块地,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乱搞的家伙?若不是顾虑到劳改营规矩重重,一旦犯错就是各种扣分,罗升东早就一个大嘴巴招呼过去了。

  那人抬起头来,一脸掩饰不住的惊慌。在工地四周明亮的灯光照映之下,罗升东注意到他的脸上有明显的烟熏火燎痕迹,再看看这人的神色,罗升东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就是他们正在找的人吧?”罗升东不动声色地问道,背后的手却悄悄攥住了一根撬棍。

  那人连连摇头道:“我不是海盗,我跟你一样是来做工的。”

  “我可没说他们正在找海盗。”罗升东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人心知自己情急之下说漏了嘴,只是没等他有所反应,罗升东已经一棍挥到他头上了。恍惚之中他似乎还能听到罗升东的声音:“把这家伙按住了!兄弟们能不能有脱身的机会就着落在他身上了!”

  当晚九时许,提心吊胆的陶东来等人终于得到了宁崎的回复,声称在众多人员的努力之下已经抓获了那名海盗余孽,并且成功粉碎了对方企图破坏水电站工程的重大阴谋。当然后面这句是宁崎自作主张加上去的,上百人劳师动众抓这么一个家伙还险些被对方蒙混过关,最后居然是被明军俘虏给逮到的,说出来实在有点没面子。

  不过这边陶东来等人也自动过滤了最后那一句,一个海盗探子懂什么水电站工程,又不是台湾反动特务潜入大陆搞破坏。这当口大家也不会故意去扫宁崎的面子,对后方指战员的努力也纷纷表示了赞赏和慰问。但宁崎又提到另外一件事,让大家的注意力立刻就从海盗这边移开了。

  “你说那个明军军官申请跟我们谈判?”陶东来几乎不敢置信地反问道:“他一个被俘半个多月的人现在提出来要谈判?”

  “而且他要求跟官阶最高的人谈。”宁崎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无奈:“我很难给他解释清楚我们的集体决策制是怎么一回事。”

  “老宁啊,你真是书呆子毛病,用得着给他解释什么?直接告诉他没资格跟我们谈判就完了。”颜楚杰有些不快地拿过对讲机插话道:“我看这家伙大概是最近吃太饱不消化吧?明天该叫古卫给他补补课了!”

  “但我看他很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而且他说有办法解决我们的劳役不足问题。”

  “什么?”陶东来一把将对讲机又拖了回来:“劳动力?”

  “这家伙毕竟是个当官的,大概也看出来我们现在的问题所在了,我想他既然敢开这个口,或许多少有点干货吧?”宁崎犹豫着表明了自己的看法。

  这下颜楚杰也没急着发言了,事情涉及到劳动力,这可是目前除战事以外优先度最高的事情。虽然执委会在穿越前就制定了许多引进人口的方案,但那些方案都是着眼于中长期居多,对于穿越初期如何能在这荒芜之地获取人口,其实一直都没有特别好的办法,而执委会也早就做好了在穿越初期的半年甚至一年内都将面对劳动力严重不足的心理准备。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蹦出来说可以解决困扰穿越众的人口问题,那么在座这几位恐怕很难扛得住这种诱惑。

  “要不,明天把人带过来,先听听他说什么?”连一向果断的颜楚杰此时态度也变得犹豫不决了。

  “就这么办吧。”陶东来最后拍了板:“宁崎,我们这边暂时还脱不开身,你明天安排人把那个军官送到一号基地这边来。”

  罗升东提出要求之后,很快被人从工地上带走,关进了一间单独的棚屋中。罗升东知道自己发现了一个机会,一个可以从目前的奴隶生活中脱身的机会,但如何能利用好这个机会,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知道自己将要提出的一些条件在短毛看来会感觉很荒谬,这些条件很可能会把短毛激怒,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比如让他的积分瞬间跌到死刑标准线。但另一方面他也有可能就此获得自由身,如果运气够好,他甚至还有机会回到崖州,回到过去的生活状态中。

  罗升东整晚都在反复推敲自己的计划,对其中的种种不确定之处在脑海中一再推演,力求要一击制胜,这一整夜几乎都没合过眼。临到天明的时候,罗升东突然想到一个不相干的问题——短毛的武力如此之强盛,如果获得了更多的人口,那岂不是能编练出更多的火铳兵,届时崖州这一亩三分地,又有谁能有力量来压制他们?

  这问题让罗升东越想越觉得后怕,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干嘛那么冒失地向短毛头领提出了谈判的要求。但事已至此,也不会再有挽回的可能,罗升东最后也只能抱着实用主义的心态来进行自我安慰:“出什么问题那是以后的事,首先我得要好好活下来,不然连面对问题的机会都不会有。”

  第二天一早有人给罗升东端来了早饭,内容与过去的日子一样没有变化,有所不同的是,这是他被俘二十多天来第一次单独吃早饭,没了环绕在身边的几十号下属,罗升东居然感觉自己还有一点小小的不适应。

  吃过早饭之后,罗升东被人押到了码头上,他看到了劳改营的古长官、任长官,以及那个比他们还要高阶一些的宁姓短毛首领都在。这些人看着他的眼神都是意味深长,似乎是要从他脸上看出花一样。

  任亮盯着罗升东沉声说道:“罗升东,我知道你虽然表面听话,但骨子里其实是个很不安分的人。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这次做错了,很可能就会被吊死在胜利港?”

  罗升东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哆嗦着嘴唇回应了一句:“我不会死,我会活下来!”

  任亮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古卫挥了挥手,有人过来将罗升东押上了船。罗升东见对方拿出了那种白色软带,便自觉地伸出手来,等对方给自己套上。每次有长距离移动的时候,所有的俘虏都会被如此对待,罗升东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

  押送小组一共就三人,两人负责警戒,一人操作船尾的马达。当然穿越众是不会浪费油料和人力专门就只为押送罗升东回胜利港,船上还装满了从黎人那里交易来的各种瓜果蔬菜、米酒,以及昨晚出发赶回胜利港那支队伍的一些个人物品。

  罗升东其实对船尾那个突突作响可以推动船在水上行进的铁匣子十分感兴趣,他甚至已经想到了胜利港的那些大铁船也是用类似如此的装置推动,才能跨海而来。但罗升东并没有对此多问什么,不是他不敢问,而是短毛说的东西让他根本就听不懂。什么“发动鸡”,什么“螺旋酱”,罗升东完全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东西,难不成那铁匣子里还能藏着一只鸡?

  类似的东西罗升东这段里在工地上已经见过不少,能拖动千斤巨石的四轮怪车,夜里发出耀眼白光的无火明灯,还有那种短毛们带在身上能千里传音的黑色小匣,罗升东虽然不明其理,但作为一个一心上进读过几本兵书的基层军官,他很敏感地就联想到了这些奇异物品在战事中会起到的巨大的作用——一辆怪车可顶百名民夫,无火明灯可解夜战之忧,而传音小匣就更不得了,试想攻守城池之时,其中一方的领军将领可随时掌握四方城门的实时战况,这是何等逆天的事情?

  至于说短毛士兵们装备的那种威力强大的连发火铳,在步兵野战中简直就是近乎无解的存在。罗升东想到这里,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对面坐着的两名短毛士兵,他们的手里就拿着这种大杀器。铳身上没有火绳,没有通条,发射时不用装弹装药,这么厉害的武器自己以前为何从未听过见过?

  一个多小时之后,小船在一号基地附近的小型栈桥靠岸,一些妇女已经等在这里,帮忙从船上把货物卸下。罗升东下船之后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变化不小,首先是短毛们称为“一号基地”的营地外围已经修筑了一圈奇怪的防御工事,有很多突出凹进的结构,并且明显分出了高中低三道挡墙,这种工事的奥妙何在,罗升东一时还看不出端倪来,不过他知道依照短毛的习惯,绝对不会做任何无用的事情,只能暂且把这工事的模样记在脑中,待以后有机会再慢慢琢磨。

  其次是一号基地的大门外面,齐刷刷跪着七八十号人,且全部都双手抱头。罗升东一看就明白,这些人肯定都是俘虏——当初他自己被俘之后也享受过同样的待遇。这些人多是短褂短裤光脚,皮肤黝黑,一看便是水手打扮,罗升东心道这便是昨天来这地方找死的海盗了。

  在这片跪着的海盗旁边,还一溜烟摆着一大排用布遮了头的尸体,不想可知这些就是送死成功的倒霉鬼了。罗升东看到这些尸体的时候眼神不自觉地一亮——这些首级要是拿回崖州,可都是实打实的战功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