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十一章 打扫战场

第四十一章 打扫战场

  “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步啊!”颜楚杰望着正在登船的部下们,皱着眉头抱怨了一句。

  颜楚杰和陶东来带领“快速反应部队”以最快的速度从二号基地赶了回来,但没想到留守此地的穿越众动作更快,当他们赶到码头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只剩下打扫战场了。颜楚杰忽然想到上次战斗后陶东来带人赶来增援的情形,大概那时候他的心情也跟现在的自己差不多吧!

  两艘铁壳渔船目前正在港湾里分头把那些泡在海里侥幸活下来的海盗们一个个捞上来,而增援部队的任务就是去搁浅的那艘船所在的位置,看看能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抓住多少人。战斗前被临时关进驳船船舱的十名明军水手这时候又派上了用场,驾驶着他们熟悉的海沧船将增援部队载去港湾东边的沙洲上剿灭幸存的少量海盗。

  不出所料的是,留在沙洲上的只剩下空无一人的船,船上的海盗们应该都趁着刚才搁浅之后的空隙逃去了更远的地方。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这一小片沙洲毗邻着一连串的山岭,海盗们就算想逃也得先翻山越岭。但没了船之后,就算逃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

  这艘船显然不能就这么让它搁置在沙滩上,陶东来调了一艘铁壳渔船靠过来,用缆绳将搁浅的这艘帆船直接拖回到码头。至于那些逃走的海盗,可以等明天天亮再慢慢追剿不迟。

  四艘较小的帆船中,被爆菊的两艘都已经因为进水而沉没了,剩下的两艘也是受损颇重,只能先用别的船拖回码头,待明天再慢慢查看是否还有修复价值。万幸的是两艘大船除了在最开始的攻击中被步枪子弹打破了几块船板之外,基本上可算完整无缺,海运部的进一步壮大看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一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考虑到安全问题,颜楚杰下令所有人员停止海面搜索返回胜利港。至于这时候是否还有漂泊在海面上没有被发现的倒霉鬼,那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回到码头之后,军警部立刻对俘获人员进行了初步的清点,发现共抓获来犯海盗七十七人,其中有五人伤势较重,估计撑不到天亮了。另外还一并运回了被击毙或是淹死的海盗共十八具尸体。至于这次来犯的海盗究竟有多少人,还得等到突审之后才能有进一步的信息。

  而穿越众方面唯一的伤号就是记者罗舞丹,她在交战过程中看得过于兴奋,结果没站稳脚步,头在船舷上撞出个青包。原本还有后续采访计划的罗舞丹一下船就匆匆跑掉了,据说是摩根建议她马上去医务室上一点散瘀消肿的药,免得以后在伤处留下淤痕。

  “各位辛苦了!”这个时候陶东来才终于有机会对今天出海激战的穿越众们表示慰问:“我知道各位都没有来得及吃晚饭,多的话我就不说了,樊师傅已经做好了海鲜饭,大家先吃饭,抓紧时间休息,因为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会不会有第二场战斗发生。”

  至于王汤姆、孙长弥、越之云和顾凯等人暂时不能离开,他们必须一起先把目前的情况作一个汇总,然后抓紧时间制定出下一步的应对方案。

  “军警部先安排人手开始突审吧,我们得先知道敌人是一波流还是藏着什么后招。”陶东来走进会议室之后还没坐下便先打开了话头。

  颜楚杰点点头道:“刚才已经安排人手去做了。不过这次俘虏比上次要多了一倍,又是到了晚上,估计审起来会慢一点。”

  王汤姆插嘴道:“我认为这次的海盗来袭并不是偶然事件,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

  “说说你的想法。”陶东来对王汤姆的看法很感兴趣,之前王汤姆提醒可能会有奸细混入工地的时候,陶东来就认为可能性很大,特别交代了宁崎今晚要控制住工地上的外来打工人员。

  “陶总和颜总都是当过兵的人,我就直说了。”王汤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开始分析道:“作为突袭性质的军事行动,我们都知道一早一晚是最好的时机。不得不说对方挑的时机其实还不错,特地等着我们这边巡逻结束,所有船都回到港口的时候才发起。要不是我们早就在榆林角布置了哨所,一下子看到六条船冲到码头,恐怕还真会有点手忙脚乱。”

  “这些远道而来的海盗不太可能刚到这里就直接发起攻击,也就是说他们或许在海湾外的某个地方已经潜伏了一整天或者更长的时间。而我认为他们之所以会在傍晚而不是早上发起进攻,是因为他们想要藉此拖延住我们的救援时间,让他们能够多出一整晚的时间用来劫掠物资。”

  “当然,我这样的猜测有一个必要前提,那就是对方早就派出了探子,知道我们的主力不在港口,并且大致掌握了我们的海上巡逻时间和范围。”

  陶东来听完之后点头道:“如果真有探子,那他们一定跑不出去。两边基地的打工人员都已经控制住了,剩下的就是花时间来慢慢鉴别。”

  实际上在他们开会的同时,一号基地的外来人员鉴别工作已经开始了,顾凯自告奋勇地拿下了这件差事。要说上战场顾凯的确不行,但说起刑事侦讯,鉴别口供真假之类的事,顾凯可算是专家中的战斗机。几年律师当下来,各种人渣也不知道见过多少了,是不是在说谎,顾凯基本上从对方的眼神、神态、动作等细节上就能判断出准确结果。

  目前留在一号基地的外来人员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就十多号人。在下午接到榆林角哨所的警报之后,这些本地明人就已经跟那十名明军水手一起被穿越众控制起来,战斗结束之后才刚刚从驳船船舱里放出来,畏畏缩缩地在刺刀的威逼之下站成一排。

  顾凯并没有打算花时间一个一个去审问这些明人,再反复比对他们的口供来找出可能隐藏其中的海盗,他已经想到了更为便捷的办法。

  工头于大山是穿越众在本时空任命的第一个土著“干部”,他和于小宝两父子可算是最早一批从龙的本地带路党,平时来一号基地打工的本地人都是交给他在代管,要想了解这批工人的具体情况,问于大山显然比较快一点。

  顾凯抬手一指于大山,让他单独叫出列,于大山此时已经知道刚才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唯恐是短毛老爷要拿自己开刀,哆哆嗦嗦地迈不动步子,口中连叫“冤枉”。

  顾凯笑骂道:“你怕个毛啊!让你出来认人,不是要杀你的头!”

  说完直接一把将于大山拉了出来,让他面对着这一排明人:“这些人里面可能混进了海盗的探子,于大山你好好看看,把你村里的熟人先指认出来。记住,是一直住在你村里的人。”

  于大山一听只是认人,这才稍稍放松了一点,赶紧将自己熟识的几个同村村民从队列中指认出来。这几个人基本都是他介绍来这里做工的,真要有什么事情他也得担责任。

  这一通指认结束,队伍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人。这时候刚刚被指认出的村民相继有人举手,指认了其中两人是他们的亲戚,于是就只剩下了一个人。

  “看来这里没人认识你啊!”顾凯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老爷,我不是坏人啊!”那人吓得脸色煞白,连连摇手分辩道:“我是从凤凰镇来的,只是这里的人不认得我,我在这里做了好几天工了,从来没捣过乱啊!”

  “你是不是好人,这个很容易就知道了。”顾凯转头对押着他的武装人员说道:“带他去关海盗的地方,演出戏让他出出风头,然后晚上把他跟海盗关到一起!”

  “别啊!老爷饶命啊!”那人立刻腿一软就跪地求饶了:“小的招了……小的便是探子……”

  这家伙反应倒是很快,若真是被押去他的海盗同伙面前演出戏,那么他那些同伙铁定会认为这次失利是被他给出卖了,这种情况下再被关到一起,那妥妥是过不了夜的节奏。

  “那就好好说说吧!”顾凯蹲下身来,用嘲弄的眼神盯着这个已经被吓破胆的探子:“你还有没有潜藏的同伙?你们之间是怎么联络的?”

  十分钟之后,顾凯将一个小腿粗的竹筒放到陶东来面前的桌上:“抓到探子了。”

  不明所以的陶东来将竹筒拿起来打开上面的封口一看,竹筒中赫然蜷缩着一只鸽子,他不由得愕然道:“信鸽?海盗居然这么先进?”

  “这帮家伙已经在鹿回头角待了快十天,探子四天前混进了我们的工地,他带了三只信鸽,每三天放一只出去。据他交代还有一个同伙在二号基地的工地上潜伏,我刚才已经联络了宁崎,把探子的体貌特征告诉他了。”顾凯不无得意地将自己的成果炫耀了一番。

  “港湾外还有没有他们的同伙?”陶东来现在紧张的倒不是还有没有探子了,而是对方是否还有尚未打出的牌。

  “据探子交代说已经没有了。”

  “这伙人的老巢在哪里?”

  “据说是硵洲岛,不过我不清楚这地方究竟在哪里,那个探子也说不出个一二三。”顾凯耸了耸肩道。

  “硇洲岛这地方我知道,在湛江。”陶东来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现在应该是叫雷州。”...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