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四十章 港湾激战(二)

第四十章 港湾激战(二)

  顾凯找了各种借口理由,但最后还是被约翰逊和摩根两个人高马大的老外以近乎悬空的姿势架上了编号为“渔02”的铁壳渔船。执委会早就颁布了《战时特别条例》,明确规定了在战时所有人员应服从军警部统一指挥,哪怕是执委会委员也没有例外。

  看到顾凯两股战战的样子,船上所有人都知道指望他以执委会委员身份督战是不太现实了,只能希望他至少能完成翻译的工作,不至于让这艘船上的指挥体系因为语言不通而出了问题。

  不过船上的士气并没有因此而变得低落,因为就在开船之前,居然有一个女生径直冲上了船。

  这位个头小小的圆脸女生在被荷枪实弹的军警部成员拦住之后并没有畏缩,而是大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我是信产部下属宣传组记者罗舞丹,战时我就是战地记者,你们让我上船!”

  其实在场不少人都认识或是听说过这个性格直爽的小姑娘,对于“罗舞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论坛上专门有一个“每日时事”板块,内容大多是关于一些在建工程或是集体活动的新闻图片稿,而这些稿子中有九成的落款都是“记者罗舞丹在现场为您报道”。据说罗舞丹在穿越前做过好几年娱乐记者,所以才在穿越后主动报名加入了宣传组,而且这个部门目前就只有她一名固定员工,其他全是兼职或者临时客串的撰稿人。也亏得她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居然一个人就能把这部门的工作给撑起来了。

  越之云知道后跟顾凯和两名老外指挥员简短商量了几句,最后还是同意了罗舞丹的上船申请。眼下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可没时间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让船停在岸边慢慢扯皮。但越之云还是很谨慎地让老外派了两个人专门负责保护小姑娘,毕竟刀枪无眼,等下打起来就是各凭天命,可不会因为她是弱女子而有什么不同。

  有了这么一名勇敢的妹子主动加入,全船的士气似乎都得到了明显的提升,就连几分钟前还怂得要命的顾凯,此时也勉强站直了身子——他可不想自己的怂样被罗舞丹手中的DV记录下来,在明天成为论坛上的最新笑料。

  “渔02”在与对方的船队相向而行时,同样也遭遇了对方的提前开火。由于这边船上的指挥体系没有那么顺畅,成员们在还没有得到“开火”的命令之前便也纷纷开枪还击,急得两个老外连连大吼叫停。

  从对面传来响动的那一刻开始,顾凯就小心翼翼地双手紧按住头盔,背靠着船舷坐在甲板上,根本不敢探出头去查看情形。而罗舞丹却是单腿跪地,一只手抓着船舷稳定身体,另一只手则是将DV举得高高的,尽可能录下战斗的过程。

  越之云在一开始时还并未抱着要驾船直接撞击对手的念头,但对面跟在后边的小船正在手忙脚乱的调转方向,其中一艘正好就挡在“渔02”的前进方向上。而这里正是胜利港港口最狭窄的地方,“渔02”此时若是要调整方向避开对手,很可能就会直接搁浅。越之云稍一犹豫,便拉动了汽笛警告甲板上的人。

  一直在甲板上盯着前方情形的是罗舞丹最先发现情况不妙,赶紧大叫着让还在瞄着已经驶过去那艘大船射击的成员们抓住身边能固定身体的东西。

  “砰”地一声之后,这艘近百吨的铁壳渔船也禁不住左右摇晃了几下,接着便从船头处连续传来了木材折断时的咔嚓声。

  “渔02”撞上的这艘小帆船长度顶多只有自身的一半,在刚才这一下撞击中,“渔02”船头的撞角狠狠地撞在了对方的船尾,整个尾部连同船舵几乎在同时变成了海面上的一堆碎木片,大量的海水立刻开始从破碎处涌入,很快便让小帆船的船头翘出了水面。小船甲板上的人惊呼着向船头涌去,似乎这样做就能够延缓船只的沉没。

  “撞!撞沉这些王八蛋!”顾凯战战兢兢起身之后发现对方的船已经遭受重创,竟然也禁不住大吼起来。

  这次撞击对于铁壳渔船来说自然没什么损害,船身只是稍微顿了一下,便继续径直向前驶去。

  “刚才这一下干的不错嘛!”惊魂未定的越之云从对讲机里听到了来自另一艘船上好友的夸奖。

  “接下来怎么办?”取得了初胜的越之云反而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把对讲机当成了救星。

  “减速,调头,再冲一次。记住,尽量先撞小船。”对讲机那头的声音已经换成了王汤姆,看来刚才这一记战果让王汤姆对撞角的威力也重新拾起了信心。

  两艘铁壳渔船在港湾外完成了调头,然后开足了马力再次冲回了胜利港。而对方的船队在这个时候作出了一个极其愚蠢的决定——留下两艘小船援救被撞坏那艘船上的船员,剩下的两大一小继续直冲向港口。

  在双方的船速相差近一倍的情况下,这种决死冲锋注定将会毫无结果,而且更要命的是他们将最为脆弱的船尾暴露过了从后面追来的两个煞星,航海技术最为精湛的王汤姆认为就算是自己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将无法逃脱被爆菊的命运。

  两艘铁壳渔船先是一左一右撞上了停下来想要搭救同伙的两艘小船,一边直接被撞角爆菊,船尾的损坏程度甚至还超过了第一艘被撞的船。另一艘帆船的运气稍好一点,但船肋吃水线的位置也还是被铁壳渔船撞角挂出了一个大口子,同时甲板上的武装人员们端着枪对着对方甲板进行了近半分钟的覆盖式射击。在这么近距离的火力打击之后,除了桅杆之外,对方的甲板上没有再留下任何能够立起来的东西,在驾驶室里掌舵的孙长弥甚至都能听到从帆船上传来的惨叫哀号声。

  完成了这次撞击之后,铁壳渔船继续向前猛追。此时前面三艘船与港口码头的距离尚远,反倒是与追兵之间的距离更近,恐怕不等船靠岸就会被追上了,而显然前方帆船上的人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三艘船开始调整方向,似乎想要在港湾中完成一次调头之后就赶紧溜。但这种打算显然不切实际,两艘铁壳渔船并没有准备就此罢手,各自就近盯住了一个目标咬住不放。

  剩下的时间里,五艘船在胜利港港湾中进行了一次捉猫猫的游戏,在机动力上占据绝对优势的两艘铁壳渔船不负众望,很快撞伤了另一艘小船,使其丧失了行动能力。而其中一艘大船完成了调头之后,被越之云的船直接逼迫着在田独河入海口东岸的沙洲上搁浅了。

  最后一艘船在冲出港湾之前就被两艘铁壳渔船从一左一右堵住了,眼看着大势已去,这艘船上的果断地放弃了抵抗,甲板上的人一边大叫着“饶命”,一边降帆停船以示投降。

  此时天色已经渐暗,两艘铁壳渔船都打开了船上的探照灯,对准被堵住这艘大船,让甲板上所有人的动作都无所遁形。全副武装的战士们从两侧船舷一起登船,用捆扎带将这些垂头丧气的船员们一个一个地绑了起来,同时将散落在甲板上的各种武器搜罗到一起。

  此时已经大着胆子走到甲板上观战的顾凯注意到,这些人当中除了一部分明显是明人相貌装束之外,还有一些皮肤黝黑的东南亚面孔,中间甚至还混着几个留着“月代头”的日本浪人。很明显,这是一支由不同地区人员所组成的混合海盗势力。

  “你看,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不知什么时候,举着DV的罗舞丹走到了顾凯身边,镜头对准了另一艘船上跪了满地的海盗船员们。

  顾凯干咳了一声,义正辞严地说道:“谁在怕?我从来就没怀疑过我们的力量能够在这个时代碾压一切敌人!”

  罗舞丹嗤笑一声,指了指另一只手上的DV:“刚才我可是全程录像了,希望你媳妇儿看到的时候不会嘲笑你。”

  “你有什么条件,咱们都可以商量。”顾凯毫不犹豫地就软了下来,无节操的程度颇有律师风范。

  “穿越前我就给执委会打了成立新闻社的报告,现在都到了天启七年了,我想问问到底什么时候能批下来?”罗舞丹也早有准备,立刻提出了条件。

  “我明天就帮你催一催,尽快批,尽快批。”顾凯颇有些心虚地应道。

  事实上对新闻报道进行严格管制就是他第一个在执委会上提出的,这样做可以在穿越初期有效地控制舆论阵地,避免某些自由主义思想的传播。而对此投了赞成票的还有罗舞丹的上司蒙贺,他认为穿越初期并没有必要为此成立专门机构,那样做只会无谓地加大了官僚系统的臃肿。现在只需在信产部设一个下属单位,能在必要时派上用场即可,比如说工程竣工验收的时候帮领导们拍拍纪念照之类的。

  顾凯心中不无恶意地想,要不要把蒙贺的意见告诉罗舞丹,说不定这个性子直爽的小姑娘会去找蒙贺的麻烦。他正在为此犹豫的时候,腰上挂着的对讲机响了:“我是陶东来,我们已经到达一号基地,现在海上情况怎么样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9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