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十六章 菜鸟

第三十六章 菜鸟

  在会议过程中,顾凯用录音笔将各个成员的意见发言都录了下来,回头他还得藉此整理出一份简要的报告,等晚上执委会开例行碰头会的时候作今天的行动汇报。开完行动总结会之后,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现在还是巡逻期间,肯定不会为了吃一顿午饭再特地回一趟胜利港,正好今天人也够齐,于是众人便在“飞速号”的甲板上举行了一次小型聚餐会。

  约翰逊上午在船上也没一直闲着,钓了十多条大大小小的海鱼,这时候正好用来打理做菜。船上的厨房灶具以前是用液化气炉,现在没了液化气的供应已经变成了闲置品,不过这点小事倒也难不住这帮习惯了海上生活的人。罗杰和摩根从船舱里抬出了烧烤炉和铁架,后面跟着的石迪文手里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子,里面装着上好的木炭。在这种阳光明媚的天气里,跟好友们在海边的游艇上搞烧烤聚会真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唯一遗憾的是现在还属于工作时间,不便把船上珍藏的那些威士忌拿出来喝上一杯。

  一周前穿越众的第一座炭窑在距离一号基地不远处已经建成投入了运行,这种技术含量不高的项目对于拥有大量知识储备的穿越众来说自然属于小儿科。由两三个穿越众负责技术指导,指挥着来打工的本地渔民完成了从挖土建窑到第一窑木炭烧制的整个过程。而执委会本来比较担心的一氧化碳泄漏也根本没有发生,第一窖烧出来的近五百公斤木炭经过检验之后完全合格,于是立刻便尽数拨给了已经打了好几次报告叫苦的海运部——船用木材的干燥房早就完工等着这批木炭到位了。

  等着木炭的还不只是海运部,冶金部门也在热切盼望着木炭的供应,田独铁矿马上就要投入开采,大规模炼铁所需的木炭对于现在这点可怜的产量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另外工业部也在试图说服执委会,尽快上马一批使用木炭作为能源的蒸汽机和煤气机。甚至连农业部都给执委会打了一份报告,详细说明了木炭作为原料制造出的二硫化碳在生产农用杀虫剂中的重要性。执委会不得不抓紧时间又建了几座炭窑,但短期内恐怕还难以改变木炭供不应求的局面,这种供求失衡甚至将一直持续到穿越众得到稳定的煤炭供应为止。

  不过这些烦恼对北美帮的几名成员来说是不存在的,就让执委会的那帮官僚们慢慢去头疼吧!当然这话只是心里想想没人会说出来,毕竟顾凯现在也是混进执委会高层的人了,以后北美帮想要组建他们所憧憬的海上探险舰队、海军陆战队、特别行动队之类的军事组织,恐怕还得靠顾凯在执委会里多多帮忙才行。

  吃完了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之后,下午仍然还要继续例行的海上巡逻任务。王汤姆征求了一下顾凯的意见,看看是不是要先把他送回胜利港去。顾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留下来,等下午的巡逻任务结束之后再一起返港,然后搭傍晚最后一班向二号基地运送物资的船去上游参加执委会的每日例会。

  两艘帆船从海边重新出发,然后左右分开,以大约两千米的间隔向西南海域驶去。在驶出鹿回头角大约三海里之后,通过电台联系,两船一起折返向东南行驶。这样的悠闲巡航大约持续一小时之后,举着望远镜站在船头瞭望的摩根大声叫起来:“嘿!你们快看北边!我们的小朋友出现了!”

  远处的海面上,一艘中式福船正缓缓绕过榆林角往南驶来,这自然就是前些天缴获的那艘水师海沧船了。目前海运部正在搞强化训练,每天都要花半天时间驾船出海。不得不说海运部安排的训练的确卓有成效,因为从前一天开始,仅有的十名明军水手也已经被转移到了炭窑和木材干燥室当力工去了,现在驾船出海的船员是清一色的穿越众。或许他们的动作还有些笨拙,在海上把握风向的能力还没那么强,但只用了半个来月的时间就掌握了基本的中式帆船架势技巧,这也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王约翰嘴角浮起一丝坏笑,拿起了旁边的对讲机:“闪电号,闪电号,看到北边的船了吗?我们一起过去打个招呼!”

  “OK!希望小朋友们不要被吓得尿裤子!”从对讲机的另一头传来了几个ABC肆无忌惮的笑声。

  两艘帆船很默契地调转了方向,朝着海沧船驶去。王约翰将舵轮交给了约翰逊,自己亲自跑到桅杆下操帆去了。这两艘从波兰采购的双体帆船都采用了单桅纵帆,主帆和前帆的面积加一起超过了两百平方米,加上吃水很浅的流线型船体,只要吃准风向很容易就能在海上跑出12到15节的高速,极速时甚至能跑出20节的惊人航速,这对于本时空最高航速还不过六七节的福船来说简直就是逆天的存在。

  而菜鸟船员们驾驶的这艘海沧船显然连六七节的航速都还跑不到,临时船长孙长弥正扯着嗓子指挥着船员们一起拉动绳索调整船帆,一回头便看到两艘帆船在海面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朝自己这边驶来。

  “该死的洋鬼子,难道每次这样玩就玩不腻吗?”孙长弥愤然骂道。很显然,某些人的恶作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两艘帆船很快便从千米之外接近,一左一右以极高的速度从海沧船的船舷边掠过,船与船之间的距离大概还不到五米,船员们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帆船上传来的口哨声和笑声。不等船员们悬起来的一颗心放下,海沧船便剧烈地左右颠簸起来,有站立不稳的船员直接就变了滚地葫芦,船上立刻就骂声响成一片。

  “这些该死的美国佬就知道耀武扬威!你特么有本事去伊拉克阿富汗打个够啊!有种下班别走,晚饭时候基地门口见,大爷分分钟教你做人!”帆船已经驶出去两三百米远了,船上的大副谢春还趴在艉楼栏杆上朝着远处的帆影大声叫骂不停。

  这个谢春也算是个人才,穿越之前在影视、出版、餐饮、能源等多个行业干过,最后一份工作居然是在海事部门做航运管理工作,据说是工作上捅了大娄子被单位给辞了,然后才愤然参加了穿越。这人爱好广泛,研究过的东西也不少,决定参加穿越之后为了选择一个适合自己发挥的部门还很是费了些工夫,直到执委会征募所有懂得船舶知识的人参加船舶驾驶培训,他才被管人事的宁崎直接划入了海运部。

  谢春虽然不是学船舶专业出身,比不了越之云、孙长弥这种专业人士,但好歹也在海事部门工作过,多少也懂得一些航海知识,在专业人才比较缺乏的海运部里比其他半路出家的人好多了,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过有鉴于谢春曾经在工作上“犯过错误”,所以船长这种职务暂时还轮不到他,只能先委屈着当个大副了。

  谢春这官不大,但政治觉悟可不低,标准的自干五一个,即自带干粮的五毛党。当初北美帮申请加入穿越行动的之后,论坛上对此喷得最厉害的就有谢春一个。谢春认为这些美国佬的加入会给穿越团队带来影响极坏的自由主义思想,而这种思想在需要紧密团结才能求生存求发展的另一个时空中是极其危险的。但后来执委会在反复权衡利弊之后,最终还是同意了北美帮的加入,谢春继续在论坛撰文怒喷这是“给整个穿越团队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菜鸟们在海沧船上训练的这些天里,几乎每次遇到这两艘北美帮的帆船,都会被他们像今天这样调戏一番,谢春对此早就心怀不满了。只是目前执委会的管家们都去了二号基地,想找个正规途径投诉都办不到,也只能就这么在嘴上骂一骂出气了事。

  孙长弥却很清楚这事就算谢春再去找上面闹也没用,执委会之所以会忽略国籍、思想意识等问题引进这帮人,主要还是看中了他们的能力。不得不承认,从现有的穿越众里很难找出几个人能像这帮美国佬一样,既能当船员又能当兵,还各自有专业技能,起码那个据说玩帆船很厉害的王汤姆,孙长弥就很清楚他的航海技术和经验绝对超过自己和越之云一大截,而这种东西往往是学校里没法教也没法学的。

  这种时候煽风点火也是无益,孙长弥过去拍了拍谢春道:“行了,让他们得意几天吧!等我们的船厂开工开始造船了,他们在海上的作用就会越来越小。等我们今后造出重炮战列舰的时候,他们这种小舢板就只有在旁边流口水的份了!”

  谢春狠狠地朝海里啐了一口,咬着牙道:“走着瞧,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