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十三章 北美帮

第三十三章 北美帮

  特别工作组从符山峒回来之后,军警部的人员也各自归位,作为海上巡逻主力的“飞速号”、“闪电号”两艘双体帆船终于又恢复了正常的出海巡航。而另一艘缴获的明军水师海沧船,目前被暂时当作了海运部的水手培训基地,由越之云和孙长弥带着一帮人押着那几个明军水手天天操练,看样子练得倒是很辛苦,只是不知道未来舰队的船长们现在进展如何。

  闹钟在清晨六点准备响起,唤醒了睡梦中的王汤姆。他揉揉眼睛,很快伸着懒腰坐了起来。大约呆坐半分钟之后,王汤姆跳下床走出舱室,拧开水龙头接了一杯水开始漱口。这艘“飞速号”和稍小一些的“闪电号”内部结构很相似,都有三个独立的生活舱,公用的起居舱、洗手间以及厨房。不过“飞速号”的船体要稍大一些,内部的空间也要更为宽敞一点。

  不过现在这些都是次要问题,因为除了王汤姆之外,北美帮的其他人都已经搬到了一号基地的活动板房居住,这船上的空间目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世界。只是出于战略备勤的需要,北美帮每天会轮流出一个人去另一艘“闪电号”上过夜,毕竟跟他一样能长年累月在海上生活的人只是极少数,哪怕是全员都拥有帆船游艇驾驶技能的北美帮也一样。没人像王汤姆那样喜欢长时间在海上待着,在其他人看来,驾船出海应该只属于工作或者消遣,绝不会是生活的全部。

  王汤姆的世界观的确和他们不同,在参加过第一次Vendee环球航海赛之后,他就知道自己是那种天生属于大海的人。于是在接下来的八年中他又参加了两届这个被公认为是最残酷的航海比赛。

  这个由法国人组织的环球航海赛每四年一届,参赛帆船从法国起航,沿非洲西海岸南下,绕过好望角之后一路向东,环绕整个南极大陆,跨过合恩角,然后沿南美洲东岸北上,横渡大西洋最后回到法国。这个穿越无数艰险海域和强风暴带的航行路线简直就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然而更为丧心病狂的是这比赛竟然是被设定为“不靠岸的单人环球航海赛”,他们所要克服的不仅仅是恶劣的天气与难以辨识的航向,更重要的是在一望无际的大洋上独自生活几个月,独自面对一切,可以说能完成整个长达四个月赛程的每一名船长都是兼具了技巧、胆识以及坚强意志的勇者。

  这样残酷的比赛王汤姆完成了整整三次,如果不是参加了这个穿越活动,他知道自己铁定还会参加下一次,而且说不定有望凭借丰富的比赛经验打破旧的赛会纪录。但最后王汤姆还是放弃帆船赛,果断地选择了参加穿越,因为作为一个狂热的航海家,没有什么能比穿越来到17世纪初,亲身体验大航海时代更令人刺激的事情了。虽然来得太迟没能赶上发现新大陆,但那没有关系,王汤姆脑子里的各种航线就足以让他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航海家,什么哥伦布、达迦马、卡布拉尔、迪亚士、麦哲伦,统统都将会被他今后所开辟的那些借助洋流的快速航线所击败。王汤姆相信,若干年之后,人们一定会以定期举办以他名字命名的环球航海赛来纪念他这位伟大的航海先驱。

  洗漱完之后王汤姆穿好衣服,然后习惯性在船舱各处和甲板上巡视了一圈,确保船的状况一切良好,这才从船尾的舷梯下到了码头栈桥上。此时正巧从另一艘“闪电号”上出来的摩根看到了他,两人都抬手互相打了个招呼。

  摩根是北美帮六人里年纪最大的,今年已经四十四岁了,不过他并没有跟约翰逊一样携家带口一起参加穿越。王汤姆认识摩根已经有近十年了,他知道老摩根去年办了离婚,一儿一女最后都是跟了前妻苏珊,据说一家人正幸福地生活在德克萨斯的农场里。老摩根是个很温和内敛的人,虽然嘴上从来不提,但王汤姆认为这或许就是他会跟着几个老伙伴一起穿越到另外一个时空的原因——告别过去的生活,告别家人,设法淡忘过去的一切。

  王汤姆和其他人都没有安慰过摩根,这不是美国男人的做法。作为相交多年的好朋友,应该想办法帮他重新振作起来,而不仅仅只是在口头上说两句“我很遗憾”之类不痛不痒的话。很幸运的是,穿越来十七世纪这招明显奏效了,同伴们都能感到摩根最近开朗了很多,前两天在黎峒义诊的时候,老摩根甚至破天荒地还跟那些语言不通的土人们做鬼脸耍宝了。

  “早—上—好!”摩根一字一句地用中文和王汤姆进行问候。尽快学会使用中文对话,这是执委会对北美帮的基本要求。虽然在整个团队内拥有英语对话能力的人并不少,但很显然执委会不太可能在这方面对他们六个人进行特殊照顾,而中文在他们的有生之年中肯定都将确定作为穿越集团的官方使用语言而存在,所以学习中文就成了他们眼下除了每天出海巡逻之外的另一项重要任务。

  北美帮六人里也只有王汤姆的中文稍微好那么一点,虽然口音有点怪,但基本能跟其他成员沟通。所以传授中文的任务,多数便落在王汤姆肩上,偶尔顾凯、施耐德两个人晚上也会过来帮他们讲讲语言课。但不管学什么语言,随时挂在嘴边练习才是最重要的,而摩根显然很好的贯彻了这一点。

  一号基地的食堂门口明显没有往常这时候热闹,现在加上他们俩,排队等早餐的一共也才十几号人,因为水电站工程的关系,大部分人现在都搬去了二号基地的营地居住,所以胜利港和一号基地这边几乎只剩下了五分之一的人,而那些昨天在泥塘里奋斗了一整天的耕耘者们这时候恐怕还因为过度疲劳而在呼呼大睡中。

  很快北美帮的另外四人也出现了,约翰逊是全家一起出动,他老婆萝拉两只手分别牵着两个十一岁和七岁的女儿杰西卡和艾米丽。乔志亚则是和两个同是ABC的好基友罗杰、石迪文热切地谈论着昨晚还未尽兴的牌局。罗杰和石迪文在穿越前都是通用汽车公司的高级技工,也是隶属于工业部和军警部双重编制的特殊人员,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们的专业暂时还没能在各个基建项目中派上大的用场,所以平时基本都是按军警部的安排,主要负责海上巡逻警备任务。

  今天炊事班供应的早餐是稀粥和馒头,如有需要可以要求加上少许泡菜。乔志亚一看到馒头就叹了口气,他实在不太喜欢这种“中式面包”的口感,而且前些天他试图让炊事班的人把馒头“切成片烤一烤”,结果被人当作来找茬的,差点因此而发生冲突。

  约翰逊的两个女儿得到的待遇显然就强过不幸的乔志亚许多,她们除了主食之外,每个人还得到了一杯牛奶和一个鸡蛋。这是执委会专门制定的“少年儿童营养保障方案”,即穿越众的子女要在保证足够食物供应的基础上,还得兼顾营养的补充,目前来说穿越众的农业发展水平还处在起步阶段,能够稳定提供的营养品暂时就只有牛奶鸡蛋两样。

  “各位早上好啊!”随着一声招呼,顾凯带着一脸笑容出现在北美帮这群人身边。

  “凯文,你怎么会在这里?”作为老朋友,王汤姆还是习惯性称呼顾凯的英文名字:“据我所知,现在除了我们这些要出海巡逻的人之外,就只有妇女、老人和儿童会留在这里,请告诉我,你是属于哪一类?”

  “和你们一样,我也是要出海巡逻的人。”顾凯故意摊开双手转了一圈,这时候北美帮众人才注意到这个一贯靠着西装领带招摇撞骗的律师,今天居然穿了一身迷彩作训服出现。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要知道顾凯这家伙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和平主义者,一向不喜欢跟军事有关的东西,今天到底是哪股疯发了没来得及吃药?

  王汤姆忽然想了什么,愕然道:“昨天执委会通知我们今天会有人跟我们一起出海执行特别任务,难道派来的人就是你?”

  顾凯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点点头道:“没错,我就是你在等的中央特派员,今天的特别行动由我负责指挥,你们所有人都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不出所料,顾凯得到了齐刷刷伸出的十二根中指作为回应,很显然他那一套唬人的玩意儿在北美帮这些人面前一点也吃不开。

  顾凯也不以为意,耸耸肩道:“我可不是在跟你们开玩笑,吃完早饭我们先到船上开个会吧。”

  十五分钟之后,众人鱼贯离开一号基地。大胡子约翰逊也吻别了妻子儿女,然后和同伴们一起来到“飞速号”上。

  “行了,你如果知道什么就赶紧说出来,如果再耍花样我不能保证他们不把你丢进海里去。”王汤姆作势撸着袖子威胁道。

  顾凯举起双手示意投降:“好吧,事情是这样,执委会安排了一个地方,需要各位去做一次实地勘察,而我的职责是对这次勘察结果作出客观评估,提供给执委会对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做参考。”

  “这是又要开战了?”“是要去攻打那个三亚以西一百里的崖州城吗?”错过了上一次战斗的几个好战分子立刻就激动起来。

  “呃……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会有什么战斗发生,我想你们大概要失望了。”顾凯赶紧设法让这些家伙的情绪冷静下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