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三十章 向往

第三十章 向往

  第二天晚上,符诺继续在峒里设宴款待工作组一行人。而今天除了符山峒的居民之外,更有得到消息从附近其他几个峒赶来的峒主或是长老。宁崎虽然职业是教书匠,但社会上的一套东西多少还是懂的,于是这些迟来的与会者们也或多或少地得到了各种小礼物,很快就拉近了距离。听说这些海外来的汉人能提供大量食盐和铁器,好几个人立刻拍着胸脯说回头就安排物资送去河下游进行交易。

  第三天一早,特别工作组终于收拾行李动身返回营地。不过回程的时候队伍比来时庞大了许多,二十多个黎人男子连背带扛地将所有交易给穿越众的物资都主动承包下来,他们将按照峒主符诺的吩咐,将物资和人员都安全送达目的地,然后再去看看这些汉人所说的学校和工地、农场是否属实。

  宁崎手里杵着一根树枝削成的拐杖,边走边摇头晃脑地哼哼着昨晚才刚学的黎族民谣。这两天的经历对他来说是以前做梦都难想象的,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这次可是正经八百跟语言不通的黎人谈成了合作,看来自己在商务谈判上的潜力也不小嘛,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今后跳槽到外交口去做事?

  不少黎人小孩跟着这支队伍一直走出了好几里地,直到每个人都得到了穿越众们分发的糖果才逐渐散去。黎人的聚居地里虽然也有不少野生的甘蔗,但可悲的是他们祖祖辈辈几乎都没吃到过甘蔗制成的白糖,更别说穿越众从后世带来的水果糖了。对这些黎人小孩来说,这种甜甜的食物简直就是神仙才能吃到的美味。而此时宁崎抛出的“救世主”言论已经开始在黎峒传播开,不少后来主动投效到穿越众麾下的青少年,思想便是从这个时候逐步受到了影响。他们未必相信这些汉人真是什么“救世主”,但这些人拥有改变黎人命运的能力,却是显而易见的。

  经过的半天的山路跋涉之后,特别工作组终于是平安回到了二号基地的临时营地。不得不说黎人的运输队在这一来一去的两趟行程中解决了穿越众的大麻烦,这些看似身体瘦弱的黎人,在山地间的行进能力却是极为优秀,扛着东西走路的速度甚至比轻装上阵的穿越众们还要更快。军警部的人在路上就已经给宁崎提了建议,是不是考虑能从黎人中吸收一些好苗子,以组建穿越众麾下的山地作战部队。

  宁崎毫不犹豫就拒绝了这种穷兵黩武的建议。这倒不是他不知道山地部队的作用,而是现在劳动力紧缺的局面容不得军警部在短时期内继续扩张职业军人的队伍了。要照执委会大部分委员的意见,军警部这边除了出海巡逻人员和劳改营的看守之外,其他的人现在统统都应该放下枪上工地搬砖去。宁崎认为,就算要组建山地连山地营山地师什么的,那也必须是在田独铁矿和配套的炼铁设备投产运行,穿越众能够开始利用本地资源生产一些初级武器之后再进行招募,否则难道就用现有的铁制农具去武装征召的黎人士兵吗?

  但宁崎的想法只是单方面的,以现代人的思维他大概无法理解黎人对于更高层次文明的向往,这已经不仅仅是吃饱穿暖的问题,还有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即便是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见识有限的黎人,其实心里也一直有着走出大山看看外面世界的梦想。像符诺这样老到混吃等死的黎人尚且希望后辈能有出头的机会,有这念头的年轻黎人就更是不在少数了,比如符诺的孙子符力就是其中之一。

  符力今年十五岁,到明年开始就必须要服官府的兵役劳役了。像符山峒这样的大寨子,崖城官府定下的兵役劳役都是相当之重,每年必须出三百青壮劳力,自带行李和劳动工具到崖城去服三个月的劳役,若是遇到战事,便劳役转兵役。如果在兵役期间上了战场,那么多少还能拿点报酬,否则整个服役期间所做的一切都是义务劳动。

  对于这种苛刻的条件,符力倒并不是特别反感,因为爷爷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描绘过明人城池的景象,他也一直很想去崖城看看那里高大的城墙、繁华的街道、坚固的房屋,甚至是拿着明晃晃大刀的士兵。只是碍于年纪太小,一直没有得到允许,这让他时常都恨不得能一夜之间长成大人,然后就能堂而皇之地跟寨子里的长辈叔伯一起去崖城了。

  符力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田独河的入海口了,但那里非常荒凉,除了很少的汉人渔民和每年都会来的南海海盗,没人会在那地方落脚。但这两天来到峒里做客的这些汉人商贩,据说就已经在河的下游住下来了。这些汉人商贩除了穿着打扮与以往来黎峒做生意的商贩不同之外,他们所提供的商品也明显比以前的要好得多——以前的盐贩子可没有卖过这么细白的盐,而且铁制农具也一向都是违禁品,每次黎人都要出大价钱才能换到几把锄头或是镰刀。

  符力听不懂这些汉人的语言,但他能从对方的眼中感受到友善。昨晚在爷爷睡下之后,符力偷偷把汉人送给爷爷的那两把短刀拿了出来把玩了一番。那铮亮的刀锋真的非常锋利,轻轻挥动就可以削断手指粗的树枝,比自己平时所用的钩刀可厉害多了。爷爷说这些汉人能把这么好的武器当作礼物送给黎人,说明他们真的对黎人没有包藏祸心。

  得知汉人商队就要离开,符力忍不住也混进了护送的队伍。他是峒主的孙子,自然不会有人对此提出什么异议。符力很想去汉人的地方亲眼看一看,他们究竟是怎么造出这么多好东西的。听说这些短毛汉人接下来还会允许黎人子弟去他们的地方读书识字,而这也正是符力最为向往的事情之一。那些汉人所掌握的知识,那些黎人渴望知道的东西,不都是用汉字写在书本上的吗?符力觉得只要自己能识得汉字了,就自然能学到这些技能,到时候再带回黎峒去造福乡亲父老。

  符力的确是一个幸运的人,他在抵达临时营地之后不到五分钟就被穿越众们注意到了——当时他正背着一捆牛皮打算从大门口直接混进去。

  修建水电站的物资绝大部分都已经送抵了临时营地,鉴于其中有水轮发电机、成套配电设备等重要物资,特别工作组专门把黎人货物交接地设在了营地外面,所以试图进入营地的符力就变得十分显眼了。好在宁崎认出了这个少年是符峒主的家人,赶紧让抓住他的哨兵放了手。

  符力没有学过官话,他所说的话也只有周恒行才能听懂了。宁崎找来周恒行,足足花了五分钟才弄明白符力的意图,听完之后愕然对周恒行道:“你说这小子想留在我们这里学东西?觉悟很高嘛!这是打算要主动投身革命啊!”

  周恒行笑道:“我看这是好事,他不是符峒主的亲孙子吗?我们大可以借此树一个榜样啊,富三代砸碎封建禁锢投奔光明,多好的题材!”

  “得了吧,这些黎人穷得叮当响,家里能有口铁锅的就算过得不错了,哪来的富三代!”宁崎也哑然失笑道。

  周恒行脸上收起了笑意:“说真的,就算不是富人后代,他的地位也不低了,你要知道这些黎峒峒主可都是世袭的,官府会发给他们专门的铜牌凭证作为身份象征。顶多过几十年,这小子妥妥的也是一方土皇帝了。”

  “你是说,如果我们有意识从现在就开始去培养一个亲近我们的黎人领袖……”宁崎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种事我们应该算是见得多了吧?后世中美苏可都没少做,而且效果还挺明显。我就不信你们执委会几个老江湖没有想过这个打算。”周恒行继续用事实来劝说宁崎。

  周恒行的看法的确没错,在后世哪个强权国家不在周边扶持几个小弟的?虽说穿越众目前距离建立政权还为时尚早,但如果真能扶持出一个“有态度”的黎人领袖,那么今后对于稳定整个海南岛的民族关系都将会起到极大的作用。而且的确如他所说,执委会的确在发展路线讨论中提到过各式各样的扶持傀儡模式,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实施这套方案的机会。

  宁崎想了想对周恒行道:“你仔细问问他,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他有几个叔伯长辈,几个兄弟姐妹……总之就是套套他的话,看看他继承峒主的可能性有多大。”

  周恒行正色道:“如果我们真的选定了他,就算他身上流的不是黎人的血,也必须得把他扶上位!”

  “这道理我知道,但能少点麻烦就尽量少一点吧!”宁崎叹了一口气道:“我们现在要预防明军、海盗,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再来防着背后的黎人了。”

  说罢宁崎侧头望了望一脸迷茫的符力,用力在他肩头拍了拍,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颇为感慨地说道:“小子,你今后可要发达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