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十三章 劳改营(一)

第二十三章 劳改营(一)

  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罗升东就醒了。尽管这一夜几乎没怎么合过眼,但罗升东还是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空气中仍然充斥着难闻的刺鼻味道,罗升东知道那是牲口的气息,崖州城里二舅家的牲口棚就是这种气味。罗升东昨天在码头上曾经远远看到有一个牲口棚里关着牛马,想必就是用这种外形扁平的铁船运到这里来的。但这些短毛海盗为何会不辞辛苦地跨海把牲口运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来,罗升东实在想不明白。而且这无帆无桨的铁船是如何跨海而来,也是让他感到十分费解。

  经过一夜之后,罗升东的情绪已经基本平复下来,回想昨天自己这一队人被俘的过程,已经生不出半点侥幸之心。而对方所展现出的实力,也已表明他们并非罗升东事前所认为的“南洋海盗”,光是这通体铁制的大船,所需精铁恐怕不止万斤,想必就连朝廷的船厂也造不出来。而码头上所停靠的那艘灰白色巨舰似乎也是精铁所制,其体积至少是这艘扁平铁船的十倍之大,罗升东已经难以想象那巨舰到底价值几何。至于他们自称是“海外汉裔”,罗升东倒是觉得有几分可信,不然何以解释体貌外形的近似和语言上的共通性?或许这也就是对方留下自己这些人性命的真正原因?

  罗升东环顾四周,其他人都还沉沉地睡着,有人甚至还心安理得地打着鼾。这间囚禁他们的船舱虽然不大,不过好在顶上是铁网,透气还不错,而且短毛们也没有用枷锁之类的东西套住他们,甚至连先前扎住手腕的那种白色软带也取下了,但所有人身上所穿的布甲皮甲都被没收了。船舱里放了一个便桶,另外还有一个桶里盛着清水,一个竹节削的杯子,是给他们喝水用的。昨天的晚饭虽然只是稀粥,但那稻米的香糯却绝非平时在军营里吃到的劣质粳米可比,可见这些短毛们并不缺乏粮草,甚至多到还可以分给他们这些俘虏吃。照这种种迹象看来,罗升东认为至少现在这些短毛还没有要杀俘的打算。

  但既不杀又不放,这是何意?如果说这些短毛要去打崖州城,似乎也说不通。崖州那地方又没什么出产,就算打下来无非就抢钱抢粮而已,这些比城里老爷们吃得还好的短毛会去抢粮?他们恐怕未必能看得上那点陈谷子吧!至于说银子,崖州城里的银子加到一起,都未必够买下打造一艘短毛巨舰所需的精铁,这感觉就像一个富家子要去抢乞丐一样完全说不通。罗升东想来想去想得脑袋都疼了,仍是想不出端倪来。当然,罗升东就算做梦也想不到,昨晚那些神秘的短毛们为了如何分配他们这一群劳动力争得鸡飞狗跳,差点就要撕破脸。而他们的命运在被俘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被决定了。

  早上七点,一首雄壮的《苏维埃进行曲》在房顶上的喇叭里响起,一号基地慢慢从沉寂中苏醒过来。穿越众们拿着脸盆毛巾牙刷洗面奶,开始在临时供水设施前排队。军警部的哨兵们完成了今天的第一次换岗,值夜的哨兵们回到驻地,打着哈欠坐在营房门口,等待炊事班通知开饭。几个好奇的小孩悄悄溜到了禽畜棚外面,隔着栅栏看着那几匹高大骏马,心中或许还在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在马背上指挥战斗的将军。

  当然被关押在平底驳船里的几十名俘虏也并没有被忘记,穿越众在一号基地开饭的同时,他们也得到了今天的第一顿食物,和昨晚一模一样的一碗白米粥配咸菜。罗升东作为被俘人员中的最高长官开动之后,其他人才端起碗开吃。

  罗升东刚刨了两口饭,便听到旁边有人小声议论:“这可比咱们平时吃得好多了。”“今天这粥比昨晚还稠,这帮短毛是海盗还是善人?”“真这么每天有两顿白米粥吃好像也不错……”

  “噤声!”罗升东压低声音喝斥道:“不得妄议!”

  早饭之后,有人在船舱上方用吊桶收走了碗筷。很快又来了一帮人,如同昨天交战的那帮短毛一样的打扮,手里也是拿着奇怪的连发火铳,前面还连着长长的明晃晃的矛尖。带头的短毛说一句,便有一个渔民小孩在旁边翻译一句。罗升东知道这就是已经跟短毛混在一起的本地渔民,心中暗骂一声“该杀”,但耳朵却是悄悄竖了起来,唯恐听漏了一句。

  很快罗升东就明白了短毛的意图——短毛希望他们老老实实地服从指挥,因为接下来就准备把他们从船上放出来做事。不过在此之前,短毛还要对他们进行一些规则的说明,遵循这些规则的人将会有重获自由的一天,而违反这些规则的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一听到有机会重获自由,俘虏们顿时鼓噪起来,不过迎接他们的是一盆冷水——货真价实的一大盆海水兜头泼了下来,让情绪刚有点激动的俘虏们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第一条规则,说话要先举手喊一声报告,得到允许之后才能开口。”

  听完之后没人再敢胡乱出声了,刚才短毛可说了“违反规则死路一条”,当兵吃粮死在战场上就认了,要是死于话多那可真是太冤了。

  “报告!”很快就有精明的人领会了精神,战战兢兢地举起手叫了一声。

  “说。”带头的短毛对于这样的表现似乎非常满意,用手指了指举手那人。

  “这位头领,敢问我们要如何才能重获自由?”

  这个问题的答案无疑是俘虏们都迫切想要知道的,所有人都仰头望着站在舱顶上的短毛头领,期望他能够给出让自己宽心的答案。不过短毛头领并没有急于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将他们从船舱中放了出来,在码头边的空地上列队站好,然后才开始宣布对于他们的处理方案。但因为一部分人的语言不通,整个处理方案用几种不同方言翻来覆去说了三遍之后,俘虏们才基本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罗升东听完之后发觉这套方案并不简单,琢磨了一阵才慢慢理清了头绪。按照短毛的安排,崖州水寨共四十七名俘虏会被编制为“劳动改造营”,简单说也就是用服劳役的方式来代替囚禁。而这种劳役制度跟罗升东所知的军屯劳役、征发民夫以及囚犯苦役都不一样,因为短毛加入了一个叫做“积分制”的东西。

  每天短毛将给俘虏们安排一定工作量的任务,如果能够完成任务,每人将获得两个积分,没能全额完成的人就只获得一个积分,超额完成任务则有可能获得奖励积分。这种积分可以用来兑换更好的伙食,更好的居住条件,生病获得治疗的机会,甚至是宝贵的休息日。比如说现在俘虏的伙食待遇是每天早晚两顿饭,一天使用一个积分就可以在中午多吃一顿饭,并且这一天的三顿饭都有鱼肉可吃。

  当然这积分也不是光加不减,逃避劳动扣分、不听指挥扣分、俘虏之间发生斗殴扣分……光是扣分的项目就有十多种,听得众人头昏脑胀。但最后一条所有人都听明白了——扣到负二十分,等同逃跑,杀!

  每名俘虏的个人积分只由短毛负责统计,不能在俘虏之间交易或转让,积分兑换的物品或待遇也同样如此,这就基本杜绝了军官恃强凌弱压榨士兵积分的情况,同时军官也必须要参加劳动,否则不但无法获得积分,还会因为逃避劳动而被倒扣。

  至于说俘虏们最为关心的自由问题,同样也可以用积分兑换,只是需要的积分数值比较大一点——一千积分才能换得重获自由。听到这里的时候俘虏们再次激动了,不过没人敢再明目张胆的出声,只是暗暗地攥紧了拳头。一千积分听起来似乎也不难嘛,一天两分,顺利的话一年多一点就拿到了,反正看样子只要遵守规矩好好做工,短毛们也不会杀人了,那么能活下去的同时还吃上一年的白米饭,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当然也有比较精明一点的如罗升东之流已经隐隐察觉到这套所谓的“积分制”并不是那么单纯,但限于见识他们一时也想不明白短毛们这样做的意义究竟何在,只能先老老实实地服从短毛的安排,看看风头再作打算。

  方案宣布完毕了之后,首先是十名水手被直接带走了,他们的劳改地点将是规划中的造船厂以及被俘获的那艘海沧船,具体的安排将由海运部接管。然后罗升东被点名叫出队列,他被任命为劳改营大头目,负责管理手下的三十六名俘虏。而这三十六名俘虏将被平均分作四组,每组由罗升东任命一人做组长。每天工作量完成度最差的一个小组,该组所有组员两天内无法使用积分兑换任何东西,同时要扣除组长的积分。如果有两支以上的队伍无法完成当天的工作,那么不但要扣组长的分,还要相应扣除罗升东的积分。

  组长和大头目对下属还必须负起监管之责,实行连坐制。如果某组有人逃跑,那么该组所有人连坐扣分,整组逃跑就直接连坐大头目。

  另外这组长和大头目都是临时职务,每月初一由组员们重新投票推选组长,再由新选出的组长投票决定是否要重新推选新的大头目。如果赞成的占多数,那么罗升东就直接卸任,由所有俘虏共同推选新一任劳改营大头目。

  这细则一出,罗升东才真正开始意识到短毛对这积分制的运用之妙。他虽然被短毛安排了个大头目的头衔,但干的实际上就是监工的活儿,而且下面的人干好干坏对他有相当直接的影响。如果下面的人干得不好,那么顶多七八天下来他就有可能因为积分被扣到下限而拖出去砍头了。但如果为了完成任务而把下面的人压榨得太狠,那么一个月之后自己就有可能因为民意而被降职为平民,到时候只怕会被曾经的下属们报复得更狠。

  而这四个小组的组长也不是随随便便任人唯亲就行的,要是当组长的人能力不够,带领的小组完不成短毛布置的任务,那同样也会影响到罗升东自己的利益。可要是能力太强,搞不好一个月之后自己就会被人从大头目的位置上撬下来,这同样是一道左右为难的选择题。...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7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