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十一章 碰头会(一)

第二十一章 碰头会(一)

  晚饭后的时间是每天的例行碰头会,各个部门以及各个建设项目的负责人都必须参加这个会议,将今天各方面的工作情况做一个简单的总结通报,再对后一天的工作安排进行沟通。而作为工程验收环节的一部分,今天的碰头会有幸搬进了下午刚刚落成的活动板房中。当然这会议室看起来比较简陋,三张收折桌子拼成的条形长桌,围了一圈折凳,而会议提供的饮料也很有限,就只有白开水和老鹰茶两种。当然,对于与会成员自带饮料倒是没有什么限制,所以也不乏有文艺青年端着星巴克的马克杯来会上小装一逼的。

  作为执委会的特别待遇,这间会议室已经优先铺设好了屋顶的光伏电池板和室内照明线路,天花板上LED吸顶灯发出的柔和光线让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种回到旧时空的错觉。按照能源部的安排,所有的活动板房的屋顶上都会铺设光伏发电系统,以满足一号基地中群众生活对电力的基本需要。而以后穿越众要到其他地方去开分矿的时候,这些装卸方便的活动板房加上光伏发电系统,也还会被充分利用起来。

  目前一号基地的建设工作仍是最为重要的基建项目,所以首先是来自建设部的工作总结,作为建设部的老大,这个报告本来是该由陶东来来做,但因为他身兼数职,而且这一天下来有半天时间几乎都在忙于处理明军的事情,所以今天工地上的指挥工作是由建设部二把手刘山夏完成的。

  刘山夏现年三十岁,江西人,单身,穿越前在陶东来名下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做项目经理,也就是俗称的包工头。刘山夏是去年年底入的伙,今年年初还专门去活动板房的生产厂家接受了半个月的技术培训,所以一号基地的活动板房建设基本都是由他在负责现场指挥调度。

  肤色黝黑的刘山夏操着一口江淮官话开始了总结报告:“……目前胜利港临时码头的打桩加固工作已经完成,一号基地活动板房的搭建进度大概完成了90%,明天将完成门窗安装、屋顶光伏发电系统以及室内的通电照明线路的铺设工作……对了,实际上今晚就安排一部分人员入住也没什么问题。另外一号基地的水处理系统在晚饭前已安装到位,预计最迟明早就可以开始试运行,到时候白总就不用再面对妇联的怒火了。”

  人群中有人发出低低的笑声,今早瑞莎怒斥白克思一幕有很多人都看到了,白克思和顾凯两名执委被洋妞训得无言以对的场面已经在营地内传为一时笑谈。不出意外的话,此时此刻应该已经有相当数量的大男子主义维护者们在论坛上和女权分子们开始对喷了。

  陶东来干咳一声道:“话题别扯远了,说正事,明天其他的工作安排呢?”

  刘山夏把手下的笔记本翻过一页:“明天除了完成活动板房的安装之外,还要开始准备修建烧制木炭的炭窑,木材烘干房,小型石灰窑以及临海的晒盐场。修建地点倒是已经确定了,不过我们现有的建材储备很有限,按计划大部分还得留着修建田独河上游的小水电,我建议尽快开采本地的石灰石、石膏以及粘土矿,把水泥生产线先搞出来,另外免烧制砖的那套设备也得尽快调试好,才谈得上后续的建设计划。关于这些矿的资料和位置,信产部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但我们建设部现在能调动的人手有限,要同时开工我刚才说的这些工程都不太可能,更别说再抽出人手去开矿了,所以我希望执委会能在政策上对我们有所倾斜,至少要在人力上保证我们的需要。”

  “开矿可需要不少人手。”目前负责人力资源调配的宁崎低声应了一句。

  “今天不是抓了几十个明军俘虏吗?这可都是上好的劳动力,我申请把这批人先划给建设部用。”刘山夏毫不掩饰地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一共就这么点人,你一张嘴就全要了,是不是有点吃独食的嫌疑?”有其他人对此提出了质疑。

  刘山夏对可能会出现的状况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摇摇头反驳道:“我这可不是吃独食,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所有的在建项目都是我们建设部在负责,如果我这边人手不够停工了,那么所有的后续项目都得停下来等。同志们,时间就是金钱啊!早一天把劳动力划给我,大家就能早一天住进公寓,洗上热水澡,这难道不好吗?”

  说到与每个人利益攸关的话题上,这下就让与会者们失去了反驳的动力。穿越众来到这个时空之后最难以适应的并非湿热的气候或是繁重的体力劳动,而是简陋的居住条件。在大多数人看来,没有那么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似乎就找不到足够的安全感与归属感。而要想早日分到福利房,必定绕不过建设部,那么支持建设部的工作似乎就成了唯一的选择。但这么想的人也只是大部分而非全部,比如海运部就不同意这种人力分配方案。

  “我不同意把今天俘获的明军全部交给建设部!”孙长弥举手表明了态度。而坐在他旁边的越之云虽然没有开口,但平静的表情说明他的看法跟孙长弥是一致的——这同时也代表了海运部的态度。

  “我和越之云刚才去看了那条船,按俘虏的说法,叫做海沧船,简单说我们可以认为它就是一艘小号的福船,排水量大概在八十吨左右,船板由杉木制成,桅杆则是樟木的,船身用桐油、蛎壳灰和麻丝的混合物做了防水处理,另外船板船身之间的连接大量使用了铁钉,各式各样的铁钉,方钉、铲钉、扁头钉、锔钉……”

  “说重点行吗?”有人对于这些细节的罗列有点不耐烦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对明代的海船有研究兴趣。

  “这就说到重点了。”孙长弥并没有因为被人打断话头而不快,继续说道:“以我们现有的条件,要复制这么一艘船就得要六到八个月时间,这还得是在备齐船料的前提之下。考虑到我们还得新建一所造船厂,这个时间至少还会因此顺延一个月。”

  人群中传来一阵交头接耳之声。所有人都很清楚三亚并不是穿越大业的终点,而是起点,但要将开疆拓土的计划进行下去,海运无疑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而作为专业人士的孙长弥,话里话外显然对于可预见的造船计划并不看好,这让大伙儿都有些不安了——半年才造一条排水量不足百吨的福船,那要等多少年才能看到驰骋大洋的舰队出现?

  陶东来和宁崎小声讨论了两句之后才开口问道:“那么海运部认为今天俘获的这批明军当中,有能够派上用场的人?”

  “没错。”孙长弥很满意陶东来能够听出自己的弦外之音,点点头道:“我已经看过审讯记录,那十个水手里面,有三个人在船寮做过事,具备一定的造船经验,这种熟手可以大大缩短造船所需的时间。另外,这艘船也暂时还需要这帮水手来操作,直到我们培养出自己的水手,因为目前我们当中没人会驾驭船上这种中式硬帆。”

  “中式帆船操作不便速度也慢,我们为什么不直接造西式帆船?纵帆船的速度应该比福船快得多吧?”人群中有半懂不懂的民间专家提出了建议。

  “纵帆船是有很多优点,但我们现在还造不了……准确地说,造出来暂时也用不上。”越之云接过了话头:“因为我们现在暂时没法自行制造船帆和索具,至于什么时候能有纵帆船可用,那还得看农业部什么时候种出棉花,或者外务部什么时候能做成第一笔进口帆布的交易。”

  执委会的人都很清楚,在农业部的发展计划当中,粮食、禽畜是放在首位的,其次才是经济类作物。而海南的气候条件对于种植棉花而言并不理想,不是说不能种,但要在多山的田独河谷地区大面积种植棉花,这在农业部看来是不太科学的,所以未来的一段时期内,包括帆布在内的布料恐怕有相当一部分还得指望从别的地方进口。但负责外交和商贸的外务部要做进出口贸易,那么势必也得依托具备一定规模的船队才行,于是话题又回到了起点——海运部什么时候能够造出堪用的船舶?

  “我看这样吧,海运部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给造船厂选址,老白负责抓一下木材烘干房和船材的制备工作。今天俘获的十个水手可以先划给海运部使用。小孙,我知道你这边早就准备了不少造船的资料,你们海运部对照实体尽快完善建造方案,争取船材一到位就能马上开工。”最后还是陶东来给拍了板,把原本划给建设部的人手里又硬生生抠出来十个人。

  接着农业部由袁秋业作了汇报——他老头子袁若修下午在小渔村受了惊吓,精神不太好,吃过晚饭之后休息去了。根据农业部的勘察,胜利港以西的渔村所在地并不适合用作耕地来进行大规模开发,在经过反复考察结合后世的开发情况综合考虑之后,农业部认为在目前穿越众可控的范围内,田独河东岸沿岸地段是最适宜用作农用耕地的区域。地势平坦,林木密度小,且引水灌溉非常方便。按照农业部的估算,这片区域就算只拿一半面积来种植粮食,也足以养活三四千人了。

  然后是能源部的工作汇报,根据今天联合小组去田独河上游的实地勘察,能源部给出了两级水电建设方案。即先在田独河上游架设一处小水电站,选址的地方在后世也建有一个小水坝,因为地势平坦所以施工难度较小,但同时也存在蓄水量小,发电机组可能无法充分发挥作用的情况。因此能源部认为河上的这处水电站可以只装两台功率较小的150KW斜击式水轮发电机,而稍后在后世田独铁矿旁边颂和水库所在地再建一道水坝安装发电机组,这个地方因为地处山岭上,水源主要来自附近山岭中的多处山泉而并非田独河,蓄水量和地形落差都比较大,将会作为今后工业生产发电的主力电厂使用,计划安装四台320kw混流式水轮发电机。同时两个水电站一高一低相隔不过数百米,以后的并网发电实施起来难度也会小很多。

  当然了,修建水库的拦水坝那还是属于中长期的规划,目前的规划是先把田独河上的小水电站建设起来,而山上的水库坝体最快也得等到本地的水泥厂投产——穿越众所带来的那点建材在田独河建拦水坝都勉勉强强,更别说修水库了。后世的三亚市境内水力资源相当丰富,田独河上的第一处水电站也被工业部、建设部和能源部组成的联合开发办视为积累经验的好机会。不过日后要进行大规模的水力开发,恐怕得等到工业部门生产出合格的轴承钢才行,毕竟物资当中的水力发电机就那么几台,以后迟早都得自己上马建造发电机。

  还有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能源部所计划的水电站所在地,离胜利港岸边的一号基地有近二十里距离,而这段距离目前是没有陆路交通可言的,如何充分利用田独河的运力把相关物资和人员运过去,这难度可不小。尽管事前已经制定了相应的计划和方案,但事到临头仍然让人觉得困难重重。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都皱着眉头盯着挂在墙上的地图,在上面标注的地名中,第一水电站,第二水电站,田独铁矿和工业基地四个名称几乎是连成了一片,而外围还用红笔画了一个大圈,清楚地标注着字样——二号基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