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十章 审讯

第二十章 审讯

  “俘虏绑好了就丢在这里不用管,交给后面的人处理!”

  颜楚杰大声下达着命令,同时一脚踩到了俘虏背上,躬下身子很娴熟地将对方胳膊扭到身后,用捆扎带将两个手腕扎住。这种警用塑料拘束带是颜楚杰在离职之前利用职务之便采购的警用物资之一,重量轻使用方便,尤其在需要控制大量被俘人员的时候,这玩意儿比传统的金属手铐可好用多了。而解开的时候也不用剪断带子,只需要一个小工具就能打开,可以多次重复使用。这次联合行动小组来渔村考察,颜楚杰也是鬼使神差地带了一捆,没想到竟然就派上了用场。

  在追击途中颜楚杰已经通过军用电台收到了陶东来带着增援部队正在赶来的消息,这让他更是少了后顾之忧,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这支胆敢偷袭自己的明军一网打尽。而在追击过程中,双方在体质上的差距就明显暴露无遗了,这些明军一口气跑上数百米之后就气力殆尽,既不懂得合理分配体力,也不知道组织起来朝多个方向分散撤退,一窝蜂争先恐后逃命的结果是导致所有人都产生了更大的心理恐慌。

  颜楚杰带领的追击小队甚至都不用专门瞄准击杀这些逃兵,只要看到前面慢下来了,朝天放一枪,这些逃兵立刻又会爬起来奔跑一段,如是重复两三次之后,便有不少人体力不支跑不动了。这时候追击小队再大声招降,效果就事半功倍了。

  颜楚杰捆好脚下这人之后,才注意到这个俘虏居然在鸳鸯战袄之外还套着一件皮甲,不禁冷笑了一下:“嘿!还抓着个当官的!”

  这支明军大逃亡的最后结果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有足够体力一口气逃到登陆地点,而追击小队不得不押着最后被抓到的两名俘虏一路步行到了临春河岸的登陆地点,把正在岸边野炊的十名留守水手连同他们所乘的那艘海沧船也一网打尽了。

  陶东来所带的援军到渔村外的时候,便发现了稻田中东倒西歪的几具明军士兵尸体。军警部这帮人好歹也是当过兵的,所以情绪还算稳定,而医疗小组的几个人基本都是学医出身,对死人也没太大反应,只有带路党于大山脸色苍白,两股战战,几乎是被拖着走过了这段路。

  颜楚杰的追击小组在沿途的树干上很周到地留下了行进标记,于是增援部队的行军也因此而变得非常顺利,并且将那些被捆好的俘虏一一收拢到队伍中来。下午三时许,穿越众下属的两支队伍终于在临春河边胜利会师,军警部两巨头的手也紧紧地握到了一起。

  “老颜同志,辛苦了!”

  颜楚杰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一般般,其实还没前两年参加围捕枪案逃犯刺激……这帮兔崽子连逃命都不会,难怪后来会被野猪皮成千上万的俘虏!对了,咱们的伤号怎么样了?”

  “应该没什么大的状况了,洋鬼子说只要动个小手术把箭头取出来就行了。”陶东来打量了一下岸边的海沧船,才接着说道:“干得不错啊,连人带船一锅端了!”

  颜楚杰意气风发道:“要不咱们干脆集合队伍西进,直接把崖州水寨给端了!”

  “那要不干脆直接杀到北京去,冲进皇宫把朱家上上下下全干掉?”陶东来瞪了颜楚杰一眼:“老颜,分清主次轻重啊!别扯这些没用的了,赶紧整理队伍,清点战果。我先和指挥部那边联系一下免得他们担心。”

  一番清点下来,这场战斗共俘获明军士兵共四十七人,刀枪弓箭火器若干,海沧船一艘,船上各种物资若干。按照临时审讯得到的初步口供,这支明军官兵总共六十四人,统领这支队伍的便是被颜楚杰抓到的那名罗百总。在渔村外的战斗中,明军被当场击毙九人,另有四人伤重不治,逃亡途中又被击毙两人,有两人失踪。虽然跑掉了两个人,但穿越众并不担心两个被吓破胆的逃兵还能生出什么事端。

  陶东来和颜楚杰经过短暂的商量之后,决定由熟悉船只操作的北美帮五人小组上船押送原本驾驶这艘船的十名水手,将船绕过鹿回头半岛驶回胜利港。而剩下的战俘则由军警部押送沿原路返回,同时顺便也把那些倒霉明军的尸身给掩埋掉。好在这海沧船上还配了几把铁锹,否则这荒郊野外的连个挖坑的工具都没有,也是件麻烦事。

  当这帮疲惫的战俘终于来到胜利港的时候,每个人都毫无例外地被码头上停泊的船队震撼了。罗升东更是心头狂呼:“世间竟然真有此般巨舰!早知如此,我又岂会贪功冒进!”

  归来的军警部成员们得到了英雄式的迎接,几乎所有人都来到码头,用掌声和欢呼声庆祝他们的胜利凯旋。甚至连刚刚做完手术的张广也吊着一只胳膊跑出来看热闹,并且毫不吝啬地把口哨声献给了已经成功为他报仇的同伴们。而看到这样的情形,战俘们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天知道等下会不会被这帮凶残的海盗砍头?还是被那种可以连发的奇怪火铳杀死?

  由于事发仓促,胜利港这边甚至都没来得及修建一个囚禁战俘的临时设施。于是经过短暂的示众之后,战俘们被押上了一艘驳船。这艘驳船上原本装载禽畜的两个舱室现在已经空了出来,不过还没来得及好好打扫,味道还是挺冲的,现在只能委屈这帮战俘先待在里面了。这帮明军士兵上船之后发现整条船竟然都是精铁所制,不禁皆是啧啧称奇。就连一向自认有些见识的罗升东看了,心中也犯了嘀咕:“这铁船为何能浮在海面不沉,难道是这帮海盗有什么妖法?若此处所泊之船皆是精铁所制,那岂不要数万数十万斤精铁才够?”

  随着胜利的消息传来,紧急状态令也已经解除,胜利港和一号基地恢复了基本的秩序,各项建设工作都在按计划有条不紊地继续进行着。不过军警部这边的事情还没算完,这帮人押是押回来了,但还得要进一步地审问、甄别,以及作出后续的应对安排。

  陶东来对此定了一个基调:“如果在审问中没有发现特别恶劣的行迹,那我建议这批人在审问完之后暂时充作劳动力使用,挖地也好,砍树也好,可以安排一些重体力活给他们做,反正我们现在也正是缺劳力的时候。另外那个军官的处理要慎重一点,我建议上个会讨论一下。”

  军警部的人是以退伍老兵为主,当然也有少数几个警校出身的,再加上颜楚杰这类退伍之后进入公安系统的,算下来居然有八九个在穿越前是当警察的。于是军警部立刻成立了四个审讯小组,就在港口边摆开阵势,开始对战俘们进行突击审讯。

  突击审讯的目的性很明确,主要有三点。第一,弄清楚这次针对穿越众的伏击是由谁组织发起,是偶发事件还是有针对性的行动;第二,尽可能多的了解崖城水寨以及崖城驻军的情况,摸清对手的真实实力,特别是对手的作战方式、驻扎分布、主要将领等信息务必要有一个全面的了解;第三,对战俘进行甄别分类,看看是否有能够加以利用的特别人才。

  当然要了解这些情况,最好的信息来源无疑就是统领这支部队的军官,于是罗升东很有幸地被颜楚杰以及宁崎组成的执委会两人审查小组提审了。

  “尔等盗匪,竟敢与官军为敌……”罗升东还是没有放弃基本的原则,打算先声明一下立场,警告这些短毛海盗不要太过猖狂。只是没等他一句话说完,便被对方给打断了。

  “你一句话就错两个地方,我必须得纠正你。”宁崎根本就不给他发挥的机会,立刻出声道:“首先,我们不是海盗,也不是土匪,我们是来自海外万里的汉人后裔。其次,我们也没有与官军为敌,先出手攻击的可是你们,我们只是被迫还击而已。”

  这番话罗升东倒是能听懂大半,但话里的意思却不是太明白,要照对方这么说,岂不是自己堂堂大明官兵反倒成了自寻死路之徒?简直岂有此理!

  但要反驳对方,罗升东发现自己似乎也拿不出什么有效的凭据,只能恨恨地说道:“尔等即是海外汉裔,便应知礼,在我大明治下,不尊我大明之法理,不是盗匪是什么?”

  宁崎还打算跟他继续辩论下去,颜楚杰不耐烦地伸手在桌面上敲了敲:“我说宁老师,现在不是让你给学生上课,而是审讯,这个活儿你没做过,我看还是让专业的来吧!”

  宁崎老脸一红,把到嘴边的一连串台词给咽回了肚子里。

  “姓名!”颜楚杰立刻便拿出了前保卫科科长的派头,开始了对罗升东的审讯。

  罗升东嘴里哼了一声,并不作答。

  颜楚杰并不恼怒,冷笑道:“有情绪是吧?不想说是吧?你看看旁边。”

  罗升东侧头望了望旁边隔着七八米的另一个审判小组,同样也是二对一,不过有所不同的是那边被审的人是跪在地上的,而自己现在好歹还有个凳子坐。

  “让你坐着回话,这是军官待遇。你要是不想说,我就把你当普通士兵处理,那就跪着回话吧!”颜楚杰很适时地补了一句。

  果然军队里的上下级优越感在任何国家任何朝代都是起作用的,罗升东绝不能放任对方将自己作为普通一兵对待,如果那样简直就是对不起皇上对不起兵部对不起老爹传下来的百总职位。

  “海南卫……崖州水寨……百总……罗升东……”最终罗升东还是妥协了,只是这态度实在敷衍得很。

  “大声点我听不到。”颜楚杰好整以暇地嘲讽着:“难怪被打得屁滚尿流,就这精气神还带什么兵,我看回家带孩子还差不多。”

  “海南卫崖州水寨百总罗升东!听明白了吧!”罗升东气得不行,咬牙切齿地大吼道。

  “败军之将,这么大声干嘛?有力气刚才怎么不在战场上使出来?”颜楚杰继续使出嘲讽连续技:“我还以为你力气都用在逃命上了。”

  “你……”罗升东呼地一下站起身来,只是没等他发作,对方的连环打击又到了。

  “要嘛坐着要嘛跪着,自己选!”颜楚杰根本就没在乎罗升东的怒气,只是伸手指了指他的腿。

  罗升东的嘴像鱼一样一张一合了好几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垂头丧气地坐了回去。宁崎苦笑着摇了摇头,悄悄向颜楚杰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