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十九章 失败的伏击

第十九章 失败的伏击

  罗升东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肺像快要烧起来一样,但他根本不敢停下来休息,因为那群穿着花花绿绿短褂的奇怪海盗就在后面不远追赶着,就像催命的死神一样。

  活了三十三年,罗升东觉得今天大概是自己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而且很可能搞不好就是最后一天。明明是立功受奖的好机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子?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喂!罗升东一边愤愤地回想着这一整天的遭遇,一边拼命迈动沉重的双腿继续逃命。

  作为崖州水寨唯一一个从军户家庭背景升职上来的军官,罗升东对追求军功一向都是非常积极的。当然了,这还得感谢他有个好爹,若不是他爹在万历年间缉捕海盗累积战功升了百总,那么他现在估计还在军屯里刨泥巴为生。要知道这百总可不是卫所体系的百户官,虽然只有正八品但却是实打实的边军军职,手底下带的人也是正规边军士兵,战斗力不是军屯里那些终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兵可比的。现在老爹年事已高,总算把这百总的职位传给了罗升东,他可没打算就此止步,临到老了再把这职位传给自己的下一代。罗升东觉得自己趁着身强力壮的时候好好努一把力,未来升个把总还是很有希望的。

  这次罗升东带队从崖城水寨沿着海岸线航行来榆林这边,一是巡视海疆各处哨所驻训情况,二则是部分哨所士兵驻扎时间已经到三个月,需要进行换岗,第三也是顺便给各处驻军哨所补给一下物资储备。至于说以前曾有南海来的小股海盗趁着季风在榆林一带登陆,罗升东并不担心,甚至对遇上海盗还隐隐有点小期待——还有什么能比杀敌立功更快的升迁方式吗?

  以前出现在崖州海域的南海海盗大多是吕宋、爪哇、柔佛、淡马锡一带的土人,这些海盗船小人少,装备又差,加上那些傻里吧唧的土人海盗根本没有任何战术可言,在海上还未必打得过成群结队的武装商船,一般都只能随着季风四处袭击一些沿海渔村,运气好能抢点粮食抢几个女人。在罗升东看来,这些南海海盗的战斗力甚至比卫所兵还差得多,好歹卫所兵还能按人头配齐制式武器,而这些海盗连人手一把刀枪都做不到,甚至还有人拿着木矛就出来打劫的,其实力与广东、福建沿海的海盗势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罗升东这队人马出巡虽然只有一艘海沧船,全员也不过五十多号人,但他对于有可能发生的战斗却是充满了信心。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船到距离榆林还有二三十里的凤凰镇,便正好遇上了从榆林哨所撤回至此的一个小旗。与罗升东的一心求战不同,这一小旗十个人其实根本没打算要回崖城通风报信,只是想着在凤凰镇一带避上几天,等过几天港湾里那一大帮海盗撤走之后再回哨所去,没想竟被巡视至此的罗升东抓个正着。

  几个小兵的想法很简单,寡不敌众,那肯定跑了再说,难道为了那帮渔民去跟几百号海盗拼命不成?放弃阵地临着脱逃,这原本妥妥的要掉脑袋,但罗升东听了他们汇报的情况之后却决定给这几个逃兵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按他们所说,这次来袭的海盗竟然多达数百人之众,并且“有舷高数丈之巨舰一艘,各种奇形海船十余艘”,这种说法在罗升东看来简直就有极大的水分,南海那些土人海盗哪来的数丈高的大船?海南卫一南一北两个水寨都找不出这种规格的大船,海盗要真有这种船还来抢这榆林的破渔村?不早就拉起队伍攻打崖州城去了。这些言论不用细想,罗升东便知道肯定是这几个小兵为了活命编出来的借口而已。

  但有一点罗升东是肯定无疑的,对方至少在人数上是占据了明显的优势,否则这几个兵也不至于尚未交战就吓得直接逃跑了。虽然罗升东深信己方战斗力更强,但要以少打多总要冒一定程度的风险,而现在再折回崖城去叫援军未免太浪费时间,说不定还会贻误战机,罗升东衡量轻重最后还是决定带上所有的有生力量更为妥当。手下这些人马就算打不了海盗的大部队,设伏杀一些结队外出劫掠物资的海盗小队肯定没问题的,砍上十个八个脑袋回去,妥妥便是天启七年崖州水寨第一大功了。

  罗升东虽然立功心切,但行动还是比较谨慎的。考虑到海盗可能拥有为数不少的小船,自己势单力孤,从海上直接过去有被围攻的危险,罗升东并没有冒然让船绕过鹿回头半岛直接驶入海湾,而是停靠在了后世三亚市区的临春河东岸,从此处登陆上岸,穿过丛林行军至崖州哨所,距离就只有五六里路了。而哨所附近便是一个渔村,海盗要上岸劫掠物资必定会到这个村子去,届时便可伺机设伏了。

  考虑到逃回凤凰镇的这帮人对现在港湾内的状况两眼一抹黑,罗升东不得不派出了几个人去附近山中搜寻逃难的渔民——海盗上陆劫掠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渔民们肯定要在山里躲个十天半个月才敢回去。另外如能找到避灾的渔民,顺便也可以从侧面再验证一次逃兵们的所说的情况能有几分属实。

  让罗升东有些不安的是,从山里找到的渔民不但和逃兵们所说的一致,报称这群海盗所乘之船硕大无比,船舷高达数丈,而且更夸张的是这巨舰上没有帆具桅杆,居然能从海上破浪而来。另外这群海盗并没有杀死或者囚禁他们所抓到的渔民,而是很友善地放回了俘虏,并且还送给了他们一些粮食和精盐,所以今天一大早有几个年轻后生也大着胆子跑去海湾里准备去跟那些海盗做交易。种种迹象表明,这帮人跟以前来这里的南海海盗有着不同,他们的行事风格显然已经超出了罗升东的理解范围。

  “以利诱之,裹挟良民下海为盗!”无法解释这些疑惑,最终只能选择正义感作为掩饰的罗升东最后还是对此下了结论,并且认定这帮新来的海盗“必是阴狠狡诈之辈”,如果此行不能砍几个脑袋回去,那简直就是对不起皇上对不起兵部对不起老爹传下来的百总职位。当然了,于家父子等人已经被罗升东无情划入“勾结海盗”一类,事后这些人都必须要杀头以儆效尤。

  罗升东让船和几个水手留在了临春河东岸,其他人全部带上家伙出发,先到渔村附近潜伏起来。唯一让罗升东有点后悔的是出发之时没有多带一些弓箭和弓手,仅仅就只有两名专职弓手。火器倒是不少,佛郎机4门,碗口铳3支,鲁密铳6支,另外还有喷筒、火砖、烟罐、火箭等等,只是这些装备多数都因为体积和重量而导致携带不便,真正能带上岸使用的也就六支鲁密铳了。

  这鲁密铳虽是好东西,但船上配这几支鲁密铳可是万历年间的老东西了,从兵部下发装备到边军算起,距今已经快三十年,好几支铳管都已经锈得不成样子,就算还能击发,说不定多装几钱火药也会炸膛。这样的武器与其说用来杀敌,倒不如说用来装点门面充充胆气更合适。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崖城守军加上水寨一千多号边军,基本就靠着在崖城附近屯垦的军户养着,日子过得格外艰难。至于说朝廷发下来的饷银,连维持日常的操训和出巡都不够,就别提什么更新军械了。

  当然了,为什么军费会严重不足,作为基层军官的罗升东其实是很清楚的。军队里吃空饷喝兵血这都是常事,军官们分银子的时候罗升东也没少拿属于他的一份。罗升东犹豫良久,还是让人带上所有鲁密铳——就算不能用于实战,押送俘虏的时候拿着吓吓人也好。

  隐蔽在树林里喂了几个时辰的蚊子之后,上上下下包括罗升东在内的所有人都逐渐失去了耐心,就在罗升东考虑是该打道回府还是直接杀入港湾之时,被派去海边查探情况的手下张疤子带回了好消息,有一艘海盗帆船正朝着渔村方向驶来。

  “来得好!”罗升东大声鼓噪道:“等会儿兄弟们听我号令,一起冲出去砍了这帮贼人的脑袋,回城之后我必向参将大人为兄弟们请功!”众人都是轰然应喏,一时间士气高涨,似乎已经吃定了即将出现的这帮海盗。

  但一炷香之后,情况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先是两名弓手按罗升东的命令,向爬到树上的那名海盗发起了攻击,看到一箭射偏一箭正中目标,罗升东信心大增,拔出腰刀大声发令道:“兄弟们冲出去!杀敌立功便在此时!”

  手下的士兵们很听话地涌出了埋伏的树林,大叫着冲向敌人,但很快便听到对面一阵尖利的哨声响起,然后似乎是某种火铳击发时发出的噼噼啪啪爆炸声,接着便看到己方冲在最前头的几个人瞬间便被打翻在地。罗升东甚至亲眼看到一向跑得最快的张疤子在奔跑中被一下击中了脑袋,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后脑勺直接被炸出一个大洞,鲜血混着脑浆飞散出去,而身子就直挺挺地扑倒在了稻田的泥浆中,眼见是不得活了。最要命的是,这帮海盗所用的火铳似乎根本就不须重新装填,竟然能一发接着一发地射击,这可怎么打?

  “这帮海盗竟有如此犀利的火铳!”没等罗升东生出后悔的心思,他策动的攻势已经在顷刻之间就被对方的强大火力击退了,逃命的士兵们如旋风一般刮过罗升东身边,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除了跟着溃兵逃命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帮人足足逃出了里许,才因体力不支慢慢停了下来,罗升东这才有机会收拢队伍,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已经少了十一人,也不知是全死在了刚才那一波攻势中还是有人在逃跑途中走失了方向。而且逃兵们一路上丢掉了大部分的军械,包括仅有的两张弓和用来装点门面的六支鲁密铳。

  气急败坏的罗升东还没来得及做战后总结,那帮短毛海盗就已经追进了林子里,用那种奇怪的火铳追着屁股又是一阵射击,吓得惊魂未定的边军们赶紧拔腿继续逃。

  如是这般重复了两三次之后,除了又有几个倒霉鬼被追命的火铳子弹打倒之外,其他士兵也已经到了体力崩溃的边缘。罗升东此时才开始真正怨恨起贪墨军饷对士兵操练的影响——若是平时能做到五天一操……不,哪怕是十天一操也好,也不至于会像现在这样,跑了短短两三里地就连逃命的气力都快没了!

  追击的海盗们在用一种奇怪的北方口音夹叫喊着,中间还偶尔夹杂着几句海南方言。罗升东祖上是直隶府的,到爷爷这一辈才被赶到这天涯海角的地方当大头兵,所以他居然能大概听懂海盗们喊的是“弃械跪地不杀”,至于方言的内容也是大同小异。既然有了活命的机会,精疲力尽的士兵就有人当真不跑了,直接停下脚步按海盗所说的跪地投降。

  于是逃命的队伍越逃人越少,但罗升东可不敢停下来,他是官不是兵,如果一旦被俘,就算最终能侥幸活命,这辈子的仕途也肯定完蛋了。

  “只要能逃上船就行!”罗升东现在也不敢再想什么立功了,能全身而退就是目前最大的愿望。只要能逃回崖州去,自然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离下锚停船的地方应该只有不到两里地了,自己再坚持一下就可以逃出生天!

  就在此时罗升东脚下不知道是踢到树根还是别的什么东西,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子腾空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跌到地上。这一下摔得真是不轻,罗升东险些背过气去,可是此时人人忙于逃命,根本就没人会停下来扶他。

  没等罗升东用手撑起身体,便感觉被一只脚重重踏在背上,将他的身子牢牢踩在了地面动弹不得,接着便有人把他两只胳膊扭到身后,用细而坚韧的某种枝条将两个手腕迅速捆扎在一起。罗升东又气又急,怒火攻心之下,竟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