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十五章 伙食问题

第十五章 伙食问题

  1627年4月3日,大明天启七年二月十八。

  今天按旧时空的时间来算应该是星期六,可惜在新时空里暂时还没有“周末双休”这一说,不管是执委会的领导还是普通成员,所有人都必须投入到基地建设工作中去。

  不过还没等今天的工作正式铺开,营地里就因为洗漱的问题乱了起来。事情的起因其实非常简单,因为目前水净化设施还没有弄好,基地内必须执行淡水管制,所以每个人早上分到的水量也就是一饭盒而已,漱口洗脸都是这点水,如果觉得不够请自行到田独河边去解决。作为占穿越众绝大部分的男人们来说,这并不是特别大的问题,眼一闭也就克服了。因为昨晚收工太晚又实在太疲倦,大部分人根本没来得及洗漱就直接躺下了,于是早上有不少大老爷们儿脱得只剩条内裤直接跳进河里洗个痛快。

  男人们倒是痛快了,但女人们可没打算就这么听任执委会安排。团体中的女性虽然只有七十人上下,但声势着实不小,而且其中不乏有敢于出头的领军人物,比如说顾凯的洋妞女友瑞莎。

  据顾凯所说,瑞莎是美籍乌克兰后裔,二毛子家出美女的说法在瑞莎身上再一次得到了验证,前凸后翘腿又长,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如果去参加个什么选美比赛一定能拿到不错的名次。不过这个瑞莎却并非花瓶,跟顾凯一样是法律专业出身,认识顾凯后还自学了两年中文,穿越前在一家专门做中美贸易的公司当法律顾问。不过顾凯有一件事并没有向执委会提起过,那就是瑞莎还有一个“全美女权协会加州分部干事”的身份。

  “现在执委会的做法对我们女性来说是不公平的,我要求执委会立刻调整原来的淡水管制方案!”站在最前面嗓门最大的就是瑞莎,虽然口音有点奇怪,不过吐字倒是蛮清楚的。

  站在瑞莎面前的委员是白克思,他这小身板跟瑞莎一比还矮了一截,立刻就显得弱气了。也是他运气不好,这帮子女人闹起来的时候他正好在旁边,结果就被瑞莎给拉住了。这身高不占优势的情况下,白克思在气势上不免也落了下风:“我说那个……瑞莎小姐,淡水管制是执委会开会决定的,我一个人也没法下令更改。你的要求我可以向执委会反映,但你能不能先把大家的情绪安抚下来?”

  “白总,你这样回避问题是不对的!你首先应该承认执委会在这个问题上的决策有失误,然后尽快拿出解决办法来。”瑞莎连一丁点的让步打算都没有,反而是更加的咄咄逼人:“如果因此影响到今天的工作安排,那我们会认为这是执委会一手造成的后果!”

  “没错,瑞莎妹子说得对!”“就是,你们执委会制定方案的时候为什么不过问一下我们女同志的意见!”“执委会没有女性委员这本身就是一种偏见!”

  一旦有了跟自己利益一致的意见领袖,民众的声音很快就会统一起来,而白克思这个离过一次婚的男人显然对女性的情绪释放缺乏有效的应对方法,只能很无力地进行口头劝说工作,然而这样反倒使得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

  白克思正手足无措之时,瞥见顾凯蹑手蹑脚地从人群外走过,这种救生圈岂能放过,白克思一个箭步就窜出人群拉住了顾凯:“你来正好,赶紧劝劝你媳妇!”

  顾凯的脸色比白克思也好不到哪里去,压低了声音道:“白总,你拉我可真是拉错人了……”

  白克思还没想明白顾凯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瑞莎的声音已经在身后响起:“亲爱的你来得正好,你来说两句公道话!”

  白克思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犯了一个错误。

  顾凯干咳了一声干笑道:“白总,其实我觉得女同志们的要求还是有些道理的,执委会的工作难免百密一疏,考虑不周嘛,现在有群众帮我们查漏补缺,这是好事。”

  白克思叹气扶额道:“我一直以为像我这种文弱书生才会被女人欺负,没想到啊没想到,顾凯你个浓眉大眼的居然也背叛了革命,毫不犹豫就跪了!”

  顾凯讪笑道:“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于是这场小小的乱子最后终以瑞莎带领的女性一方获得胜利,执委会不得不紧急修改了淡水管制方案,将女性的每天生活用水配额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一倍,而这件事也成为了后来瑞莎组织成立穿越众妇联并执掌大权的契机。

  这一天的工作主要有三个大的项目,一是临时码头的最后加固工作,在完成之后船上的重型物资才能开始卸货。二是一号基地的活动板房搭建,先得盖完这些房子,执委会才有办法抽出更多的人力去铺开尚在纸面上的那些建设计划。第三个项目则是袁老爷子提过的农业计划,驳船上的农用物资可是有不少稻种,如果要在第一年赶上种三季稻的话,这第一季就必须要在清明前播种,根据时间推算,1627年4月5日,也就是两天之后,便是这一年的清明了。就算是种两季稻,最迟四月中旬也必须播种到地里才行。

  其实粮食问题倒还不是最急的,蔬菜的缺口才是现在执委会和农业部最着急的事情。要知道这么大帮子人的消耗可不是小数目,而且海南的湿热天气也没法把一些叶菜类的蔬菜储存太久,船上储备的多是一些根茎类和果菜类的蔬菜,品种也比较单调。这样的食谱一天两天还好,要是时间长点这帮子过惯好日子的人非得把执委会连同炊事班喷个狗血淋头不可。而农业物资里有不少各种蔬菜良种,只要开出地来就可以立刻播种,像空心菜这样可以一次播种多次采收的蔬菜,种个几亩就可以从初夏一直吃到下半年。

  不过在此之前估计得先组织一次大规模的伐木行动平整出足够的空地,而这又将牵涉到大规模的人力调动,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已经有委员对穿越众是否能够承受连续多日的高强度劳动表示了疑虑,体力是一方面,更让人担心的是群众中的思想情绪变化。要知道虽然有过事前的培训打过了预防针,但参加穿越的大多数人都是抱有来这个世界当大爷当土豪欺男霸女称王称霸的梦想,但现实是他们必须要以农民工的身份每天拼命搬砖并且还没有任何加班费,这种巨大的落差未必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

  最后陶东来给这事定下了基调:“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大家还是要分头把自己部门的思想工作做好做扎实,这方面的问题老颜也多费点心,咱们执委会这帮人里面可就你一个人是正牌的政工干部,思想工作是你的拿手本领,多带带其他部门的同志。另外吃的问题要优先解决,不要局限于船上的那点储备粮,我们现在有大片的天然资源可以开发嘛,海里游的,天上飞的,山里跑的,都可以想想办法。吃饱吃好才有力气干革命!昨天伐木队不是就有人打了条蟒蛇来熬汤吃吗?”

  “野生蟒蛇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昨天去晚了只喝到半碗汤的宁崎悻悻地嘀咕了一句。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再说我们现在待的这个地方可没什么动物是被保护的。”陶东来大手一挥道:“贝爷说过,不管什么动物,去掉头就可以吃!行了,大家分头开始今天的工作吧!”

  众人出帐篷的时候还在小声讨论陶东来的指示:“贝爷是哪个部门的,怎么没来开过会?”

  “贝爷可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你连贝爷都不认识还敢跟着我们来明朝玩野外生存!”

  “就你这战五渣要是遇到贝爷,妥妥变成他肚子里的蛋白质……”

  通信小组赶在成员们出工前把已经写好号的小灵通电话发到每个项目的负责人手上,至于成员们的私人电话何时能领到,吴卓表示以通信小组的现有人手起码还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完成写号工作。

  早上开工没多久,负责在港湾中执行警戒任务的“闪电号”呼叫了指挥部:“港口以西发现有两艘小渔船,看方向是朝着基地这边来的。”

  旋即又有了进一步的消息:“昨天颜总带回来的那对父子也在船上。”

  跟着于姓父子一起被带到指挥部的还有另外四个男子,当然,这时候客串翻译官周恒行也早就被叫来候命了。几个土著居民战战兢兢地向指挥部的人表示了想要用渔获换取粮食的愿望,另外如果还有昨天领到的那种精盐,他们也想换一点。这些渔民虽然也会自己煮海盐,但产出的海盐质量跟穿越众从另异时空带来的工业产品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很显然,昨天穿越众所施放出的善意已经有了效果,至少让这些渔民有了来这里以物易物的行动。不过他们脚下藤筐里装着的鱼份量却着实太少了一些,对数百名穿越众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如果这样还拿粮食跟他们作交易,那真是又费马达又费电,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

  很快指挥部有了更好的主意,让周恒行告诉这几个渔民,他们带来的东西实在太少,想换粮食就得用别的办法。比如说带穿越众的船去港湾中鱼多的地方撒网捕鱼,又或是出卖劳动力去帮忙伐木也行。指挥部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先想办法把这些明人纳入到自己这边的劳动队伍中来,如果这条路行得通,那么下一步就可以考虑吸引更多的明人来这边打工换粮。

  陶东来的命令则是更为直接:“让他们把船停在岸边,上我们的船就是了。”

  宁崎在旁边提醒他:“那几艘铁壳渔船可是要烧油的,真派出去打渔会不会太奢侈了点?”

  陶东来摆摆手道:“谁说让铁壳渔船去了?美国佬那两条帆船可不是真让他们用来度假的,让他们带上这几个人,装上渔网,开出去好好捞一笔。另外通知各个部门都加把劲,今天有海鲜大餐吃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