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十章 穿越之前的最后准备

第十章 穿越之前的最后准备

  几天之后欧洲方面传回的消息让执委会兴奋之余又有些不满,北美帮与地下军火商的接触很顺利,据说对方展示了相当充足的货源,只等这边付款就可以交货。但正因为如此采购小组要求加大一部分特别军械的购入,比如MG4机枪,RPG火箭弹以及小口径迫击炮等等。

  执委会对于团体是否需要装备这类重火力武器一直抱有很大的疑问,因为大量采购军火这本身在执委会看来就是不合理的行为,大伙儿穿越去明朝的主要目的可不是杀个痛快,用四百年后的先进武器去平推世界,就算这几百号人全武装到牙齿又能杀掉多少人?再说不管是机枪弹链还是迫击炮弹,这都不是穿越后短期内就能够造得出来的东西,这些重武器用的时候倒是肯定很爽,一旦弹药耗尽就是废铁一堆。

  执委会经过商讨之后,紧急派出了颜楚杰和施耐德作为代表,亲自飞过去参与这最后一笔军购计划,毕竟这是筹备工作的最后一个重要项目,组织上也应该表现出足够的重视。但很快留在广州的委员们就对这个决定后悔了——这两个家伙去了之后非但没有否决北美帮的计划,反而是添上了更多的内容,于是在船舶项目上好不容易省下来的经费又全部填了回去。

  其实颜楚杰和施耐德提出的额外花费并非毫无理由,北美帮在欧洲订的轻重武器除了原本计划中成建制装备的自动步枪和手枪之外,能够买到的各种枪械和军用设备也几乎都少量采购了样品,以备今后在另一个时空中生产水平达到后进行仿造。毕竟现代枪械并不是知道原理就能造出来的火绳枪之类的低级装备,有实物对照能让以后的仿制少走许多弯路。这一来采购清单内容自然大大增加,而费用肯定也没办法控制下来了。另外枪支加上弹药已经重达好几吨,如何把这一批军火从欧洲运到亚洲成了另一个问题。好在施耐德在欧洲的人脉不少,只用了很短时间就有了解决办法——买船。

  执委会手头已经开始有些捉襟见肘的采购资金没法再满足这计划之外的采购计划,所以最后是由北美帮自行集资,采购了一大一小两艘自带动力的波兰产机帆船游艇,而这两艘船也将作为他们的私人财物参与穿越计划。其中一艘长25米宽11米,自带两台330匹马力柴油发动机,排水量75吨;另一艘长21米宽10米,自带两台240匹马力柴油发动机。值得注意的是两艘船都是单桅双体船,硕大而宽阔的船身让其载重和海上适航性都大大优于同等吨位的普通帆船游艇。船上一应生活设施齐全,即便不使用发动机推进的情况下也能够很容易达到10节以上航速,而且船上的帆具索具都极易操作,只需两到三名船员便可驾驶。只要储备足够的物资,这两艘船在海上的自持力都可保持在半个月以上,就算到了另一个时空中,也可以作为海上快速交通和船员技能实习的工具继续使用。

  当然有了这两艘船以后,执委会公布的个人行李限重令对北美帮这群人来说就不起作用了,只要船装得下他们想带多少就带多少。完成采购计划之后颜楚杰和施耐德先行返回广州,而北美帮除了要留下来负责最后的收货装船之外,还将驾驶这两条船向南穿过地中海,经过苏伊士运河、红海、亚丁湾一路驶入印度洋,在穿过马六甲海峡之后进入南海海域,最后与大部队在海南三亚会合。

  这绝对将是一次非常坚苦的航程,持续时间可能会长达几个月。但北美帮却对此十分有兴趣并且坚持要在穿越前完成这次特殊旅程。用北美帮帆船专家王汤姆的话来说,跑完这一趟之后所能积累的水文航路资料,对去到另一个时空之后自行打通亚欧航道绝对会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当然出于安全起见,这两艘船并不会深入大洋,一路上的行进路线也不会离开海岸线太远,毕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运送这批军火在四月前赶到海南,否则整个穿越计划都将大受影响。

  时间进入三月之后,执委会宣布全员进入最后准备阶段,所有最终参与计划的人员将分别在三亚和广州两地进行集结,同时全面停止吸纳新成员和大宗物资的购入。在四月初,三亚举办一年一度的“海天盛筵”期间,全体成员将一起完成最终的穿越。

  执委会把最终行动定在这个时间一是考虑到在活动举办期间会有大量的游客从全国各地涌入三亚,穿越众这几百号人不会引起过多的关注;第二则是抱着穿越之前最后体验一把现代社会生活的念头,吃饱玩爽之后再上路也算不留遗憾。

  先期赶到三亚的大多是工业、农业、建设等几个实业部门的成员,他们在穿越后就要开始在这片土地上复制近代工业文明,有大量的实地考察工作需要他们提前就进行。当然了,颜楚杰负责的军警部也早就赶到了三亚开始勘察地形,不过出于避免节外生枝的考虑,他们并没有把榆林港一带作为考察重点,而是把崖城镇到三亚市区这段路徒步摸了几个来回,因为明末的崖州治所就在崖城镇,这也是他们在穿越后需要对付的第一个军事目标。

  三月二十日,执委会关闭在广州的办公地点,销毁所有的相关文件。穿越成员们被允许最后一次联络亲朋好友,然后就必须停止使用所有通讯工具,切断社会关系,进入穿越前的“休眠”状态。然后所有人员按照执委会的安排分批乘坐飞机抵达三亚,分别入住到早已定好的的几家酒店中。

  三月二十五日,执委会在大陆的最后一批物资四十套彩钢活动板房从深圳赤湾码头装吊上船,出海向南驶去。

  三月二十六日,从黑山共和国港口城市布德瓦出发的两艘双体帆船历时八十四天,终于平安抵达了位于三亚鹿回头开发区的半山半岛帆船港。之所以用了这么长的时间,主要原因是船上装载了大量军火物资之后,补给品的携带就变得相当有限,这样一来就不得不修改原定的部分航行路线,增加了沿途的停靠补给次数。值得一提的是北美帮唯一已经成家的外科医生约翰逊,竟然是让老婆和两个还在读小学的女儿从北美飞到欧洲会合,一家人在船上一同完成了这趟惊人的旅程。而这样做带来的意外之喜就是沿途入港停靠时少了很多麻烦,没人会想到这两艘带着小孩的帆船上竟会藏着成吨的违禁品。

  三月二十九日,农业部的最后一批物资在三亚以东的英州镇装上了从海口方向南下的驳船船队。而这也是整个穿越计划的最后一批装船物资。

  三月三十日,各个行动小组负责人对自己的小组进行了点名,应到四百四十五人,实到四百五十人,多出来的五人一个是被顾凯花言巧语骗来海南的洋妞女朋友,另外四人都是参加穿越的单亲父母原本已经寄养到亲戚家的孩子,最终还是在行动开始前被不舍的父母带来了海南。

  三月三十一日下午,执委会宣布放假二十四小时,所有人可以在三亚市区内自由活动,同时还给每个人发放了五千元人民币的活动资金——这也是执委会手头最后的一点现金了。所有成员必须在四月一日晚十点之前回到住处,十一点全体人员出发登船,届时未归者一律视作放弃资格处理。当然了,所有船只驾驶人员包括预备队在内,在这一天里都是严禁酒精的。

  关于是否要放任成员进行这最后的疯狂,其实执委会还是经过了一番争议。保守的意见认为既然都已经让成员们进入“休眠”状态了,出于安全考虑就不应该再在这最后时刻大规模的抛头露面;而另一派则认为既然都要告别这个世界了,最后还是应该人性化一点,给所有成员一个自由选择告别方式的机会。话说回来,这些成员身上也只有执委会发这五千块了,真要想干点什么也难,要知道海天盛筵期间全国的土豪们成群结队地涌入这里,整个三亚的物价都涨了好几番,特别是娱乐场所和某些成人娱乐项目更是到了惊人的水平。

  成员们都出去最后疯狂一把了,执委会这几号人却是没有办法放松下来。他们必须要分头去各条船上最后一次核对物资到位情况,然后再在纸面上推演一次登陆计划。虽然这种推演已经做过多次,但每个人都清楚这上面的每个步骤必须要做到心中有数,这样在稍后的登陆行动中才能指挥有度,不至于弄错了卸货登陆的次序。海运部的孙长弥和越之云,以及来自北美的华裔青年王汤姆,将会作为团队的临时总负责人,联合指挥从船队离港到穿越之后登陆靠岸为止的整个行动过程。

  四月一日晚饭时间之后,成员们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各自的驻地酒店,然后由各行动小组负责人组织集结。多余的行李早就已经打包上船,现在成员们只需携带一些随身物品出发即可。虽然有不少人回来的时候都是喝得醉醺醺的,但总算还没有到迷路的程度。

  当晚十时,所有人员清点完毕并无遗漏,按计划开始分头出发赶往不同码头上几个停泊点登船。军警部在每条船都安排了人进行监督,每个登船者都必须出示提前分发的身份号牌,这样做也是为了以防在最后时刻出现问题。

  十一时三十分,在主船“新世界号”上,陶东来通过电台发布了出发命令,标志着最后的穿越行动正式开始。各条船舶分别从不同的码头上缓缓驶出,向南驶向预定的海上会合地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