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八章 筹备进行时(四)

第八章 筹备进行时(四)

  “这位就是施耐德先生。”

  当晚在广州市区的某间中餐厅包房,白克思向筹委会的几名委员介绍了刚从机场直接赶过来的救火专家。

  “施耐德先生是欧洲人?”看着眼前这位身材壮硕,高鼻深目的客人,再加上这欧味十足的名字,陶东来不禁有些疑惑,难道白克思还真打算拉个老外来入伙啊!

  然而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施耐德的中文居然非常地道:“不不不,虽然我有八分之一的德国血统,但我认为自己毫无疑问是和你们一样的华人,请注意看我的眼睛,我和各位一样也是黑眼睛,至于我的长相……我想大概只能用基因突变来解释了。顺便说一句我姓施,施耐德也不是音译过来的名字,而是我的中文本名。乐善好施的施,吃苦耐劳的耐,德才兼备的德。”

  陶东来心里暗骂了一声“假洋鬼子还知道掉书袋”,强压下问问他跟施耐庵到底什么关系的念头,邀请众人一起入座开席。

  酒过三巡,施耐德主动提起了话头:“我听说各位正在筹备去一个尚未开发的地方做一番大事业,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我效劳的地方?”

  “可是我们去了那地方之后极有可能不会再回到这个文明社会了,施先生对此没有什么顾虑吗?”虽说已经有了要拉施耐德入伙的想法,但在此之前必要的试探还是要做的。作为团队首脑人物,这个工作自然是由陶东来负责。

  施耐德咧嘴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我早就已经厌倦了现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对我来说,四百年以前的世界简直纯净得就像天堂!”

  陶东来也笑了笑:“明人不说暗话,施先生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兜圈子浪费大家时间那就没意思了。”

  施耐德耸耸肩道:“好吧,那我就直说了。出于某些原因我必须要隐姓埋名很长的时间,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可能就会有性命之忧。假设我不得不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那还能有比另一个时空更好的选择吗?当然了,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金融从业者,我相信我的专业知识一定能对你们的事业有所帮助,我完全可以成为你们的助力而不是累赘。”

  在座几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都是转过同样一个念头——看来这家伙犯了不小的事情,这哪是来投奔革命,摆明了就是要找地方逃命!

  陶东来干咳了一声道:“恕我直言,施先生你……不会是背着杀人案吧?”

  “杀人?不不不!当然不是!我可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施耐德涨红了脸分辩道:“我只是很偶然在工作中出现了一些操作失误,给某些重要客户造成了……小小的损失。”

  施耐德大概自知这样的说法实在难有足够的可信度,当下赶紧转移了话题:“白先生特地打电话让我尽快从上海赶过来,一定是有某些可以让我出力的事情吧?”

  陶东来点点头道:“不瞒你说,我们的筹备工作遇到了资金上的困难,不知施先生有没有办法可以解决?”

  施耐德沉吟道:“数目不大的话很简单,三五百万我现在就拿得出来……”

  “如果是那样我们就不会急着请你到广州来了。”白克思打断了施耐德的话头:“我们的资金困难可能会比你说的数字大很多!”

  “哦?那也不是问题,我有很多融资的方法可以搞到钱,但首先你们要告诉我,能给我多少时间?”面对金融专业的问题,施耐德的反应比先前就冷静了许多。

  “我们初步定在明年三四月的时候行动,但最迟在今年年底我们就必须要完成主要物资的筹备工作,因为最后的几个月时间我们的工作将以集体的技能培训为主,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在年底前弄到尽可能多的资金。”陶东来并没有提出具体的数字和时限,想要借此看一看施耐德究竟能不能拿出点干货来。

  这次施耐德沉默了许久,直到急性子的宁崎和颜楚杰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他才慢悠悠地开了口:“在不计后果的前提下,我想到十月底之前应该能弄到两千万人民币,如果运气够好,年底前大概还能弄到一千万左右……我可以向各位保证的是,到明年行动之前能弄到的资金不会低于两千五百万。这实在是因为时间太短了,如果时间更长一些的话,我们还可以有更灵活的操作手段。”

  其实这个数字已经超越了筹委会的期望,不过陶东来对他的说法却是有一点疑虑:“这个数字我很满意,但我想知道你所说的不计后果具体是什么意思?”

  施耐德很耐心地解释道:“一般来说要在短时间内解决资金缺口的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债务性融资。但我想各位现在都在拼命处理各自名下的固定资产,要通过银行办理金额巨大的抵押贷款并不是那么容易,就算最后能侥幸办下来一些数目,恐怕时间上也不允许。大家都知道我是做外贸的,其实外贸订单本身就可以用来融资贷款,如果这些订单的基数足够大再加上操作得当,那么要弄到大笔的短期贷款并不是什么难事。当然,不计后果的意思就是我们根本不打算偿还这些贷款,通俗的讲,也就是一种金融诈骗手段。”

  施耐德瞥见陶东来皱了皱眉,不等他开口询问便立刻继续解释道:“陶老板不用担心这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为我融资的对象根本就不会在中国国内。我之前在德勤事务所做跨国税务审计的时候,为了帮助一些客户获得出口退税优惠,在很多国家注册了不少皮包公司,这些公司手续完备并且都有合法的交易纪录,用来实施我的计划再合适不过。像东南亚的越南、菲律宾、印尼这些相关法律还不够完善的国家,可以钻的空子简直多到难以想象。这些钱的流向会很隐蔽,在通过至少五次以上的跨国转账之后才会进入你们指定的帐户,在短期内绝不会有人能追查出来。”

  施耐德的计划听起来很有说服力,在细节的地方也经得起推敲,对于急需弄钱的筹委会来说,合作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双方又探讨了一些具体的操作问题之后,便基本达成了合作协议:筹委会和施耐德各出一半资金实施这个计划,事成之后施耐德可以在筹委会获得一个临时委员的席位,并且主导整个穿越集团的金融财务工作。当然,这个计划必须是在筹委会名为帮助,实为监视之下去进行。用颜楚杰的话来说,筹委会可不能在自己骗别人之前先就被施耐德这个混血骗子给摆上一道,于是具体的监督工作毫无争议地交给了颜楚杰和他手下那帮准军事人员去进行。

  但没等论坛上对于穿越集团是否要保持华裔血统的纯净性争论出一个结果来,顾凯从美国带回的消息又掀起了轩然大波——据称一个由四名华人和两个洋鬼子组成的小团队在顾凯的引见下,有意要加入穿越计划。这下论坛上可是炸了锅,键盘爱国者们纷纷主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并且有意见激进者声称要连顾凯和施耐德这样的“香蕉人”一起驱逐出团队才行。

  然而真正掌握审核权的筹委会委员们却并不这么想,这倒不是国际主义精神起了作用,而是因为这几个人的确是难得的人才,筹委会根本没办法狠下心来赶人。

  这六个人当中,两个美国籍洋鬼子都是医生,分别主攻外科和心血管内科。另外四名华人中有三个都是学工科的,两个机械制造一个化工,剩下一人是专业从事研究看似没多大用处的天文学,但很难得的是这家伙居然参加过三次著名的Vendee单人环球帆船赛,要说实际的航海经验,目前的穿越团队中无出其右,就连大连海事大学那两个毕业生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这样的人才对于团队的作用可谓不言而喻。

  而一向有民族主义倾向的颜楚杰在仔细审核过小团队的履历之后,也难得地松了口表示“可以有计划地引进少量非华裔人才”。这并非是面试者给了他什么私下的贿赂,而是人家的资历让他不可小觑。这六人中有包括两名洋鬼子在内的三人曾经在部队服过兵役,另外这六人全部都是NRA,即全美步枪协会的成员,每年进行的实弹射击都在两千发以上。虽然都没正式上过战场,但已经具备了步兵基本作战技能,并且受过正规的CQB(室内近距离作战)训练。这可已经大大超出了颜楚杰军训计划对于基本民兵水平的要求,放在四百年前妥妥就是一支特战小分队了。

  除开他们的专业技能之外,这几人拥有全美步枪协会会员的身份,也能让筹委会在接下来的军购中获得专业性极强的意见,并且在购买环节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思来想去之后,筹委会都找不到能把这几人拒之门外的理由,于是颜楚杰的军警部最终顺理成章地扩展了实力。绝大多数成员在看到筹委会公布的海外军团资料之后都选择了接受,只有极少数“护士卫队”成员仍然闹着要“誓死保卫护士妹妹下一代血统的纯净”。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一次的人才引进,为后来在穿越众当中所形成的“非华人群体”奠定了基础。...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4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