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50章 教会的宝藏

第1650章 教会的宝藏

        在冉天禄看来,布兰科神父所说还是有相当高的可信度,毕竟城里那些西班牙高官平日也会到教堂来做忏悔,多多少少都会泄漏一些军情和真实的想法给神父知道。而马尼拉守军近日战况越发吃紧,不断有南边的难民逃亡到城内外,这些状况肯定都将会加大本地文武官员的心理压力。

        但相较于城外,那当然是有城墙和火炮庇护的城内更俱安全感,虽然这里很快就要成为海汉军的攻击目标,可城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仍然会心存侥幸,指望城防手段能够让入侵者止步于此。

        布兰科神父显然不是太看好本地的守军能够击退海汉军接下来的攻势,为了避免这些珍贵的宗教器物和文献毁于战火,所以才会想出了这么一个令冉天禄感到惊奇的解决方案。

        冉天禄忍不住说道:“神父,不如您也早点出城,避开这场战乱。您的身份特殊,相信海汉人应该不会为难你。”

        布兰科神父摇头应道:“我不能离开这里。军队要守护这座城市,而我必须要守护我的信仰。城里的教徒们需要我,特别是在我们遇到灾难的时候。”

        虽然双方所属的阵营是敌对的,但布兰科神父在战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沉稳和对信仰的坚定,也依然是让冉天禄大为感慨。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战乱到来时保持镇定,更别说放弃自己的人身安全去帮助其他人了,至少冉天禄就很难说服自己去做出类似这样的举动。

        “若是有机会,便向上级禀明情况,争取在城破之后保下你性命。”冉天禄在心里暗暗说道。难得有这么一个能让他另眼相看的西班牙人,他也不想看到对方在战乱中丢了性命。

        冉天禄与布兰科神父议定了晚上的交接事宜,便告辞离开出城回到商栈,让下属先将库房腾了两间出来,以用来存放稍后会从教堂运来的物品。潮升商栈占地面积颇大,光是库房就有三十多间屋子,因此腾出一点空间倒也不是问题。

        入夜之后,冉天禄便去了城门处等候,不多时城内驶出三辆马车,打头的一辆车上便坐着穿着黑色斗篷的布兰科神父。冉天禄注意到这支车队的护卫可不是教堂的神职人员,而是荷枪实弹的西班牙士兵,看样子神父也是动用了手里的关系买了个保险。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冉天禄看来,布兰科神父所说还是有相当高的可信度,毕竟城里那些西班牙高官平日也会到教堂来做忏悔,多多少少都会泄漏一些军情和真实的想法给神父知道。而马尼拉守军近日战况越发吃紧,不断有南边的难民逃亡到城内外,这些状况肯定都将会加大本地文武官员的心理压力。

        但相较于城外,那当然是有城墙和火炮庇护的城内更俱安全感,虽然这里很快就要成为海汉军的攻击目标,可城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仍然会心存侥幸,指望城防手段能够让入侵者止步于此。

        布兰科神父显然不是太看好本地的守军能够击退海汉军接下来的攻势,为了避免这些珍贵的宗教器物和文献毁于战火,所以才会想出了这么一个令冉天禄感到惊奇的解决方案。

        冉天禄忍不住说道:“神父,不如您也早点出城,避开这场战乱。您的身份特殊,相信海汉人应该不会为难你。”

        布兰科神父摇头应道:“我不能离开这里。军队要守护这座城市,而我必须要守护我的信仰。城里的教徒们需要我,特别是在我们遇到灾难的时候。”

        虽然双方所属的阵营是敌对的,但布兰科神父在战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沉稳和对信仰的坚定,也依然是让冉天禄大为感慨。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战乱到来时保持镇定,更别说放弃自己的人身安全去帮助其他人了,至少冉天禄就很难说服自己去做出类似这样的举动。

        “若是有机会,便向上级禀明情况,争取在城破之后保下你性命。”冉天禄在心里暗暗说道。难得有这么一个能让他另眼相看的西班牙人,他也不想看到对方在战乱中丢了性命。

        冉天禄与布兰科神父议定了晚上的交接事宜,便告辞离开出城回到商栈,让下属先将库房腾了两间出来,以用来存放稍后会从教堂运来的物品。潮升商栈占地面积颇大,光是库房就有三十多间屋子,因此腾出一点空间倒也不是问题。

        入夜之后,冉天禄便去了城门处等候,不多时城内驶出三辆马车,打头的一辆车上便坐着穿着黑色斗篷的布兰科神父。冉天禄注意到这支车队的护卫可不是教堂的神职人员,而是荷枪实弹的西班牙士兵,看样子神父也是动用了手里的关系买了个保险。在冉天禄看来,布兰科神父所说还是有相当高的可信度,毕竟城里那些西班牙高官平日也会到教堂来做忏悔,多多少少都会泄漏一些军情和真实的想法给神父知道。而马尼拉守军近日战况越发吃紧,不断有南边的难民逃亡到城内外,这些状况肯定都将会加大本地文武官员的心理压力。

        但相较于城外,那当然是有城墙和火炮庇护的城内更俱安全感,虽然这里很快就要成为海汉军的攻击目标,可城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仍然会心存侥幸,指望城防手段能够让入侵者止步于此。

        布兰科神父显然不是太看好本地的守军能够击退海汉军接下来的攻势,为了避免这些珍贵的宗教器物和文献毁于战火,所以才会想出了这么一个令冉天禄感到惊奇的解决方案。

        冉天禄忍不住说道:“神父,不如您也早点出城,避开这场战乱。您的身份特殊,相信海汉人应该不会为难你。”

        布兰科神父摇头应道:“我不能离开这里。军队要守护这座城市,而我必须要守护我的信仰。城里的教徒们需要我,特别是在我们遇到灾难的时候。”

        虽然双方所属的阵营是敌对的,但布兰科神父在战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沉稳和对信仰的坚定,也依然是让冉天禄大为感慨。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战乱到来时保持镇定,更别说放弃自己的人身安全去帮助其他人了,至少冉天禄就很难说服自己去做出类似这样的举动。

        “若是有机会,便向上级禀明情况,争取在城破之后保下你性命。”冉天禄在心里暗暗说道。难得有这么一个能让他另眼相看的西班牙人,他也不想看到对方在战乱中丢了性命。

        冉天禄与布兰科神父议定了晚上的交接事宜,便告辞离开出城回到商栈,让下属先将库房腾了两间出来,以用来存放稍后会从教堂运来的物品。潮升商栈占地面积颇大,光是库房就有三十多间屋子,因此腾出一点空间倒也不是问题。

        入夜之后,冉天禄便去了城门处等候,不多时城内驶出三辆马车,打头的一辆车上便坐着穿着黑色斗篷的布兰科神父。冉天禄注意到这支车队的护卫可不是教堂的神职人员,而是荷枪实弹的西班牙士兵,看样子神父也是动用了手里的关系买了个保险。在冉天禄看来,布兰科神父所说还是有相当高的可信度,毕竟城里那些西班牙高官平日也会到教堂来做忏悔,多多少少都会泄漏一些军情和真实的想法给神父知道。而马尼拉守军近日战况越发吃紧,不断有南边的难民逃亡到城内外,这些状况肯定都将会加大本地文武官员的心理压力。

        但相较于城外,那当然是有城墙和火炮庇护的城内更俱安全感,虽然这里很快就要成为海汉军的攻击目标,可城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仍然会心存侥幸,指望城防手段能够让入侵者止步于此。

        布兰科神父显然不是太看好本地的守军能够击退海汉军接下来的攻势,为了避免这些珍贵的宗教器物和文献毁于战火,所以才会想出了这么一个令冉天禄感到惊奇的解决方案。

        冉天禄忍不住说道:“神父,不如您也早点出城,避开这场战乱。您的身份特殊,相信海汉人应该不会为难你。”

        布兰科神父摇头应道:“我不能离开这里。军队要守护这座城市,而我必须要守护我的信仰。城里的教徒们需要我,特别是在我们遇到灾难的时候。”

        虽然双方所属的阵营是敌对的,但布兰科神父在战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沉稳和对信仰的坚定,也依然是让冉天禄大为感慨。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战乱到来时保持镇定,更别说放弃自己的人身安全去帮助其他人了,至少冉天禄就很难说服自己去做出类似这样的举动。

        “若是有机会,便向上级禀明情况,争取在城破之后保下你性命。”冉天禄在心里暗暗说道。难得有这么一个能让他另眼相看的西班牙人,他也不想看到对方在战乱中丢了性命。

        冉天禄与布兰科神父议定了晚上的交接事宜,便告辞离开出城回到商栈,让下属先将库房腾了两间出来,以用来存放稍后会从教堂运来的物品。潮升商栈占地面积颇大,光是库房就有三十多间屋子,因此腾出一点空间倒也不是问题。

        入夜之后,冉天禄便去了城门处等候,不多时城内驶出三辆马车,打头的一辆车上便坐着穿着黑色斗篷的布兰科神父。冉天禄注意到这支车队的护卫可不是教堂的神职人员,而是荷枪实弹的西班牙士兵,看样子神父也是动用了手里的关系买了个保险。在冉天禄看来,布兰科神父所说还是有相当高的可信度,毕竟城里那些西班牙高官平日也会到教堂来做忏悔,多多少少都会泄漏一些军情和真实的想法给神父知道。而马尼拉守军近日战况越发吃紧,不断有南边的难民逃亡到城内外,这些状况肯定都将会加大本地文武官员的心理压力。

        但相较于城外,那当然是有城墙和火炮庇护的城内更俱安全感,虽然这里很快就要成为海汉军的攻击目标,可城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仍然会心存侥幸,指望城防手段能够让入侵者止步于此。

        布兰科神父显然不是太看好本地的守军能够击退海汉军接下来的攻势,为了避免这些珍贵的宗教器物和文献毁于战火,所以才会想出了这么一个令冉天禄感到惊奇的解决方案。

        冉天禄忍不住说道:“神父,不如您也早点出城,避开这场战乱。您的身份特殊,相信海汉人应该不会为难你。”

        布兰科神父摇头应道:“我不能离开这里。军队要守护这座城市,而我必须要守护我的信仰。城里的教徒们需要我,特别是在我们遇到灾难的时候。”

        虽然双方所属的阵营是敌对的,但布兰科神父在战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沉稳和对信仰的坚定,也依然是让冉天禄大为感慨。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战乱到来时保持镇定,更别说放弃自己的人身安全去帮助其他人了,至少冉天禄就很难说服自己去做出类似这样的举动。

        “若是有机会,便向上级禀明情况,争取在城破之后保下你性命。”冉天禄在心里暗暗说道。难得有这么一个能让他另眼相看的西班牙人,他也不想看到对方在战乱中丢了性命。

        冉天禄与布兰科神父议定了晚上的交接事宜,便告辞离开出城回到商栈,让下属先将库房腾了两间出来,以用来存放稍后会从教堂运来的物品。潮升商栈占地面积颇大,光是库房就有三十多间屋子,因此腾出一点空间倒也不是问题。

        入夜之后,冉天禄便去了城门处等候,不多时城内驶出三辆马车,打头的一辆车上便坐着穿着黑色斗篷的布兰科神父。冉天禄注意到这支车队的护卫可不是教堂的神职人员,而是荷枪实弹的西班牙士兵,看样子神父也是动用了手里的关系买了个保险。...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6078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