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38章 苦命的侦察船

第1638章 苦命的侦察船

        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胡安路易斯最近两天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虽然出海巡航的侦察船只并没有发现海汉舰队的踪迹,但胡安却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能感觉到海汉人恐怕已经到了距离马尼拉不远的地方,但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胡安所辖的马尼拉舰队目前虽然还有二十多条船可以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稍微认真地审视这些船的状况,就会发现这支舰队的实际战斗力不容乐观。二十多条船里只有五艘是正经的战船,其余的全是武装商船或是由普通商船临时加装几门炮就充作战船使用,而船上的水手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连胡安派到船上的指挥官向他们下达的作战指令都听不太懂。

        不得已之下,胡安也只能让船上的水手长和船长共同掌控指挥权,否则战时这些船能够发挥出几分战力就真的很难说了。胡安也只能祈祷这些民船别在开战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便打不过海汉舰队,那也得设法拖住敌人的进攻步伐才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4814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