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30章 最后准备

第1630章 最后准备

        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皇权至上还是执委会式的民主,究竟哪种形式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实在太高深,以费策贤的学识也很难想明白其中道理。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海汉这不到十年间从无到有的发展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而海汉也以此为论据,利用舆论控制,在这数年间为执委会塑造出了一个伟光正的统治者形象。费策贤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已经能明确地感受到在海汉国,执委会的权威之盛,其实丝毫不亚于大明国内的皇权。

        但费策贤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海汉制度比大明更好”这样的一个论证结果,所以他只能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海汉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只是这个国家建立的时候,恰好遇到大明处在一个最为艰难,无暇去顾及其存在的时候。假以时日,等大明从战乱中缓过劲来,就必定能够重振昔日雄风,让海汉人见识帝国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他的这个想法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毕竟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大明别说遏制了,连跟上海汉发展的速度都很困难。费策贤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些状况,所以他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能让大明重新崛起的具体措施,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出,大明要如何才能瓦解掉海汉在各个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地位。对海汉的了解每多一分,心的温度反而会多凉一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皇权至上还是执委会式的民主,究竟哪种形式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实在太高深,以费策贤的学识也很难想明白其中道理。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海汉这不到十年间从无到有的发展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而海汉也以此为论据,利用舆论控制,在这数年间为执委会塑造出了一个伟光正的统治者形象。费策贤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已经能明确地感受到在海汉国,执委会的权威之盛,其实丝毫不亚于大明国内的皇权。

        但费策贤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海汉制度比大明更好”这样的一个论证结果,所以他只能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海汉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只是这个国家建立的时候,恰好遇到大明处在一个最为艰难,无暇去顾及其存在的时候。假以时日,等大明从战乱中缓过劲来,就必定能够重振昔日雄风,让海汉人见识帝国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他的这个想法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毕竟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大明别说遏制了,连跟上海汉发展的速度都很困难。费策贤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些状况,所以他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能让大明重新崛起的具体措施,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出,大明要如何才能瓦解掉海汉在各个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地位。对海汉的了解每多一分,心的温度反而会多凉一分。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皇权至上还是执委会式的民主,究竟哪种形式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实在太高深,以费策贤的学识也很难想明白其中道理。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海汉这不到十年间从无到有的发展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而海汉也以此为论据,利用舆论控制,在这数年间为执委会塑造出了一个伟光正的统治者形象。费策贤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已经能明确地感受到在海汉国,执委会的权威之盛,其实丝毫不亚于大明国内的皇权。

        但费策贤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海汉制度比大明更好”这样的一个论证结果,所以他只能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海汉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只是这个国家建立的时候,恰好遇到大明处在一个最为艰难,无暇去顾及其存在的时候。假以时日,等大明从战乱中缓过劲来,就必定能够重振昔日雄风,让海汉人见识帝国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他的这个想法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毕竟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大明别说遏制了,连跟上海汉发展的速度都很困难。费策贤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些状况,所以他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能让大明重新崛起的具体措施,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出,大明要如何才能瓦解掉海汉在各个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地位。对海汉的了解每多一分,心的温度反而会多凉一分。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皇权至上还是执委会式的民主,究竟哪种形式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实在太高深,以费策贤的学识也很难想明白其中道理。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海汉这不到十年间从无到有的发展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而海汉也以此为论据,利用舆论控制,在这数年间为执委会塑造出了一个伟光正的统治者形象。费策贤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已经能明确地感受到在海汉国,执委会的权威之盛,其实丝毫不亚于大明国内的皇权。

        但费策贤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海汉制度比大明更好”这样的一个论证结果,所以他只能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海汉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只是这个国家建立的时候,恰好遇到大明处在一个最为艰难,无暇去顾及其存在的时候。假以时日,等大明从战乱中缓过劲来,就必定能够重振昔日雄风,让海汉人见识帝国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他的这个想法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毕竟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大明别说遏制了,连跟上海汉发展的速度都很困难。费策贤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些状况,所以他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能让大明重新崛起的具体措施,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出,大明要如何才能瓦解掉海汉在各个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地位。对海汉的了解每多一分,心的温度反而会多凉一分。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皇权至上还是执委会式的民主,究竟哪种形式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实在太高深,以费策贤的学识也很难想明白其中道理。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海汉这不到十年间从无到有的发展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而海汉也以此为论据,利用舆论控制,在这数年间为执委会塑造出了一个伟光正的统治者形象。费策贤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已经能明确地感受到在海汉国,执委会的权威之盛,其实丝毫不亚于大明国内的皇权。

        但费策贤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海汉制度比大明更好”这样的一个论证结果,所以他只能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海汉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只是这个国家建立的时候,恰好遇到大明处在一个最为艰难,无暇去顾及其存在的时候。假以时日,等大明从战乱中缓过劲来,就必定能够重振昔日雄风,让海汉人见识帝国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他的这个想法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毕竟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大明别说遏制了,连跟上海汉发展的速度都很困难。费策贤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些状况,所以他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能让大明重新崛起的具体措施,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出,大明要如何才能瓦解掉海汉在各个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地位。对海汉的了解每多一分,心的温度反而会多凉一分。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皇权至上还是执委会式的民主,究竟哪种形式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实在太高深,以费策贤的学识也很难想明白其中道理。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海汉这不到十年间从无到有的发展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而海汉也以此为论据,利用舆论控制,在这数年间为执委会塑造出了一个伟光正的统治者形象。费策贤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已经能明确地感受到在海汉国,执委会的权威之盛,其实丝毫不亚于大明国内的皇权。

        但费策贤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海汉制度比大明更好”这样的一个论证结果,所以他只能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海汉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只是这个国家建立的时候,恰好遇到大明处在一个最为艰难,无暇去顾及其存在的时候。假以时日,等大明从战乱中缓过劲来,就必定能够重振昔日雄风,让海汉人见识帝国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他的这个想法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毕竟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大明别说遏制了,连跟上海汉发展的速度都很困难。费策贤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些状况,所以他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能让大明重新崛起的具体措施,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出,大明要如何才能瓦解掉海汉在各个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地位。对海汉的了解每多一分,心的温度反而会多凉一分。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皇权至上还是执委会式的民主,究竟哪种形式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实在太高深,以费策贤的学识也很难想明白其中道理。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海汉这不到十年间从无到有的发展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而海汉也以此为论据,利用舆论控制,在这数年间为执委会塑造出了一个伟光正的统治者形象。费策贤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已经能明确地感受到在海汉国,执委会的权威之盛,其实丝毫不亚于大明国内的皇权。

        但费策贤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海汉制度比大明更好”这样的一个论证结果,所以他只能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海汉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只是这个国家建立的时候,恰好遇到大明处在一个最为艰难,无暇去顾及其存在的时候。假以时日,等大明从战乱中缓过劲来,就必定能够重振昔日雄风,让海汉人见识帝国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他的这个想法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毕竟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大明别说遏制了,连跟上海汉发展的速度都很困难。费策贤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些状况,所以他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能让大明重新崛起的具体措施,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出,大明要如何才能瓦解掉海汉在各个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地位。对海汉的了解每多一分,心的温度反而会多凉一分。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皇权至上还是执委会式的民主,究竟哪种形式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实在太高深,以费策贤的学识也很难想明白其中道理。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海汉这不到十年间从无到有的发展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而海汉也以此为论据,利用舆论控制,在这数年间为执委会塑造出了一个伟光正的统治者形象。费策贤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已经能明确地感受到在海汉国,执委会的权威之盛,其实丝毫不亚于大明国内的皇权。

        但费策贤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海汉制度比大明更好”这样的一个论证结果,所以他只能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海汉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只是这个国家建立的时候,恰好遇到大明处在一个最为艰难,无暇去顾及其存在的时候。假以时日,等大明从战乱中缓过劲来,就必定能够重振昔日雄风,让海汉人见识帝国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他的这个想法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毕竟以海汉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大明别说遏制了,连跟上海汉发展的速度都很困难。费策贤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些状况,所以他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能让大明重新崛起的具体措施,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出,大明要如何才能瓦解掉海汉在各个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地位。对海汉的了解每多一分,心的温度反而会多凉一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39431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