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29章 动武之前

第1629章 动武之前

        这一天的参观中,费策贤看的东西着实不少,从火车铁路到兵工厂,再到属于海汉顶级机密的蒸汽机制造厂房,可以说他一天下来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胜过了大明情报机构数年运作的成果。但可惜的是费策贤的参观完全是走马观花,热闹是看了不少,但能看明白的却没几处。而且海汉安排的参观行程显然非常具有针对性,没有任何一个生产项目能让费策贤从头看到尾,全是掐头去尾的中间环节。费策贤虽然也努力将白克思的介绍都记在了心里,但他也明白,仅凭这些介绍和自己的见闻,是不可能在大明境内复制出海汉的兵工作坊或是制造蒸汽机的工厂。

        所以在回程路上,费策贤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要如何整理信息,让大明得以仿制出海汉那些高级装备,而是在想这奏折究竟要如何撰写,才能让朝廷不会因此而责备他办事不力。

        回迎宾馆之前,费策贤还是很负责地去了一趟使馆工地,跟海汉派来的几名工头聊了一会儿天,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展。虽然他自己没在工地上盯着,但还是安排了使团的下属过来监工。这么做倒不是不放心海汉施工队的工程质量,而是要向海汉人表明重视的态度,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不然大家都敷衍着对付过去,等使馆建完才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两边的负责人可都脱不了干系。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一天的参观中,费策贤看的东西着实不少,从火车铁路到兵工厂,再到属于海汉顶级机密的蒸汽机制造厂房,可以说他一天下来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胜过了大明情报机构数年运作的成果。但可惜的是费策贤的参观完全是走马观花,热闹是看了不少,但能看明白的却没几处。而且海汉安排的参观行程显然非常具有针对性,没有任何一个生产项目能让费策贤从头看到尾,全是掐头去尾的中间环节。费策贤虽然也努力将白克思的介绍都记在了心里,但他也明白,仅凭这些介绍和自己的见闻,是不可能在大明境内复制出海汉的兵工作坊或是制造蒸汽机的工厂。

        所以在回程路上,费策贤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要如何整理信息,让大明得以仿制出海汉那些高级装备,而是在想这奏折究竟要如何撰写,才能让朝廷不会因此而责备他办事不力。

        回迎宾馆之前,费策贤还是很负责地去了一趟使馆工地,跟海汉派来的几名工头聊了一会儿天,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展。虽然他自己没在工地上盯着,但还是安排了使团的下属过来监工。这么做倒不是不放心海汉施工队的工程质量,而是要向海汉人表明重视的态度,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不然大家都敷衍着对付过去,等使馆建完才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两边的负责人可都脱不了干系。这一天的参观中,费策贤看的东西着实不少,从火车铁路到兵工厂,再到属于海汉顶级机密的蒸汽机制造厂房,可以说他一天下来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胜过了大明情报机构数年运作的成果。但可惜的是费策贤的参观完全是走马观花,热闹是看了不少,但能看明白的却没几处。而且海汉安排的参观行程显然非常具有针对性,没有任何一个生产项目能让费策贤从头看到尾,全是掐头去尾的中间环节。费策贤虽然也努力将白克思的介绍都记在了心里,但他也明白,仅凭这些介绍和自己的见闻,是不可能在大明境内复制出海汉的兵工作坊或是制造蒸汽机的工厂。

        所以在回程路上,费策贤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要如何整理信息,让大明得以仿制出海汉那些高级装备,而是在想这奏折究竟要如何撰写,才能让朝廷不会因此而责备他办事不力。

        回迎宾馆之前,费策贤还是很负责地去了一趟使馆工地,跟海汉派来的几名工头聊了一会儿天,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展。虽然他自己没在工地上盯着,但还是安排了使团的下属过来监工。这么做倒不是不放心海汉施工队的工程质量,而是要向海汉人表明重视的态度,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不然大家都敷衍着对付过去,等使馆建完才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两边的负责人可都脱不了干系。这一天的参观中,费策贤看的东西着实不少,从火车铁路到兵工厂,再到属于海汉顶级机密的蒸汽机制造厂房,可以说他一天下来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胜过了大明情报机构数年运作的成果。但可惜的是费策贤的参观完全是走马观花,热闹是看了不少,但能看明白的却没几处。而且海汉安排的参观行程显然非常具有针对性,没有任何一个生产项目能让费策贤从头看到尾,全是掐头去尾的中间环节。费策贤虽然也努力将白克思的介绍都记在了心里,但他也明白,仅凭这些介绍和自己的见闻,是不可能在大明境内复制出海汉的兵工作坊或是制造蒸汽机的工厂。

        所以在回程路上,费策贤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要如何整理信息,让大明得以仿制出海汉那些高级装备,而是在想这奏折究竟要如何撰写,才能让朝廷不会因此而责备他办事不力。

        回迎宾馆之前,费策贤还是很负责地去了一趟使馆工地,跟海汉派来的几名工头聊了一会儿天,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展。虽然他自己没在工地上盯着,但还是安排了使团的下属过来监工。这么做倒不是不放心海汉施工队的工程质量,而是要向海汉人表明重视的态度,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不然大家都敷衍着对付过去,等使馆建完才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两边的负责人可都脱不了干系。这一天的参观中,费策贤看的东西着实不少,从火车铁路到兵工厂,再到属于海汉顶级机密的蒸汽机制造厂房,可以说他一天下来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胜过了大明情报机构数年运作的成果。但可惜的是费策贤的参观完全是走马观花,热闹是看了不少,但能看明白的却没几处。而且海汉安排的参观行程显然非常具有针对性,没有任何一个生产项目能让费策贤从头看到尾,全是掐头去尾的中间环节。费策贤虽然也努力将白克思的介绍都记在了心里,但他也明白,仅凭这些介绍和自己的见闻,是不可能在大明境内复制出海汉的兵工作坊或是制造蒸汽机的工厂。

        所以在回程路上,费策贤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要如何整理信息,让大明得以仿制出海汉那些高级装备,而是在想这奏折究竟要如何撰写,才能让朝廷不会因此而责备他办事不力。

        回迎宾馆之前,费策贤还是很负责地去了一趟使馆工地,跟海汉派来的几名工头聊了一会儿天,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展。虽然他自己没在工地上盯着,但还是安排了使团的下属过来监工。这么做倒不是不放心海汉施工队的工程质量,而是要向海汉人表明重视的态度,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不然大家都敷衍着对付过去,等使馆建完才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两边的负责人可都脱不了干系。这一天的参观中,费策贤看的东西着实不少,从火车铁路到兵工厂,再到属于海汉顶级机密的蒸汽机制造厂房,可以说他一天下来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胜过了大明情报机构数年运作的成果。但可惜的是费策贤的参观完全是走马观花,热闹是看了不少,但能看明白的却没几处。而且海汉安排的参观行程显然非常具有针对性,没有任何一个生产项目能让费策贤从头看到尾,全是掐头去尾的中间环节。费策贤虽然也努力将白克思的介绍都记在了心里,但他也明白,仅凭这些介绍和自己的见闻,是不可能在大明境内复制出海汉的兵工作坊或是制造蒸汽机的工厂。

        所以在回程路上,费策贤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要如何整理信息,让大明得以仿制出海汉那些高级装备,而是在想这奏折究竟要如何撰写,才能让朝廷不会因此而责备他办事不力。

        回迎宾馆之前,费策贤还是很负责地去了一趟使馆工地,跟海汉派来的几名工头聊了一会儿天,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展。虽然他自己没在工地上盯着,但还是安排了使团的下属过来监工。这么做倒不是不放心海汉施工队的工程质量,而是要向海汉人表明重视的态度,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不然大家都敷衍着对付过去,等使馆建完才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两边的负责人可都脱不了干系。这一天的参观中,费策贤看的东西着实不少,从火车铁路到兵工厂,再到属于海汉顶级机密的蒸汽机制造厂房,可以说他一天下来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胜过了大明情报机构数年运作的成果。但可惜的是费策贤的参观完全是走马观花,热闹是看了不少,但能看明白的却没几处。而且海汉安排的参观行程显然非常具有针对性,没有任何一个生产项目能让费策贤从头看到尾,全是掐头去尾的中间环节。费策贤虽然也努力将白克思的介绍都记在了心里,但他也明白,仅凭这些介绍和自己的见闻,是不可能在大明境内复制出海汉的兵工作坊或是制造蒸汽机的工厂。

        所以在回程路上,费策贤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要如何整理信息,让大明得以仿制出海汉那些高级装备,而是在想这奏折究竟要如何撰写,才能让朝廷不会因此而责备他办事不力。

        回迎宾馆之前,费策贤还是很负责地去了一趟使馆工地,跟海汉派来的几名工头聊了一会儿天,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展。虽然他自己没在工地上盯着,但还是安排了使团的下属过来监工。这么做倒不是不放心海汉施工队的工程质量,而是要向海汉人表明重视的态度,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不然大家都敷衍着对付过去,等使馆建完才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两边的负责人可都脱不了干系。这一天的参观中,费策贤看的东西着实不少,从火车铁路到兵工厂,再到属于海汉顶级机密的蒸汽机制造厂房,可以说他一天下来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胜过了大明情报机构数年运作的成果。但可惜的是费策贤的参观完全是走马观花,热闹是看了不少,但能看明白的却没几处。而且海汉安排的参观行程显然非常具有针对性,没有任何一个生产项目能让费策贤从头看到尾,全是掐头去尾的中间环节。费策贤虽然也努力将白克思的介绍都记在了心里,但他也明白,仅凭这些介绍和自己的见闻,是不可能在大明境内复制出海汉的兵工作坊或是制造蒸汽机的工厂。

        所以在回程路上,费策贤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要如何整理信息,让大明得以仿制出海汉那些高级装备,而是在想这奏折究竟要如何撰写,才能让朝廷不会因此而责备他办事不力。

        回迎宾馆之前,费策贤还是很负责地去了一趟使馆工地,跟海汉派来的几名工头聊了一会儿天,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展。虽然他自己没在工地上盯着,但还是安排了使团的下属过来监工。这么做倒不是不放心海汉施工队的工程质量,而是要向海汉人表明重视的态度,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不然大家都敷衍着对付过去,等使馆建完才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两边的负责人可都脱不了干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3869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