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15章 奢望

第1615章 奢望

        收买大明官员的手段,无非就是威逼利诱加上人情拉拢这几个老套路,海汉在长期跟大明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已经总结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办法,针对不同心态的大明官员,都会有相应的套路。张千智通过简单的接触之后,认为费策贤应该是属于谨慎型的官员,轻易不会收受海汉给出的好处,不过如果能够隐蔽而稳妥地完成利益输送,这人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糖衣炮弹的诱惑。

        所以在参观胜利港商业区的过程中,张千智一直不断地介绍着本地的贸易状况,并且不时地暗示费策贤,在三亚的繁华景象背后有相当多的大明官员参与进来并从中获利。虽然这种手段不太可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在潜移默化之下,张千智确信一定可以对费策贤的价值观造成某种程度的影响。人无完人,就算这位京城来的大明使节政治立场再怎么坚定,也必然会有他所需要的东西,海汉所需去做的就是给出具有针对性的条件,让其逐步妥协,最终与海汉统一步调和立场。

        费策贤也不是完全没有心动,只是他初来乍到,也不敢确信张千智说的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是真是假,有几分可信程度,自然也就不敢轻易表态,甚至连搭话都不太敢。毕竟他还不是很确定,这张千智到底是真导游,还是有另外一重更为敏感的身份,要是说错话就有可能变成了把柄。

        张千智的眼光看得很准,谨慎无大错就是费策贤的人生信条之一,特别是来到与大明关系极为微妙的海汉国,他更是时时处处都保持着小心,少说多看,免得犯错。张千智的暗示,他岂能听不出来,只是这种小便宜肯定贪不得,否则后续的麻烦只怕是无休无止,像福广两地的地方官员一样落入海汉的掌控。

        费策贤出使海汉是抱着一颗报国之心来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海汉国大发横财并非他的目标之一。他更希望能够在谈判桌上为大明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而不是利用使节的身份中饱私囊,替自己捞取好处。在从京城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承诺,在任期内如果能够为大明拿回被海汉实际控制的沿海地区,那么朝廷必定会论功行赏,别说升行人司司正,就连礼部侍郎也是有机会的。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收买大明官员的手段,无非就是威逼利诱加上人情拉拢这几个老套路,海汉在长期跟大明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已经总结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办法,针对不同心态的大明官员,都会有相应的套路。张千智通过简单的接触之后,认为费策贤应该是属于谨慎型的官员,轻易不会收受海汉给出的好处,不过如果能够隐蔽而稳妥地完成利益输送,这人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糖衣炮弹的诱惑。

        所以在参观胜利港商业区的过程中,张千智一直不断地介绍着本地的贸易状况,并且不时地暗示费策贤,在三亚的繁华景象背后有相当多的大明官员参与进来并从中获利。虽然这种手段不太可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在潜移默化之下,张千智确信一定可以对费策贤的价值观造成某种程度的影响。人无完人,就算这位京城来的大明使节政治立场再怎么坚定,也必然会有他所需要的东西,海汉所需去做的就是给出具有针对性的条件,让其逐步妥协,最终与海汉统一步调和立场。

        费策贤也不是完全没有心动,只是他初来乍到,也不敢确信张千智说的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是真是假,有几分可信程度,自然也就不敢轻易表态,甚至连搭话都不太敢。毕竟他还不是很确定,这张千智到底是真导游,还是有另外一重更为敏感的身份,要是说错话就有可能变成了把柄。

        张千智的眼光看得很准,谨慎无大错就是费策贤的人生信条之一,特别是来到与大明关系极为微妙的海汉国,他更是时时处处都保持着小心,少说多看,免得犯错。张千智的暗示,他岂能听不出来,只是这种小便宜肯定贪不得,否则后续的麻烦只怕是无休无止,像福广两地的地方官员一样落入海汉的掌控。

        费策贤出使海汉是抱着一颗报国之心来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海汉国大发横财并非他的目标之一。他更希望能够在谈判桌上为大明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而不是利用使节的身份中饱私囊,替自己捞取好处。在从京城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承诺,在任期内如果能够为大明拿回被海汉实际控制的沿海地区,那么朝廷必定会论功行赏,别说升行人司司正,就连礼部侍郎也是有机会的。收买大明官员的手段,无非就是威逼利诱加上人情拉拢这几个老套路,海汉在长期跟大明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已经总结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办法,针对不同心态的大明官员,都会有相应的套路。张千智通过简单的接触之后,认为费策贤应该是属于谨慎型的官员,轻易不会收受海汉给出的好处,不过如果能够隐蔽而稳妥地完成利益输送,这人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糖衣炮弹的诱惑。

        所以在参观胜利港商业区的过程中,张千智一直不断地介绍着本地的贸易状况,并且不时地暗示费策贤,在三亚的繁华景象背后有相当多的大明官员参与进来并从中获利。虽然这种手段不太可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在潜移默化之下,张千智确信一定可以对费策贤的价值观造成某种程度的影响。人无完人,就算这位京城来的大明使节政治立场再怎么坚定,也必然会有他所需要的东西,海汉所需去做的就是给出具有针对性的条件,让其逐步妥协,最终与海汉统一步调和立场。

        费策贤也不是完全没有心动,只是他初来乍到,也不敢确信张千智说的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是真是假,有几分可信程度,自然也就不敢轻易表态,甚至连搭话都不太敢。毕竟他还不是很确定,这张千智到底是真导游,还是有另外一重更为敏感的身份,要是说错话就有可能变成了把柄。

        张千智的眼光看得很准,谨慎无大错就是费策贤的人生信条之一,特别是来到与大明关系极为微妙的海汉国,他更是时时处处都保持着小心,少说多看,免得犯错。张千智的暗示,他岂能听不出来,只是这种小便宜肯定贪不得,否则后续的麻烦只怕是无休无止,像福广两地的地方官员一样落入海汉的掌控。

        费策贤出使海汉是抱着一颗报国之心来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海汉国大发横财并非他的目标之一。他更希望能够在谈判桌上为大明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而不是利用使节的身份中饱私囊,替自己捞取好处。在从京城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承诺,在任期内如果能够为大明拿回被海汉实际控制的沿海地区,那么朝廷必定会论功行赏,别说升行人司司正,就连礼部侍郎也是有机会的。收买大明官员的手段,无非就是威逼利诱加上人情拉拢这几个老套路,海汉在长期跟大明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已经总结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办法,针对不同心态的大明官员,都会有相应的套路。张千智通过简单的接触之后,认为费策贤应该是属于谨慎型的官员,轻易不会收受海汉给出的好处,不过如果能够隐蔽而稳妥地完成利益输送,这人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糖衣炮弹的诱惑。

        所以在参观胜利港商业区的过程中,张千智一直不断地介绍着本地的贸易状况,并且不时地暗示费策贤,在三亚的繁华景象背后有相当多的大明官员参与进来并从中获利。虽然这种手段不太可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在潜移默化之下,张千智确信一定可以对费策贤的价值观造成某种程度的影响。人无完人,就算这位京城来的大明使节政治立场再怎么坚定,也必然会有他所需要的东西,海汉所需去做的就是给出具有针对性的条件,让其逐步妥协,最终与海汉统一步调和立场。

        费策贤也不是完全没有心动,只是他初来乍到,也不敢确信张千智说的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是真是假,有几分可信程度,自然也就不敢轻易表态,甚至连搭话都不太敢。毕竟他还不是很确定,这张千智到底是真导游,还是有另外一重更为敏感的身份,要是说错话就有可能变成了把柄。

        张千智的眼光看得很准,谨慎无大错就是费策贤的人生信条之一,特别是来到与大明关系极为微妙的海汉国,他更是时时处处都保持着小心,少说多看,免得犯错。张千智的暗示,他岂能听不出来,只是这种小便宜肯定贪不得,否则后续的麻烦只怕是无休无止,像福广两地的地方官员一样落入海汉的掌控。

        费策贤出使海汉是抱着一颗报国之心来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海汉国大发横财并非他的目标之一。他更希望能够在谈判桌上为大明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而不是利用使节的身份中饱私囊,替自己捞取好处。在从京城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承诺,在任期内如果能够为大明拿回被海汉实际控制的沿海地区,那么朝廷必定会论功行赏,别说升行人司司正,就连礼部侍郎也是有机会的。收买大明官员的手段,无非就是威逼利诱加上人情拉拢这几个老套路,海汉在长期跟大明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已经总结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办法,针对不同心态的大明官员,都会有相应的套路。张千智通过简单的接触之后,认为费策贤应该是属于谨慎型的官员,轻易不会收受海汉给出的好处,不过如果能够隐蔽而稳妥地完成利益输送,这人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糖衣炮弹的诱惑。

        所以在参观胜利港商业区的过程中,张千智一直不断地介绍着本地的贸易状况,并且不时地暗示费策贤,在三亚的繁华景象背后有相当多的大明官员参与进来并从中获利。虽然这种手段不太可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在潜移默化之下,张千智确信一定可以对费策贤的价值观造成某种程度的影响。人无完人,就算这位京城来的大明使节政治立场再怎么坚定,也必然会有他所需要的东西,海汉所需去做的就是给出具有针对性的条件,让其逐步妥协,最终与海汉统一步调和立场。

        费策贤也不是完全没有心动,只是他初来乍到,也不敢确信张千智说的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是真是假,有几分可信程度,自然也就不敢轻易表态,甚至连搭话都不太敢。毕竟他还不是很确定,这张千智到底是真导游,还是有另外一重更为敏感的身份,要是说错话就有可能变成了把柄。

        张千智的眼光看得很准,谨慎无大错就是费策贤的人生信条之一,特别是来到与大明关系极为微妙的海汉国,他更是时时处处都保持着小心,少说多看,免得犯错。张千智的暗示,他岂能听不出来,只是这种小便宜肯定贪不得,否则后续的麻烦只怕是无休无止,像福广两地的地方官员一样落入海汉的掌控。

        费策贤出使海汉是抱着一颗报国之心来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海汉国大发横财并非他的目标之一。他更希望能够在谈判桌上为大明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而不是利用使节的身份中饱私囊,替自己捞取好处。在从京城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承诺,在任期内如果能够为大明拿回被海汉实际控制的沿海地区,那么朝廷必定会论功行赏,别说升行人司司正,就连礼部侍郎也是有机会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2496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