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13章 三亚见闻

第1613章 三亚见闻

        大明当然也有类似于三亚迎宾馆这种接待外国使节的机构,不过要论居住环境、家具器物、服务质量,就远远不及这海汉人做得周全了。当然了,大明的接待机构是座落在京城里,周边都是各种衙门,根本就没什么风景可言,哪比得了三亚迎宾馆这依山傍海的美丽景色。站在所住这栋房子的二楼阳台上,所拥有的开阔视野就能让费策贤将整个三亚城区尽收眼底。

        至于房子里的陈设,精细瓷器和贵重木器之类的东西倒也罢了,京城里从来不差这些玩意儿,但门窗上安装的一尺见方的平板玻璃却是让费策贤叹为观止,而且屋内的卫浴设备都非常舒适,除了抽水马桶之外,还有每天定时供应的洗浴热水,扭开龙头就自动流进浴缸了。据迎宾馆的工作人员介绍,本来热水是全天供应,只是最近因为北部湾天气恶劣,从安南黑土港到三亚的运煤航线受到影响暂时中断,所以迎宾馆用来烧热水的锅炉也就只能减少使用时间了。

        至于饮食,费策贤就更加挑不出毛病了,他是广东潮州府出身,但已经去了北方十年,如今在饮食方面更习惯北方的口味,而这迎宾馆里竟然还能供应正儿八经的北方面食,以及花样繁多的菜式。看得出海汉为了迎接他们这支来自京城的使团,在准备工作方面也是下了不少功夫。这一方面满足了费策贤小小的虚荣心,认为自己得到了对方足够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让费策贤对海汉的国力有了新的认识,因为他知道南方基本不产面粉,南方人也没有食用面食的习惯,而三亚这里所准备的面粉肯定是从北方采购回来的,这种讲究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费策贤一行人是在上午抵达三亚,中午便在迎宾馆简单吃了一顿。按照海汉官方的安排,正式的接风宴将在晚间举行,所以费策贤一行倒是还有半天时间可以慢慢休整一下。而费策贤是个待不住的人,吃完午饭便打算要去城区转悠一下。在向迎宾馆的外交官员提出申请之后,很快便得到了许可,不过还是给费策贤划定了活动范围只能在胜利大道上,而且还派了人以导游的名义与费策贤同行,充当向导之余也可实时监视费策贤的动向。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大明当然也有类似于三亚迎宾馆这种接待外国使节的机构,不过要论居住环境、家具器物、服务质量,就远远不及这海汉人做得周全了。当然了,大明的接待机构是座落在京城里,周边都是各种衙门,根本就没什么风景可言,哪比得了三亚迎宾馆这依山傍海的美丽景色。站在所住这栋房子的二楼阳台上,所拥有的开阔视野就能让费策贤将整个三亚城区尽收眼底。

        至于房子里的陈设,精细瓷器和贵重木器之类的东西倒也罢了,京城里从来不差这些玩意儿,但门窗上安装的一尺见方的平板玻璃却是让费策贤叹为观止,而且屋内的卫浴设备都非常舒适,除了抽水马桶之外,还有每天定时供应的洗浴热水,扭开龙头就自动流进浴缸了。据迎宾馆的工作人员介绍,本来热水是全天供应,只是最近因为北部湾天气恶劣,从安南黑土港到三亚的运煤航线受到影响暂时中断,所以迎宾馆用来烧热水的锅炉也就只能减少使用时间了。

        至于饮食,费策贤就更加挑不出毛病了,他是广东潮州府出身,但已经去了北方十年,如今在饮食方面更习惯北方的口味,而这迎宾馆里竟然还能供应正儿八经的北方面食,以及花样繁多的菜式。看得出海汉为了迎接他们这支来自京城的使团,在准备工作方面也是下了不少功夫。这一方面满足了费策贤小小的虚荣心,认为自己得到了对方足够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让费策贤对海汉的国力有了新的认识,因为他知道南方基本不产面粉,南方人也没有食用面食的习惯,而三亚这里所准备的面粉肯定是从北方采购回来的,这种讲究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费策贤一行人是在上午抵达三亚,中午便在迎宾馆简单吃了一顿。按照海汉官方的安排,正式的接风宴将在晚间举行,所以费策贤一行倒是还有半天时间可以慢慢休整一下。而费策贤是个待不住的人,吃完午饭便打算要去城区转悠一下。在向迎宾馆的外交官员提出申请之后,很快便得到了许可,不过还是给费策贤划定了活动范围只能在胜利大道上,而且还派了人以导游的名义与费策贤同行,充当向导之余也可实时监视费策贤的动向。大明当然也有类似于三亚迎宾馆这种接待外国使节的机构,不过要论居住环境、家具器物、服务质量,就远远不及这海汉人做得周全了。当然了,大明的接待机构是座落在京城里,周边都是各种衙门,根本就没什么风景可言,哪比得了三亚迎宾馆这依山傍海的美丽景色。站在所住这栋房子的二楼阳台上,所拥有的开阔视野就能让费策贤将整个三亚城区尽收眼底。

        至于房子里的陈设,精细瓷器和贵重木器之类的东西倒也罢了,京城里从来不差这些玩意儿,但门窗上安装的一尺见方的平板玻璃却是让费策贤叹为观止,而且屋内的卫浴设备都非常舒适,除了抽水马桶之外,还有每天定时供应的洗浴热水,扭开龙头就自动流进浴缸了。据迎宾馆的工作人员介绍,本来热水是全天供应,只是最近因为北部湾天气恶劣,从安南黑土港到三亚的运煤航线受到影响暂时中断,所以迎宾馆用来烧热水的锅炉也就只能减少使用时间了。

        至于饮食,费策贤就更加挑不出毛病了,他是广东潮州府出身,但已经去了北方十年,如今在饮食方面更习惯北方的口味,而这迎宾馆里竟然还能供应正儿八经的北方面食,以及花样繁多的菜式。看得出海汉为了迎接他们这支来自京城的使团,在准备工作方面也是下了不少功夫。这一方面满足了费策贤小小的虚荣心,认为自己得到了对方足够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让费策贤对海汉的国力有了新的认识,因为他知道南方基本不产面粉,南方人也没有食用面食的习惯,而三亚这里所准备的面粉肯定是从北方采购回来的,这种讲究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费策贤一行人是在上午抵达三亚,中午便在迎宾馆简单吃了一顿。按照海汉官方的安排,正式的接风宴将在晚间举行,所以费策贤一行倒是还有半天时间可以慢慢休整一下。而费策贤是个待不住的人,吃完午饭便打算要去城区转悠一下。在向迎宾馆的外交官员提出申请之后,很快便得到了许可,不过还是给费策贤划定了活动范围只能在胜利大道上,而且还派了人以导游的名义与费策贤同行,充当向导之余也可实时监视费策贤的动向。大明当然也有类似于三亚迎宾馆这种接待外国使节的机构,不过要论居住环境、家具器物、服务质量,就远远不及这海汉人做得周全了。当然了,大明的接待机构是座落在京城里,周边都是各种衙门,根本就没什么风景可言,哪比得了三亚迎宾馆这依山傍海的美丽景色。站在所住这栋房子的二楼阳台上,所拥有的开阔视野就能让费策贤将整个三亚城区尽收眼底。

        至于房子里的陈设,精细瓷器和贵重木器之类的东西倒也罢了,京城里从来不差这些玩意儿,但门窗上安装的一尺见方的平板玻璃却是让费策贤叹为观止,而且屋内的卫浴设备都非常舒适,除了抽水马桶之外,还有每天定时供应的洗浴热水,扭开龙头就自动流进浴缸了。据迎宾馆的工作人员介绍,本来热水是全天供应,只是最近因为北部湾天气恶劣,从安南黑土港到三亚的运煤航线受到影响暂时中断,所以迎宾馆用来烧热水的锅炉也就只能减少使用时间了。

        至于饮食,费策贤就更加挑不出毛病了,他是广东潮州府出身,但已经去了北方十年,如今在饮食方面更习惯北方的口味,而这迎宾馆里竟然还能供应正儿八经的北方面食,以及花样繁多的菜式。看得出海汉为了迎接他们这支来自京城的使团,在准备工作方面也是下了不少功夫。这一方面满足了费策贤小小的虚荣心,认为自己得到了对方足够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让费策贤对海汉的国力有了新的认识,因为他知道南方基本不产面粉,南方人也没有食用面食的习惯,而三亚这里所准备的面粉肯定是从北方采购回来的,这种讲究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费策贤一行人是在上午抵达三亚,中午便在迎宾馆简单吃了一顿。按照海汉官方的安排,正式的接风宴将在晚间举行,所以费策贤一行倒是还有半天时间可以慢慢休整一下。而费策贤是个待不住的人,吃完午饭便打算要去城区转悠一下。在向迎宾馆的外交官员提出申请之后,很快便得到了许可,不过还是给费策贤划定了活动范围只能在胜利大道上,而且还派了人以导游的名义与费策贤同行,充当向导之余也可实时监视费策贤的动向。大明当然也有类似于三亚迎宾馆这种接待外国使节的机构,不过要论居住环境、家具器物、服务质量,就远远不及这海汉人做得周全了。当然了,大明的接待机构是座落在京城里,周边都是各种衙门,根本就没什么风景可言,哪比得了三亚迎宾馆这依山傍海的美丽景色。站在所住这栋房子的二楼阳台上,所拥有的开阔视野就能让费策贤将整个三亚城区尽收眼底。

        至于房子里的陈设,精细瓷器和贵重木器之类的东西倒也罢了,京城里从来不差这些玩意儿,但门窗上安装的一尺见方的平板玻璃却是让费策贤叹为观止,而且屋内的卫浴设备都非常舒适,除了抽水马桶之外,还有每天定时供应的洗浴热水,扭开龙头就自动流进浴缸了。据迎宾馆的工作人员介绍,本来热水是全天供应,只是最近因为北部湾天气恶劣,从安南黑土港到三亚的运煤航线受到影响暂时中断,所以迎宾馆用来烧热水的锅炉也就只能减少使用时间了。

        至于饮食,费策贤就更加挑不出毛病了,他是广东潮州府出身,但已经去了北方十年,如今在饮食方面更习惯北方的口味,而这迎宾馆里竟然还能供应正儿八经的北方面食,以及花样繁多的菜式。看得出海汉为了迎接他们这支来自京城的使团,在准备工作方面也是下了不少功夫。这一方面满足了费策贤小小的虚荣心,认为自己得到了对方足够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让费策贤对海汉的国力有了新的认识,因为他知道南方基本不产面粉,南方人也没有食用面食的习惯,而三亚这里所准备的面粉肯定是从北方采购回来的,这种讲究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费策贤一行人是在上午抵达三亚,中午便在迎宾馆简单吃了一顿。按照海汉官方的安排,正式的接风宴将在晚间举行,所以费策贤一行倒是还有半天时间可以慢慢休整一下。而费策贤是个待不住的人,吃完午饭便打算要去城区转悠一下。在向迎宾馆的外交官员提出申请之后,很快便得到了许可,不过还是给费策贤划定了活动范围只能在胜利大道上,而且还派了人以导游的名义与费策贤同行,充当向导之余也可实时监视费策贤的动向。...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2255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