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12章 奔赴三亚

第1612章 奔赴三亚

        邱元的自夸让费策贤顿时有些热血上头,大明好歹也是东方最为强大的国家,怎么可能再过一百年还造不出这种船,想当初三宝太监下南洋,那些巨大的宝船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当然了,费策贤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那些征服了整个南洋的宝船,真要在海上作战的话,也不见得能打得过海汉这种火力强劲、航速惊人的战舰。

        邱元接着说道:“费大人可能会认为我是在吹牛皮,但这就是事实,海汉在武器装备方面所拥有的优势,不管是大明还是其他国家,都不可能追赶上来。或许费大人认为造船是一件简单的事,但造战舰跟造普通民船可是不一样的概念。等到了三亚之后,如果执委会安排了参观胜利港造船厂,费大人应该就会对此有更深的认识。”

        胜利港造船厂对外界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凡是到过胜利港的人,都会对港湾内停泊的大铁船印象深刻,时间一长,这大铁船就成了胜利港造船厂的广告牌。稍微对内情了解多一点的人,就知道海汉海军的主力作战舰船几乎全部都是在胜利港造船厂建造,其造船规模和技术水平的确远超大明,号称南海第一造船厂可不是浪得虚名。

        能够从胜利港造船厂订购到作战船只的客户,除了海汉海军之外,也就只有安南、福建水师等寥寥几家,当然如今还要加上一个新近拿到订购机会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而胜利港造船厂面向外界的技术转让,也仅限于“探索”级这种在海军作战编制中吨位最小的战船,稍大一号的“探险”级就不在此列了,至于“威严”级战舰,那更是就算有钱都买不到的特殊存在。

        不过以费策贤的见识,造船对他而言实在有些陌生,他也很难想像出造船这个行当的顶尖水准究竟是个什么状况。这不比得枪炮射击那么直观,如果一点都不懂造船和航海方面的学识,那也很难理解海汉在这个领域的技术优势究竟有多大。就像没上到战场之前,没人会认为海汉军真的不可战胜,也只有在生死立决的战争中才能比较出来谁的战船更为厉害。

        让费策贤稍稍觉得有些惋惜的是,邱元并没有安排他搭乘战船出航,只是在甲板上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然后便下了船。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邱元的自夸让费策贤顿时有些热血上头,大明好歹也是东方最为强大的国家,怎么可能再过一百年还造不出这种船,想当初三宝太监下南洋,那些巨大的宝船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当然了,费策贤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那些征服了整个南洋的宝船,真要在海上作战的话,也不见得能打得过海汉这种火力强劲、航速惊人的战舰。

        邱元接着说道:“费大人可能会认为我是在吹牛皮,但这就是事实,海汉在武器装备方面所拥有的优势,不管是大明还是其他国家,都不可能追赶上来。或许费大人认为造船是一件简单的事,但造战舰跟造普通民船可是不一样的概念。等到了三亚之后,如果执委会安排了参观胜利港造船厂,费大人应该就会对此有更深的认识。”

        胜利港造船厂对外界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凡是到过胜利港的人,都会对港湾内停泊的大铁船印象深刻,时间一长,这大铁船就成了胜利港造船厂的广告牌。稍微对内情了解多一点的人,就知道海汉海军的主力作战舰船几乎全部都是在胜利港造船厂建造,其造船规模和技术水平的确远超大明,号称南海第一造船厂可不是浪得虚名。

        能够从胜利港造船厂订购到作战船只的客户,除了海汉海军之外,也就只有安南、福建水师等寥寥几家,当然如今还要加上一个新近拿到订购机会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而胜利港造船厂面向外界的技术转让,也仅限于“探索”级这种在海军作战编制中吨位最小的战船,稍大一号的“探险”级就不在此列了,至于“威严”级战舰,那更是就算有钱都买不到的特殊存在。

        不过以费策贤的见识,造船对他而言实在有些陌生,他也很难想像出造船这个行当的顶尖水准究竟是个什么状况。这不比得枪炮射击那么直观,如果一点都不懂造船和航海方面的学识,那也很难理解海汉在这个领域的技术优势究竟有多大。就像没上到战场之前,没人会认为海汉军真的不可战胜,也只有在生死立决的战争中才能比较出来谁的战船更为厉害。

        让费策贤稍稍觉得有些惋惜的是,邱元并没有安排他搭乘战船出航,只是在甲板上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然后便下了船。邱元的自夸让费策贤顿时有些热血上头,大明好歹也是东方最为强大的国家,怎么可能再过一百年还造不出这种船,想当初三宝太监下南洋,那些巨大的宝船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当然了,费策贤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那些征服了整个南洋的宝船,真要在海上作战的话,也不见得能打得过海汉这种火力强劲、航速惊人的战舰。

        邱元接着说道:“费大人可能会认为我是在吹牛皮,但这就是事实,海汉在武器装备方面所拥有的优势,不管是大明还是其他国家,都不可能追赶上来。或许费大人认为造船是一件简单的事,但造战舰跟造普通民船可是不一样的概念。等到了三亚之后,如果执委会安排了参观胜利港造船厂,费大人应该就会对此有更深的认识。”

        胜利港造船厂对外界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凡是到过胜利港的人,都会对港湾内停泊的大铁船印象深刻,时间一长,这大铁船就成了胜利港造船厂的广告牌。稍微对内情了解多一点的人,就知道海汉海军的主力作战舰船几乎全部都是在胜利港造船厂建造,其造船规模和技术水平的确远超大明,号称南海第一造船厂可不是浪得虚名。

        能够从胜利港造船厂订购到作战船只的客户,除了海汉海军之外,也就只有安南、福建水师等寥寥几家,当然如今还要加上一个新近拿到订购机会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而胜利港造船厂面向外界的技术转让,也仅限于“探索”级这种在海军作战编制中吨位最小的战船,稍大一号的“探险”级就不在此列了,至于“威严”级战舰,那更是就算有钱都买不到的特殊存在。

        不过以费策贤的见识,造船对他而言实在有些陌生,他也很难想像出造船这个行当的顶尖水准究竟是个什么状况。这不比得枪炮射击那么直观,如果一点都不懂造船和航海方面的学识,那也很难理解海汉在这个领域的技术优势究竟有多大。就像没上到战场之前,没人会认为海汉军真的不可战胜,也只有在生死立决的战争中才能比较出来谁的战船更为厉害。

        让费策贤稍稍觉得有些惋惜的是,邱元并没有安排他搭乘战船出航,只是在甲板上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然后便下了船。邱元的自夸让费策贤顿时有些热血上头,大明好歹也是东方最为强大的国家,怎么可能再过一百年还造不出这种船,想当初三宝太监下南洋,那些巨大的宝船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当然了,费策贤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那些征服了整个南洋的宝船,真要在海上作战的话,也不见得能打得过海汉这种火力强劲、航速惊人的战舰。

        邱元接着说道:“费大人可能会认为我是在吹牛皮,但这就是事实,海汉在武器装备方面所拥有的优势,不管是大明还是其他国家,都不可能追赶上来。或许费大人认为造船是一件简单的事,但造战舰跟造普通民船可是不一样的概念。等到了三亚之后,如果执委会安排了参观胜利港造船厂,费大人应该就会对此有更深的认识。”

        胜利港造船厂对外界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凡是到过胜利港的人,都会对港湾内停泊的大铁船印象深刻,时间一长,这大铁船就成了胜利港造船厂的广告牌。稍微对内情了解多一点的人,就知道海汉海军的主力作战舰船几乎全部都是在胜利港造船厂建造,其造船规模和技术水平的确远超大明,号称南海第一造船厂可不是浪得虚名。

        能够从胜利港造船厂订购到作战船只的客户,除了海汉海军之外,也就只有安南、福建水师等寥寥几家,当然如今还要加上一个新近拿到订购机会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而胜利港造船厂面向外界的技术转让,也仅限于“探索”级这种在海军作战编制中吨位最小的战船,稍大一号的“探险”级就不在此列了,至于“威严”级战舰,那更是就算有钱都买不到的特殊存在。

        不过以费策贤的见识,造船对他而言实在有些陌生,他也很难想像出造船这个行当的顶尖水准究竟是个什么状况。这不比得枪炮射击那么直观,如果一点都不懂造船和航海方面的学识,那也很难理解海汉在这个领域的技术优势究竟有多大。就像没上到战场之前,没人会认为海汉军真的不可战胜,也只有在生死立决的战争中才能比较出来谁的战船更为厉害。

        让费策贤稍稍觉得有些惋惜的是,邱元并没有安排他搭乘战船出航,只是在甲板上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然后便下了船。邱元的自夸让费策贤顿时有些热血上头,大明好歹也是东方最为强大的国家,怎么可能再过一百年还造不出这种船,想当初三宝太监下南洋,那些巨大的宝船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当然了,费策贤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那些征服了整个南洋的宝船,真要在海上作战的话,也不见得能打得过海汉这种火力强劲、航速惊人的战舰。

        邱元接着说道:“费大人可能会认为我是在吹牛皮,但这就是事实,海汉在武器装备方面所拥有的优势,不管是大明还是其他国家,都不可能追赶上来。或许费大人认为造船是一件简单的事,但造战舰跟造普通民船可是不一样的概念。等到了三亚之后,如果执委会安排了参观胜利港造船厂,费大人应该就会对此有更深的认识。”

        胜利港造船厂对外界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凡是到过胜利港的人,都会对港湾内停泊的大铁船印象深刻,时间一长,这大铁船就成了胜利港造船厂的广告牌。稍微对内情了解多一点的人,就知道海汉海军的主力作战舰船几乎全部都是在胜利港造船厂建造,其造船规模和技术水平的确远超大明,号称南海第一造船厂可不是浪得虚名。

        能够从胜利港造船厂订购到作战船只的客户,除了海汉海军之外,也就只有安南、福建水师等寥寥几家,当然如今还要加上一个新近拿到订购机会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而胜利港造船厂面向外界的技术转让,也仅限于“探索”级这种在海军作战编制中吨位最小的战船,稍大一号的“探险”级就不在此列了,至于“威严”级战舰,那更是就算有钱都买不到的特殊存在。

        不过以费策贤的见识,造船对他而言实在有些陌生,他也很难想像出造船这个行当的顶尖水准究竟是个什么状况。这不比得枪炮射击那么直观,如果一点都不懂造船和航海方面的学识,那也很难理解海汉在这个领域的技术优势究竟有多大。就像没上到战场之前,没人会认为海汉军真的不可战胜,也只有在生死立决的战争中才能比较出来谁的战船更为厉害。...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2148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