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03章 商业谈判

第1603章 商业谈判

        荀鹏程虽然在三亚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勤记者,有一定的话术基础,但跟别人谈生意讲条件这类的事情,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何况这次要会谈的对象,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福瑞丰财团三少爷李奈,即便是进了胜利堡也会被奉为上宾的大人物。

        虽然荀鹏程也知道李奈其实并非恶人,但社会等级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他难免会有一种仰视心理,而且这次要与李奈磋商的事情牵涉利益甚大,荀鹏程也极其想要得到张金宝承诺过的回报,以便能实现自己在儋州落脚生根的愿望,因此思想压力甚至比面对安全部调查时还要大。

        而张金宝此时则是兴奋的情绪居多,他可不知道荀鹏程与李奈的真正关系,在他看来既然荀鹏程能凭着一封电报就将李奈从三亚叫到儋州来,这除了自己经营的摊子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那当然还是荀鹏程与李奈的私交起了重要作用才对。就算不是至交故友,那起码荀鹏程对李奈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张金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荀鹏程过去只不过是在李奈手下掌管的生意之一打工而已,甚至连见到李奈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攀什么私人交情了。那封电报能将李奈吸引到儋州来,当然不是荀鹏程的身份重要到能让李奈正视海风诗社的项目,只是李奈自身的商业嗅觉灵敏,认为这有一定的投资前景而已。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荀鹏程虽然在三亚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勤记者,有一定的话术基础,但跟别人谈生意讲条件这类的事情,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何况这次要会谈的对象,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福瑞丰财团三少爷李奈,即便是进了胜利堡也会被奉为上宾的大人物。

        虽然荀鹏程也知道李奈其实并非恶人,但社会等级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他难免会有一种仰视心理,而且这次要与李奈磋商的事情牵涉利益甚大,荀鹏程也极其想要得到张金宝承诺过的回报,以便能实现自己在儋州落脚生根的愿望,因此思想压力甚至比面对安全部调查时还要大。

        而张金宝此时则是兴奋的情绪居多,他可不知道荀鹏程与李奈的真正关系,在他看来既然荀鹏程能凭着一封电报就将李奈从三亚叫到儋州来,这除了自己经营的摊子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那当然还是荀鹏程与李奈的私交起了重要作用才对。就算不是至交故友,那起码荀鹏程对李奈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张金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荀鹏程过去只不过是在李奈手下掌管的生意之一打工而已,甚至连见到李奈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攀什么私人交情了。那封电报能将李奈吸引到儋州来,当然不是荀鹏程的身份重要到能让李奈正视海风诗社的项目,只是李奈自身的商业嗅觉灵敏,认为这有一定的投资前景而已。荀鹏程虽然在三亚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勤记者,有一定的话术基础,但跟别人谈生意讲条件这类的事情,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何况这次要会谈的对象,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福瑞丰财团三少爷李奈,即便是进了胜利堡也会被奉为上宾的大人物。

        虽然荀鹏程也知道李奈其实并非恶人,但社会等级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他难免会有一种仰视心理,而且这次要与李奈磋商的事情牵涉利益甚大,荀鹏程也极其想要得到张金宝承诺过的回报,以便能实现自己在儋州落脚生根的愿望,因此思想压力甚至比面对安全部调查时还要大。

        而张金宝此时则是兴奋的情绪居多,他可不知道荀鹏程与李奈的真正关系,在他看来既然荀鹏程能凭着一封电报就将李奈从三亚叫到儋州来,这除了自己经营的摊子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那当然还是荀鹏程与李奈的私交起了重要作用才对。就算不是至交故友,那起码荀鹏程对李奈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张金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荀鹏程过去只不过是在李奈手下掌管的生意之一打工而已,甚至连见到李奈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攀什么私人交情了。那封电报能将李奈吸引到儋州来,当然不是荀鹏程的身份重要到能让李奈正视海风诗社的项目,只是李奈自身的商业嗅觉灵敏,认为这有一定的投资前景而已。荀鹏程虽然在三亚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勤记者,有一定的话术基础,但跟别人谈生意讲条件这类的事情,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何况这次要会谈的对象,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福瑞丰财团三少爷李奈,即便是进了胜利堡也会被奉为上宾的大人物。

        虽然荀鹏程也知道李奈其实并非恶人,但社会等级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他难免会有一种仰视心理,而且这次要与李奈磋商的事情牵涉利益甚大,荀鹏程也极其想要得到张金宝承诺过的回报,以便能实现自己在儋州落脚生根的愿望,因此思想压力甚至比面对安全部调查时还要大。

        而张金宝此时则是兴奋的情绪居多,他可不知道荀鹏程与李奈的真正关系,在他看来既然荀鹏程能凭着一封电报就将李奈从三亚叫到儋州来,这除了自己经营的摊子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那当然还是荀鹏程与李奈的私交起了重要作用才对。就算不是至交故友,那起码荀鹏程对李奈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张金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荀鹏程过去只不过是在李奈手下掌管的生意之一打工而已,甚至连见到李奈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攀什么私人交情了。那封电报能将李奈吸引到儋州来,当然不是荀鹏程的身份重要到能让李奈正视海风诗社的项目,只是李奈自身的商业嗅觉灵敏,认为这有一定的投资前景而已。荀鹏程虽然在三亚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勤记者,有一定的话术基础,但跟别人谈生意讲条件这类的事情,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何况这次要会谈的对象,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福瑞丰财团三少爷李奈,即便是进了胜利堡也会被奉为上宾的大人物。

        虽然荀鹏程也知道李奈其实并非恶人,但社会等级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他难免会有一种仰视心理,而且这次要与李奈磋商的事情牵涉利益甚大,荀鹏程也极其想要得到张金宝承诺过的回报,以便能实现自己在儋州落脚生根的愿望,因此思想压力甚至比面对安全部调查时还要大。

        而张金宝此时则是兴奋的情绪居多,他可不知道荀鹏程与李奈的真正关系,在他看来既然荀鹏程能凭着一封电报就将李奈从三亚叫到儋州来,这除了自己经营的摊子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那当然还是荀鹏程与李奈的私交起了重要作用才对。就算不是至交故友,那起码荀鹏程对李奈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张金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荀鹏程过去只不过是在李奈手下掌管的生意之一打工而已,甚至连见到李奈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攀什么私人交情了。那封电报能将李奈吸引到儋州来,当然不是荀鹏程的身份重要到能让李奈正视海风诗社的项目,只是李奈自身的商业嗅觉灵敏,认为这有一定的投资前景而已。荀鹏程虽然在三亚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勤记者,有一定的话术基础,但跟别人谈生意讲条件这类的事情,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何况这次要会谈的对象,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福瑞丰财团三少爷李奈,即便是进了胜利堡也会被奉为上宾的大人物。

        虽然荀鹏程也知道李奈其实并非恶人,但社会等级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他难免会有一种仰视心理,而且这次要与李奈磋商的事情牵涉利益甚大,荀鹏程也极其想要得到张金宝承诺过的回报,以便能实现自己在儋州落脚生根的愿望,因此思想压力甚至比面对安全部调查时还要大。

        而张金宝此时则是兴奋的情绪居多,他可不知道荀鹏程与李奈的真正关系,在他看来既然荀鹏程能凭着一封电报就将李奈从三亚叫到儋州来,这除了自己经营的摊子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那当然还是荀鹏程与李奈的私交起了重要作用才对。就算不是至交故友,那起码荀鹏程对李奈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张金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荀鹏程过去只不过是在李奈手下掌管的生意之一打工而已,甚至连见到李奈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攀什么私人交情了。那封电报能将李奈吸引到儋州来,当然不是荀鹏程的身份重要到能让李奈正视海风诗社的项目,只是李奈自身的商业嗅觉灵敏,认为这有一定的投资前景而已。荀鹏程虽然在三亚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勤记者,有一定的话术基础,但跟别人谈生意讲条件这类的事情,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何况这次要会谈的对象,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福瑞丰财团三少爷李奈,即便是进了胜利堡也会被奉为上宾的大人物。

        虽然荀鹏程也知道李奈其实并非恶人,但社会等级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他难免会有一种仰视心理,而且这次要与李奈磋商的事情牵涉利益甚大,荀鹏程也极其想要得到张金宝承诺过的回报,以便能实现自己在儋州落脚生根的愿望,因此思想压力甚至比面对安全部调查时还要大。

        而张金宝此时则是兴奋的情绪居多,他可不知道荀鹏程与李奈的真正关系,在他看来既然荀鹏程能凭着一封电报就将李奈从三亚叫到儋州来,这除了自己经营的摊子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那当然还是荀鹏程与李奈的私交起了重要作用才对。就算不是至交故友,那起码荀鹏程对李奈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张金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荀鹏程过去只不过是在李奈手下掌管的生意之一打工而已,甚至连见到李奈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攀什么私人交情了。那封电报能将李奈吸引到儋州来,当然不是荀鹏程的身份重要到能让李奈正视海风诗社的项目,只是李奈自身的商业嗅觉灵敏,认为这有一定的投资前景而已。荀鹏程虽然在三亚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勤记者,有一定的话术基础,但跟别人谈生意讲条件这类的事情,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何况这次要会谈的对象,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福瑞丰财团三少爷李奈,即便是进了胜利堡也会被奉为上宾的大人物。

        虽然荀鹏程也知道李奈其实并非恶人,但社会等级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他难免会有一种仰视心理,而且这次要与李奈磋商的事情牵涉利益甚大,荀鹏程也极其想要得到张金宝承诺过的回报,以便能实现自己在儋州落脚生根的愿望,因此思想压力甚至比面对安全部调查时还要大。

        而张金宝此时则是兴奋的情绪居多,他可不知道荀鹏程与李奈的真正关系,在他看来既然荀鹏程能凭着一封电报就将李奈从三亚叫到儋州来,这除了自己经营的摊子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那当然还是荀鹏程与李奈的私交起了重要作用才对。就算不是至交故友,那起码荀鹏程对李奈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张金宝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荀鹏程过去只不过是在李奈手下掌管的生意之一打工而已,甚至连见到李奈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攀什么私人交情了。那封电报能将李奈吸引到儋州来,当然不是荀鹏程的身份重要到能让李奈正视海风诗社的项目,只是李奈自身的商业嗅觉灵敏,认为这有一定的投资前景而已。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1307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