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01章 阴魂不散

第1601章 阴魂不散

        汪百锁慢慢悠悠地说道:“若论家产,那一百个汪某也比不了李三少爷一根手指头,但若论阶级,汪某是官,李三少爷再有权势,那也还是民!官当然未必就比民高,但有些事情,民还是只能听官安排。”

        荀鹏程听他这口气,似乎对李奈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顾忌,甚至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汪兄不是接了李三少爷的指令,才来找在下接洽?”

        “李三少爷不是我上司,也使不动我。”汪百锁摇头道:“荀先生怕是有所误会了。”

        荀鹏程一回想刚才两人在门口见面之时,汪百锁果然没提过李奈的名字,只说是接到上峰命令而来,倒是自己想岔了。不过汪百锁敢说李奈使不动他这种话,可见他也肯定不是普通的跑腿小吏了。而荀鹏程先前猜测汪百锁所隶属的衙门,可是连猜了几个都没蒙对,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姓汪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说话的口气,却让他隐隐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请问汪兄是在哪个衙门做事?”荀鹏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态度已经比先前恭敬了许多。

        “你真的想知道?”汪百锁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荀鹏程忽然觉得自己后背有冷汗浸出来,但此时问都问了,他也只能强笑着应道:“作下了解,也好方便办后边的事情。若是汪兄觉得不便,那也不勉强。”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汪百锁慢慢悠悠地说道:“若论家产,那一百个汪某也比不了李三少爷一根手指头,但若论阶级,汪某是官,李三少爷再有权势,那也还是民!官当然未必就比民高,但有些事情,民还是只能听官安排。”

        荀鹏程听他这口气,似乎对李奈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顾忌,甚至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汪兄不是接了李三少爷的指令,才来找在下接洽?”

        “李三少爷不是我上司,也使不动我。”汪百锁摇头道:“荀先生怕是有所误会了。”

        荀鹏程一回想刚才两人在门口见面之时,汪百锁果然没提过李奈的名字,只说是接到上峰命令而来,倒是自己想岔了。不过汪百锁敢说李奈使不动他这种话,可见他也肯定不是普通的跑腿小吏了。而荀鹏程先前猜测汪百锁所隶属的衙门,可是连猜了几个都没蒙对,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姓汪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说话的口气,却让他隐隐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请问汪兄是在哪个衙门做事?”荀鹏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态度已经比先前恭敬了许多。

        “你真的想知道?”汪百锁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荀鹏程忽然觉得自己后背有冷汗浸出来,但此时问都问了,他也只能强笑着应道:“作下了解,也好方便办后边的事情。若是汪兄觉得不便,那也不勉强。”汪百锁慢慢悠悠地说道:“若论家产,那一百个汪某也比不了李三少爷一根手指头,但若论阶级,汪某是官,李三少爷再有权势,那也还是民!官当然未必就比民高,但有些事情,民还是只能听官安排。”

        荀鹏程听他这口气,似乎对李奈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顾忌,甚至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汪兄不是接了李三少爷的指令,才来找在下接洽?”

        “李三少爷不是我上司,也使不动我。”汪百锁摇头道:“荀先生怕是有所误会了。”

        荀鹏程一回想刚才两人在门口见面之时,汪百锁果然没提过李奈的名字,只说是接到上峰命令而来,倒是自己想岔了。不过汪百锁敢说李奈使不动他这种话,可见他也肯定不是普通的跑腿小吏了。而荀鹏程先前猜测汪百锁所隶属的衙门,可是连猜了几个都没蒙对,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姓汪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说话的口气,却让他隐隐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请问汪兄是在哪个衙门做事?”荀鹏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态度已经比先前恭敬了许多。

        “你真的想知道?”汪百锁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荀鹏程忽然觉得自己后背有冷汗浸出来,但此时问都问了,他也只能强笑着应道:“作下了解,也好方便办后边的事情。若是汪兄觉得不便,那也不勉强。”汪百锁慢慢悠悠地说道:“若论家产,那一百个汪某也比不了李三少爷一根手指头,但若论阶级,汪某是官,李三少爷再有权势,那也还是民!官当然未必就比民高,但有些事情,民还是只能听官安排。”

        荀鹏程听他这口气,似乎对李奈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顾忌,甚至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汪兄不是接了李三少爷的指令,才来找在下接洽?”

        “李三少爷不是我上司,也使不动我。”汪百锁摇头道:“荀先生怕是有所误会了。”

        荀鹏程一回想刚才两人在门口见面之时,汪百锁果然没提过李奈的名字,只说是接到上峰命令而来,倒是自己想岔了。不过汪百锁敢说李奈使不动他这种话,可见他也肯定不是普通的跑腿小吏了。而荀鹏程先前猜测汪百锁所隶属的衙门,可是连猜了几个都没蒙对,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姓汪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说话的口气,却让他隐隐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请问汪兄是在哪个衙门做事?”荀鹏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态度已经比先前恭敬了许多。

        “你真的想知道?”汪百锁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荀鹏程忽然觉得自己后背有冷汗浸出来,但此时问都问了,他也只能强笑着应道:“作下了解,也好方便办后边的事情。若是汪兄觉得不便,那也不勉强。”汪百锁慢慢悠悠地说道:“若论家产,那一百个汪某也比不了李三少爷一根手指头,但若论阶级,汪某是官,李三少爷再有权势,那也还是民!官当然未必就比民高,但有些事情,民还是只能听官安排。”

        荀鹏程听他这口气,似乎对李奈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顾忌,甚至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汪兄不是接了李三少爷的指令,才来找在下接洽?”

        “李三少爷不是我上司,也使不动我。”汪百锁摇头道:“荀先生怕是有所误会了。”

        荀鹏程一回想刚才两人在门口见面之时,汪百锁果然没提过李奈的名字,只说是接到上峰命令而来,倒是自己想岔了。不过汪百锁敢说李奈使不动他这种话,可见他也肯定不是普通的跑腿小吏了。而荀鹏程先前猜测汪百锁所隶属的衙门,可是连猜了几个都没蒙对,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姓汪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说话的口气,却让他隐隐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请问汪兄是在哪个衙门做事?”荀鹏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态度已经比先前恭敬了许多。

        “你真的想知道?”汪百锁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荀鹏程忽然觉得自己后背有冷汗浸出来,但此时问都问了,他也只能强笑着应道:“作下了解,也好方便办后边的事情。若是汪兄觉得不便,那也不勉强。”汪百锁慢慢悠悠地说道:“若论家产,那一百个汪某也比不了李三少爷一根手指头,但若论阶级,汪某是官,李三少爷再有权势,那也还是民!官当然未必就比民高,但有些事情,民还是只能听官安排。”

        荀鹏程听他这口气,似乎对李奈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顾忌,甚至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汪兄不是接了李三少爷的指令,才来找在下接洽?”

        “李三少爷不是我上司,也使不动我。”汪百锁摇头道:“荀先生怕是有所误会了。”

        荀鹏程一回想刚才两人在门口见面之时,汪百锁果然没提过李奈的名字,只说是接到上峰命令而来,倒是自己想岔了。不过汪百锁敢说李奈使不动他这种话,可见他也肯定不是普通的跑腿小吏了。而荀鹏程先前猜测汪百锁所隶属的衙门,可是连猜了几个都没蒙对,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姓汪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说话的口气,却让他隐隐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请问汪兄是在哪个衙门做事?”荀鹏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态度已经比先前恭敬了许多。

        “你真的想知道?”汪百锁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荀鹏程忽然觉得自己后背有冷汗浸出来,但此时问都问了,他也只能强笑着应道:“作下了解,也好方便办后边的事情。若是汪兄觉得不便,那也不勉强。”汪百锁慢慢悠悠地说道:“若论家产,那一百个汪某也比不了李三少爷一根手指头,但若论阶级,汪某是官,李三少爷再有权势,那也还是民!官当然未必就比民高,但有些事情,民还是只能听官安排。”

        荀鹏程听他这口气,似乎对李奈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顾忌,甚至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汪兄不是接了李三少爷的指令,才来找在下接洽?”

        “李三少爷不是我上司,也使不动我。”汪百锁摇头道:“荀先生怕是有所误会了。”

        荀鹏程一回想刚才两人在门口见面之时,汪百锁果然没提过李奈的名字,只说是接到上峰命令而来,倒是自己想岔了。不过汪百锁敢说李奈使不动他这种话,可见他也肯定不是普通的跑腿小吏了。而荀鹏程先前猜测汪百锁所隶属的衙门,可是连猜了几个都没蒙对,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姓汪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说话的口气,却让他隐隐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请问汪兄是在哪个衙门做事?”荀鹏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态度已经比先前恭敬了许多。

        “你真的想知道?”汪百锁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荀鹏程忽然觉得自己后背有冷汗浸出来,但此时问都问了,他也只能强笑着应道:“作下了解,也好方便办后边的事情。若是汪兄觉得不便,那也不勉强。”汪百锁慢慢悠悠地说道:“若论家产,那一百个汪某也比不了李三少爷一根手指头,但若论阶级,汪某是官,李三少爷再有权势,那也还是民!官当然未必就比民高,但有些事情,民还是只能听官安排。”

        荀鹏程听他这口气,似乎对李奈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顾忌,甚至隐隐有凌驾于其上的意思,当下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汪兄不是接了李三少爷的指令,才来找在下接洽?”

        “李三少爷不是我上司,也使不动我。”汪百锁摇头道:“荀先生怕是有所误会了。”

        荀鹏程一回想刚才两人在门口见面之时,汪百锁果然没提过李奈的名字,只说是接到上峰命令而来,倒是自己想岔了。不过汪百锁敢说李奈使不动他这种话,可见他也肯定不是普通的跑腿小吏了。而荀鹏程先前猜测汪百锁所隶属的衙门,可是连猜了几个都没蒙对,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姓汪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而对方说话的口气,却让他隐隐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那请问汪兄是在哪个衙门做事?”荀鹏程小心翼翼地问道,态度已经比先前恭敬了许多。

        “你真的想知道?”汪百锁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一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1088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