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97章 为难之处

第1597章 为难之处

        张金宝眼见先前开出的条件打动不了荀鹏程,便不惜拿出琼西书院两成的干股来作为回报,荀鹏程自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但张金宝为何如此急于给海风诗社的产业找一条出路,甚至根本还没落实荀鹏程所说是不是靠得住,就果断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又忙着催促荀鹏程发电报联系三亚,这么匆忙的原因又是什么?

        荀鹏程经过了前段时间的波折之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益引诱了,即便张金宝开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他也没有忽视这些迹象。而且拖李奈下水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张金宝这边有什么不妥,李奈只要跟执委会打声招呼就能脱身,可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下到水里很可能就浮不上来了。所以在发出电报之前,他还是必须得先弄清张金宝这摊子事情的原委才行。

        “张兄,电报之事暂且不急,可否与我说说,你这边的事务目前运作状况。我要与人介绍,也总得有点干货才行吧?”荀鹏程随口就找了一个理由。当然了,这个理由肯定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荀鹏程要找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豪商,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语焉不详的介绍就让人从三亚赶来儋州。

        张金宝默然片刻之后才道:“程老弟,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所以虽然你我并非知交故人,但我还是打算找你帮忙,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张金宝眼见先前开出的条件打动不了荀鹏程,便不惜拿出琼西书院两成的干股来作为回报,荀鹏程自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但张金宝为何如此急于给海风诗社的产业找一条出路,甚至根本还没落实荀鹏程所说是不是靠得住,就果断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又忙着催促荀鹏程发电报联系三亚,这么匆忙的原因又是什么?

        荀鹏程经过了前段时间的波折之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益引诱了,即便张金宝开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他也没有忽视这些迹象。而且拖李奈下水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张金宝这边有什么不妥,李奈只要跟执委会打声招呼就能脱身,可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下到水里很可能就浮不上来了。所以在发出电报之前,他还是必须得先弄清张金宝这摊子事情的原委才行。

        “张兄,电报之事暂且不急,可否与我说说,你这边的事务目前运作状况。我要与人介绍,也总得有点干货才行吧?”荀鹏程随口就找了一个理由。当然了,这个理由肯定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荀鹏程要找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豪商,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语焉不详的介绍就让人从三亚赶来儋州。

        张金宝默然片刻之后才道:“程老弟,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所以虽然你我并非知交故人,但我还是打算找你帮忙,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张金宝眼见先前开出的条件打动不了荀鹏程,便不惜拿出琼西书院两成的干股来作为回报,荀鹏程自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但张金宝为何如此急于给海风诗社的产业找一条出路,甚至根本还没落实荀鹏程所说是不是靠得住,就果断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又忙着催促荀鹏程发电报联系三亚,这么匆忙的原因又是什么?

        荀鹏程经过了前段时间的波折之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益引诱了,即便张金宝开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他也没有忽视这些迹象。而且拖李奈下水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张金宝这边有什么不妥,李奈只要跟执委会打声招呼就能脱身,可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下到水里很可能就浮不上来了。所以在发出电报之前,他还是必须得先弄清张金宝这摊子事情的原委才行。

        “张兄,电报之事暂且不急,可否与我说说,你这边的事务目前运作状况。我要与人介绍,也总得有点干货才行吧?”荀鹏程随口就找了一个理由。当然了,这个理由肯定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荀鹏程要找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豪商,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语焉不详的介绍就让人从三亚赶来儋州。

        张金宝默然片刻之后才道:“程老弟,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所以虽然你我并非知交故人,但我还是打算找你帮忙,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张金宝眼见先前开出的条件打动不了荀鹏程,便不惜拿出琼西书院两成的干股来作为回报,荀鹏程自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但张金宝为何如此急于给海风诗社的产业找一条出路,甚至根本还没落实荀鹏程所说是不是靠得住,就果断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又忙着催促荀鹏程发电报联系三亚,这么匆忙的原因又是什么?

        荀鹏程经过了前段时间的波折之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益引诱了,即便张金宝开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他也没有忽视这些迹象。而且拖李奈下水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张金宝这边有什么不妥,李奈只要跟执委会打声招呼就能脱身,可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下到水里很可能就浮不上来了。所以在发出电报之前,他还是必须得先弄清张金宝这摊子事情的原委才行。

        “张兄,电报之事暂且不急,可否与我说说,你这边的事务目前运作状况。我要与人介绍,也总得有点干货才行吧?”荀鹏程随口就找了一个理由。当然了,这个理由肯定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荀鹏程要找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豪商,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语焉不详的介绍就让人从三亚赶来儋州。

        张金宝默然片刻之后才道:“程老弟,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所以虽然你我并非知交故人,但我还是打算找你帮忙,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张金宝眼见先前开出的条件打动不了荀鹏程,便不惜拿出琼西书院两成的干股来作为回报,荀鹏程自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但张金宝为何如此急于给海风诗社的产业找一条出路,甚至根本还没落实荀鹏程所说是不是靠得住,就果断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又忙着催促荀鹏程发电报联系三亚,这么匆忙的原因又是什么?

        荀鹏程经过了前段时间的波折之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益引诱了,即便张金宝开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他也没有忽视这些迹象。而且拖李奈下水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张金宝这边有什么不妥,李奈只要跟执委会打声招呼就能脱身,可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下到水里很可能就浮不上来了。所以在发出电报之前,他还是必须得先弄清张金宝这摊子事情的原委才行。

        “张兄,电报之事暂且不急,可否与我说说,你这边的事务目前运作状况。我要与人介绍,也总得有点干货才行吧?”荀鹏程随口就找了一个理由。当然了,这个理由肯定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荀鹏程要找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豪商,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语焉不详的介绍就让人从三亚赶来儋州。

        张金宝默然片刻之后才道:“程老弟,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所以虽然你我并非知交故人,但我还是打算找你帮忙,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张金宝眼见先前开出的条件打动不了荀鹏程,便不惜拿出琼西书院两成的干股来作为回报,荀鹏程自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但张金宝为何如此急于给海风诗社的产业找一条出路,甚至根本还没落实荀鹏程所说是不是靠得住,就果断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又忙着催促荀鹏程发电报联系三亚,这么匆忙的原因又是什么?

        荀鹏程经过了前段时间的波折之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益引诱了,即便张金宝开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他也没有忽视这些迹象。而且拖李奈下水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张金宝这边有什么不妥,李奈只要跟执委会打声招呼就能脱身,可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下到水里很可能就浮不上来了。所以在发出电报之前,他还是必须得先弄清张金宝这摊子事情的原委才行。

        “张兄,电报之事暂且不急,可否与我说说,你这边的事务目前运作状况。我要与人介绍,也总得有点干货才行吧?”荀鹏程随口就找了一个理由。当然了,这个理由肯定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荀鹏程要找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豪商,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语焉不详的介绍就让人从三亚赶来儋州。

        张金宝默然片刻之后才道:“程老弟,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所以虽然你我并非知交故人,但我还是打算找你帮忙,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张金宝眼见先前开出的条件打动不了荀鹏程,便不惜拿出琼西书院两成的干股来作为回报,荀鹏程自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但张金宝为何如此急于给海风诗社的产业找一条出路,甚至根本还没落实荀鹏程所说是不是靠得住,就果断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又忙着催促荀鹏程发电报联系三亚,这么匆忙的原因又是什么?

        荀鹏程经过了前段时间的波折之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益引诱了,即便张金宝开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他也没有忽视这些迹象。而且拖李奈下水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张金宝这边有什么不妥,李奈只要跟执委会打声招呼就能脱身,可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下到水里很可能就浮不上来了。所以在发出电报之前,他还是必须得先弄清张金宝这摊子事情的原委才行。

        “张兄,电报之事暂且不急,可否与我说说,你这边的事务目前运作状况。我要与人介绍,也总得有点干货才行吧?”荀鹏程随口就找了一个理由。当然了,这个理由肯定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荀鹏程要找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豪商,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语焉不详的介绍就让人从三亚赶来儋州。

        张金宝默然片刻之后才道:“程老弟,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所以虽然你我并非知交故人,但我还是打算找你帮忙,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张金宝眼见先前开出的条件打动不了荀鹏程,便不惜拿出琼西书院两成的干股来作为回报,荀鹏程自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但张金宝为何如此急于给海风诗社的产业找一条出路,甚至根本还没落实荀鹏程所说是不是靠得住,就果断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又忙着催促荀鹏程发电报联系三亚,这么匆忙的原因又是什么?

        荀鹏程经过了前段时间的波折之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益引诱了,即便张金宝开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他也没有忽视这些迹象。而且拖李奈下水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张金宝这边有什么不妥,李奈只要跟执委会打声招呼就能脱身,可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下到水里很可能就浮不上来了。所以在发出电报之前,他还是必须得先弄清张金宝这摊子事情的原委才行。

        “张兄,电报之事暂且不急,可否与我说说,你这边的事务目前运作状况。我要与人介绍,也总得有点干货才行吧?”荀鹏程随口就找了一个理由。当然了,这个理由肯定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荀鹏程要找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豪商,怎么可能仅凭几句语焉不详的介绍就让人从三亚赶来儋州。

        张金宝默然片刻之后才道:“程老弟,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所以虽然你我并非知交故人,但我还是打算找你帮忙,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0662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