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96章 真正意图

第1596章 真正意图

        琼西书院虽然只是一家民办书院,但其名号的影响力其实已经不仅仅是在儋州境内,就算是在海汉国内,甚至在大明东南沿海部分地区,这家书院也已经小有名气了。荀鹏程不止一次在官方报纸上看到过琼西书院的相关报道,但偏偏就是没记住张金宝这个听起来有些俗气的名字。要不是张金宝自报家门,他大概还会继续瞎猜对方的身份。

        跟张金宝比起来,不管名声还是家产,荀鹏程都只能算是无名之辈,主动向对方低这个头也不算是什么丢脸之事。而这个示好举动显然博得了张金宝的好感,人畜无害的笑容终于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无妨,只是这个身份若是早早说出来,未免就会让如先生这样的参与者心态发生变化,而这并非鄙人想看到的结果。”张金宝沉声说道:“那样即便有人愿意拿钱出来赞助,很可能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非看中了他们所研究的项目。”

        荀鹏程听了也觉得张金宝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张金宝的份量当然跟那帮搞研究的书呆子不在一个级别上,他的身份能取信于这些研究人员,当然也能让外界相信这些项目的盈利能力,而且说不定就会有人希望能通过投资项目来与张金宝取得更多的联系,而那就不是张金宝想要实现的目的了。

        张金宝继续说道:“先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想必也是对这些项目有一定的兴趣了。本地这个圈子里的人我基本都认识,所以先生是从外地来的吧?先生身上的这种服装,鄙人倒是看几名官员穿过,据说因为这种布料只有浙江一家制造坊能产,所以价格不菲,也只有三亚那边才能订做,而且工期至少要半月。如果鄙人没有猜错,先生应该是来自三亚的富商吧?”

        荀鹏程也不得不佩服张金宝的眼力劲,除了“富商”这个身份有待商榷之外,其他的推测几乎全对。他当时在三亚去做这身衣服的时候,老板给他推荐这种衣料也是作过同样的介绍,而他正是听说官员们喜欢穿这种衣料的成衣,才会无视高价咬着牙做了这套衣服。不过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荀鹏程也不打算立刻澄清,至少要先弄清楚张金宝搞这个活动的真正意图,免得又惹祸上身。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琼西书院虽然只是一家民办书院,但其名号的影响力其实已经不仅仅是在儋州境内,就算是在海汉国内,甚至在大明东南沿海部分地区,这家书院也已经小有名气了。荀鹏程不止一次在官方报纸上看到过琼西书院的相关报道,但偏偏就是没记住张金宝这个听起来有些俗气的名字。要不是张金宝自报家门,他大概还会继续瞎猜对方的身份。

        跟张金宝比起来,不管名声还是家产,荀鹏程都只能算是无名之辈,主动向对方低这个头也不算是什么丢脸之事。而这个示好举动显然博得了张金宝的好感,人畜无害的笑容终于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无妨,只是这个身份若是早早说出来,未免就会让如先生这样的参与者心态发生变化,而这并非鄙人想看到的结果。”张金宝沉声说道:“那样即便有人愿意拿钱出来赞助,很可能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非看中了他们所研究的项目。”

        荀鹏程听了也觉得张金宝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张金宝的份量当然跟那帮搞研究的书呆子不在一个级别上,他的身份能取信于这些研究人员,当然也能让外界相信这些项目的盈利能力,而且说不定就会有人希望能通过投资项目来与张金宝取得更多的联系,而那就不是张金宝想要实现的目的了。

        张金宝继续说道:“先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想必也是对这些项目有一定的兴趣了。本地这个圈子里的人我基本都认识,所以先生是从外地来的吧?先生身上的这种服装,鄙人倒是看几名官员穿过,据说因为这种布料只有浙江一家制造坊能产,所以价格不菲,也只有三亚那边才能订做,而且工期至少要半月。如果鄙人没有猜错,先生应该是来自三亚的富商吧?”

        荀鹏程也不得不佩服张金宝的眼力劲,除了“富商”这个身份有待商榷之外,其他的推测几乎全对。他当时在三亚去做这身衣服的时候,老板给他推荐这种衣料也是作过同样的介绍,而他正是听说官员们喜欢穿这种衣料的成衣,才会无视高价咬着牙做了这套衣服。不过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荀鹏程也不打算立刻澄清,至少要先弄清楚张金宝搞这个活动的真正意图,免得又惹祸上身。琼西书院虽然只是一家民办书院,但其名号的影响力其实已经不仅仅是在儋州境内,就算是在海汉国内,甚至在大明东南沿海部分地区,这家书院也已经小有名气了。荀鹏程不止一次在官方报纸上看到过琼西书院的相关报道,但偏偏就是没记住张金宝这个听起来有些俗气的名字。要不是张金宝自报家门,他大概还会继续瞎猜对方的身份。

        跟张金宝比起来,不管名声还是家产,荀鹏程都只能算是无名之辈,主动向对方低这个头也不算是什么丢脸之事。而这个示好举动显然博得了张金宝的好感,人畜无害的笑容终于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无妨,只是这个身份若是早早说出来,未免就会让如先生这样的参与者心态发生变化,而这并非鄙人想看到的结果。”张金宝沉声说道:“那样即便有人愿意拿钱出来赞助,很可能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非看中了他们所研究的项目。”

        荀鹏程听了也觉得张金宝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张金宝的份量当然跟那帮搞研究的书呆子不在一个级别上,他的身份能取信于这些研究人员,当然也能让外界相信这些项目的盈利能力,而且说不定就会有人希望能通过投资项目来与张金宝取得更多的联系,而那就不是张金宝想要实现的目的了。

        张金宝继续说道:“先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想必也是对这些项目有一定的兴趣了。本地这个圈子里的人我基本都认识,所以先生是从外地来的吧?先生身上的这种服装,鄙人倒是看几名官员穿过,据说因为这种布料只有浙江一家制造坊能产,所以价格不菲,也只有三亚那边才能订做,而且工期至少要半月。如果鄙人没有猜错,先生应该是来自三亚的富商吧?”

        荀鹏程也不得不佩服张金宝的眼力劲,除了“富商”这个身份有待商榷之外,其他的推测几乎全对。他当时在三亚去做这身衣服的时候,老板给他推荐这种衣料也是作过同样的介绍,而他正是听说官员们喜欢穿这种衣料的成衣,才会无视高价咬着牙做了这套衣服。不过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荀鹏程也不打算立刻澄清,至少要先弄清楚张金宝搞这个活动的真正意图,免得又惹祸上身。琼西书院虽然只是一家民办书院,但其名号的影响力其实已经不仅仅是在儋州境内,就算是在海汉国内,甚至在大明东南沿海部分地区,这家书院也已经小有名气了。荀鹏程不止一次在官方报纸上看到过琼西书院的相关报道,但偏偏就是没记住张金宝这个听起来有些俗气的名字。要不是张金宝自报家门,他大概还会继续瞎猜对方的身份。

        跟张金宝比起来,不管名声还是家产,荀鹏程都只能算是无名之辈,主动向对方低这个头也不算是什么丢脸之事。而这个示好举动显然博得了张金宝的好感,人畜无害的笑容终于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无妨,只是这个身份若是早早说出来,未免就会让如先生这样的参与者心态发生变化,而这并非鄙人想看到的结果。”张金宝沉声说道:“那样即便有人愿意拿钱出来赞助,很可能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非看中了他们所研究的项目。”

        荀鹏程听了也觉得张金宝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张金宝的份量当然跟那帮搞研究的书呆子不在一个级别上,他的身份能取信于这些研究人员,当然也能让外界相信这些项目的盈利能力,而且说不定就会有人希望能通过投资项目来与张金宝取得更多的联系,而那就不是张金宝想要实现的目的了。

        张金宝继续说道:“先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想必也是对这些项目有一定的兴趣了。本地这个圈子里的人我基本都认识,所以先生是从外地来的吧?先生身上的这种服装,鄙人倒是看几名官员穿过,据说因为这种布料只有浙江一家制造坊能产,所以价格不菲,也只有三亚那边才能订做,而且工期至少要半月。如果鄙人没有猜错,先生应该是来自三亚的富商吧?”

        荀鹏程也不得不佩服张金宝的眼力劲,除了“富商”这个身份有待商榷之外,其他的推测几乎全对。他当时在三亚去做这身衣服的时候,老板给他推荐这种衣料也是作过同样的介绍,而他正是听说官员们喜欢穿这种衣料的成衣,才会无视高价咬着牙做了这套衣服。不过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荀鹏程也不打算立刻澄清,至少要先弄清楚张金宝搞这个活动的真正意图,免得又惹祸上身。琼西书院虽然只是一家民办书院,但其名号的影响力其实已经不仅仅是在儋州境内,就算是在海汉国内,甚至在大明东南沿海部分地区,这家书院也已经小有名气了。荀鹏程不止一次在官方报纸上看到过琼西书院的相关报道,但偏偏就是没记住张金宝这个听起来有些俗气的名字。要不是张金宝自报家门,他大概还会继续瞎猜对方的身份。

        跟张金宝比起来,不管名声还是家产,荀鹏程都只能算是无名之辈,主动向对方低这个头也不算是什么丢脸之事。而这个示好举动显然博得了张金宝的好感,人畜无害的笑容终于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无妨,只是这个身份若是早早说出来,未免就会让如先生这样的参与者心态发生变化,而这并非鄙人想看到的结果。”张金宝沉声说道:“那样即便有人愿意拿钱出来赞助,很可能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非看中了他们所研究的项目。”

        荀鹏程听了也觉得张金宝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张金宝的份量当然跟那帮搞研究的书呆子不在一个级别上,他的身份能取信于这些研究人员,当然也能让外界相信这些项目的盈利能力,而且说不定就会有人希望能通过投资项目来与张金宝取得更多的联系,而那就不是张金宝想要实现的目的了。

        张金宝继续说道:“先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想必也是对这些项目有一定的兴趣了。本地这个圈子里的人我基本都认识,所以先生是从外地来的吧?先生身上的这种服装,鄙人倒是看几名官员穿过,据说因为这种布料只有浙江一家制造坊能产,所以价格不菲,也只有三亚那边才能订做,而且工期至少要半月。如果鄙人没有猜错,先生应该是来自三亚的富商吧?”

        荀鹏程也不得不佩服张金宝的眼力劲,除了“富商”这个身份有待商榷之外,其他的推测几乎全对。他当时在三亚去做这身衣服的时候,老板给他推荐这种衣料也是作过同样的介绍,而他正是听说官员们喜欢穿这种衣料的成衣,才会无视高价咬着牙做了这套衣服。不过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荀鹏程也不打算立刻澄清,至少要先弄清楚张金宝搞这个活动的真正意图,免得又惹祸上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0562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