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95章 操作方式

第1595章 操作方式

        荀鹏程在心中已经基本将这件事的脉络理清了,航海及造船技术方面的优势是海汉在南海乃至北方海域快速扩张的主要资本,这些高深的情报知识自然是国家重点管控的对象,不会轻易对民间开放。虽然官方并未禁止民间人士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但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支持和鼓励民间自行研发造船技术的表态。究其原因,荀鹏程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官方不希望手头的先进技术经由民间渠道流失到别国,让其他国家在航海和造船领域有追赶海汉的希望。

        而张金宝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在发动民间力量自行研发造船技术,他假借诗社的名义来组织这些研究人员,想来也是为了避免引来官方的过多关注。不过荀鹏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涉情报安全的事务,肯定是由安全部来负责,他跟安全部打了几次交道,深知这个特权部门的消息灵通程度有多可怕。张金宝的目的显然是想将这些研究成果控制在自己手上谋利,但荀鹏程认为这样做只是在挑战安全部的权威而已。

        以张金宝目前组织聚会的方式,明显也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安全部不知道则罢,一旦听到半点风声,只怕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海风诗社来个一锅端了。到时候进了安全部喝茶,这张金宝大概就笑不出来了。组织民间力量做这种事,荀鹏程并不看好其前景。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荀鹏程在心中已经基本将这件事的脉络理清了,航海及造船技术方面的优势是海汉在南海乃至北方海域快速扩张的主要资本,这些高深的情报知识自然是国家重点管控的对象,不会轻易对民间开放。虽然官方并未禁止民间人士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但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支持和鼓励民间自行研发造船技术的表态。究其原因,荀鹏程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官方不希望手头的先进技术经由民间渠道流失到别国,让其他国家在航海和造船领域有追赶海汉的希望。

        而张金宝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在发动民间力量自行研发造船技术,他假借诗社的名义来组织这些研究人员,想来也是为了避免引来官方的过多关注。不过荀鹏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涉情报安全的事务,肯定是由安全部来负责,他跟安全部打了几次交道,深知这个特权部门的消息灵通程度有多可怕。张金宝的目的显然是想将这些研究成果控制在自己手上谋利,但荀鹏程认为这样做只是在挑战安全部的权威而已。

        以张金宝目前组织聚会的方式,明显也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安全部不知道则罢,一旦听到半点风声,只怕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海风诗社来个一锅端了。到时候进了安全部喝茶,这张金宝大概就笑不出来了。组织民间力量做这种事,荀鹏程并不看好其前景。

        荀鹏程在心中已经基本将这件事的脉络理清了,航海及造船技术方面的优势是海汉在南海乃至北方海域快速扩张的主要资本,这些高深的情报知识自然是国家重点管控的对象,不会轻易对民间开放。虽然官方并未禁止民间人士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但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支持和鼓励民间自行研发造船技术的表态。究其原因,荀鹏程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官方不希望手头的先进技术经由民间渠道流失到别国,让其他国家在航海和造船领域有追赶海汉的希望。

        而张金宝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在发动民间力量自行研发造船技术,他假借诗社的名义来组织这些研究人员,想来也是为了避免引来官方的过多关注。不过荀鹏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涉情报安全的事务,肯定是由安全部来负责,他跟安全部打了几次交道,深知这个特权部门的消息灵通程度有多可怕。张金宝的目的显然是想将这些研究成果控制在自己手上谋利,但荀鹏程认为这样做只是在挑战安全部的权威而已。

        以张金宝目前组织聚会的方式,明显也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安全部不知道则罢,一旦听到半点风声,只怕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海风诗社来个一锅端了。到时候进了安全部喝茶,这张金宝大概就笑不出来了。组织民间力量做这种事,荀鹏程并不看好其前景。

        荀鹏程在心中已经基本将这件事的脉络理清了,航海及造船技术方面的优势是海汉在南海乃至北方海域快速扩张的主要资本,这些高深的情报知识自然是国家重点管控的对象,不会轻易对民间开放。虽然官方并未禁止民间人士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但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支持和鼓励民间自行研发造船技术的表态。究其原因,荀鹏程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官方不希望手头的先进技术经由民间渠道流失到别国,让其他国家在航海和造船领域有追赶海汉的希望。

        而张金宝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在发动民间力量自行研发造船技术,他假借诗社的名义来组织这些研究人员,想来也是为了避免引来官方的过多关注。不过荀鹏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涉情报安全的事务,肯定是由安全部来负责,他跟安全部打了几次交道,深知这个特权部门的消息灵通程度有多可怕。张金宝的目的显然是想将这些研究成果控制在自己手上谋利,但荀鹏程认为这样做只是在挑战安全部的权威而已。

        以张金宝目前组织聚会的方式,明显也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安全部不知道则罢,一旦听到半点风声,只怕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海风诗社来个一锅端了。到时候进了安全部喝茶,这张金宝大概就笑不出来了。组织民间力量做这种事,荀鹏程并不看好其前景。

        荀鹏程在心中已经基本将这件事的脉络理清了,航海及造船技术方面的优势是海汉在南海乃至北方海域快速扩张的主要资本,这些高深的情报知识自然是国家重点管控的对象,不会轻易对民间开放。虽然官方并未禁止民间人士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但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支持和鼓励民间自行研发造船技术的表态。究其原因,荀鹏程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官方不希望手头的先进技术经由民间渠道流失到别国,让其他国家在航海和造船领域有追赶海汉的希望。

        而张金宝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在发动民间力量自行研发造船技术,他假借诗社的名义来组织这些研究人员,想来也是为了避免引来官方的过多关注。不过荀鹏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涉情报安全的事务,肯定是由安全部来负责,他跟安全部打了几次交道,深知这个特权部门的消息灵通程度有多可怕。张金宝的目的显然是想将这些研究成果控制在自己手上谋利,但荀鹏程认为这样做只是在挑战安全部的权威而已。

        以张金宝目前组织聚会的方式,明显也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安全部不知道则罢,一旦听到半点风声,只怕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海风诗社来个一锅端了。到时候进了安全部喝茶,这张金宝大概就笑不出来了。组织民间力量做这种事,荀鹏程并不看好其前景。

        荀鹏程在心中已经基本将这件事的脉络理清了,航海及造船技术方面的优势是海汉在南海乃至北方海域快速扩张的主要资本,这些高深的情报知识自然是国家重点管控的对象,不会轻易对民间开放。虽然官方并未禁止民间人士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但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支持和鼓励民间自行研发造船技术的表态。究其原因,荀鹏程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官方不希望手头的先进技术经由民间渠道流失到别国,让其他国家在航海和造船领域有追赶海汉的希望。

        而张金宝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在发动民间力量自行研发造船技术,他假借诗社的名义来组织这些研究人员,想来也是为了避免引来官方的过多关注。不过荀鹏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涉情报安全的事务,肯定是由安全部来负责,他跟安全部打了几次交道,深知这个特权部门的消息灵通程度有多可怕。张金宝的目的显然是想将这些研究成果控制在自己手上谋利,但荀鹏程认为这样做只是在挑战安全部的权威而已。

        以张金宝目前组织聚会的方式,明显也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安全部不知道则罢,一旦听到半点风声,只怕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海风诗社来个一锅端了。到时候进了安全部喝茶,这张金宝大概就笑不出来了。组织民间力量做这种事,荀鹏程并不看好其前景。

        荀鹏程在心中已经基本将这件事的脉络理清了,航海及造船技术方面的优势是海汉在南海乃至北方海域快速扩张的主要资本,这些高深的情报知识自然是国家重点管控的对象,不会轻易对民间开放。虽然官方并未禁止民间人士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但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支持和鼓励民间自行研发造船技术的表态。究其原因,荀鹏程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官方不希望手头的先进技术经由民间渠道流失到别国,让其他国家在航海和造船领域有追赶海汉的希望。

        而张金宝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在发动民间力量自行研发造船技术,他假借诗社的名义来组织这些研究人员,想来也是为了避免引来官方的过多关注。不过荀鹏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涉情报安全的事务,肯定是由安全部来负责,他跟安全部打了几次交道,深知这个特权部门的消息灵通程度有多可怕。张金宝的目的显然是想将这些研究成果控制在自己手上谋利,但荀鹏程认为这样做只是在挑战安全部的权威而已。

        以张金宝目前组织聚会的方式,明显也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安全部不知道则罢,一旦听到半点风声,只怕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海风诗社来个一锅端了。到时候进了安全部喝茶,这张金宝大概就笑不出来了。组织民间力量做这种事,荀鹏程并不看好其前景。

        荀鹏程在心中已经基本将这件事的脉络理清了,航海及造船技术方面的优势是海汉在南海乃至北方海域快速扩张的主要资本,这些高深的情报知识自然是国家重点管控的对象,不会轻易对民间开放。虽然官方并未禁止民间人士对这些领域进行研究,但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支持和鼓励民间自行研发造船技术的表态。究其原因,荀鹏程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官方不希望手头的先进技术经由民间渠道流失到别国,让其他国家在航海和造船领域有追赶海汉的希望。

        而张金宝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在发动民间力量自行研发造船技术,他假借诗社的名义来组织这些研究人员,想来也是为了避免引来官方的过多关注。不过荀鹏程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涉情报安全的事务,肯定是由安全部来负责,他跟安全部打了几次交道,深知这个特权部门的消息灵通程度有多可怕。张金宝的目的显然是想将这些研究成果控制在自己手上谋利,但荀鹏程认为这样做只是在挑战安全部的权威而已。

        以张金宝目前组织聚会的方式,明显也没什么保密性可言,安全部不知道则罢,一旦听到半点风声,只怕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海风诗社来个一锅端了。到时候进了安全部喝茶,这张金宝大概就笑不出来了。组织民间力量做这种事,荀鹏程并不看好其前景。...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04581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