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94章 张金宝的打算

第1594章 张金宝的打算

        自海汉立国以来,对三教九流的管理要比大明统治时期严格得多。据荀鹏程过去所接触到的情况来看,官府对于民间结社的监管力度一直非常大,类似行会这类传统的民间组织必须要在官府登记造册,而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之后,就连文化界的各种组织也一样得到官府登记。而且因为儋州是事发地,而当时的主犯黄子星就是文化圈的人,所以这边的管控更严,民间组织集会在超过十人之后就必须报批和公示,哪怕是各种文学社团也不例外。

        虽然这样的规定有些不近情理,但所取得的效果倒是很理想,儋州自1631年以来再无重大治安案件发生,单以治安状况而论,甚至比三亚还更好一些。既然行之有效,官府肯定就将这套手段延续下来,所以才会有了海风诗社在城内张贴告示这样的奇葩做法。不过张金宝有意引陌生人前来参加活动,荀鹏程到目前为止仍然不是太懂他的目的何在。

        便听张金宝继续说道:“众所周知,儋州乃是文化名城,书院众多,每年为国培养各类人才逾千。但各家书院之间为了生源,免不了激烈竞争,人才之间的交流也就此受到屏蔽。鄙人创办这海风诗社,所招揽的对象便是各家书院的精英,为的便是要打破壁垒,让人才有一个交流学识的场所!”

        荀鹏程听到这里,倒是有些佩服这张金宝的想法。其实三亚那边也有类似这样的组织,不过并非私人承办,而是国家出面,组织了一个类似研究院的机构,由海汉高层官员亲自给这些精英上培训课。当然了,此精英非彼精英,在儋州这边冒尖的人才,去了三亚很可能还得从头学起。

        有人出声道:“这位老兄,你也不用把话说得这么漂亮,你又要提供场所又要牵头组织这诗社的活动,这收费应该不会低吧?”

        张金宝应道:“实不相瞒,诗社招揽到的这些成员大多家境不太宽裕,鄙人真要收费的话,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恐怕就不会来了。所以实际上对于参加聚会的这些人,鄙人是分文不收的。”

        “那不是诗社的人呢?比如我们?”荀鹏程也忍不住出声问道。他并不相信这张金宝搞这种活动不求回报,就算赚不了钱,至少要设法收回成本吧?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自海汉立国以来,对三教九流的管理要比大明统治时期严格得多。据荀鹏程过去所接触到的情况来看,官府对于民间结社的监管力度一直非常大,类似行会这类传统的民间组织必须要在官府登记造册,而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之后,就连文化界的各种组织也一样得到官府登记。而且因为儋州是事发地,而当时的主犯黄子星就是文化圈的人,所以这边的管控更严,民间组织集会在超过十人之后就必须报批和公示,哪怕是各种文学社团也不例外。

        虽然这样的规定有些不近情理,但所取得的效果倒是很理想,儋州自1631年以来再无重大治安案件发生,单以治安状况而论,甚至比三亚还更好一些。既然行之有效,官府肯定就将这套手段延续下来,所以才会有了海风诗社在城内张贴告示这样的奇葩做法。不过张金宝有意引陌生人前来参加活动,荀鹏程到目前为止仍然不是太懂他的目的何在。

        便听张金宝继续说道:“众所周知,儋州乃是文化名城,书院众多,每年为国培养各类人才逾千。但各家书院之间为了生源,免不了激烈竞争,人才之间的交流也就此受到屏蔽。鄙人创办这海风诗社,所招揽的对象便是各家书院的精英,为的便是要打破壁垒,让人才有一个交流学识的场所!”

        荀鹏程听到这里,倒是有些佩服这张金宝的想法。其实三亚那边也有类似这样的组织,不过并非私人承办,而是国家出面,组织了一个类似研究院的机构,由海汉高层官员亲自给这些精英上培训课。当然了,此精英非彼精英,在儋州这边冒尖的人才,去了三亚很可能还得从头学起。

        有人出声道:“这位老兄,你也不用把话说得这么漂亮,你又要提供场所又要牵头组织这诗社的活动,这收费应该不会低吧?”

        张金宝应道:“实不相瞒,诗社招揽到的这些成员大多家境不太宽裕,鄙人真要收费的话,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恐怕就不会来了。所以实际上对于参加聚会的这些人,鄙人是分文不收的。”

        “那不是诗社的人呢?比如我们?”荀鹏程也忍不住出声问道。他并不相信这张金宝搞这种活动不求回报,就算赚不了钱,至少要设法收回成本吧?自海汉立国以来,对三教九流的管理要比大明统治时期严格得多。据荀鹏程过去所接触到的情况来看,官府对于民间结社的监管力度一直非常大,类似行会这类传统的民间组织必须要在官府登记造册,而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之后,就连文化界的各种组织也一样得到官府登记。而且因为儋州是事发地,而当时的主犯黄子星就是文化圈的人,所以这边的管控更严,民间组织集会在超过十人之后就必须报批和公示,哪怕是各种文学社团也不例外。

        虽然这样的规定有些不近情理,但所取得的效果倒是很理想,儋州自1631年以来再无重大治安案件发生,单以治安状况而论,甚至比三亚还更好一些。既然行之有效,官府肯定就将这套手段延续下来,所以才会有了海风诗社在城内张贴告示这样的奇葩做法。不过张金宝有意引陌生人前来参加活动,荀鹏程到目前为止仍然不是太懂他的目的何在。

        便听张金宝继续说道:“众所周知,儋州乃是文化名城,书院众多,每年为国培养各类人才逾千。但各家书院之间为了生源,免不了激烈竞争,人才之间的交流也就此受到屏蔽。鄙人创办这海风诗社,所招揽的对象便是各家书院的精英,为的便是要打破壁垒,让人才有一个交流学识的场所!”

        荀鹏程听到这里,倒是有些佩服这张金宝的想法。其实三亚那边也有类似这样的组织,不过并非私人承办,而是国家出面,组织了一个类似研究院的机构,由海汉高层官员亲自给这些精英上培训课。当然了,此精英非彼精英,在儋州这边冒尖的人才,去了三亚很可能还得从头学起。

        有人出声道:“这位老兄,你也不用把话说得这么漂亮,你又要提供场所又要牵头组织这诗社的活动,这收费应该不会低吧?”

        张金宝应道:“实不相瞒,诗社招揽到的这些成员大多家境不太宽裕,鄙人真要收费的话,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恐怕就不会来了。所以实际上对于参加聚会的这些人,鄙人是分文不收的。”

        “那不是诗社的人呢?比如我们?”荀鹏程也忍不住出声问道。他并不相信这张金宝搞这种活动不求回报,就算赚不了钱,至少要设法收回成本吧?自海汉立国以来,对三教九流的管理要比大明统治时期严格得多。据荀鹏程过去所接触到的情况来看,官府对于民间结社的监管力度一直非常大,类似行会这类传统的民间组织必须要在官府登记造册,而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之后,就连文化界的各种组织也一样得到官府登记。而且因为儋州是事发地,而当时的主犯黄子星就是文化圈的人,所以这边的管控更严,民间组织集会在超过十人之后就必须报批和公示,哪怕是各种文学社团也不例外。

        虽然这样的规定有些不近情理,但所取得的效果倒是很理想,儋州自1631年以来再无重大治安案件发生,单以治安状况而论,甚至比三亚还更好一些。既然行之有效,官府肯定就将这套手段延续下来,所以才会有了海风诗社在城内张贴告示这样的奇葩做法。不过张金宝有意引陌生人前来参加活动,荀鹏程到目前为止仍然不是太懂他的目的何在。

        便听张金宝继续说道:“众所周知,儋州乃是文化名城,书院众多,每年为国培养各类人才逾千。但各家书院之间为了生源,免不了激烈竞争,人才之间的交流也就此受到屏蔽。鄙人创办这海风诗社,所招揽的对象便是各家书院的精英,为的便是要打破壁垒,让人才有一个交流学识的场所!”

        荀鹏程听到这里,倒是有些佩服这张金宝的想法。其实三亚那边也有类似这样的组织,不过并非私人承办,而是国家出面,组织了一个类似研究院的机构,由海汉高层官员亲自给这些精英上培训课。当然了,此精英非彼精英,在儋州这边冒尖的人才,去了三亚很可能还得从头学起。

        有人出声道:“这位老兄,你也不用把话说得这么漂亮,你又要提供场所又要牵头组织这诗社的活动,这收费应该不会低吧?”

        张金宝应道:“实不相瞒,诗社招揽到的这些成员大多家境不太宽裕,鄙人真要收费的话,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恐怕就不会来了。所以实际上对于参加聚会的这些人,鄙人是分文不收的。”

        “那不是诗社的人呢?比如我们?”荀鹏程也忍不住出声问道。他并不相信这张金宝搞这种活动不求回报,就算赚不了钱,至少要设法收回成本吧?自海汉立国以来,对三教九流的管理要比大明统治时期严格得多。据荀鹏程过去所接触到的情况来看,官府对于民间结社的监管力度一直非常大,类似行会这类传统的民间组织必须要在官府登记造册,而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之后,就连文化界的各种组织也一样得到官府登记。而且因为儋州是事发地,而当时的主犯黄子星就是文化圈的人,所以这边的管控更严,民间组织集会在超过十人之后就必须报批和公示,哪怕是各种文学社团也不例外。

        虽然这样的规定有些不近情理,但所取得的效果倒是很理想,儋州自1631年以来再无重大治安案件发生,单以治安状况而论,甚至比三亚还更好一些。既然行之有效,官府肯定就将这套手段延续下来,所以才会有了海风诗社在城内张贴告示这样的奇葩做法。不过张金宝有意引陌生人前来参加活动,荀鹏程到目前为止仍然不是太懂他的目的何在。

        便听张金宝继续说道:“众所周知,儋州乃是文化名城,书院众多,每年为国培养各类人才逾千。但各家书院之间为了生源,免不了激烈竞争,人才之间的交流也就此受到屏蔽。鄙人创办这海风诗社,所招揽的对象便是各家书院的精英,为的便是要打破壁垒,让人才有一个交流学识的场所!”

        荀鹏程听到这里,倒是有些佩服这张金宝的想法。其实三亚那边也有类似这样的组织,不过并非私人承办,而是国家出面,组织了一个类似研究院的机构,由海汉高层官员亲自给这些精英上培训课。当然了,此精英非彼精英,在儋州这边冒尖的人才,去了三亚很可能还得从头学起。

        有人出声道:“这位老兄,你也不用把话说得这么漂亮,你又要提供场所又要牵头组织这诗社的活动,这收费应该不会低吧?”

        张金宝应道:“实不相瞒,诗社招揽到的这些成员大多家境不太宽裕,鄙人真要收费的话,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恐怕就不会来了。所以实际上对于参加聚会的这些人,鄙人是分文不收的。”

        “那不是诗社的人呢?比如我们?”荀鹏程也忍不住出声问道。他并不相信这张金宝搞这种活动不求回报,就算赚不了钱,至少要设法收回成本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0347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