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93章 别样的聚会

第1593章 别样的聚会

        自镇海门出了儋州城之后,地理位置离儋州湾已经极近,站在地势稍高的地方就能看到海湾内的景象了。而告示上所提及的这个凤鸣山庄,便位于儋州湾海岸线不远处,只是这地方其实并无什么高大的山丘,所以这“山庄”之名,多少有一点名不副实。当然荀鹏程对此也能理解,毕竟起名叫“某某山庄”,听起来会更风雅更有气势一点,要是叫什么张庄李庄王家庄的名字,那显然就不符合文化圈的风格了。

        既然有底气在起名时用了“山庄”这种称谓,那自然建筑规模也不小,荀鹏程出了城门没走几步,就已经看到前方道路旁边立着一处高大的牌楼,而牌楼下是一条丈许宽的平整石板路,路况看起来甚至比官道还好一点,但这条路并不长,二三十丈之外便是那凤鸣山庄十分显眼的大门了。

        牌楼下站着数人,荀鹏程走到跟前的时候,便有一人站出来主动问道:“阁下可是来参加诗社聚会?”

        荀鹏程点点头道:“正是。”

        那人又问道:“阁下可有诗社请帖?”

        荀鹏程应道:“没有请帖,在下是看到街头告示,慕名而来。是要有请帖才能参加吗?”

        那人应道:“那倒也不是,我家主人贴出告示,便是希望有更多有才人士参与。不过阁下既然没有请帖,那还需先登记一下方可入内,还请见谅。”

        荀鹏程心想你说的到底是“有才”还是“有财”,这大概还值得研究一下,没钱的人也未必能进得了这山庄的大门。虽然荀鹏程是步行而来,也没有携带随从跟班,不过他身上衣着都是在三亚订做的改良版海汉式着装,衣料是产自浙江的高级绸布,鹿皮凉鞋也是三亚最有名的鞋铺在今年夏天出的新款,这一身行头没个两三百是下不来的。只要稍微识货一点的人,自然不会将他视作了普通人看待。

        负责招呼荀鹏程这人显然还是有一点眼力劲的,至始至终对荀鹏程都很客气,将他引到旁边,这里还专门摆了一张桌子,有一人执笔坐着,看样子是专门负责登记宾客身份。

        荀鹏程问道:“那需要登记些什么内容?”

        “只需告知姓名及从何处来即可。”

        荀鹏程心道这倒是简单,不过他还是多了个心眼,并没有直接报上自己真名,而是化名为程鹏,自称是从三亚来儋州游历。万一这里有什么状况,自己用个假名也能多几分脱身的机会。如果对方还要求出示身份号牌来证明,那他就不打算进去了。

        好在这个登记似乎真的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对方登记完毕,便安排了一名小厮带着荀鹏程进去。荀鹏程见这登记过程也是稀松得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防备,当下倒是放心了不少。

        这凤鸣山庄白墙碧瓦,门户颇大,看起来的确像是富贵人家所在。山庄的正厅中已经有了十来名宾客,全是年轻男子,看其穿着打扮倒应该都是儒生,不过都是挺普通的衣物,而荀鹏程这身颇为讲究的衣着在其中就显得格外显眼了。

        这些比荀鹏程先到的人似乎互相之间都认识,荀鹏程进来的时候,这些人正三三两两地攀谈着。不过荀鹏程在三亚干了那么长时间的外勤记者,倒也不是什么怕生的人,当下便自行上前搭话,希望能够从这些人的交谈内容中掌握更多关于活动组织者和活动内容的信息。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自镇海门出了儋州城之后,地理位置离儋州湾已经极近,站在地势稍高的地方就能看到海湾内的景象了。而告示上所提及的这个凤鸣山庄,便位于儋州湾海岸线不远处,只是这地方其实并无什么高大的山丘,所以这“山庄”之名,多少有一点名不副实。当然荀鹏程对此也能理解,毕竟起名叫“某某山庄”,听起来会更风雅更有气势一点,要是叫什么张庄李庄王家庄的名字,那显然就不符合文化圈的风格了。

        既然有底气在起名时用了“山庄”这种称谓,那自然建筑规模也不小,荀鹏程出了城门没走几步,就已经看到前方道路旁边立着一处高大的牌楼,而牌楼下是一条丈许宽的平整石板路,路况看起来甚至比官道还好一点,但这条路并不长,二三十丈之外便是那凤鸣山庄十分显眼的大门了。

        牌楼下站着数人,荀鹏程走到跟前的时候,便有一人站出来主动问道:“阁下可是来参加诗社聚会?”

        荀鹏程点点头道:“正是。”

        那人又问道:“阁下可有诗社请帖?”

        荀鹏程应道:“没有请帖,在下是看到街头告示,慕名而来。是要有请帖才能参加吗?”

        那人应道:“那倒也不是,我家主人贴出告示,便是希望有更多有才人士参与。不过阁下既然没有请帖,那还需先登记一下方可入内,还请见谅。”

        荀鹏程心想你说的到底是“有才”还是“有财”,这大概还值得研究一下,没钱的人也未必能进得了这山庄的大门。虽然荀鹏程是步行而来,也没有携带随从跟班,不过他身上衣着都是在三亚订做的改良版海汉式着装,衣料是产自浙江的高级绸布,鹿皮凉鞋也是三亚最有名的鞋铺在今年夏天出的新款,这一身行头没个两三百是下不来的。只要稍微识货一点的人,自然不会将他视作了普通人看待。

        负责招呼荀鹏程这人显然还是有一点眼力劲的,至始至终对荀鹏程都很客气,将他引到旁边,这里还专门摆了一张桌子,有一人执笔坐着,看样子是专门负责登记宾客身份。

        荀鹏程问道:“那需要登记些什么内容?”

        “只需告知姓名及从何处来即可。”

        荀鹏程心道这倒是简单,不过他还是多了个心眼,并没有直接报上自己真名,而是化名为程鹏,自称是从三亚来儋州游历。万一这里有什么状况,自己用个假名也能多几分脱身的机会。如果对方还要求出示身份号牌来证明,那他就不打算进去了。

        好在这个登记似乎真的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对方登记完毕,便安排了一名小厮带着荀鹏程进去。荀鹏程见这登记过程也是稀松得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防备,当下倒是放心了不少。

        这凤鸣山庄白墙碧瓦,门户颇大,看起来的确像是富贵人家所在。山庄的正厅中已经有了十来名宾客,全是年轻男子,看其穿着打扮倒应该都是儒生,不过都是挺普通的衣物,而荀鹏程这身颇为讲究的衣着在其中就显得格外显眼了。

        这些比荀鹏程先到的人似乎互相之间都认识,荀鹏程进来的时候,这些人正三三两两地攀谈着。不过荀鹏程在三亚干了那么长时间的外勤记者,倒也不是什么怕生的人,当下便自行上前搭话,希望能够从这些人的交谈内容中掌握更多关于活动组织者和活动内容的信息。自镇海门出了儋州城之后,地理位置离儋州湾已经极近,站在地势稍高的地方就能看到海湾内的景象了。而告示上所提及的这个凤鸣山庄,便位于儋州湾海岸线不远处,只是这地方其实并无什么高大的山丘,所以这“山庄”之名,多少有一点名不副实。当然荀鹏程对此也能理解,毕竟起名叫“某某山庄”,听起来会更风雅更有气势一点,要是叫什么张庄李庄王家庄的名字,那显然就不符合文化圈的风格了。

        既然有底气在起名时用了“山庄”这种称谓,那自然建筑规模也不小,荀鹏程出了城门没走几步,就已经看到前方道路旁边立着一处高大的牌楼,而牌楼下是一条丈许宽的平整石板路,路况看起来甚至比官道还好一点,但这条路并不长,二三十丈之外便是那凤鸣山庄十分显眼的大门了。

        牌楼下站着数人,荀鹏程走到跟前的时候,便有一人站出来主动问道:“阁下可是来参加诗社聚会?”

        荀鹏程点点头道:“正是。”

        那人又问道:“阁下可有诗社请帖?”

        荀鹏程应道:“没有请帖,在下是看到街头告示,慕名而来。是要有请帖才能参加吗?”

        那人应道:“那倒也不是,我家主人贴出告示,便是希望有更多有才人士参与。不过阁下既然没有请帖,那还需先登记一下方可入内,还请见谅。”

        荀鹏程心想你说的到底是“有才”还是“有财”,这大概还值得研究一下,没钱的人也未必能进得了这山庄的大门。虽然荀鹏程是步行而来,也没有携带随从跟班,不过他身上衣着都是在三亚订做的改良版海汉式着装,衣料是产自浙江的高级绸布,鹿皮凉鞋也是三亚最有名的鞋铺在今年夏天出的新款,这一身行头没个两三百是下不来的。只要稍微识货一点的人,自然不会将他视作了普通人看待。

        负责招呼荀鹏程这人显然还是有一点眼力劲的,至始至终对荀鹏程都很客气,将他引到旁边,这里还专门摆了一张桌子,有一人执笔坐着,看样子是专门负责登记宾客身份。

        荀鹏程问道:“那需要登记些什么内容?”

        “只需告知姓名及从何处来即可。”

        荀鹏程心道这倒是简单,不过他还是多了个心眼,并没有直接报上自己真名,而是化名为程鹏,自称是从三亚来儋州游历。万一这里有什么状况,自己用个假名也能多几分脱身的机会。如果对方还要求出示身份号牌来证明,那他就不打算进去了。

        好在这个登记似乎真的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对方登记完毕,便安排了一名小厮带着荀鹏程进去。荀鹏程见这登记过程也是稀松得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防备,当下倒是放心了不少。

        这凤鸣山庄白墙碧瓦,门户颇大,看起来的确像是富贵人家所在。山庄的正厅中已经有了十来名宾客,全是年轻男子,看其穿着打扮倒应该都是儒生,不过都是挺普通的衣物,而荀鹏程这身颇为讲究的衣着在其中就显得格外显眼了。

        这些比荀鹏程先到的人似乎互相之间都认识,荀鹏程进来的时候,这些人正三三两两地攀谈着。不过荀鹏程在三亚干了那么长时间的外勤记者,倒也不是什么怕生的人,当下便自行上前搭话,希望能够从这些人的交谈内容中掌握更多关于活动组织者和活动内容的信息。自镇海门出了儋州城之后,地理位置离儋州湾已经极近,站在地势稍高的地方就能看到海湾内的景象了。而告示上所提及的这个凤鸣山庄,便位于儋州湾海岸线不远处,只是这地方其实并无什么高大的山丘,所以这“山庄”之名,多少有一点名不副实。当然荀鹏程对此也能理解,毕竟起名叫“某某山庄”,听起来会更风雅更有气势一点,要是叫什么张庄李庄王家庄的名字,那显然就不符合文化圈的风格了。

        既然有底气在起名时用了“山庄”这种称谓,那自然建筑规模也不小,荀鹏程出了城门没走几步,就已经看到前方道路旁边立着一处高大的牌楼,而牌楼下是一条丈许宽的平整石板路,路况看起来甚至比官道还好一点,但这条路并不长,二三十丈之外便是那凤鸣山庄十分显眼的大门了。

        牌楼下站着数人,荀鹏程走到跟前的时候,便有一人站出来主动问道:“阁下可是来参加诗社聚会?”

        荀鹏程点点头道:“正是。”

        那人又问道:“阁下可有诗社请帖?”

        荀鹏程应道:“没有请帖,在下是看到街头告示,慕名而来。是要有请帖才能参加吗?”

        那人应道:“那倒也不是,我家主人贴出告示,便是希望有更多有才人士参与。不过阁下既然没有请帖,那还需先登记一下方可入内,还请见谅。”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102524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