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89章 行行都不易

第1589章 行行都不易

        这跟先前去农业部咨询的时候问到的情况不一样啊!荀鹏程心里不禁觉得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难怪自己去咨询的时候,经纪公司的人只是一味地建议自己去儋州当地作实地考察,而对于在儋州开办种植园所需的基本费用含糊其辞,只说不同的区域地价会存在差异,并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报价单来。荀鹏程当时所了解到的地价,同样也是几年前刚在这边推广种植园项目时的水平,所以他才会选择了儋州这边作为自己的目的地,但没想到实际情况并不是那么回事。

        “这帮尸位素餐的官僚!”荀鹏程心中暗暗对农业部的工作诟病不已。

        但经过这一路的了解,他也明白了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状况,一多半的原因是种植园的投资仍然正处在风头上,许多大商行大富商砸进大把的资金,所开办的种植园规模也是水涨船高,农业部那帮人自然会更倾向于扶持大型种植园,一来二去之下,像他这样小打小闹的项目就不是那么受重视了。

        荀鹏程原本以为马打蓝人给的这笔丰厚酬劳足以让自己变成衣食无忧的大地主,但如今看来富则富矣,距离真正的有钱还是差得老远。而要在这边开办一处种植园,过程也并不是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轻松,最终都还是要用钱说话才行。

        关平才见他意兴萧索,便又劝道:“如今能赚钱的买卖那么多,也不见得非要办种植园。首长们也在报上说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那儋州还有什么别的好营生吗?”荀鹏程顺口问道。

        关平才道:“那就多了啊!儋州的书院、制盐、海运,也都是出名的产业,以此发家的大户更是数不胜数,阁下若有兴趣,也可以尝试一番。”

        荀鹏程一琢磨,制盐海运自己是一窍不通,书院嘛,自己来海汉之前倒是在乡下教过一段时间的私塾,却不知道儋州的书院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不过以前曾听儋州的白鹿书院、定西书院等大书院的名头,此番去了之后倒是要抽空去看看这些地方。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跟先前去农业部咨询的时候问到的情况不一样啊!荀鹏程心里不禁觉得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难怪自己去咨询的时候,经纪公司的人只是一味地建议自己去儋州当地作实地考察,而对于在儋州开办种植园所需的基本费用含糊其辞,只说不同的区域地价会存在差异,并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报价单来。荀鹏程当时所了解到的地价,同样也是几年前刚在这边推广种植园项目时的水平,所以他才会选择了儋州这边作为自己的目的地,但没想到实际情况并不是那么回事。

        “这帮尸位素餐的官僚!”荀鹏程心中暗暗对农业部的工作诟病不已。

        但经过这一路的了解,他也明白了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状况,一多半的原因是种植园的投资仍然正处在风头上,许多大商行大富商砸进大把的资金,所开办的种植园规模也是水涨船高,农业部那帮人自然会更倾向于扶持大型种植园,一来二去之下,像他这样小打小闹的项目就不是那么受重视了。

        荀鹏程原本以为马打蓝人给的这笔丰厚酬劳足以让自己变成衣食无忧的大地主,但如今看来富则富矣,距离真正的有钱还是差得老远。而要在这边开办一处种植园,过程也并不是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轻松,最终都还是要用钱说话才行。

        关平才见他意兴萧索,便又劝道:“如今能赚钱的买卖那么多,也不见得非要办种植园。首长们也在报上说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那儋州还有什么别的好营生吗?”荀鹏程顺口问道。

        关平才道:“那就多了啊!儋州的书院、制盐、海运,也都是出名的产业,以此发家的大户更是数不胜数,阁下若有兴趣,也可以尝试一番。”

        荀鹏程一琢磨,制盐海运自己是一窍不通,书院嘛,自己来海汉之前倒是在乡下教过一段时间的私塾,却不知道儋州的书院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不过以前曾听儋州的白鹿书院、定西书院等大书院的名头,此番去了之后倒是要抽空去看看这些地方。这跟先前去农业部咨询的时候问到的情况不一样啊!荀鹏程心里不禁觉得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难怪自己去咨询的时候,经纪公司的人只是一味地建议自己去儋州当地作实地考察,而对于在儋州开办种植园所需的基本费用含糊其辞,只说不同的区域地价会存在差异,并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报价单来。荀鹏程当时所了解到的地价,同样也是几年前刚在这边推广种植园项目时的水平,所以他才会选择了儋州这边作为自己的目的地,但没想到实际情况并不是那么回事。

        “这帮尸位素餐的官僚!”荀鹏程心中暗暗对农业部的工作诟病不已。

        但经过这一路的了解,他也明白了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状况,一多半的原因是种植园的投资仍然正处在风头上,许多大商行大富商砸进大把的资金,所开办的种植园规模也是水涨船高,农业部那帮人自然会更倾向于扶持大型种植园,一来二去之下,像他这样小打小闹的项目就不是那么受重视了。

        荀鹏程原本以为马打蓝人给的这笔丰厚酬劳足以让自己变成衣食无忧的大地主,但如今看来富则富矣,距离真正的有钱还是差得老远。而要在这边开办一处种植园,过程也并不是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轻松,最终都还是要用钱说话才行。

        关平才见他意兴萧索,便又劝道:“如今能赚钱的买卖那么多,也不见得非要办种植园。首长们也在报上说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那儋州还有什么别的好营生吗?”荀鹏程顺口问道。

        关平才道:“那就多了啊!儋州的书院、制盐、海运,也都是出名的产业,以此发家的大户更是数不胜数,阁下若有兴趣,也可以尝试一番。”

        荀鹏程一琢磨,制盐海运自己是一窍不通,书院嘛,自己来海汉之前倒是在乡下教过一段时间的私塾,却不知道儋州的书院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不过以前曾听儋州的白鹿书院、定西书院等大书院的名头,此番去了之后倒是要抽空去看看这些地方。这跟先前去农业部咨询的时候问到的情况不一样啊!荀鹏程心里不禁觉得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难怪自己去咨询的时候,经纪公司的人只是一味地建议自己去儋州当地作实地考察,而对于在儋州开办种植园所需的基本费用含糊其辞,只说不同的区域地价会存在差异,并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报价单来。荀鹏程当时所了解到的地价,同样也是几年前刚在这边推广种植园项目时的水平,所以他才会选择了儋州这边作为自己的目的地,但没想到实际情况并不是那么回事。

        “这帮尸位素餐的官僚!”荀鹏程心中暗暗对农业部的工作诟病不已。

        但经过这一路的了解,他也明白了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状况,一多半的原因是种植园的投资仍然正处在风头上,许多大商行大富商砸进大把的资金,所开办的种植园规模也是水涨船高,农业部那帮人自然会更倾向于扶持大型种植园,一来二去之下,像他这样小打小闹的项目就不是那么受重视了。

        荀鹏程原本以为马打蓝人给的这笔丰厚酬劳足以让自己变成衣食无忧的大地主,但如今看来富则富矣,距离真正的有钱还是差得老远。而要在这边开办一处种植园,过程也并不是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轻松,最终都还是要用钱说话才行。

        关平才见他意兴萧索,便又劝道:“如今能赚钱的买卖那么多,也不见得非要办种植园。首长们也在报上说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那儋州还有什么别的好营生吗?”荀鹏程顺口问道。

        关平才道:“那就多了啊!儋州的书院、制盐、海运,也都是出名的产业,以此发家的大户更是数不胜数,阁下若有兴趣,也可以尝试一番。”

        荀鹏程一琢磨,制盐海运自己是一窍不通,书院嘛,自己来海汉之前倒是在乡下教过一段时间的私塾,却不知道儋州的书院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不过以前曾听儋州的白鹿书院、定西书院等大书院的名头,此番去了之后倒是要抽空去看看这些地方。这跟先前去农业部咨询的时候问到的情况不一样啊!荀鹏程心里不禁觉得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难怪自己去咨询的时候,经纪公司的人只是一味地建议自己去儋州当地作实地考察,而对于在儋州开办种植园所需的基本费用含糊其辞,只说不同的区域地价会存在差异,并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报价单来。荀鹏程当时所了解到的地价,同样也是几年前刚在这边推广种植园项目时的水平,所以他才会选择了儋州这边作为自己的目的地,但没想到实际情况并不是那么回事。

        “这帮尸位素餐的官僚!”荀鹏程心中暗暗对农业部的工作诟病不已。

        但经过这一路的了解,他也明白了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状况,一多半的原因是种植园的投资仍然正处在风头上,许多大商行大富商砸进大把的资金,所开办的种植园规模也是水涨船高,农业部那帮人自然会更倾向于扶持大型种植园,一来二去之下,像他这样小打小闹的项目就不是那么受重视了。

        荀鹏程原本以为马打蓝人给的这笔丰厚酬劳足以让自己变成衣食无忧的大地主,但如今看来富则富矣,距离真正的有钱还是差得老远。而要在这边开办一处种植园,过程也并不是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轻松,最终都还是要用钱说话才行。

        关平才见他意兴萧索,便又劝道:“如今能赚钱的买卖那么多,也不见得非要办种植园。首长们也在报上说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那儋州还有什么别的好营生吗?”荀鹏程顺口问道。

        关平才道:“那就多了啊!儋州的书院、制盐、海运,也都是出名的产业,以此发家的大户更是数不胜数,阁下若有兴趣,也可以尝试一番。”

        荀鹏程一琢磨,制盐海运自己是一窍不通,书院嘛,自己来海汉之前倒是在乡下教过一段时间的私塾,却不知道儋州的书院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不过以前曾听儋州的白鹿书院、定西书院等大书院的名头,此番去了之后倒是要抽空去看看这些地方。这跟先前去农业部咨询的时候问到的情况不一样啊!荀鹏程心里不禁觉得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难怪自己去咨询的时候,经纪公司的人只是一味地建议自己去儋州当地作实地考察,而对于在儋州开办种植园所需的基本费用含糊其辞,只说不同的区域地价会存在差异,并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报价单来。荀鹏程当时所了解到的地价,同样也是几年前刚在这边推广种植园项目时的水平,所以他才会选择了儋州这边作为自己的目的地,但没想到实际情况并不是那么回事。

        “这帮尸位素餐的官僚!”荀鹏程心中暗暗对农业部的工作诟病不已。

        但经过这一路的了解,他也明白了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状况,一多半的原因是种植园的投资仍然正处在风头上,许多大商行大富商砸进大把的资金,所开办的种植园规模也是水涨船高,农业部那帮人自然会更倾向于扶持大型种植园,一来二去之下,像他这样小打小闹的项目就不是那么受重视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98175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