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84章 特殊情况

第1584章 特殊情况

        安全部在海汉是直接向执委会效忠的特殊机构,其权限可以凌驾于大部分政府部门之上。只要调查对象不是身份特殊的首长,基本上要查谁也无需另行请示。要使用一些技术手段调查身份普通的民众,徐十七这一级的官员就可以直接作决定,甚至都不用请示何夕。即便是去银行查某人的账户底细,也只要徐十七签发一纸公文便可做到。

        安全部的公文递送到银行这边,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障碍,银行方面验过公文之后,便很配合地调取了荀鹏程的个人账户资料出来,供安全部的调查人员进行查验。毫无悬念,这一查当然就查出了问题,荀鹏程账户上的数字让任何一个知情人看到都会吃一惊,这可绝不是一个仅凭记者收入就能在一两年内存出来的数目。

        而调查人员之后去到景观大道上那家酒楼查到的消费数据,也证实了徐十七此前的猜测,荀鹏程的阔绰可不像是一个失业人员应有的水平。

        这个情况很快便回报到了徐十七这边,以徐十七的办案经验,自然是马上就觉察到了荀鹏程的经济状况有问题,在短短的数日内,这个家伙就不声不响的发了一笔大财,然后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徐十七凭自己的直觉,就能想到这中间必然发生了某些自己所不知的故事。虽然荀鹏程在诈骗案中扮演了勇于检举揭发犯罪行为的正面角色,但徐十七认为此事有疑点,还是必须要调查清楚才行。

        荀鹏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再次被安全部给盯上了,在公审公判大会之后,他便重新开始计划行程,已经联系好了北上儋州的客船,打算到那边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长期投资的项目。为此他还专门去农业部下属的种植园经纪公司进行了咨询,对儋州的种植园项目作了一番深入了解,甚至大致圈定了几个重点考察的项目,打算过去实地看看情况之后就签约投钱了。

        至于三亚这边,荀鹏程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房产也已经变卖了。收拾行装离开之后,估计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安全部在海汉是直接向执委会效忠的特殊机构,其权限可以凌驾于大部分政府部门之上。只要调查对象不是身份特殊的首长,基本上要查谁也无需另行请示。要使用一些技术手段调查身份普通的民众,徐十七这一级的官员就可以直接作决定,甚至都不用请示何夕。即便是去银行查某人的账户底细,也只要徐十七签发一纸公文便可做到。

        安全部的公文递送到银行这边,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障碍,银行方面验过公文之后,便很配合地调取了荀鹏程的个人账户资料出来,供安全部的调查人员进行查验。毫无悬念,这一查当然就查出了问题,荀鹏程账户上的数字让任何一个知情人看到都会吃一惊,这可绝不是一个仅凭记者收入就能在一两年内存出来的数目。

        而调查人员之后去到景观大道上那家酒楼查到的消费数据,也证实了徐十七此前的猜测,荀鹏程的阔绰可不像是一个失业人员应有的水平。

        这个情况很快便回报到了徐十七这边,以徐十七的办案经验,自然是马上就觉察到了荀鹏程的经济状况有问题,在短短的数日内,这个家伙就不声不响的发了一笔大财,然后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徐十七凭自己的直觉,就能想到这中间必然发生了某些自己所不知的故事。虽然荀鹏程在诈骗案中扮演了勇于检举揭发犯罪行为的正面角色,但徐十七认为此事有疑点,还是必须要调查清楚才行。

        荀鹏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再次被安全部给盯上了,在公审公判大会之后,他便重新开始计划行程,已经联系好了北上儋州的客船,打算到那边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长期投资的项目。为此他还专门去农业部下属的种植园经纪公司进行了咨询,对儋州的种植园项目作了一番深入了解,甚至大致圈定了几个重点考察的项目,打算过去实地看看情况之后就签约投钱了。

        至于三亚这边,荀鹏程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房产也已经变卖了。收拾行装离开之后,估计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安全部在海汉是直接向执委会效忠的特殊机构,其权限可以凌驾于大部分政府部门之上。只要调查对象不是身份特殊的首长,基本上要查谁也无需另行请示。要使用一些技术手段调查身份普通的民众,徐十七这一级的官员就可以直接作决定,甚至都不用请示何夕。即便是去银行查某人的账户底细,也只要徐十七签发一纸公文便可做到。

        安全部的公文递送到银行这边,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障碍,银行方面验过公文之后,便很配合地调取了荀鹏程的个人账户资料出来,供安全部的调查人员进行查验。毫无悬念,这一查当然就查出了问题,荀鹏程账户上的数字让任何一个知情人看到都会吃一惊,这可绝不是一个仅凭记者收入就能在一两年内存出来的数目。

        而调查人员之后去到景观大道上那家酒楼查到的消费数据,也证实了徐十七此前的猜测,荀鹏程的阔绰可不像是一个失业人员应有的水平。

        这个情况很快便回报到了徐十七这边,以徐十七的办案经验,自然是马上就觉察到了荀鹏程的经济状况有问题,在短短的数日内,这个家伙就不声不响的发了一笔大财,然后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徐十七凭自己的直觉,就能想到这中间必然发生了某些自己所不知的故事。虽然荀鹏程在诈骗案中扮演了勇于检举揭发犯罪行为的正面角色,但徐十七认为此事有疑点,还是必须要调查清楚才行。

        荀鹏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再次被安全部给盯上了,在公审公判大会之后,他便重新开始计划行程,已经联系好了北上儋州的客船,打算到那边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长期投资的项目。为此他还专门去农业部下属的种植园经纪公司进行了咨询,对儋州的种植园项目作了一番深入了解,甚至大致圈定了几个重点考察的项目,打算过去实地看看情况之后就签约投钱了。

        至于三亚这边,荀鹏程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房产也已经变卖了。收拾行装离开之后,估计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安全部在海汉是直接向执委会效忠的特殊机构,其权限可以凌驾于大部分政府部门之上。只要调查对象不是身份特殊的首长,基本上要查谁也无需另行请示。要使用一些技术手段调查身份普通的民众,徐十七这一级的官员就可以直接作决定,甚至都不用请示何夕。即便是去银行查某人的账户底细,也只要徐十七签发一纸公文便可做到。

        安全部的公文递送到银行这边,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障碍,银行方面验过公文之后,便很配合地调取了荀鹏程的个人账户资料出来,供安全部的调查人员进行查验。毫无悬念,这一查当然就查出了问题,荀鹏程账户上的数字让任何一个知情人看到都会吃一惊,这可绝不是一个仅凭记者收入就能在一两年内存出来的数目。

        而调查人员之后去到景观大道上那家酒楼查到的消费数据,也证实了徐十七此前的猜测,荀鹏程的阔绰可不像是一个失业人员应有的水平。

        这个情况很快便回报到了徐十七这边,以徐十七的办案经验,自然是马上就觉察到了荀鹏程的经济状况有问题,在短短的数日内,这个家伙就不声不响的发了一笔大财,然后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徐十七凭自己的直觉,就能想到这中间必然发生了某些自己所不知的故事。虽然荀鹏程在诈骗案中扮演了勇于检举揭发犯罪行为的正面角色,但徐十七认为此事有疑点,还是必须要调查清楚才行。

        荀鹏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再次被安全部给盯上了,在公审公判大会之后,他便重新开始计划行程,已经联系好了北上儋州的客船,打算到那边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长期投资的项目。为此他还专门去农业部下属的种植园经纪公司进行了咨询,对儋州的种植园项目作了一番深入了解,甚至大致圈定了几个重点考察的项目,打算过去实地看看情况之后就签约投钱了。

        至于三亚这边,荀鹏程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房产也已经变卖了。收拾行装离开之后,估计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安全部在海汉是直接向执委会效忠的特殊机构,其权限可以凌驾于大部分政府部门之上。只要调查对象不是身份特殊的首长,基本上要查谁也无需另行请示。要使用一些技术手段调查身份普通的民众,徐十七这一级的官员就可以直接作决定,甚至都不用请示何夕。即便是去银行查某人的账户底细,也只要徐十七签发一纸公文便可做到。

        安全部的公文递送到银行这边,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障碍,银行方面验过公文之后,便很配合地调取了荀鹏程的个人账户资料出来,供安全部的调查人员进行查验。毫无悬念,这一查当然就查出了问题,荀鹏程账户上的数字让任何一个知情人看到都会吃一惊,这可绝不是一个仅凭记者收入就能在一两年内存出来的数目。

        而调查人员之后去到景观大道上那家酒楼查到的消费数据,也证实了徐十七此前的猜测,荀鹏程的阔绰可不像是一个失业人员应有的水平。

        这个情况很快便回报到了徐十七这边,以徐十七的办案经验,自然是马上就觉察到了荀鹏程的经济状况有问题,在短短的数日内,这个家伙就不声不响的发了一笔大财,然后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徐十七凭自己的直觉,就能想到这中间必然发生了某些自己所不知的故事。虽然荀鹏程在诈骗案中扮演了勇于检举揭发犯罪行为的正面角色,但徐十七认为此事有疑点,还是必须要调查清楚才行。

        荀鹏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再次被安全部给盯上了,在公审公判大会之后,他便重新开始计划行程,已经联系好了北上儋州的客船,打算到那边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长期投资的项目。为此他还专门去农业部下属的种植园经纪公司进行了咨询,对儋州的种植园项目作了一番深入了解,甚至大致圈定了几个重点考察的项目,打算过去实地看看情况之后就签约投钱了。

        至于三亚这边,荀鹏程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房产也已经变卖了。收拾行装离开之后,估计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安全部在海汉是直接向执委会效忠的特殊机构,其权限可以凌驾于大部分政府部门之上。只要调查对象不是身份特殊的首长,基本上要查谁也无需另行请示。要使用一些技术手段调查身份普通的民众,徐十七这一级的官员就可以直接作决定,甚至都不用请示何夕。即便是去银行查某人的账户底细,也只要徐十七签发一纸公文便可做到。

        安全部的公文递送到银行这边,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障碍,银行方面验过公文之后,便很配合地调取了荀鹏程的个人账户资料出来,供安全部的调查人员进行查验。毫无悬念,这一查当然就查出了问题,荀鹏程账户上的数字让任何一个知情人看到都会吃一惊,这可绝不是一个仅凭记者收入就能在一两年内存出来的数目。

        而调查人员之后去到景观大道上那家酒楼查到的消费数据,也证实了徐十七此前的猜测,荀鹏程的阔绰可不像是一个失业人员应有的水平。...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92436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