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83章 占据主动

第1583章 占据主动

        在大明与海汉建交伊始的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借势浑水摸鱼的三教九流的确不少,而其中像汪灏这样借机行骗的家伙,手段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又运气不好撞上了荀鹏程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一点的机灵人,自然就只能认栽了。不过也正如任亮所说的那样,想要尽快杜绝借建交之势行骗的行为,也只有赶紧让正主来三亚亮相,以免不明真相的民众被骗。

        但施耐德却认为民间出现一些小打小闹的骗局无伤大雅,当前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大明使节既然还在广州,那就没必要去催促对方,以免让后面的谈判接触丧失了主动。对方越晚开始正式接触,海汉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各方面的部署,尽可能多地在需要进行谈判协商的各个领域中占得上风。

        比如在施耐德主管的金融系统方面,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货币通存通兑业务就是双方需要进行磋商的问题之一。虽然海汉的实力还不足以利用这样的手段来实现对大明经济命脉的控制,但至少在海汉目前所能影响到的沿海地区,金融制度和运营手段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有效地帮助海汉在大明境内更为便利地进行贸易活动。特别是某些非公开的银钱往来,走海汉银行的渠道就要比大明的地方钱庄顺畅安全多了,这也正是前段时间海汉驻浙江等地的机构都在设法整合当地金融业的主要原因。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大明与海汉建交伊始的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借势浑水摸鱼的三教九流的确不少,而其中像汪灏这样借机行骗的家伙,手段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又运气不好撞上了荀鹏程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一点的机灵人,自然就只能认栽了。不过也正如任亮所说的那样,想要尽快杜绝借建交之势行骗的行为,也只有赶紧让正主来三亚亮相,以免不明真相的民众被骗。

        但施耐德却认为民间出现一些小打小闹的骗局无伤大雅,当前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大明使节既然还在广州,那就没必要去催促对方,以免让后面的谈判接触丧失了主动。对方越晚开始正式接触,海汉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各方面的部署,尽可能多地在需要进行谈判协商的各个领域中占得上风。

        比如在施耐德主管的金融系统方面,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货币通存通兑业务就是双方需要进行磋商的问题之一。虽然海汉的实力还不足以利用这样的手段来实现对大明经济命脉的控制,但至少在海汉目前所能影响到的沿海地区,金融制度和运营手段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有效地帮助海汉在大明境内更为便利地进行贸易活动。特别是某些非公开的银钱往来,走海汉银行的渠道就要比大明的地方钱庄顺畅安全多了,这也正是前段时间海汉驻浙江等地的机构都在设法整合当地金融业的主要原因。在大明与海汉建交伊始的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借势浑水摸鱼的三教九流的确不少,而其中像汪灏这样借机行骗的家伙,手段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又运气不好撞上了荀鹏程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一点的机灵人,自然就只能认栽了。不过也正如任亮所说的那样,想要尽快杜绝借建交之势行骗的行为,也只有赶紧让正主来三亚亮相,以免不明真相的民众被骗。

        但施耐德却认为民间出现一些小打小闹的骗局无伤大雅,当前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大明使节既然还在广州,那就没必要去催促对方,以免让后面的谈判接触丧失了主动。对方越晚开始正式接触,海汉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各方面的部署,尽可能多地在需要进行谈判协商的各个领域中占得上风。

        比如在施耐德主管的金融系统方面,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货币通存通兑业务就是双方需要进行磋商的问题之一。虽然海汉的实力还不足以利用这样的手段来实现对大明经济命脉的控制,但至少在海汉目前所能影响到的沿海地区,金融制度和运营手段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有效地帮助海汉在大明境内更为便利地进行贸易活动。特别是某些非公开的银钱往来,走海汉银行的渠道就要比大明的地方钱庄顺畅安全多了,这也正是前段时间海汉驻浙江等地的机构都在设法整合当地金融业的主要原因。在大明与海汉建交伊始的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借势浑水摸鱼的三教九流的确不少,而其中像汪灏这样借机行骗的家伙,手段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又运气不好撞上了荀鹏程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一点的机灵人,自然就只能认栽了。不过也正如任亮所说的那样,想要尽快杜绝借建交之势行骗的行为,也只有赶紧让正主来三亚亮相,以免不明真相的民众被骗。

        但施耐德却认为民间出现一些小打小闹的骗局无伤大雅,当前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大明使节既然还在广州,那就没必要去催促对方,以免让后面的谈判接触丧失了主动。对方越晚开始正式接触,海汉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各方面的部署,尽可能多地在需要进行谈判协商的各个领域中占得上风。

        比如在施耐德主管的金融系统方面,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货币通存通兑业务就是双方需要进行磋商的问题之一。虽然海汉的实力还不足以利用这样的手段来实现对大明经济命脉的控制,但至少在海汉目前所能影响到的沿海地区,金融制度和运营手段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有效地帮助海汉在大明境内更为便利地进行贸易活动。特别是某些非公开的银钱往来,走海汉银行的渠道就要比大明的地方钱庄顺畅安全多了,这也正是前段时间海汉驻浙江等地的机构都在设法整合当地金融业的主要原因。在大明与海汉建交伊始的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借势浑水摸鱼的三教九流的确不少,而其中像汪灏这样借机行骗的家伙,手段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又运气不好撞上了荀鹏程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一点的机灵人,自然就只能认栽了。不过也正如任亮所说的那样,想要尽快杜绝借建交之势行骗的行为,也只有赶紧让正主来三亚亮相,以免不明真相的民众被骗。

        但施耐德却认为民间出现一些小打小闹的骗局无伤大雅,当前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大明使节既然还在广州,那就没必要去催促对方,以免让后面的谈判接触丧失了主动。对方越晚开始正式接触,海汉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各方面的部署,尽可能多地在需要进行谈判协商的各个领域中占得上风。

        比如在施耐德主管的金融系统方面,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货币通存通兑业务就是双方需要进行磋商的问题之一。虽然海汉的实力还不足以利用这样的手段来实现对大明经济命脉的控制,但至少在海汉目前所能影响到的沿海地区,金融制度和运营手段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有效地帮助海汉在大明境内更为便利地进行贸易活动。特别是某些非公开的银钱往来,走海汉银行的渠道就要比大明的地方钱庄顺畅安全多了,这也正是前段时间海汉驻浙江等地的机构都在设法整合当地金融业的主要原因。在大明与海汉建交伊始的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借势浑水摸鱼的三教九流的确不少,而其中像汪灏这样借机行骗的家伙,手段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又运气不好撞上了荀鹏程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一点的机灵人,自然就只能认栽了。不过也正如任亮所说的那样,想要尽快杜绝借建交之势行骗的行为,也只有赶紧让正主来三亚亮相,以免不明真相的民众被骗。

        但施耐德却认为民间出现一些小打小闹的骗局无伤大雅,当前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大明使节既然还在广州,那就没必要去催促对方,以免让后面的谈判接触丧失了主动。对方越晚开始正式接触,海汉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各方面的部署,尽可能多地在需要进行谈判协商的各个领域中占得上风。

        比如在施耐德主管的金融系统方面,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货币通存通兑业务就是双方需要进行磋商的问题之一。虽然海汉的实力还不足以利用这样的手段来实现对大明经济命脉的控制,但至少在海汉目前所能影响到的沿海地区,金融制度和运营手段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有效地帮助海汉在大明境内更为便利地进行贸易活动。特别是某些非公开的银钱往来,走海汉银行的渠道就要比大明的地方钱庄顺畅安全多了,这也正是前段时间海汉驻浙江等地的机构都在设法整合当地金融业的主要原因。在大明与海汉建交伊始的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借势浑水摸鱼的三教九流的确不少,而其中像汪灏这样借机行骗的家伙,手段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又运气不好撞上了荀鹏程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一点的机灵人,自然就只能认栽了。不过也正如任亮所说的那样,想要尽快杜绝借建交之势行骗的行为,也只有赶紧让正主来三亚亮相,以免不明真相的民众被骗。

        但施耐德却认为民间出现一些小打小闹的骗局无伤大雅,当前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大明使节既然还在广州,那就没必要去催促对方,以免让后面的谈判接触丧失了主动。对方越晚开始正式接触,海汉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各方面的部署,尽可能多地在需要进行谈判协商的各个领域中占得上风。

        比如在施耐德主管的金融系统方面,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货币通存通兑业务就是双方需要进行磋商的问题之一。虽然海汉的实力还不足以利用这样的手段来实现对大明经济命脉的控制,但至少在海汉目前所能影响到的沿海地区,金融制度和运营手段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有效地帮助海汉在大明境内更为便利地进行贸易活动。特别是某些非公开的银钱往来,走海汉银行的渠道就要比大明的地方钱庄顺畅安全多了,这也正是前段时间海汉驻浙江等地的机构都在设法整合当地金融业的主要原因。在大明与海汉建交伊始的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借势浑水摸鱼的三教九流的确不少,而其中像汪灏这样借机行骗的家伙,手段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又运气不好撞上了荀鹏程这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懂一点的机灵人,自然就只能认栽了。不过也正如任亮所说的那样,想要尽快杜绝借建交之势行骗的行为,也只有赶紧让正主来三亚亮相,以免不明真相的民众被骗。

        但施耐德却认为民间出现一些小打小闹的骗局无伤大雅,当前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大明使节既然还在广州,那就没必要去催促对方,以免让后面的谈判接触丧失了主动。对方越晚开始正式接触,海汉就越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各方面的部署,尽可能多地在需要进行谈判协商的各个领域中占得上风。

        比如在施耐德主管的金融系统方面,海汉与大明之间的货币通存通兑业务就是双方需要进行磋商的问题之一。虽然海汉的实力还不足以利用这样的手段来实现对大明经济命脉的控制,但至少在海汉目前所能影响到的沿海地区,金融制度和运营手段方面的优势,的确可以有效地帮助海汉在大明境内更为便利地进行贸易活动。特别是某些非公开的银钱往来,走海汉银行的渠道就要比大明的地方钱庄顺畅安全多了,这也正是前段时间海汉驻浙江等地的机构都在设法整合当地金融业的主要原因。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9141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