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82章 行骗题材

第1582章 行骗题材

        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荀鹏程这下也没了什么顾忌,说话更是轻松了:“汪兄既然已经看好了地,那要不要找一支本地的施工队把修建使馆的活也接下来,正好我这边也有熟人。”

        汪灏推辞道:“这倒不用急,待我先将土地之事谈妥,再来找荀兄咨询。荀兄,那你看什么时候去银行过账比较方便?”

        “当下便很方便啊,要不我们这就去?”荀鹏程主动问道。

        “好啊,此事早些办妥,我也能早些向上司复命请功。有劳荀兄了,日后一定会禀明此事,为荀兄请功。”汪灏一听大喜过望,立刻顺口便应了下来。待纸上墨汁晾干,荀鹏程仔细看过内容,便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借据折好收了起来。虽然上面并无汪灏的签名画押,但白纸黑字已经是实证,这玩意儿拿到派出所和法院去都能让汪灏吃不了兜着走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9045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