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81章 骗局

第1581章 骗局

        荀鹏程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再回想昨日之事,荀鹏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他的确是一心想要入仕做官,但也没有蠢到被人随意忽悠的程度。特别是来到海汉这两年中,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天天都在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早就不是当初只知道经史子集的迂腐读书人了。

        那个汪灏所说的情况,稍稍品一下就会发现漏洞百出,什么礼部行人司、大明使馆、破格招募,仔细想想他所说的就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荀鹏程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他的招数和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已经有六七分肯定这人的来路不正。不过荀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术也很有技巧和煽动性,短短片刻的交谈,就能把握到自己心底最在意的事,并且借题发挥把自己侃得一愣一愣的,这本事的确是他过去未曾见识过的。

        但凡是善于玩弄这种话术的人,大多都是以骗财骗色为目的的职业骗子,而如何才能揭穿这类骗子的真面目,荀鹏程倒是知道一些办法。他洗漱完毕,下楼吃了一点东西,然后不急不慢地往昨天偶遇汪灏的那处码头去了。

        荀鹏程记得汪灏昨天说过是才到三亚,他打算去码头上打听打听,最近两天是否有从广东过来的客船抵达三亚。要知道昨天他去码头之前,这海上已经是连续数日的大风大浪,胜利港根本就没有船只进出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荀鹏程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再回想昨日之事,荀鹏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他的确是一心想要入仕做官,但也没有蠢到被人随意忽悠的程度。特别是来到海汉这两年中,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天天都在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早就不是当初只知道经史子集的迂腐读书人了。

        那个汪灏所说的情况,稍稍品一下就会发现漏洞百出,什么礼部行人司、大明使馆、破格招募,仔细想想他所说的就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荀鹏程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他的招数和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已经有六七分肯定这人的来路不正。不过荀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术也很有技巧和煽动性,短短片刻的交谈,就能把握到自己心底最在意的事,并且借题发挥把自己侃得一愣一愣的,这本事的确是他过去未曾见识过的。

        但凡是善于玩弄这种话术的人,大多都是以骗财骗色为目的的职业骗子,而如何才能揭穿这类骗子的真面目,荀鹏程倒是知道一些办法。他洗漱完毕,下楼吃了一点东西,然后不急不慢地往昨天偶遇汪灏的那处码头去了。

        荀鹏程记得汪灏昨天说过是才到三亚,他打算去码头上打听打听,最近两天是否有从广东过来的客船抵达三亚。要知道昨天他去码头之前,这海上已经是连续数日的大风大浪,胜利港根本就没有船只进出了。荀鹏程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再回想昨日之事,荀鹏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他的确是一心想要入仕做官,但也没有蠢到被人随意忽悠的程度。特别是来到海汉这两年中,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天天都在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早就不是当初只知道经史子集的迂腐读书人了。

        那个汪灏所说的情况,稍稍品一下就会发现漏洞百出,什么礼部行人司、大明使馆、破格招募,仔细想想他所说的就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荀鹏程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他的招数和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已经有六七分肯定这人的来路不正。不过荀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术也很有技巧和煽动性,短短片刻的交谈,就能把握到自己心底最在意的事,并且借题发挥把自己侃得一愣一愣的,这本事的确是他过去未曾见识过的。

        但凡是善于玩弄这种话术的人,大多都是以骗财骗色为目的的职业骗子,而如何才能揭穿这类骗子的真面目,荀鹏程倒是知道一些办法。他洗漱完毕,下楼吃了一点东西,然后不急不慢地往昨天偶遇汪灏的那处码头去了。

        荀鹏程记得汪灏昨天说过是才到三亚,他打算去码头上打听打听,最近两天是否有从广东过来的客船抵达三亚。要知道昨天他去码头之前,这海上已经是连续数日的大风大浪,胜利港根本就没有船只进出了。荀鹏程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再回想昨日之事,荀鹏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他的确是一心想要入仕做官,但也没有蠢到被人随意忽悠的程度。特别是来到海汉这两年中,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天天都在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早就不是当初只知道经史子集的迂腐读书人了。

        那个汪灏所说的情况,稍稍品一下就会发现漏洞百出,什么礼部行人司、大明使馆、破格招募,仔细想想他所说的就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荀鹏程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他的招数和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已经有六七分肯定这人的来路不正。不过荀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术也很有技巧和煽动性,短短片刻的交谈,就能把握到自己心底最在意的事,并且借题发挥把自己侃得一愣一愣的,这本事的确是他过去未曾见识过的。

        但凡是善于玩弄这种话术的人,大多都是以骗财骗色为目的的职业骗子,而如何才能揭穿这类骗子的真面目,荀鹏程倒是知道一些办法。他洗漱完毕,下楼吃了一点东西,然后不急不慢地往昨天偶遇汪灏的那处码头去了。

        荀鹏程记得汪灏昨天说过是才到三亚,他打算去码头上打听打听,最近两天是否有从广东过来的客船抵达三亚。要知道昨天他去码头之前,这海上已经是连续数日的大风大浪,胜利港根本就没有船只进出了。荀鹏程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再回想昨日之事,荀鹏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他的确是一心想要入仕做官,但也没有蠢到被人随意忽悠的程度。特别是来到海汉这两年中,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天天都在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早就不是当初只知道经史子集的迂腐读书人了。

        那个汪灏所说的情况,稍稍品一下就会发现漏洞百出,什么礼部行人司、大明使馆、破格招募,仔细想想他所说的就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荀鹏程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他的招数和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已经有六七分肯定这人的来路不正。不过荀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术也很有技巧和煽动性,短短片刻的交谈,就能把握到自己心底最在意的事,并且借题发挥把自己侃得一愣一愣的,这本事的确是他过去未曾见识过的。

        但凡是善于玩弄这种话术的人,大多都是以骗财骗色为目的的职业骗子,而如何才能揭穿这类骗子的真面目,荀鹏程倒是知道一些办法。他洗漱完毕,下楼吃了一点东西,然后不急不慢地往昨天偶遇汪灏的那处码头去了。

        荀鹏程记得汪灏昨天说过是才到三亚,他打算去码头上打听打听,最近两天是否有从广东过来的客船抵达三亚。要知道昨天他去码头之前,这海上已经是连续数日的大风大浪,胜利港根本就没有船只进出了。荀鹏程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再回想昨日之事,荀鹏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他的确是一心想要入仕做官,但也没有蠢到被人随意忽悠的程度。特别是来到海汉这两年中,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天天都在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早就不是当初只知道经史子集的迂腐读书人了。

        那个汪灏所说的情况,稍稍品一下就会发现漏洞百出,什么礼部行人司、大明使馆、破格招募,仔细想想他所说的就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荀鹏程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他的招数和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已经有六七分肯定这人的来路不正。不过荀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术也很有技巧和煽动性,短短片刻的交谈,就能把握到自己心底最在意的事,并且借题发挥把自己侃得一愣一愣的,这本事的确是他过去未曾见识过的。

        但凡是善于玩弄这种话术的人,大多都是以骗财骗色为目的的职业骗子,而如何才能揭穿这类骗子的真面目,荀鹏程倒是知道一些办法。他洗漱完毕,下楼吃了一点东西,然后不急不慢地往昨天偶遇汪灏的那处码头去了。

        荀鹏程记得汪灏昨天说过是才到三亚,他打算去码头上打听打听,最近两天是否有从广东过来的客船抵达三亚。要知道昨天他去码头之前,这海上已经是连续数日的大风大浪,胜利港根本就没有船只进出了。荀鹏程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再回想昨日之事,荀鹏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他的确是一心想要入仕做官,但也没有蠢到被人随意忽悠的程度。特别是来到海汉这两年中,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天天都在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早就不是当初只知道经史子集的迂腐读书人了。

        那个汪灏所说的情况,稍稍品一下就会发现漏洞百出,什么礼部行人司、大明使馆、破格招募,仔细想想他所说的就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荀鹏程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他的招数和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已经有六七分肯定这人的来路不正。不过荀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术也很有技巧和煽动性,短短片刻的交谈,就能把握到自己心底最在意的事,并且借题发挥把自己侃得一愣一愣的,这本事的确是他过去未曾见识过的。

        但凡是善于玩弄这种话术的人,大多都是以骗财骗色为目的的职业骗子,而如何才能揭穿这类骗子的真面目,荀鹏程倒是知道一些办法。他洗漱完毕,下楼吃了一点东西,然后不急不慢地往昨天偶遇汪灏的那处码头去了。

        荀鹏程记得汪灏昨天说过是才到三亚,他打算去码头上打听打听,最近两天是否有从广东过来的客船抵达三亚。要知道昨天他去码头之前,这海上已经是连续数日的大风大浪,胜利港根本就没有船只进出了。荀鹏程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再回想昨日之事,荀鹏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他的确是一心想要入仕做官,但也没有蠢到被人随意忽悠的程度。特别是来到海汉这两年中,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天天都在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早就不是当初只知道经史子集的迂腐读书人了。

        那个汪灏所说的情况,稍稍品一下就会发现漏洞百出,什么礼部行人司、大明使馆、破格招募,仔细想想他所说的就没有一件事是靠谱的。荀鹏程虽然暂时还没想明白他的招数和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已经有六七分肯定这人的来路不正。不过荀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术也很有技巧和煽动性,短短片刻的交谈,就能把握到自己心底最在意的事,并且借题发挥把自己侃得一愣一愣的,这本事的确是他过去未曾见识过的。

        但凡是善于玩弄这种话术的人,大多都是以骗财骗色为目的的职业骗子,而如何才能揭穿这类骗子的真面目,荀鹏程倒是知道一些办法。他洗漱完毕,下楼吃了一点东西,然后不急不慢地往昨天偶遇汪灏的那处码头去了。

        荀鹏程记得汪灏昨天说过是才到三亚,他打算去码头上打听打听,最近两天是否有从广东过来的客船抵达三亚。要知道昨天他去码头之前,这海上已经是连续数日的大风大浪,胜利港根本就没有船只进出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8944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