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77章 势在必得

第1577章 势在必得

        相比起财力、策略这些缺乏足够情报来推导结论的方面,军事角度的判断就显得比较有根据了。东印度公司与马打蓝国的纸面军事实力并不是什么秘密,颜楚杰的分析也是基于海汉所掌握的军事情报,他所得出的结论的确要比白克思和施耐德争论的情况更加实际一些。

        荷兰与马打蓝在上一次交手的时候,最终就是依靠海上武装的优势兵力击败了马打蓝人,而荷兰人只要能够保持并放大这个领域的优势,确保自己能在海上交战中打败对手,切断对手攻击巴达维亚城的海上通道,那的确不用太担心对手从海汉这里购置了多少陆军武器。

        这几百万的武器装备或许的确能让马打蓝军的战斗力提升一大截,但如果没有强大的海上武装作为保证,马打蓝军也很难直接威胁到巴达维亚城,而关于这一点,荷兰人的认识显然要更为清楚深刻。因此颜楚杰认为苏克易的策略非常明确,就是要在预算资金有限的状况下集中火力争夺最重要的项目,而马打蓝一方更类似于暴发户的操作,对于这次军备竞购的认识不足,只是简单地想要将所有项目拿下。

        在颜楚杰看来,苏克易的选择更加贴合东印度公司的实际状况,在操作层面上显然是要比对手更为高明一些。但颜楚杰也不得不承认,马打蓝国的财力完美地弥补了他们在操作方面的稚嫩,这种以力破巧的手段是真的难以抵抗。

        “你们都错了。”陶东来轻轻摇头道:“要判断最后这个项目谁能胜出,其实不是看预算多少、竞购策略、军事用途这些信息,这些情报顶多能推导出谁的胜出几率大一点,但未必就是最后的结果。”

        “不看这些,那是看什么?”颜楚杰愕然反问道。

        “当然是看我们需要谁胜出。”陶东来的答案既出乎意料,却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不管是当初的武器禁售协议,还是今时今日向这两国重新开放军售,其根源都在于海汉自身的利益。当初对这两国禁售武器,是执委会不希望在巴达维亚战役之后奄奄一息的东印度公司太快消亡,导致爪哇岛西部的巽他海峡附近出现权力真空,被其他国家趁虚而入。而如今重新开放,是因为海汉觉得这两国已经蓄力蓄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再撩拨他们进行新一轮的争斗来削弱其实力了。至于陶东来先前口口声声所强调的“和平”,那其实就真的只是说说而已。

        当然了,能够借助这个机会再把那些生产成本已经降到最低程度的旧式武器再卖出一波高价,执委会肯定也是乐见其成的。虽然还有最后一项竞价没有完成,但仅从已经结束的五项来看,海汉兵工及造船厂能够从中获得的毛利应该接近三百万了,这个数目已经比今年到目前为止海汉所有对外军售项目的利润总和还高了,堪称是一次绝佳的操作了。

        站在海汉的立场上,其实并不希望这两方太快分出高下,维持他们之间的战略平衡才是对海汉最为有利的局面。特别是在出售武器装备之后,这两国今后在军事方面逐渐都会对海汉产生一定的依赖,而海汉也可以利用军火贸易,向他们提出某些政治方面的要求。比如在过去泗水港的海汉商栈基础上,进一步要求马打蓝国给予海汉在指定地点自行修建港口的权力,以达成海汉将航路扩展到南海的目标。

        但如果最终的结果一边倒,那马打蓝国在消灭东印度公司之后,在爪哇一线的海域就基本没有竞争对手了,对于海汉的依赖程度肯定将会大副降低,而那并不是海汉希望见到的状况。所以如果要说对海汉最为有利的结果,那自然是让荷兰人拿下战船订单,以此来保证双方的实力平衡。

        “可要是荷兰人的预算不够,抢不过马打蓝人怎么办?”白克思问道。

        “借钱给他们啊!”陶东来指了指施耐德道:“财神爷就坐在这儿,荷兰人想要多少就借多少给他们!”

        由于海汉所提供的贷款是专款专用,这钱根本不会在荷兰人手中逗留,纯粹只是左手给右手走个手续而已,所以也无需担心这钱借出去之后出什么岔子。不管这两国要从海汉手中借多少,对海汉而言都毫无压力,无非是到期了催一催还款而已。而海汉要在借款条件上放松或是收紧一些,那也不过就是执委会一句话的事情。

        陶东来继续说道:“刚才这个项目的出价,你们也都看到了,苏克易一上来就出了个一百五十万拉高报价,打得罗洪前两轮都没摸着门边,到第三轮才堪堪出了个一百七十万。罗洪对这个项目是势在必得,但在对手还有两轮出价机会的时候,只出到一百七十万。你们想想先前几个项目他的出价规律,几乎都不会给对手留下反击的空间,偏偏这个项目冒了这么大的风险,这说明什么?我认为这说明了已经到了他掌握的预算上限!”

        众人听了陶东来的分析,都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如果陶东来所分析的属实,那就不难推算出马打蓝人的预算上限了。

        陶东来接着道:“苏克易第一轮就拉高到一百五十万,但被马打蓝反超之后,后面两轮出价就明显是放弃的态度了,这说明他的第一轮出价并不是冲动,而是有预谋的手段。如果我没猜错,他也是在试探马打蓝人的预算上限,就等着看三轮结束之后公布的对方报价。一百七十万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数目,苏克易怕是已经看穿了马打蓝人的底牌了。”

        “但他就算知道马打蓝人已经把预算花完了,也没法推测对方准备向我们借多少,两百万三百万都是有可能的,最后一轮他也是还是没必胜的把握吧?”施耐德依然还是不看好苏克易。

        “他是没有把握,但我刚才说了,最终谁能胜出,是看我们需要谁赢。”陶东来将话题拉回到自己先前的观点上:“贷款这件事我们会帮他,你去跟苏克易打声招呼,他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赢。”

        陶东来的意见,其实已经无关于接下来双方的出价多少,就是摆明了要黑幕给荷兰人。至于说这样做会不会让造船技术流失出去,海汉这边其实倒并不是太担心。荷兰人买到海汉战船之后肯定会拿一两艘拆了来研究结构设计方面的先进之处,就算日后能够进行仿制,在建造成本和工期时间上也远远无法跟海汉相对成熟的造船工业抗衡。更何况船上最关键的武器和动力系统,海汉海军所列装的才是性能最强大的型号,并且天底下只有三亚的田独工业区才能生产出来,这是无论如何也偷不走的技术。

        “好吧,那我去跟苏克易说一声。”施耐德站起身来离开了会议室。

        片刻之后,在另一间休息室中,施耐德单独与苏克易展开了谈话。

        “时间有限,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抢最后这一项,你的预算够吗?”施耐德提问道。

        苏克易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道:“不够,大概需要向你们借钱。”

        “那你需要借多少才能保证胜出?”施耐德继续问道。

        苏克易从这个提问中似乎品出了特殊的意味,抬头望向施耐德道:“阁下的意思是?”

        “我想马打蓝人的预算已经见底了,如果你大着胆子向我们多借一点钱,应该就能赢下最后一局。”施耐德道明了来意:“你不会放弃这一项的,对吧?”

        苏克易这次考虑的时间更长了,良久才回答道:“就算都要找你们借钱,但马打蓝人会在最后这个项目扔多少钱,依然还是未知数。我不会放弃,但我也没法保证能够胜出。”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你的预算可能不够,但你的运气真的很好……我们希望东印度公司能拿下最后一个项目,所以在贷款这件事情上,我们打算给你一些特别优惠。”一旦进入到商务谈判的节奏中,施耐德就如鱼得水,可以牵着对方的鼻子走了。

        果然苏克易听到施耐德的表态,呼吸立刻变得沉重了不少:“你不会在骗我吧?”

        “我现在是代表海汉执委会跟你谈这件事。”施耐德以居高临下的语气对苏克易道:“只要你想赢,我们就能让你赢。”

        苏克易本身也是聪明人,立刻便领会了海汉的意图,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这不是为了扶持我们,只是你们不想让马打蓝人在南边赢得太轻松。你们安排这次的竞价,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结果吧?如果我跟罗洪对换位置,那最后你们会扶持的对象大概就是罗洪了……想不到我也变成了你们的道具!”

        施耐德没有理会他的感慨,只是继续语气平静地说道:“你是聪明人,该怎么做对东印度公司,对你的老板最为有利,这应该不需要我来教。”

        在进行了短暂的休整之后,三方与会人员都重新回到了会议室中,准备最后一项的竞价。就在刚才的休息时间内,东印度公司和马打蓝国都按照流程向海汉银行申请了贷款,并且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施耐德的批准。所以在这一轮竞价开始之前,这两方都已经先欠下了海汉一大笔钱。不过他们所签署贷款合同的具体内容,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罗洪跟海汉银行签的贷款合同就是正常内容,并无特别之处。但苏克易的那份合同就有些不同寻常了,不管他在最后出价中有多大的比例需要通过贷款来结算,最终都只按实际数目的一半来执行还款。也就是说如果他最后出价需要向海汉借贷一百万,那么交易达成之后实际还款五十万就行。这个优惠力度就摆明了是要扶持东印度公司拿下最后一局,苏克易有了这个合同当底气,自然就更容易操作了。

        “这是最后一项竞价了,希望不管是哪一方最终胜出,可以让这些武器装备给南海带去和平,而不是无休无止的战争。”陶东来演戏演全本,苏克易和罗洪根本就想象不出安排这个局的人便是面前这位随时都把“和平”挂在嘴边的海汉高官。

        “那么双方代表可以进行第一轮的出价了。”白克思宣布了这场游戏最后一个环节的开始。

        苏克易延续了此前取得了极佳效果的出价策略,在第一轮便直接报出了自己的上限出价,并且毫无悬念地压过了对手的报价。

        事实上罗洪在第一轮报出价格并不低,这批战船的底价就已经高达百万,而他又在底价的基础上加价了八十万,总价甚至已经超过了上一项高达一百七十万的成交价,为的便是防止对手在第一轮喊出一个高价让自己陷于被动。然而他的策略却是徒劳的,白克思看过双方报价数目之后便宣布东印度公司在第一轮报价中胜出。

        看着对手胜券在握的模样,罗洪咬咬牙在第二轮报价再次加价八十万,总价已经超过了二百六十万。他在刚才的休息时间向海汉银行申请了三百万元的贷款额度,认为这超过底价两倍的预算无论如何都够了,然而残酷的现实再次给了他重重一击,他的第二轮出价依然没能超过对手。

        “马打蓝代表,接下来是你的最后一次出价机会。”

        事到如今,罗洪除了将自己申请到的贷款全部押上,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但看到对手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罗洪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荷兰人的出价牌就反挂在会议室前方的墙上,等宣布结果的时候会将价高的一方最后出价当众翻开展示。罗洪见白克思等人看过自己的出价之后竟然根本没有把出价牌挂上墙的意思,心里顿时就凉了。

        白克思拿起木槌敲了敲桌面,然后宣布了结果:“本项竞价的海军战船订单,最终由东印度公司获得!”...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8493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