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76章 破釜沉舟

第1576章 破釜沉舟

        对于一支编制完整的海军舰队来说,侦察、补给、运兵这三种功能都缺一不可,只要运用得当,其作用与负责海上作战的战船也是同等重要。只是这个时代的海上作战还根本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即便是通过海洋进行全球殖民的欧洲国家,其殖民地舰队往往也只是由集所有功能于一身的武装商船组成。如果舰队里有那么几艘从海军中退役下来的旧战船,便已经算是高配了。

        比如东印度公司下属的南海舰队,虽然看着有好几十艘作战帆船,但实际上真正在军中服役过的战船,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大部分帆船除了作战职能之外,也承担着其他的运输任务,所以对于东印度公司来说,这些专职的船只在整个海军战术体系中将会起到怎样的作用,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也没有多余的财力和技术力量去设计建造这些专用船只。

        荷兰人都搞不明白的事情,马打蓝人自然就更没有相应的认识了。但罗洪也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在他看来花二十多万买下海汉这批船,能在军中发挥多大的作用倒是其次,一是能够从中一窥海汉的造船技术,说不定还能偷师学到一些东西,二是借此进一步打击对手的信心,让其越发难以生出继续竞价的勇气。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原因是罗洪确信海汉人出售的装备绝不会只是样子货,这些船必定有其功用所在。

        与陆军装备的安排一样,海汉海军的技术指导内容也是被打包到了非船只类的其他装备中,作为第二项竞价内容的一部分。同时这个项目里还有与战船配套的舰载武器,也就是买家们心心念念的舰炮。对于想要购买海汉战船的这两个买家而言,这当然也是必须要抢下来的一个项目了。

        但因为这二十四艘战船标配的舰炮已经多达近三百门,其总价甚至超过了上午陆军的两百门火炮订单,再加上舰船配件,弹药补给,培训方案等等一起,海汉给出的底价就已经达到了一百一十万。即便是上午一直表现得游刃有余的罗洪,对于这个价格也微微有些头疼。

        罗洪所能掌握的采购预算虽然比荷兰人的预算高得多,但也并不是没有上限,苏丹给了他折合三百万海汉币值的预算,并允许他在紧要关头可将这个上限再提升三成,也就是最高四百万。他这次带到三亚的黄金远远没有这么多,所以最终很可能还得向海汉贷款来付清这次的军购订单。

        罗洪现在已经花了两百多万出去,这个数字其实要比他预计的更高一些,因为他也没料到对手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在目前已经结束的四个项目中竟然毫无收获,没一样争得过马打蓝国。罗洪甚至都有些怀疑这苏克易是不是就来走个过场而已,除了抬价就没有别的打算了。

        最后剩下这两个项目都是马打蓝国必争的对象,但其总额其实已经超出了罗洪的预算上限,可他现在不能显露出丝毫的慌张,以免被对手看出了破绽。当然了,罗洪其实也想象不到,苏克易此时的心情也并不比他轻松多少,有限的资金预算大大限制了其发挥的空间,面对最后这两个重头项目,苏克易的心里全是苦涩和紧张。

        剩下这两个海军项目的底价都在百万线之上,对于只有一百五十万预算的苏克易来说,争一项都困难,更别说要两项都抢了。他只能选择其中之一来下注,就算如此也多半还得要向海汉贷款才有搏胜的机会。

        “那么接下来就进行海军的第二项竞价吧!”白克思见前面一项的书面手续已经办理完毕,便也不给这两人留下更多的思考时间了,直接便宣布继续竞价进程。

        罗洪的任务很重,他不但要抢下这个项目,而且要在出价过程中尽可能地试探出对方的出价上限在什么位置,以确保最后一项也能压制住对方。而苏克易则是正好相反,如果没有办法确保这一轮抢下项目,那么就要在出价中尽量干扰对手的判断,为最后的重头戏作铺垫。

        在这个项目的争夺上,其实对东印度公司是相对比较有利的。毕竟荷兰是以优秀的水手和商人著称于世,海上的武装实力在欧洲同行中也并不算差,他们甚至都不太需要海汉提供的海军培训,舰炮什么的也完全可以用自产的武器凑合着用。对于这个项目的需求程度,东印度公司并没有马打蓝国那么强烈。

        但苏克易还是很果断地在第一轮出价就用完了自己的预算,直接报出了一百五十万的数目。这种策略在前面的四个项目竞价过程中从未使用过,罗洪也完全料想不到苏克易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了一种看似很突兀的报价策略,他在原价基础上加价了二十万,认为这应该已经稳了。但白克思宣布第一轮出价由东印度公司胜出,这就给了罗洪当头一棒。

        罗洪马上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对方要抢下这个项目,是打算用这些舰炮去武装他们自己的作战船只,再加上海汉所提供的军事培训,这样一来,荷兰人其实也能有效提升自己的海上武装实力。而反观马打蓝国,即便是抢下了最后一项得到了那批战船,但没有买到原装的武器,那能不能打得过荷兰人的舰队依然没有把握。

        当然了,这个推论其实适合于荷兰人在剩下这两个项目中任得其一的情况,马打蓝国只要错失其中任意一项,就可能让整个军购计划的效果大受影响。

        罗洪不敢大意,马上又在第一轮的基础上再加了二十万。根据荷兰人在前面几个项目的出价策略,他认为对方并不会加价超过底价的三成,而自己已经加到了四成,应当可以压制住对手了。

        然而白克思接下来所宣布的结果让罗洪更为慌乱了:“马打蓝国的第二轮出价依然低于东印度公司,请马打蓝国代表准备最后一轮出价。”

        罗洪看到了苏克易脸上露出的笑意,尽管对方连一个字都没有说,但罗洪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满满的嘲讽之意。罗洪不知道对方把这个项目的报价拉到了多高,但很显然苏克易并不打算轻易放弃这个项目了。

        竞价模式的残酷之处在此时再次体现无遗,罗洪所出的价格已经是一百四十多万,只能推断出对方的出价至少是在一百五十万左右,很有可能还高于这个数目,而他现在仅剩一次出价机会来超过对方。但考虑到苏丹允许他操作的资金上限是四百万,他所能出到的价格也不过就是一百七十万左右了。而且更可怕的是即便抢下了这个项目,他都已经没有资金再去抢最后的战船订单了——除非他违背苏丹的指令,再向海汉借上一大笔钱。

        罗洪最后还是加价到了一百七十万,如果以这个价格成交,就几乎已经用光了他的预算。但他现在已经没法考虑那么多了,在这场看不到硝烟的战斗中,他决定要寸土必争,不能给荷兰人留下翻盘的机会。

        苏克易用一轮出价就逼得对方压上了剩余的预算资金,这个策略可以说已经收到了相当好的效果。至于对手出到了多高的价位才把自己的报价超过,那其实已经不是重点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打乱了对方的节奏,并且逼迫对方用计划外的报价来争夺这个项目。

        剩下的两轮出价对罗洪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对手如果再出一个比较高的报价,自己就真是连反击的机会都没了。但或许是上天庇佑,或许是对手策略失误,罗洪这一次倾尽全力的报价竟然撑过了对方的两轮报价,最终在这个项目中再次胜出。在听到白克思宣布结果的时候,罗洪竟然有一种恍若在梦境的错觉。

        按照竞价活动的规则,最后确定了胜出一方之后,会当场公布其报价以示公平。苏克易看了对方一百七十万的出价之后,表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是咋舌不已。到目前为止对方拿下了已经结束的全部竞价项目,而总的成交金额已堪堪四百万了,这种土豪的程度的确是东印度公司比不了的。苏克易甚至可以想象到,如果自己向公司巴达维亚的议事会提出四百万海汉币预算的要求,只怕那帮股东代表就会拍桌子要范迪门立刻解雇自己了。

        苏克易看罗洪的反应似乎也没有显得特别兴奋,实在吃不准对方的预算到底还有多少。不过他知道自己决战的时刻已经到了,哪怕输了前面五个项目,只要拿下最后这一项,东印度公司就还有翻盘的希望。但如果连这项都被对方抢去了,那他所能做的大概就是在会议结束之后立刻启程赶回巴达维亚,建议总督和议事会早点放弃抵抗,主动向马打蓝国乞和算了。

        会场里为这个结果感到兴奋不已的,大概就只有执委会这帮看客了。尽管竞标结果呈现出了一边倒的趋势,但这帮老狐狸现在已经基本看懂了两边的竞价策略,也大致能够猜到双方的代表在博弈过程中的目标。虽然只是一场文斗而非武斗,但剑拔弩张的气氛可一点都不少。

        “我建议休会半小时,给双方代表一点休息时间。”陶东来作为主持人提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建议。苏克易和罗洪自然不会反对,他们都需要一点时间来好好盘算一下最后的出价策略。

        海汉为双方都提供了休息室,苏克易和罗洪也不客气,各自带着手下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陶东来道:“你们觉得最后这个项目谁能胜出?”

        施耐德应道:“像马打蓝这种家里有矿的暴发户,最后就算报个天价出来也不奇怪,我看好马打蓝人。”

        白克思道:“但你有没有注意到苏克易在每个项目上的出价,都是有所计算的,抬价都抬得恰到好处。我认为他在前面这几个项目的竞价过程中一直在摸对手的出价策略,然后在刚才这个项目里突然反制了一把,目的是为了验证他之前总结出的规律。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苏克易做得更好,而且很可能已经为最后的出价准备好了策略。马打蓝人已经花了四百万,我不信他们的预算是没上限的,最后一个项目如果是要比拼出价的策略,那我还是看好苏克易胜出。”

        “可这就是一个砸钱的游戏,马打蓝人在前面的出价过程中几乎都是以力破巧,根本不讲道理,苏克易就算知道了对方的出价规律,在财力的差距面前也没什么用的。”施耐德并不赞同白克思的观点:“荷兰人顶多能在这个游戏中投入两三百万,这是我们在事前就已经反复推算过的数目,结果不会相差太大。”

        “那你们有没有推算出马打蓝人的预算上限是多少?”白克思立刻追问道。

        “我们只判断出马打蓝人的预算会比荷兰人高,更具体的数目就没法推算了。”施耐德耸耸肩道:“我们所能得到的经济情报都是来自泗水港的商栈,但没法根据这些情报碎片拼凑出更多的信息了。但不管怎么说,至少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马打蓝国的财力比我们所认为的水平要高多了。”

        “财力和出价策略都只是在某个层面上的比拼,但如果从军事角度来分析,其实事情就很简单了。”颜楚杰也加入到了讨论中来:“荷兰人在远东的优势武力都在海上,所以他们只需要尽力增强海上的优势就可以抵御马打蓝国的进攻。至于陆军,我不认为东印度公司有能力去长期维持一支六七千人规模的火器部队。所以苏克易放弃陆军装备的竞争,主攻海军装备特别是战船这一项,这都是说得通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8372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