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74章 有钱任性

第1574章 有钱任性

        在海汉过去的对外军售历史中,火炮算得上是一个主要的销售项目了,像安南这种大客户的采购数目甚至早就超过千门了,部署在其国内各地的火炮有八成以上都是来自海汉。但火炮和战船一样,也是长期位列于非卖品名单之中,只有少数几家与海汉关系密切的客户才能进行大宗订购。外销的型号虽然在性能上打了不小的折扣,但因为材料和制造工艺的优势,整体性能依然优于这个时代所能制造的火炮,对于远东地区大部分依然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的国家来说,海汉出品的火炮就是镇国重器。

        荷兰人当然早就掌握了铸炮的技术,但工艺方面与海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没法像海汉兵工一样进行工业化的生产,要自行制造两百门炮起码得花两三年时间。但这都不是苏克易坐在这里竞标这些火炮的主要理由,他之所以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购,目的还是为了狙击对手。如果让马打蓝人将这两百门炮收入囊中,那可想而知,下次马打蓝大军再攻打巴达维亚城的时候,兵临城下的可就不只是粗笨的投石机了。而此消彼长之下,荷兰军队还能不能守得住城防,可就真的没什么把握了。

        苏克易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罗洪,对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苏克易的无能。这两百门火炮打包的价格肯定要远远超过了刚才的枪械项目,马打蓝人还会以刚才那样的态度出价吗?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海汉过去的对外军售历史中,火炮算得上是一个主要的销售项目了,像安南这种大客户的采购数目甚至早就超过千门了,部署在其国内各地的火炮有八成以上都是来自海汉。但火炮和战船一样,也是长期位列于非卖品名单之中,只有少数几家与海汉关系密切的客户才能进行大宗订购。外销的型号虽然在性能上打了不小的折扣,但因为材料和制造工艺的优势,整体性能依然优于这个时代所能制造的火炮,对于远东地区大部分依然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的国家来说,海汉出品的火炮就是镇国重器。

        荷兰人当然早就掌握了铸炮的技术,但工艺方面与海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没法像海汉兵工一样进行工业化的生产,要自行制造两百门炮起码得花两三年时间。但这都不是苏克易坐在这里竞标这些火炮的主要理由,他之所以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购,目的还是为了狙击对手。如果让马打蓝人将这两百门炮收入囊中,那可想而知,下次马打蓝大军再攻打巴达维亚城的时候,兵临城下的可就不只是粗笨的投石机了。而此消彼长之下,荷兰军队还能不能守得住城防,可就真的没什么把握了。

        苏克易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罗洪,对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苏克易的无能。这两百门火炮打包的价格肯定要远远超过了刚才的枪械项目,马打蓝人还会以刚才那样的态度出价吗?在海汉过去的对外军售历史中,火炮算得上是一个主要的销售项目了,像安南这种大客户的采购数目甚至早就超过千门了,部署在其国内各地的火炮有八成以上都是来自海汉。但火炮和战船一样,也是长期位列于非卖品名单之中,只有少数几家与海汉关系密切的客户才能进行大宗订购。外销的型号虽然在性能上打了不小的折扣,但因为材料和制造工艺的优势,整体性能依然优于这个时代所能制造的火炮,对于远东地区大部分依然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的国家来说,海汉出品的火炮就是镇国重器。

        荷兰人当然早就掌握了铸炮的技术,但工艺方面与海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没法像海汉兵工一样进行工业化的生产,要自行制造两百门炮起码得花两三年时间。但这都不是苏克易坐在这里竞标这些火炮的主要理由,他之所以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购,目的还是为了狙击对手。如果让马打蓝人将这两百门炮收入囊中,那可想而知,下次马打蓝大军再攻打巴达维亚城的时候,兵临城下的可就不只是粗笨的投石机了。而此消彼长之下,荷兰军队还能不能守得住城防,可就真的没什么把握了。

        苏克易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罗洪,对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苏克易的无能。这两百门火炮打包的价格肯定要远远超过了刚才的枪械项目,马打蓝人还会以刚才那样的态度出价吗?在海汉过去的对外军售历史中,火炮算得上是一个主要的销售项目了,像安南这种大客户的采购数目甚至早就超过千门了,部署在其国内各地的火炮有八成以上都是来自海汉。但火炮和战船一样,也是长期位列于非卖品名单之中,只有少数几家与海汉关系密切的客户才能进行大宗订购。外销的型号虽然在性能上打了不小的折扣,但因为材料和制造工艺的优势,整体性能依然优于这个时代所能制造的火炮,对于远东地区大部分依然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的国家来说,海汉出品的火炮就是镇国重器。

        荷兰人当然早就掌握了铸炮的技术,但工艺方面与海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没法像海汉兵工一样进行工业化的生产,要自行制造两百门炮起码得花两三年时间。但这都不是苏克易坐在这里竞标这些火炮的主要理由,他之所以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购,目的还是为了狙击对手。如果让马打蓝人将这两百门炮收入囊中,那可想而知,下次马打蓝大军再攻打巴达维亚城的时候,兵临城下的可就不只是粗笨的投石机了。而此消彼长之下,荷兰军队还能不能守得住城防,可就真的没什么把握了。

        苏克易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罗洪,对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苏克易的无能。这两百门火炮打包的价格肯定要远远超过了刚才的枪械项目,马打蓝人还会以刚才那样的态度出价吗?在海汉过去的对外军售历史中,火炮算得上是一个主要的销售项目了,像安南这种大客户的采购数目甚至早就超过千门了,部署在其国内各地的火炮有八成以上都是来自海汉。但火炮和战船一样,也是长期位列于非卖品名单之中,只有少数几家与海汉关系密切的客户才能进行大宗订购。外销的型号虽然在性能上打了不小的折扣,但因为材料和制造工艺的优势,整体性能依然优于这个时代所能制造的火炮,对于远东地区大部分依然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的国家来说,海汉出品的火炮就是镇国重器。

        荷兰人当然早就掌握了铸炮的技术,但工艺方面与海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没法像海汉兵工一样进行工业化的生产,要自行制造两百门炮起码得花两三年时间。但这都不是苏克易坐在这里竞标这些火炮的主要理由,他之所以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购,目的还是为了狙击对手。如果让马打蓝人将这两百门炮收入囊中,那可想而知,下次马打蓝大军再攻打巴达维亚城的时候,兵临城下的可就不只是粗笨的投石机了。而此消彼长之下,荷兰军队还能不能守得住城防,可就真的没什么把握了。

        苏克易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罗洪,对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苏克易的无能。这两百门火炮打包的价格肯定要远远超过了刚才的枪械项目,马打蓝人还会以刚才那样的态度出价吗?在海汉过去的对外军售历史中,火炮算得上是一个主要的销售项目了,像安南这种大客户的采购数目甚至早就超过千门了,部署在其国内各地的火炮有八成以上都是来自海汉。但火炮和战船一样,也是长期位列于非卖品名单之中,只有少数几家与海汉关系密切的客户才能进行大宗订购。外销的型号虽然在性能上打了不小的折扣,但因为材料和制造工艺的优势,整体性能依然优于这个时代所能制造的火炮,对于远东地区大部分依然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的国家来说,海汉出品的火炮就是镇国重器。

        荷兰人当然早就掌握了铸炮的技术,但工艺方面与海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没法像海汉兵工一样进行工业化的生产,要自行制造两百门炮起码得花两三年时间。但这都不是苏克易坐在这里竞标这些火炮的主要理由,他之所以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购,目的还是为了狙击对手。如果让马打蓝人将这两百门炮收入囊中,那可想而知,下次马打蓝大军再攻打巴达维亚城的时候,兵临城下的可就不只是粗笨的投石机了。而此消彼长之下,荷兰军队还能不能守得住城防,可就真的没什么把握了。

        苏克易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罗洪,对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苏克易的无能。这两百门火炮打包的价格肯定要远远超过了刚才的枪械项目,马打蓝人还会以刚才那样的态度出价吗?在海汉过去的对外军售历史中,火炮算得上是一个主要的销售项目了,像安南这种大客户的采购数目甚至早就超过千门了,部署在其国内各地的火炮有八成以上都是来自海汉。但火炮和战船一样,也是长期位列于非卖品名单之中,只有少数几家与海汉关系密切的客户才能进行大宗订购。外销的型号虽然在性能上打了不小的折扣,但因为材料和制造工艺的优势,整体性能依然优于这个时代所能制造的火炮,对于远东地区大部分依然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的国家来说,海汉出品的火炮就是镇国重器。

        荷兰人当然早就掌握了铸炮的技术,但工艺方面与海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没法像海汉兵工一样进行工业化的生产,要自行制造两百门炮起码得花两三年时间。但这都不是苏克易坐在这里竞标这些火炮的主要理由,他之所以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购,目的还是为了狙击对手。如果让马打蓝人将这两百门炮收入囊中,那可想而知,下次马打蓝大军再攻打巴达维亚城的时候,兵临城下的可就不只是粗笨的投石机了。而此消彼长之下,荷兰军队还能不能守得住城防,可就真的没什么把握了。

        苏克易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罗洪,对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苏克易的无能。这两百门火炮打包的价格肯定要远远超过了刚才的枪械项目,马打蓝人还会以刚才那样的态度出价吗?在海汉过去的对外军售历史中,火炮算得上是一个主要的销售项目了,像安南这种大客户的采购数目甚至早就超过千门了,部署在其国内各地的火炮有八成以上都是来自海汉。但火炮和战船一样,也是长期位列于非卖品名单之中,只有少数几家与海汉关系密切的客户才能进行大宗订购。外销的型号虽然在性能上打了不小的折扣,但因为材料和制造工艺的优势,整体性能依然优于这个时代所能制造的火炮,对于远东地区大部分依然以冷兵器为主要装备的国家来说,海汉出品的火炮就是镇国重器。

        荷兰人当然早就掌握了铸炮的技术,但工艺方面与海汉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也没法像海汉兵工一样进行工业化的生产,要自行制造两百门炮起码得花两三年时间。但这都不是苏克易坐在这里竞标这些火炮的主要理由,他之所以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购,目的还是为了狙击对手。如果让马打蓝人将这两百门炮收入囊中,那可想而知,下次马打蓝大军再攻打巴达维亚城的时候,兵临城下的可就不只是粗笨的投石机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8159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