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72章 竞价与竞争

第1572章 竞价与竞争

        陶东来能一脸道貌岸然地把推动战争的军火贸易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也足见其嘴炮功力之深厚了。在场的各国使节虽然心中对此有些不以为然,但谁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都是以热烈的掌声回应了陶东来的讲话。就算是对此颇为不爽的苏克易,也象征性地拍了几下手。

        脑子转得快的人,已经开始琢磨海汉此举的意图。其实明眼人早就看得出来,海汉对荷兰人的态度一贯都是小心提防。陶东来所说的军售禁令,看着似乎是拿着现钱买不到货的马打蓝国在吃亏受气,但这又何尝不是对荷兰人的一种变相打压。

        而此时宣布对这两国暂时性的放开禁售令,却要通过竞价才能得到购买军备的机会,对荷兰也不友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马打蓝人直接运了两车金砖过来炫富,而荷兰人在三亚的资产全部发卖了也凑不出这个数目。虽然陶东来也没说这个竞价必须要现金,但很显然马打蓝人已经先声夺人,在这场交锋中占据了更为主动的位置。

        李奈侧过头压低声音对施耐德问道:“就只是竞价?没有别的条件?这可不像是执委会的行事风格!”

        施耐德笑了笑道:“附加条件当然是有的,但肯定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你懂的。”

        李奈听了之后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他与海汉打了这么些年的交道,自然知道海汉惯于在贸易过程中加入一些不宜公诸于外的条件。比如当年福瑞丰除了负责分销海汉的商品之外,也还承担着替海汉在广州拓展人脉、招募移民、收买官府中人等任务。海汉给的好处不会白给,国际贸易所带来的高回报也是得拿一些不能公开的条件去作交换才行。

        至于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交易,海汉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李奈其实多少也能猜到几分。海汉的对外扩张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使用战争手段强占,二是让某国自愿划出一些沿海地区交给海汉来经营,实际上与割地无异。类似马打蓝和荷兰这种情况,本身就已经是海汉的贸易对象,所能提出的条件多半也就是跟土地相关的了。

        而这两国又都是地处南海且相隔不远,海汉搞这么一个竞价出来,恐怕要的不是仅仅是钱财,还要看谁能给出更好的条件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陶东来能一脸道貌岸然地把推动战争的军火贸易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也足见其嘴炮功力之深厚了。在场的各国使节虽然心中对此有些不以为然,但谁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都是以热烈的掌声回应了陶东来的讲话。就算是对此颇为不爽的苏克易,也象征性地拍了几下手。

        脑子转得快的人,已经开始琢磨海汉此举的意图。其实明眼人早就看得出来,海汉对荷兰人的态度一贯都是小心提防。陶东来所说的军售禁令,看着似乎是拿着现钱买不到货的马打蓝国在吃亏受气,但这又何尝不是对荷兰人的一种变相打压。

        而此时宣布对这两国暂时性的放开禁售令,却要通过竞价才能得到购买军备的机会,对荷兰也不友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马打蓝人直接运了两车金砖过来炫富,而荷兰人在三亚的资产全部发卖了也凑不出这个数目。虽然陶东来也没说这个竞价必须要现金,但很显然马打蓝人已经先声夺人,在这场交锋中占据了更为主动的位置。

        李奈侧过头压低声音对施耐德问道:“就只是竞价?没有别的条件?这可不像是执委会的行事风格!”

        施耐德笑了笑道:“附加条件当然是有的,但肯定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你懂的。”

        李奈听了之后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他与海汉打了这么些年的交道,自然知道海汉惯于在贸易过程中加入一些不宜公诸于外的条件。比如当年福瑞丰除了负责分销海汉的商品之外,也还承担着替海汉在广州拓展人脉、招募移民、收买官府中人等任务。海汉给的好处不会白给,国际贸易所带来的高回报也是得拿一些不能公开的条件去作交换才行。

        至于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交易,海汉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李奈其实多少也能猜到几分。海汉的对外扩张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使用战争手段强占,二是让某国自愿划出一些沿海地区交给海汉来经营,实际上与割地无异。类似马打蓝和荷兰这种情况,本身就已经是海汉的贸易对象,所能提出的条件多半也就是跟土地相关的了。

        而这两国又都是地处南海且相隔不远,海汉搞这么一个竞价出来,恐怕要的不是仅仅是钱财,还要看谁能给出更好的条件了。陶东来能一脸道貌岸然地把推动战争的军火贸易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也足见其嘴炮功力之深厚了。在场的各国使节虽然心中对此有些不以为然,但谁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都是以热烈的掌声回应了陶东来的讲话。就算是对此颇为不爽的苏克易,也象征性地拍了几下手。

        脑子转得快的人,已经开始琢磨海汉此举的意图。其实明眼人早就看得出来,海汉对荷兰人的态度一贯都是小心提防。陶东来所说的军售禁令,看着似乎是拿着现钱买不到货的马打蓝国在吃亏受气,但这又何尝不是对荷兰人的一种变相打压。

        而此时宣布对这两国暂时性的放开禁售令,却要通过竞价才能得到购买军备的机会,对荷兰也不友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马打蓝人直接运了两车金砖过来炫富,而荷兰人在三亚的资产全部发卖了也凑不出这个数目。虽然陶东来也没说这个竞价必须要现金,但很显然马打蓝人已经先声夺人,在这场交锋中占据了更为主动的位置。

        李奈侧过头压低声音对施耐德问道:“就只是竞价?没有别的条件?这可不像是执委会的行事风格!”

        施耐德笑了笑道:“附加条件当然是有的,但肯定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你懂的。”

        李奈听了之后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他与海汉打了这么些年的交道,自然知道海汉惯于在贸易过程中加入一些不宜公诸于外的条件。比如当年福瑞丰除了负责分销海汉的商品之外,也还承担着替海汉在广州拓展人脉、招募移民、收买官府中人等任务。海汉给的好处不会白给,国际贸易所带来的高回报也是得拿一些不能公开的条件去作交换才行。

        至于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交易,海汉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李奈其实多少也能猜到几分。海汉的对外扩张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使用战争手段强占,二是让某国自愿划出一些沿海地区交给海汉来经营,实际上与割地无异。类似马打蓝和荷兰这种情况,本身就已经是海汉的贸易对象,所能提出的条件多半也就是跟土地相关的了。

        而这两国又都是地处南海且相隔不远,海汉搞这么一个竞价出来,恐怕要的不是仅仅是钱财,还要看谁能给出更好的条件了。陶东来能一脸道貌岸然地把推动战争的军火贸易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也足见其嘴炮功力之深厚了。在场的各国使节虽然心中对此有些不以为然,但谁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都是以热烈的掌声回应了陶东来的讲话。就算是对此颇为不爽的苏克易,也象征性地拍了几下手。

        脑子转得快的人,已经开始琢磨海汉此举的意图。其实明眼人早就看得出来,海汉对荷兰人的态度一贯都是小心提防。陶东来所说的军售禁令,看着似乎是拿着现钱买不到货的马打蓝国在吃亏受气,但这又何尝不是对荷兰人的一种变相打压。

        而此时宣布对这两国暂时性的放开禁售令,却要通过竞价才能得到购买军备的机会,对荷兰也不友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马打蓝人直接运了两车金砖过来炫富,而荷兰人在三亚的资产全部发卖了也凑不出这个数目。虽然陶东来也没说这个竞价必须要现金,但很显然马打蓝人已经先声夺人,在这场交锋中占据了更为主动的位置。

        李奈侧过头压低声音对施耐德问道:“就只是竞价?没有别的条件?这可不像是执委会的行事风格!”

        施耐德笑了笑道:“附加条件当然是有的,但肯定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你懂的。”

        李奈听了之后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他与海汉打了这么些年的交道,自然知道海汉惯于在贸易过程中加入一些不宜公诸于外的条件。比如当年福瑞丰除了负责分销海汉的商品之外,也还承担着替海汉在广州拓展人脉、招募移民、收买官府中人等任务。海汉给的好处不会白给,国际贸易所带来的高回报也是得拿一些不能公开的条件去作交换才行。

        至于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交易,海汉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李奈其实多少也能猜到几分。海汉的对外扩张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使用战争手段强占,二是让某国自愿划出一些沿海地区交给海汉来经营,实际上与割地无异。类似马打蓝和荷兰这种情况,本身就已经是海汉的贸易对象,所能提出的条件多半也就是跟土地相关的了。

        而这两国又都是地处南海且相隔不远,海汉搞这么一个竞价出来,恐怕要的不是仅仅是钱财,还要看谁能给出更好的条件了。陶东来能一脸道貌岸然地把推动战争的军火贸易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也足见其嘴炮功力之深厚了。在场的各国使节虽然心中对此有些不以为然,但谁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都是以热烈的掌声回应了陶东来的讲话。就算是对此颇为不爽的苏克易,也象征性地拍了几下手。

        脑子转得快的人,已经开始琢磨海汉此举的意图。其实明眼人早就看得出来,海汉对荷兰人的态度一贯都是小心提防。陶东来所说的军售禁令,看着似乎是拿着现钱买不到货的马打蓝国在吃亏受气,但这又何尝不是对荷兰人的一种变相打压。

        而此时宣布对这两国暂时性的放开禁售令,却要通过竞价才能得到购买军备的机会,对荷兰也不友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马打蓝人直接运了两车金砖过来炫富,而荷兰人在三亚的资产全部发卖了也凑不出这个数目。虽然陶东来也没说这个竞价必须要现金,但很显然马打蓝人已经先声夺人,在这场交锋中占据了更为主动的位置。

        李奈侧过头压低声音对施耐德问道:“就只是竞价?没有别的条件?这可不像是执委会的行事风格!”

        施耐德笑了笑道:“附加条件当然是有的,但肯定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你懂的。”

        李奈听了之后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他与海汉打了这么些年的交道,自然知道海汉惯于在贸易过程中加入一些不宜公诸于外的条件。比如当年福瑞丰除了负责分销海汉的商品之外,也还承担着替海汉在广州拓展人脉、招募移民、收买官府中人等任务。海汉给的好处不会白给,国际贸易所带来的高回报也是得拿一些不能公开的条件去作交换才行。

        至于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交易,海汉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李奈其实多少也能猜到几分。海汉的对外扩张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使用战争手段强占,二是让某国自愿划出一些沿海地区交给海汉来经营,实际上与割地无异。类似马打蓝和荷兰这种情况,本身就已经是海汉的贸易对象,所能提出的条件多半也就是跟土地相关的了。

        而这两国又都是地处南海且相隔不远,海汉搞这么一个竞价出来,恐怕要的不是仅仅是钱财,还要看谁能给出更好的条件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7921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